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紫金苏区108位英烈“聚首”

——该镇将零散烈士墓全部集中迁葬到革命烈士陵园

2015-04-26 08:07:01 来源:河源日报 苏勇军

今年清明节当天,苏区镇在苏区革命烈士陵园举行公开祭奠活动。


紫金县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内,松柏挺秀,环境安静肃穆,墓碑统一采用青色大理石石材,低调而不失庄重。

核心提示:春日阳光穿过苍松翠柏,洒在草坪上,温暖不失静谧。4月24日,紫金县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内,四周青松翠柏,青山环绕,带着崇仰,我们沿着石阶拾级而上,肃立紫金县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内,瞻仰安葬在这里的108名革命烈士。

而在不久之前,这些革命烈士的遗骸还散落在紫金县苏区镇各地。有的建起了墓碑,有的非常简陋,甚至遭到不同程度的毁坏,急需修缮和管理,并加以抢救。

去年7月,为切实加强该镇零散烈士墓的集中管理保护工作,紫金县苏区镇决定对全镇108座零散烈士墓集中迁葬到革命烈士陵园。今年4月1日,紫金县苏区镇境内所有108位零散安葬的烈士忠骨,全部迁入苏区革命烈士陵园集中安葬。

苏区是红色革命斗争重地

苏区是红色革命斗争重地,至今仍保存有“血田”、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旧址、红军亭等革命遗址,以及周恩来和徐向前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苏区挥戈征战的足迹。如今,这里已经是我市红色旅游线路中的重点景区和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河源是全国最早建立苏维埃政府的地方之一,这个苏维埃政权就是紫金县苏维埃政府,苏区镇“红屋”就是该政府旧址。清末,这里曾是一家地主的仓库。因为它坐落在炮子(现苏区镇)湖子山麓,故又叫湖子仓。

1923年3月,炮子农民张子玉在海丰加入农会后,受彭湃派遣回乡,建立了炮子乡农会和自卫队。农会将湖子仓没收,先后成为紫金县总农会、农民协会机关办公的地方。

紫金“四·二六”暴动胜利后,为了保存力量,紫金县总农会撤出县城,转移到湖子仓,并在这里开展革命斗争,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从此,中共紫金县委组织以炮子为中心,领导全县人民进行土地革命斗争,先后粉碎了国民党三次“进剿”。在东江第二次、第三次大暴动取得重大胜利的背景下,1927年12月1日,紫金建立了第一个红色政权——紫金县苏维埃政府,办公地就设在炮子湖子仓。

1923年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炮子成立了全县第一个农会,贫苦农民和革命群众从此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1927年,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成立。从此,革命烈火迅速燃遍全县,苏区成了海(丰)陆(丰)惠(阳)紫(金)重要根据地之一。但是,由于受党内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影响,大革命遭到惨重失败。

1928年3月,国民党军队向红色苏区大举进攻。农历4月初,仅在苏区“古井”里,国民党军就用机枪集体屠杀革命干部和群众280多人。农历10月5日,国民党军又在这里疯狂屠杀革命干部和群众170多人。在苏区“古井”里,450多名革命干部和群众的鲜血洒满了稻田,将革命者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和浩然之气演绎得淋漓尽致。

108名苏区人为革命献身

在革命战争时代,苏区镇众多的先烈为人民的翻身解放和幸福生活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根据目前已发掘史料,该镇已查明有真名实姓的烈士108名,绝大多数在第一次、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牺牲,其中较著名的有钟一朋、朱乙、朱豹、张子玉等。

钟一朋(曾用名钟益朋)(1900年—1931年),紫金苏区人,1923年4月被选为炮子乡农会副会长兼乡农军自卫军队长,192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春调任工农革命军紫金第二大队副大队长,1931年因叛徒告密被捕,被反动派严刑拷打,在他脚底扎上几十枚花针,逼他游街示众,而烈士宁死不屈,高唱《国际歌》,昂首奔赴刑场,牺牲前还高呼“共产党万岁”。

朱乙(1864年—1928年),紫金苏区人,1924年任坪塘乡农会会长,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坪塘乡苏维埃政府主席,1928年3月率赤卫队在公村嶂阻击国民党军“进剿”苏区,掩护群众安全转移,最后,因弹尽粮绝而跳崖,壮烈牺牲。

