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海洋遥感专家黄韦艮:55岁参军,惟愿祖国强大

2017-06-30 16:26:41 来源:河源日报 新华社

黄韦艮(中)与团队研究人员一起研究海图。 新华社 发

55岁的黄韦艮决定参军。
作为国内海洋遥感领域的先驱之一,黄韦艮在2010年盛夏作出这一令人震惊的决定。
决定并不简单,由于研究领域性质特殊,一旦“参军换轨”,就意味着从此隐居幕后,研究成果与业界评奖、学术影响等再无关系。而彼时任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的黄韦艮,已被推荐为院士候选人。
很多人最初并不理解,但黄韦艮心里清楚,他入伍是“为了祖国的强大”。

“花甲”新兵

“我这一生有两次重大选择,一是回国,二是从军。”黄韦艮说,这两次选择的初衷都只为了那一个目的。
1992年,作为改革开放后早期公派留英博士后,黄韦艮在毕业后选择了归国。正如他在博士论文扉页上留下的那行字一样:“To my country,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致我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他在英国1个月的工资相当于国内10年的工资。
归国后,黄韦艮和国家海洋局的同行一起白手起家,经过10多年的探索和积累,终于在2006年成立了我国首个海洋遥感国家重点实验室。
这时,他已先后主持和承担了国家863计划、国家937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的20余项重大科研项目,获国家、省部级科技进步奖9项。
2010年参军后,黄韦艮来到海军某部任首席研究员,从事海洋遥感技术与军事应用研究,直接为战斗力建设服务。
“海洋环境是海军作战能力的先决保障。”在黄韦艮所在部队政委谭波看来,“不懂海洋环境很难打胜仗”。
利用遥感技术研究海洋环境,并将其应用于一线部队,这正是黄韦艮团队在做的事。入伍7年,黄韦艮带领团队先后在多个领域取得了突破性的创新成果,曾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海洋科学技术一等奖、二等奖,海洋创新成果一等奖等。

以室为家

一项项耀眼成果的背后,是黄韦艮近乎苦修般的自律忘我工作。
他来北京7年从未开伙,用餐全在食堂;无论寒暑与周末,每晚必到办公室加班;分配的公寓房至今空置,仍住在所内的营职房;
他的办公室摆着两张电脑桌,一张是坐着办公的普通电脑桌,一张是为了缓解长时间伏案工作带来的颈椎、腰椎疼痛,而特制的站着办公的电脑桌;
他的头发在一项大任务攻关前基本都是黑的,3年多的攻关过去后,头发已是白多黑少;
……
5年过去了,工程师邵浩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和黄韦艮出差的事。上火车安顿好行李后,邵浩像以前一样拿着手机开始翻新闻、看电影,过了会儿,他发现黄韦艮正低着头在看桌板上的一沓资料。“这不是我出差前发给老师的数据处理报告吗?”看着老师用红色圆珠笔在报告上做的那一个个醒目的记号,邵浩心里越发惭愧。
事实上,黄韦艮每次出差都会带上几本专业书或材料,一坐下就会拿出来研读。
“我并不觉得苦,工作就是我的快乐。”黄韦艮说,国门安全最大的威胁来自海上,他想抓紧时间“多为国防做点事儿”。
入伍报到第二天,黄韦艮就一头扎进一线部队,从训练、实战角度广泛听取官兵现实需求。如今,自主研发的海军某型信息系统已成功接入部队,把海洋信息有效融合到数字地球上,使部队能够实时了解当面海战场环境……7年来,黄韦艮团队已有10余项成果申报国家科技发明专利,目前获批的有5项。
“老师太拼、太执著了。”黄韦艮的科研助理、工程师姬渊说,虽然常常感觉被“逼疯”,但他慢慢发现“团队现在做成的事情都是黄老师最后那一点点执著造就的”。

