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过完春节闹元宵,看戏剧,赏花灯,逛庙会,恭奉天后娘娘出游

老河源的年,过到正月尾

2015-03-13 22:09:53 来源:河源日报 凌丽

核心提示:工业文明时代,忙碌的现代都市生活,不可避免地冲淡了年节的氛围。即便是在河源这样的新兴城市里,亦是如此。春节前,忙着回乡过大年、走亲戚,没热闹几天,就又要忙着回城上班。相比较而言,数十年前还处于农耕文明时代的老河源人,在正月里就闲适、从容多了。

过完春节闹元宵,看戏剧,赏花灯,逛庙会,恭奉天后娘娘出游……好戏连台,让人应接不暇,可以让老河源人“躺”在民俗活动里热热闹闹地玩到正月尾。

春节期间,河源当地民众在举行一种名为“飘色”的民俗表演活动。飘色,也叫高景,是粤东一些地区的民俗文化活动。上面的小孩子是真人,化妆成历史人物在巡游。电视纪录片《沿海行》中,曾详细介绍了汕尾陆河的高景。(凌丽 翻拍 原图摄于1895年—1907年间,原件收藏于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

随着正月十八各地暖灯仪式的结束,羊年春节渐行渐远。相较于如今越来越淡的年味,人们难免会追怀旧时春节河源的传统民俗仪式。今年元宵,人们谈得最热闹的,就是河源各地追火龙的盛景,像奔赴武林大会一样,无数摄影爱好者元宵聚在当地拍摄民俗活动。

正月十三,夜幕降临后,东源县船塘镇福坑村林屋,一年一度的舞“香火龙”民俗活动拉开帷幕;已经被评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上莞镇新轮村追龙活动,亦在如火如荼地举行;骆湖镇刘氏宗祠前,也在举行追火龙活动。虽然当晚天气不算很好,下着些雨,但这热闹的传统追龙活动,还是吸引了许多各地赶去的摄影爱好者和游客。而每年农历正月初九起至正月十八,连平忠信花灯习俗,更是年年吸引众多当地及外地人参与。

相较之下,年初七就上班的现代河源人,在元宵节过得有些冷清。

究竟旧时河源人怎样闹元宵,怎样过正月的?

“从前,我们源城也有庙会。”今年94岁的李贯中说。李贯中多年前写过一篇关于阿婆庙庙会的文章,目前已被百度百科收录。李贯中说,庙会上天后娘娘出巡的活动,常常要持续到正月廿五。

在清同治年间的《河源县志》中,也有大段的关于阿婆庙庙会的描述。目前,源城民间正在试图恢复阿婆庙庙会,以再现当年老河源人倾城随天后娘娘的盛况。

老河源的年,要过到正月尾

早年间,每逢春节,河源县城热闹非凡。元宵前后,看戏剧,赏花灯,逛庙会,观神像出游,倾城随天后娘娘,热热闹闹地到了正月尾,年才算过完。

“上元十一夜起,各神庙及街里张花灯,嬉游歌舞至十七夜止。”

自明朝至清乾隆间,正月十三,河源人恭奉天后神像出行,至十五,还宫,美其名曰“麒麟会”。到了嘉庆年间,人们把这惯例改了一下,正月十三、十六分日恭奉北庙、东庙天后神出游,当天还宫;正月十九,恭奉阿婆庙天后神出游,次日还宫。源城石狮李屋(即李焘故居)的后人自豪地说,正月十九阿婆庙的神像出游时,每次都会在“石狮李屋”停留数日。

凡神像所经过的人家,必设香花宝烛,“极其致敬”。阿婆庙庙神——天后娘娘还宫的日子,更是倾城相随。天后娘娘驾经新城(今上城)南门外的时候,城中男女老少聚集在南门岗观看,不下万人,年年如是。

这些神祗“出游”时,都先以新城(即今上城)东门外校场(即今中山公园)为驻跸之所,城中士绅百姓、贩夫走卒,竞相以童男童女扮演古代故事,在神前作为“先头部队”,多时竟达三四十队。这些童男童女扮演故事,即为飘色(一种融戏剧、魔术、杂技、音乐、舞蹈于一体的传统民俗艺术)。

今日,河源人基本上没有“飘色”的记忆,以为飘色只是佛山、番禺一带的民间艺术,但百年以前,河源一直有飘色表演。

现在,南雄、高州、信宜、电白、云浮、阳江等客家语系地区仍有飘色艺术。晚清时,一些外国传教士还拍摄有河源的飘色活动。

老河源曾有3个天后娘娘

李贯中介绍,老河源曾有3个天后娘娘,也有3个天后宫:一个天后娘娘姓林,她的天后宫在下城东巷巷口,早已湮没,城里的人,知道的不多。第二个天后娘娘姓陈,她的天后宫叫“望水娘”,在头塘街。这座天后宫香火旺盛,很多人去礼拜,尤其是行船走水的必是礼拜望水娘,祈望娘娘保佑平安,逢凶化吉。第三个天后娘娘姓李,她的天后宫,便是阿婆庙。