朱豹(1892年—1928年),紫金苏区人,1924年参加农会,任乡农民自卫军队长。1927年参加紫金“四·二六”武装暴动,后任赤卫大队乡常备队队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3月,国民党军“进剿”苏区,他率队坚守公村嶂,战至弹尽,为敌所俘,英勇就义。

张子玉(1899年—1928年),1923年由他发起成立紫金县第一个农会——炮子乡农会并任会长,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组织紫金南路农民自卫军参加“四·二六”暴动,1928年3月在陆丰罗畲突围中与部队失去联系,回炮子召集人员,迅速恢复苏区革命斗争,指挥赤卫队员坚持游击活动。同年8月因叛徒出卖被捕,受尽严刑酷打,始终不泄露共产党秘密,10月被杀害,时年29岁。

其他100多名革命烈士也先后为革命事业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为纪念第一次、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革命烈士,紫金县委、县政府于1963年在苏区炮子圩建立革命烈士纪念碑和纪念堂。同年12月,徐向前元帅为该纪念碑题词。1974年,为纪念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成立47周年,惠阳地区拨款迁建老区革命烈士纪念碑,维修老区革命烈士纪念堂和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旧址。1976年该县拨出专款,再次迁建老区革命烈士纪念碑和改建老区革命烈士纪念堂,纪念碑迁至纪念堂后侧山顶兴建。新的革命烈士纪念碑,高11.5米,正面书写“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碑座四面书写碑文。

但是,这些烈士牺牲后,他们的遗体、遗骸零散地葬在各村的山头、路旁,有的建起了墓碑,有的非常简陋,甚至遭到不同程度的毁坏,急需修缮和管理,并加以抢救。

集中安葬让英烈“回家”

去年7月,为切实加强市区零散烈士墓的集中管理保护工作,根据上级关于加强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作的要求,紫金县苏区镇决定对全镇108座零散烈士墓集中迁葬到革命烈士陵园进行统一管理。

苏区镇革命烈士陵园位于圩镇革命烈士纪念山,占地1000多平方米,建有纪念亭,园内樟树、松柏挺秀,环境安静肃穆,景观则将考虑环境与空间的协调性,尽可能合理利用所在地的自然生态环境,营造出维护自然存在的景观空间,创造出一个公园式的墓地景观环境,以方便广大群众瞻仰悼念革命烈士。

记者注意到,这处烈士墓区整体采用阶梯结构,墓区内共有单体烈士墓108个,墓碑统一采用青色大理石石材,低调而不失庄重。每个墓碑上,镌刻着烈士的姓名、籍贯、生卒年份、个人事迹等基本资料。

“该陵园在建设过程中,坚持高标准设计,高规格建设,高质量施工,高效率推进,陵园建设所在地建坪村广大群众和烈士亲属的支持且积极配合陵园建设。”苏区镇民政办主任何国英给记者打开了话闸子。

“在殊死的战斗历程中,苏区108名英雄儿女为了广大人民的幸福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舍生忘死,前赴后继,英勇战斗,历尽艰辛,为革命献出宝贵生命。他们的英名,光彻寰宇;他们的业绩,万古流芳!”何国英说。

何国英是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建设工作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为做好整个集中迁葬工作,该镇提前对零散烈士墓情况进行普查摸底,会同相关村、居委会,通过面谈和书信等方式,与烈士家属进行交流沟通,解释说明相关政策和迁葬原因及程序,并签订迁移安葬协议。

同时,紫金县苏区镇成立领导小组和多个工作组,上山入户,深入墓地,对散葬烈士墓进行核查;同时向烈士家属宣讲中央政策,动员烈士亲属将烈士墓迁移至镇革命烈士陵园集中安葬,统一管理。烈士亲属非常支持这项工作,使得零散烈士墓迁葬工作顺利推进,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任务。

先烈后代主动要求迁葬

“接到通知后,我们一个村一个村地走访,找村干部问、和老人聊,全镇所有的自然村,我都走遍了,每座烈士墓都拍好了照片,记下了台账。”何国英回忆说:“调查结果令人觉得有些痛心,全镇100多位革命烈士的墓碑,几乎都已经年久失修。有的烈士墓多年无人看管,杂草丛生。”