授人以渔

有很多人都曾问过黄韦艮:“你去军队干什么?”
“我当时给自己定了3个目标:突破关键技术、开拓新的领域、培养一支团队。”如今,黄韦艮团队里的研究人员大多都已能独当一面。
提起自己的团队,黄韦艮难得的话多了起来。“在退休前培养出这个领域的领军专家,这是我的目标。”黄韦艮说,自己能做的就是为他们营造尽可能好的科研环境,搭建成长的平台,把自己的工作方法、思路多和他们交流,让他们少走弯路。
黄韦艮建立的推稿机制曾让团队里的很多人“吃不消”,有时一个实验方案就要修改不下10稿。“但推稿实际上是老师把思维方式落到实处展现的最好方式。”邵浩认为,人才培养主要是思维方式的培养,自己的工作思维方式就是在一遍遍的推稿中得以建立的。
“他们还很年轻,有很大潜力,只是还需要些时间实践。”在黄韦艮看来,这个团队“唱出的戏已经比舞台要大得多”。
博士生范开国在2011年春节见到黄韦艮并证实老师参军的消息后,也于次年回国并追随老师的脚步迈入了“蓝色方阵”。“做科研跟对学科带头人很重要,我参军主要是受黄老师人格魅力的感召。”回国6年,范开国先后参与了多项重大专项任务,研制的某型软件系统填补了某领域空白。
“7年来,黄老师交出了一张堪称满分的答卷。”范开国笃定地说。黄韦艮在旁边听着学生对自己的称赞,微笑着谦虚地摆了摆手。(据新华社)

黄韦艮:把报国情怀融入党员血脉

这是一名颇具传奇色彩的共产党员。
两次重大抉择,面对优厚待遇与各种荣誉,一次义无反顾选择归国,一次年近花甲选择从军,始终以国家海洋遥感事业与国防发展需要为指南,铁心向党,衷心报国。
年龄62岁,党龄38年,军龄7年,既是老人、老党员,又是“年轻”的水兵,55岁参军后,成为海军海洋遥感领域的顶尖专家,从事军事海洋环境研究,取得多项重大成果,直接为战斗力服务。
他就是黄韦艮,海军某部首席研究员。先后主持和承担国家科技计划项目和军队遥感技术与装备研制项目30余项,获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12项、国家发明专利9项,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层次人选”“全国海洋系统先进个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今天,让我们走近他的世界,走近这名一心“为了祖国强大”的优秀党员,听听他的报国故事。

爱党爱国——“强军报国是我一生的心愿”

2010年9月,地处偏僻的营院,一面五星红旗在雄壮的国歌中冉冉升起。参加升旗仪式的海军某部官兵队伍中,笔直站着一名特殊的“新兵”:一身军装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整齐的头发里却混杂着不少银丝,只见他仰头深情凝望国旗,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竟然泪湿眼眶!
这一刻,才让众多无法理解黄韦艮的人们终于明白了这名老党员的一片赤诚:这位国内海洋遥感领域的顶尖专家,在功成名就之际,以花甲之年离开他一手创建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从“人间天堂”杭州出发,挥别89岁高龄的老母亲和心爱的妻女,独自一人来到京郊的大山脚下,为的就是报效国家!
“到部队去!到海军去!”以还差几天就55岁的“高龄”参军入伍,对于黄韦艮,支撑着他的不仅仅是勇气和魄力,更是那份对国家的责任和忠诚。临行前,他对曾经是军人的岳父说:“强军报国是我一生的心愿。如今,就好比眼前有一道墙,突破他,国防和海军事业很可能会迎来一片广阔的新天地。我将为此竭尽全力!”
黄韦艮将自己的决心写成一封长信邮寄给了时任海军首长,3个月后,他获准特招加入人民海军,离开国家重点实验室,告别国际学术舞台,从此,他成为一名花甲水兵,从“零”开始,踏上征程!

敬业奉献——“形势赶着我们必须快马加鞭!”