阿婆庙在双下村,离新丰江很近。河边有很多大石凸立在水中,这些石头形状多样,很是好看。其中有一个较大较高的石头,相传以前会流出稻米,叫“出米石”。

在新丰江大坝还没建起来的时候,这个地方的河道,石多水急,颇为危险,所有经过这一河道的船只都会对着阿婆庙焚香朝拜,并向水中丢下一些铜钱,以求平安通过。

“解放前,阿婆庙香火好旺的。”李贯中说,一方面,阿婆庙在建筑和环境方面是一个游览的胜地,另一方面,因为求过签的人都说阿婆庙的香火很灵,平时前去礼拜求签的人很多。如在春节,从年初一起前去拜神求签的人络绎不绝,整个阿婆庙从早到晚香烟迷蒙,人声喧闹,鞭炮震天。

正月十九,全城出动恭奉天后

每年正月十九,阿婆庙娘娘要回娘家探亲。河源城的人们称阿婆庙娘娘出游。

李姓娘娘要回娘家,当然是河源李姓人的大事,也是城中各姓的大事。

李贯中说,正月十九当天,城里李姓组成一个“会”,将天亮之时便出发,前往双下,迎接娘娘神像进城。双下村的李、刘、陈、廖等各大姓族各组成一个会,以及各小姓联合组成一个会,一同送娘娘进城。

城里去迎接娘娘的会,和双下村送娘娘进城的会,阵容都很讲究,前面彩旗锣鼓,跟着是好几张八仙桌,每张八仙桌由两个人抬着,桌上是鲜花、石山盘景、奉神供品、香炉等等,每张桌放着一样东西。再后面,是木制的小棚子,棚子上排列着挑选出来的10多名俊俏伶俐的童男童女,身着古装,装扮成仙童玉女,摇头摆脑,挥扇舞巾,惹人喜爱。

较大一点的会,还有“叠笔”(铁檠)环节。所谓“叠笔”,是指选一个身段灵活的男童,上妆后,站在一个几米高的木柱上,表演舞蹈动作。在高州等地,这被称为“飘色”。

阿婆庙娘娘的神像在各会的簇拥下,由朱门亭向上城南门进城。当时源城上城有城墙,只有城门可以出入。这时在南门城墙上以及城门内外,站满了穿着过年新衣的红男绿女,观看、迎接娘娘。
娘娘进城后,直往上城北直街石狮李屋。
石狮李屋在阿婆庙娘娘进城前,早已在门前搭好一个大大的木亭子,比现在鸣凤桥的亭子还大,内设神座、香案等,方便人们拜神求签。阿婆庙娘娘在石狮李屋的亭子停留了一会,便进行出游。

正月十九这天,河源城十分热闹,不仅城里的人放下事务观看娘娘出游,城郊四乡民众,也在娘娘出游前赶到城里来“围观”娘娘出游。

河源李氏拟重拾天后巡游民俗

阿婆庙娘娘出游后的第二天,即正月二十,会举行一场“办会”。

大约上午9时许,城里所有娘娘神像会经过的大街小巷两旁都聚集了许多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穿着漂亮的新衣裳,在等候着“办会”的到来。

娘娘要经过的大街小巷两边的大户人家,门前都摆着桌子,桌子上放置鲜花、鲜果、香烛以及供品,娘娘神像经过时,焚香、放鞭炮,善男信女纷纷下拜,十分庄重。

李贯中回忆,“办会”的队伍壮大而讲究,各姓氏“会”一个接一个走在队伍前面,每个会都有彩旗锣鼓、几张八仙桌、一两个木棚子,接连起来有两三百米长。整个队伍彩旗飘舞,锣鼓喧天,鞭炮轰鸣。这些“会”过了,接着就是娘娘神像。

娘娘神像安放在敞篷轿里,轿子由8个衣着统一的大汉抬着,轿子两旁各有两个扛着金属香炉的人,香炉内焚烧着柏叶,香味浓烈。娘娘神像所到之处,拜倒一片人,不少人口中喃喃祷告,祈求娘娘保佑平安、赐予吉祥。
“办会”队伍巡游过上城、下城、上角、下角等地,就回到石狮李屋。从这时起,人们拥挤着向娘娘礼拜求签,直至晚上八九时。

第三天,即正月廿一,天一亮,人们又开始拥挤着拜神求签。李姓人叫娘娘为姑婆,去礼拜姑婆的李姓人非常多。此种热闹情况,可持续三四天,一直到正月廿五左右。在这几天里,一些“办会”的主事人收入的油香钱很可观。庙祝公千方百计利用阿婆庙娘娘发财。双下流传着这样的俗语:“阿婆庙,富了庙祝公,穷了双下人。”

李贯中解释说,这是因为每年年初一开始,每天都有很多人到双下村阿婆庙拜神求签,这些人中有不少是与双下村人沾亲带故。于是,在拜神求签之余,这些善男信女就顺便带些年糕等礼物,到亲戚或朋友家拜年,碍于面子,这些人家总是会留客人吃饭。在那物质并不宽裕的时代,农村人家招待客人一餐饭可不容易,而接连几天都要接待客人,那就非借债不可了。因此,老河源人有“穷了双下人”之说。

随着石狮李屋(李焘故居)的重修、开放,上城李屋和双下李氏打算重现当年曾经轰动全城的天后巡游民俗活动。河源李焘文化研究理事会提出一个设想,恢复当年阿婆庙神像出游的习俗,初步修缮故居中的“观音堂”,实现将传统民俗文化与家族文化的结合,努力打造成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目前,双方已合作维修了相关地点的观音堂。(本报记者 凌丽)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