“对这一项工程,我们要求工作人员慎之又慎、细之又细。”何国英告诉记者,对于零散烈士墓的集中迁葬,苏区镇政府不仅承担全部费用,还明文提出“三尊重”原则:尊重历史;尊重当地风俗;尊重烈属意见。对不愿迁移的,要做好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

“我们对待这些散葬烈士,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何国英介绍,每次迁墓前,都会对每位烈士的姓名、出生日期、参军时间、参加的战斗、牺牲的时间和地点等情况逐一核对,并对有关缺项进行补充和完善,登记造册,建立完善信息、图片档案,确保做到不漏、不重、不错。

“迁葬的整个过程,都是按当地习俗进行。烈士亲属和群众对我们的做法也很满意。”何国英说。

去年12月份,革命烈士钟北潭的后代钟粤富在了解政府保护零散革命烈士设施时,主动写申请,要求把钟北潭的墓迁入革命烈士陵园。

今年清明节前,苏区镇108座零散烈士墓集中迁葬到革命烈士陵园。何国英告诉记者,清明节后,许多烈士的后人都来到革命烈士陵园祭拜先人。这些烈士的后人都对革命烈士陵园的建设和环境十分满意。

“将烈士的骨灰迁进革命烈士陵园,目的就是为继承革命烈士遗志,带头做好工作。下一步,苏区镇还将不断加大投入,认真做好陵园后续管理和配套服务工作,完成革命烈士陵园后期建设任务,为烈士英灵安息营造圣洁清幽的环境,用实际行动告慰烈士英灵。”苏区镇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紫金县博物馆馆长曾志清长年关注紫金苏区革命遗址的修缮工程。对于紫金县苏区镇决定把全镇108座零散烈士墓集中迁葬到革命烈士陵园进行统一管理,他十分支持。他说,英灵已逝,受恩不忘。让英烈不再寂寞,“请烈士回家”,是我们后来人的责任和义务,对于告慰烈士英灵,抚慰烈士亲属,教育革命后代,无不具有深远意义。

据悉,全国共有61万座零散烈士墓地、12000座烈士纪念设施。过去,由于受发展水平的制约和财力的匮乏,那些零散烈士墓地散落在偏僻山区和乡村角落,没有纳入政府的管理保护体系。2011年,国家民政部出台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管理保护计划,争取用3年多时间,把所有零散烈士墓地和纪念设施纳入管理保护之中;中央财政对零散烈士墓地保护管理工程给予资金补助,标准是每个零散墓地5000元,每个纪念设施20万元。(文/图:本报记者 苏勇军)

烈士英名录

钟定香、高丁妹、钟满、钟清香、钟兆彭、朱乙、朱简、张初香、钟定兰、钟务胜、朱观煌、朱豹、钟作兴、钟初竟、钟初发、朱万、黄新杨、黄初香、黄木先、钟乙妹、钟北水、张丁云、许水生、许亚七、邓六妹、许炳灵、许桥生、许忠钦、刘炳、钟亦旺、钟均才、钟茂、钟凤生、李捷方、钟星庆、钟森奇、钟檀奇、钟台华、钟仕九、黄德、钟洪远、钟洪城、黄南康、黄士先、黄锦祥、叶重义、叶洪源、叶确珍、温其乙、温其璘、温其凤、温启先、叶振强、温亚辛、林六妹、黄子传、黄资深、钟贞庆、黄德传、钟德望、钟仁勋、黄六、黄添其、钟锡相、钟珍庭、钟茂皇、钟芹昌、黄国雄、钟粥成、钟桂香、曾得深、钟拨检、黄俊梅、许玉廉、黄火光、钟风、钟寿有、钟八、张子玉、钟汉文、钟寿昌、李进妹、钟九、巫观贤、钟海昌、钟继昌、钟拔珍、张大康、钟近善、钟益朋、钟道善、钟焕昌、钟瑞香、钟成康、钟亚八、张尚文、温桂尧、张福安、钟林春、钟桂昌、温宜祥、古亚工、黄天意、钟北潭、钟三及 、钟木华、温水青、钟文河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