曾几何时,在实战化背景下,海上某项信息保障问题一直是海军一线作战官兵的心结。黄韦艮来单位报到第二天就扎进部队,连续40多天调研摸底后,直接瞄准了这个困扰海军部队多年,亟需解决的关键性难题开刀!
以战场环境建设为主攻方向,摆在黄韦艮面前的是“三个万”:万事开头难,万分急迫、千头万绪!
“我们生在和平年代,但是不能当和平兵,如果明天战争就来临,我们准备好了没有?”黄韦艮心里时刻装着打赢,他开始牵头研制该信息保障系统。在刚入伍的半年多时间里,几十次赴海上,搜集了数据资料,一张图一张图对比,一个点一个点印证,详细分析了数据特点和技术规律,最终总结出科学结论。同时他靠在一线部队,从训练、实战角度广泛听取官兵现实需求,结合自身研究方向,为海军海上兵力行动,制作了集“信息显示”“安全引导”“信息融合”等多项功能的某信息保障系统,全方位的海洋环境立体呈现,大大提高了作战平台海上生存能力。
“这是黄韦艮在蓝色方阵中踢出的第一脚正步,是他用年近花甲的老花眼打出的第一个十环!”原本安排10分钟的成果汇报,最后海军首长认真听了1个多小时,为这位“新兵”竖起了大拇指。此后,相关成果迅速在海军一线部队推广开来,并引起强烈反响。
“国家的战略安全刻不容缓,我年纪大了,就想在有限的时间内,为部队多做点工作,形势赶着我们必须要快马加鞭!”“十环”的开头红并没有让黄韦艮丝毫放缓脚步,任务接踵而来,他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倾注到了事业上。
从此,这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再没有了节假日。去过黄韦艮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他有两张办公桌,一张是坐着办公的普通电脑桌,一张是加高了站着办公的特质电脑桌。由于长期的加班伏案工作,腰椎负荷很大,为了能克服困难,他两台桌子轮着办公:坐累了站起来写,站累了坐下来继续办公。靠着这样的拼命精神,黄韦艮带领科研团队研发了某新型系统,首次运用声学遥感,通过声波测量水体环境,对这个世界性难题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报告,指示屏显示红点,前方海域不利于我方通过。”不久前,一场贴近实战的演习在某海域紧张进行。该系统在此次演习中对海洋环境的变化预判精确,为参演的红方兵力获胜提供了有力的信息支持。
如今,黄韦艮团队已经先后在许多领域取得了突破性的创新成果,10余项成果申报国家科技发明专利,多项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立身为旗——“他就像一道桥梁,架起军地共赢的坦途!”

2011年春节,黄韦艮入伍前带的一名博士研究生范开国回国探望老师。此时,范开国刚从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后毕业,在美国阿拉斯加大学国际北极研究中心当访问学者,黄韦艮见到他,语重心长地说:“你学习海洋遥感技术也10多年了,像你这样一直从事这方面研究的高精尖人才国内非常少,并且我们做遥感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为国防服务,如果你能把自己所学直接应用到军队建设中,才能更大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这才是一个爱国科学家的人生境界!黄老师,我愿意追随您的身影,一道献身国防事业!”受到导师的引领和感召,范开国放弃了即将拿到的美国工作签证和副研究员职位,义无反顾地投入祖国母亲的怀抱,踏进了蓝色军营,成为黄韦艮科研团队的左膀右臂。
在国内海洋系统,“黄韦艮”这3个字就是一张响亮的名片,几乎无人不知。工作的斐然成绩让他在海洋界的学术地位举足轻重。范开国深有感触地说:“他带着这种优势和资源走进部队,就像一道桥梁,架起了军地共赢的坦途!”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科学院、厦门大学……怀抱着一颗颗报国之心,一份份赤子之情,一群国内一流高等学府的优秀毕业生在黄韦艮的感召下纷纷参军入伍,加入到海军某部这个科研团队,他们和部队战友一起成为海军遥感事业的中坚力量。
“部队的跨越式发展,需要借助地方的资源实力,部队引进了先进的装备和人才,获得了强大的技术支持,地方单位获得了广阔的应用平台和资金支持,这样才能共谋发展,实现共赢。”对于军民融合之道,黄韦艮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并身体力行。
某类军事海洋要素的观测在海军部队一直是采用人工方式,观测效率低下,难以满足实战应用。黄韦艮在一线部队调研时得知这一情况后,开始广泛地查找资料,同时在党和国家大力推动军民融合的时代背景下,黄韦艮利用其在地方研究所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敏锐的科研洞察力,找到了某民用领域已逐渐开始使用的一项观测技术,然后通过大量海上试验,将其成功应用到该要素观测上,不仅大大提升了观测效率,保障了部队遂行任务能力的不断提高,同时也对推动该技术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随着参军年限的增长,黄韦艮渐渐感觉到:军队技术人员大多站在军事需求的角度搞科研,而地方技术人员则更多站在技术角度搞研究,如果将二者的优势结合起来,各取所长,必定能发挥更大的效益!
一次,去中科院进行调研时,黄韦艮发现一位进行卫星海洋内波研究的科研人员写了很多论文,但因为这项研究在民用方面比较“冷门”,那位科研人员觉得自己的论文如同“空中楼阁”,写完就束之高阁了。但是黄韦艮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专门抽出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和那位科研人员进行沟通,他说:“你的这项研究在军事应用上有广阔前景!”该科研人员备受鼓舞,在黄韦艮的悉心指导下,这项技术已经为舰艇航行安全提供了重要支撑。 (来源:中国海军网)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