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须实在为民方是实学问

2016-06-17 19:11:48 来源:河源日报 凌丽

少年时常在鸣凤桥上走,觉得亭上的字画很好看,但总是不知道“双城一气”说的是什么意思,正如那时走过老城中山公园牌坊时,总是对着“天下为公”这几个大字迷惑不解,读出声好像是什么“公鸡下天”。


长大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些建筑,都和人有关。在河源乃至全国历史上,为人民做过好事、实事的,人们就会怀念他,让他的芳名代代相传。


“双城一气”,与清乾隆年间在河源任知县的陈张翼大有关系。“槎城”之名,或始于此时。时至今日,陈张翼留下的历史资料已经很少,但双城贯通一气的格局,是自陈张翼起奠定的。


在河源,陈张翼修订、增补了雍正版《河源县志》,给我们留下了极具价值的文献史料。此外,陈张翼提振河源文风,增设了文昌阁、奎楼,打造了青云路等,完善了河源学宫规制,仅这个学宫占地面积就达8000平方米。


除了搞城建与教育,陈张翼还通过大量的“田野调查”,在河源推广种植小麦、大麦,推广“两造三收”,一年三熟,使河源县的农业、林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乾隆七年,他来了

陈张翼,字孝廉,浙江仁和人,乾隆年间举人,文林郎,乾隆七年五月至十一年(1742年至1746年)任河源知县。


和现在的“北漂”、“深漂”一族一样,陈张翼也常常觉得自己没个安定时,考取举人后的10年里,总是在仕途上跑来跑去——他并没有白跑。跑的时候,他总是在留心当地的风情、物产、气候等,这给他将来著述积累了很多素材。他给自己起了一或两个号,用现在的说法叫网名,曰“迁叟拙夫”,或曰“迁叟”、“拙夫”。当时的龙川知县也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陈仲子。


乾隆七年,陈张翼来到了河源。河源是他很喜欢的一个县,来河源之前,他就知道河源有个传说中的“赵佗故城”。


从乾隆元年起,陈张翼就在广东境内多个县辗转任官,如海丰、陆丰、长宁(今新丰)、平远、德庆等地。到了河源,他终于觉得有点安定感了,他欣慰写诗道:“静对槎江永,劳人不屡迁。”(《甲子仲春河源自述》,见同治版《河源县志 艺文志》)


在河源,陈张翼待了5年。


这是治理河源卓有成效的5年,也是陈张翼个人获取丰硕成果的5年。这些成果,体现在他的著述和治理河源上。他个人没有什么财富,穷得让他的老母亲怜悯。


读书出仕,是为了那些雪花银么?张陈翼的回答是“不”。“辛勤将实意,毋负读书传”,读书是为了经世致用,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陈张翼的上司也曾劝勉过他:“毋负读书本志”、“尔是有学问人,须实在为民,方是实学问”。

陈张翼用自己的行动做到了。

奠定槎城“双城一气”格局

河源之有上城、下城并双城并峙,始于万历十年(1582年)。


南齐永明元年(公元483年)建立河源县。自建县始至元朝末年,以上城为城。明洪武二年(1368年),县丞钟镒于中下廓间滨江地建筑下城,以避盗扰。万历十年(1582年),因水患严重,县令汤民仰始与居民迁入下城,从此两城并峙。


河源县城的风水其实很不错。“建都设邑,必在山水会聚之处,其控驭所及,得久远不易者,亦由形势拱护而然。”(乾隆《河源县志·舆地志》)河源县城所在地,便是山水会聚之处。


河源城外有两条江,一是东江(又称大江),二是新丰江(又称小江),在龟峰塔边合流,称槎江,又称宝江,蜿蜒流向惠州、东莞。


清乾隆七年(1752年)5月,陈张翼背着手,在上城和下城走了很久。他并不只是出来散步,作为风水爱好者、城市治理者,陈张翼对河源的历史了如指掌,他是在想着要怎样才能激活河源风水,让这座城更适宜人居,这座城的人过得更好。


陈张翼见上城建筑朝向都是向着南方,其东北门观接下城为通衢,与下城却是相背的,而不是相引的。


在下城,陈张翼又见到下城的楼堞都塌了,道路上都是杂草,地势不像城郭,倒像个古窑,没有郁郁葱葱之景色。


河源有好风水,只是没人发现和整理而已。陈张翼如此想。自来到河源,他就常常流连形胜,对河源的山水地形颇为了解。他抬头四处眺望,见城西南有嵯峨桂山,东南方有梧桐尖(即梧桐山),北方有奔腾绵亘的群山,东边有东埔、古云,还有新丰江自西北绕出于东,与东江合流成槎江,向南而流,真个是山环水汇、佳气东来之宝地。


“气至水交,朝拱罗城,之周密者已如此。”他想起风水地理书上写的,“有气无气看下臂”,又念叨了许多风水术语,掐指盘算了许久,不禁对前人恢复上城、建新官署等合乎风水要求的举动暗自称许。


陈张翼在《河源县两城并治记》里写道:“今治上城而兼治下城者,以上城为根本,以下城为喉唇;以上城为堂奥,下城为门户,连气接脉,交相为功,立面于水汇,化去隔碍,出东而达艮,呼吸贯通,坐桂山,吞两江,内含鳄湖之逆水,外凭燕凤之关栏,一盘山水归于有用,粤省合三城而一之,河源合两城而通之,亦奚不可夫。”


盘算好了,陈张翼便与乡绅商议,改东门城楼,创建下城西门为鼓楼,并建下城东门,城楼改名东门,修筑上城东门至下城鼓楼道路、桥梁、堤岸,使双城一气贯通,两城并治,统称为“槎城”。


下城原有四个城门:东门,乾隆年间改名正东门,有城楼一座。南门,复建城楼一座。西门,乾隆年间改名鼓楼,有鼓楼一座。北门,亦有楼。鼓楼是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知县陈张翼捐俸创建,因为那时河源县的银库大概没几个钱,所以,陈张翼“凡经营一切诸务,首事实心,清白办理,如有捐输未到,亦先垫用”。鼓楼门前横匾“鼓楼”二字后面,有“双城一气”题字。


城市新格局定好后,看着百姓工作和生活日趋便利,陈张翼忍不住赋诗一首:
大小江流新旧城,上中下郭月同明。楼台近水琼兼玉,槎客登仙蓬与瀛。
白夜启扉情似昼,水光团树意俱清。一轮两地无私照,形影双双自浑成。

开辟青云路,完善学宫

千年来,河源学宫多次迁址。光在清朝,就在康熙四十年(1701年)、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十一年等进行过迁址和加建。


清乾隆七年(1742年)的一天,陈张翼在学宫周围来回踱步,一边在心里仔细度算,手里说不定还拿着个指针乱动的罗盘,为学宫测算风水。他想,由学宫往西行走,还不能说是“青云得路”,况且河源山川形胜,宜东向,不宜南向,又不宜西向而行,因为利东北而不利西南。


于是,陈张翼马上召集县里的绅士共同商议,决定在学宫南面建文昌阁于东,并建奎阁于老城(下城)之堞。闭西角门,则可由东角门进文昌阁走青云路,向北行以出正东门,则是坎言,向离由巽出艮,可谓“青云得路”。此策即出,一时“人心踊跃,首事督工,自备日食,以勤工事”。


乾隆九年(1744年),河源学宫终于建成,占地8000平方米。大成殿之外的建筑,有露台、东庑、西庑、大成门、更衣所、泮池、棂星门、明伦堂、崇圣祠、宫墙、东西角门牌楼二座;有名宦祠、乡贤祠、忠义孝弟(悌)祠、节孝祠、教谕公署、训导公署;学宫左侧东面有文昌阁、奎阁、夹墙二处,有青云路及其北端东门的“青云门”石牌坊。


于是乎,鳄湖边建起了大量的宫、院、阁、楼,如上城文昌宫、万寿宫、天后宫、湖山书院、槎江书院等,很快,河源呈现出一片文运勃兴之景象。


走在面貌一新的青云路上,陈张翼踌躇满志:“百度维新,确有日进之象。……河邑振兴之机,自今以始也。”


没过几年,河源人岑绍参就成了乾隆十九年甲戌科的进士。

修了河源县志
记载河源人的崇文重教

来到河源之前,陈张翼就已听说了南越王赵佗的大名和传奇故事,知道河源是古龙川地;又听说河源曾有赵佗故城,所以,他心痒痒的,很想为河源修一部志书,像他在来河源之前,修编《南海县志》一样。


因此,来到河源的前3年,陈张翼就“陟巘降原,周流境内”,对河源的“天时地利人功物性所见所闻”,摸得一清二楚。


乾隆十年(1745年),他在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邑令王驹修河源志(共八卷)、雍正十二年(1734年)邑令吴浚等修纂《河源县志》的基础上,重新纂录,拾遗补缺,“广询博采,参以己意,其文倍增于前,其事悉传于后,而之志以成”。


乾隆版《河源县志》共十五卷,共列十四个大类为纲,下分九十八目。 这是采用了宋以后常见的纲目体志书的体例,即先设总纲或大类,纲下或类下再分细目, 以纲统目。此体目以类归,层次清楚,结构严谨,便于反映事物间的统属关系。


乾隆版《河源县志》的十四个大类为:舆地志、建置志、典谟志、官师志、食货志、学校志、选举志、礼乐志、兵防志、水利志、风俗志、古迹志、人物志和艺文志。

 


在“学校志”中,专门记载了学校教育的发展状况,分学制、祀典、常额、守藏、考注、 考古、学租、院馆等类目。细看之,可知旧时河源县是如何传承了中原等地崇文重教之风的。


当时河源县里的贫困者,以谋生为第一要务,无暇读书,所以读书之人家境大多殷实。县里望族都建有宗祠,堂室巍焕,规制整肃,春秋致祭。他们置办田产,所得收益,悉数拿来供族中子弟读书。在乡村,人们多聚族而处,围墙环绕数十户同宗同姓;每村必有书馆,请来塾师开设讲堂,族中子弟一块儿学习,就像《红楼梦》里的贾府学堂一样。不过,因私塾老师报酬较低,即便是有钱人家也不容易请到好老师。


陈张翼所修的《河源县志》,是清中期的代表性地方志之一。因此,2014年,远在河南的郑州师范学院图书馆馆长王新荣、西安交通大学档案馆副馆长石慧敏二人,为陈张翼修纂的乾隆版《河源县志》,联合写了一篇论文,题目叫《清乾隆<河源县志>之人文特征浅析》(载《四川图书馆学报》,2014年第2期)。


这篇论文,对乾隆版《河源县志》的编纂体例和内容等进行了分析,探讨不同历史时期作为重要移民聚居地——河源的地理状况、社会经济形势、教育情况以及民俗风情、移民风尚等人文特征。


同治版的《河源县志·宰绩》评价,陈张翼主修的乾隆版《河源县志》,“广为搜辑,汇纂编次,亲览山川形势,手绘全图,梓行六卷,于是乎志有全书,讫今重修邑乘,悉奉陈主编为圭臬”。

引导河源人一年种两次麦和稻

清乾隆之前,河源人种田,还没有怎么种早晚二造的。陈张翼对农业很有钻研,是位农业专家,他曾撰写了《广东农谱》六卷,写了六卷本的《广东农谱》,是广东农业罕见的珍贵史料。


陈张翼说:“为有司者,先知重农;而治河源,尤须知生产。”河源地广田多,陈张翼身体力行教农民种田。乾隆版《河源县志》记载:“河源产谷……早晚二造,民情勤力,无或失时。其初,种麦者少,乾隆七年,知县陈张翼履任,劝民多种二麦……兼以三年以来,二麦丰收,至乾隆十年尤盛,人情踊跃,虽云两造,实则三收。”“两造三收”,是指春、夏种两造水稻,冬天农闲时种麦。“此诚富民之源,必不可怠”。


经过对河源山形水性的观察,陈张翼劝农户多种桐、茶、松、杉树,说:“十年树木,亦足辅日用之资,施无穷也。”


在河源殚精竭虑为民解忧的陈张翼,受到了河源人世世代代的怀念。为纪念他的功绩,河源人将他的事迹刻碑并奉祀于槎江书院。同治版《河源县志 宰绩》中,对陈张翼的评价是:“宰河源,政尚温平,百废俱兴。”

 本报记者 凌丽 文/ 图

■青云门。现已不存。约摄于1905年。原图现藏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

■河源奎塔。现已不存。约摄于1910年。原图现藏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

乾隆《河源县志》中的河源舆地图、双城一气图等。

编辑:hexun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