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六神磊磊出新书讲唐诗:读者欢呼有趣 学者不屑一顾

2017-07-14 15:39:56 来源:河源日报 佚名

六神磊磊,真名王晓磊,曾为新华社时政记者。2013年12月开设专栏“六神磊磊读金庸”,借武侠人物评说时事热点、社会现象,成为最有影响的自媒体之一,获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新媒体”等奖项。除评点金庸外,六神磊磊的“唐诗系列”也大受读者欢迎。

知名自媒体人六神磊磊最近刚出了一本新书《六神磊磊讲唐诗》,看到新书的网友称,他从金庸武侠江湖走向唐朝诗人俱乐部,开辟了另一块疆土。但学界却对这本书普遍保持沉默,甚至表示不屑一顾。两相对比,可谓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戏说唐诗:把唐朝诗人圈写成武侠江湖

3年前,六神磊磊写金庸专栏时,在其公众号里写过《拜服吧,关于唐诗里的那些猛人猛事》,只是想给大家伙儿换换口味。他原本想仅此一篇而已,没指望有太多人看。但没想到,这篇稿子直到今天还在转。
随着关于唐诗的文章越写越多,六神磊磊产生了写一本书的打算,原本说半年就交稿,谁知拖到了今年,前后写作时间花了两年,“我是连书名都无力斟酌了,决定就叫《六神磊磊读唐诗》。”
走进六神磊磊的唐朝诗人俱乐部,一个个“大V”穿梭往来,李世民被封为俱乐部主席,韩愈是常务副主席,王之涣被叫作王猛人,王维是学霸、大腕儿,李白是个傲娇的人,“但他一生都很崇拜谢脁,无时无刻不在碎碎念”。至于杜甫,曾是个落魄青年、学渣,高考才考了400分,而在他落魄时更“活像个乱抄六神磊磊稿子不署名的垃圾号小编”,当然他最终实现了“小号”的逆袭。
该书沿着初唐、盛唐、中唐、晚唐的轨迹,把诗人们当成一个个鲜活的人来讲述、调侃,他们也“刷着朋友圈”,喝酒撸串,在人世间策马奔腾。在热衷金庸武侠小说的六神磊磊的笔下,唐朝诗人有着华山论剑的气势,他们仿佛变身武侠江湖中人。六神磊磊说,“我总觉得唐诗和武侠之间有什么联系,金庸的武侠小说里唐诗就经常乱入。”他还发现,唐代诗人里有很多人都是有侠气的,李白在诗里说他会武功,陈子昂经常吹嘘自己带着宝剑,诗里经常写侠客。

读者追捧:跟着六神“翻过唐诗那道墙”

其实,六神磊磊和唐诗的渊源并没有那么深厚,他小时候最喜欢的还是到街上去打游戏机,直到上初中,才开始花较多的时间读唐诗。先有了自己喜欢的诗人,比如钱起,然后慢慢才去了解更多的诗人。
六神磊磊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翻墙的人,“带你翻过唐诗那道墙,去折出几枝带露的花来,拿给你看。”他自认为努力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同情、了解古人,去了解他们写诗时的心情、想法。“‘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人人都会背,但我们很少真的体验韩愈当时的心情,他被贬到路遥远的地方,不知道家在哪里,自己会不会死在路上。”六神磊磊想,只有体察到这样的心情,才能真正和古人共情。
他不仅在公众号讲唐诗,也给中学生、小学生面对面讲过,那些小孩子笑得人仰马翻。“照本宣科,孩子不会买你的账。”六神磊磊说,很多孩子花10年学唐诗,又用一辈子去忘记唐诗,就是因为没有教他们唐诗是美的,只把唐诗像绕口令一样灌给他们。这些孩子就会觉得唐诗是枯燥、可怕的。所以他立下宏愿要把唐诗之美传递给孩子,这个暑假,就会在公众号上给孩子讲唐诗。
对于六神磊磊讲唐诗,读者、网友大呼过瘾。有的说,“他是用金庸来批判,用唐诗来欣赏。”一位读者称自己是学渣,语文考试不及格,但看了六神磊磊的文章就突然爱上了唐诗。有的妈妈读者还建议“能不能出一本带卡通的唐诗解读,简单易懂又吸睛”,喜得六神磊磊赶紧接招。
当然也有读者对六神磊磊“脑洞大开”的文字,表示出清醒的一面:就是来看看玩的。有人调侃,“王维爬起来怒斥磊磊,哪个许你拿我做广告”;“六神你尽管写,王维的棺材板我已经替你按住了。”还有人正色道,六神是为游戏而作,貌似有根有据,实则令人汗颜。

学者反感:用戏谑方式普及唐诗太无聊

这厢是读者欢呼六神磊磊新书的到来,那厢是学界对他讲唐诗的不屑一顾。
最近就有文章质疑六神磊磊,称其将“杜甫叙述成一个到处求关注,卑微可怜的形象。并认定杜甫生前是默默无闻的六等星,且是元稹发现了杜甫。”这篇文章认为,杜甫生前绝非默默无闻,也不是元稹最先发掘出了杜甫,六神磊磊是带着今天的一些价值判断在讲述。
面对如此质疑,六神磊磊的回应颇具网络风。他说,杜甫是不是“小号”,生前是不是“大V”,在世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影响力,有很多人在争论。为此他首先以王安石的诗《杜甫画像》作为回应:“惜哉命之穷,颠倒不见收。青衫老更斥,饿走半九州。瘦妻僵前子仆后,攘攘盗贼森戈矛。”他说,请大家看看,这是“小V”还是“大V”,这个人是不是有一点点凄楚、心酸和可怜?
关于“杜甫求关注”的质疑,六神磊磊回应,“有没有求关注呢,听一句杜甫的诗‘岂有文章惊海内,漫劳车马驻江干’, 就可以感受杜甫受到朋友关注的欣喜。”他解释,“大V”是不会有这种欣喜的,“如果现在有读者说,王老师我喜欢你的东西,我会非常欣喜吗?可能不会的。”
记者特意联系了近10位诗词研究专家,他们都没看过六神磊磊的文章,更没看过新书,要么表示“不感兴趣”,要么说“不懂这个”,还有的干脆抛下一句“我没兴趣看垃圾”。
著名唐诗研究专家、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尚君更是直接说,“我不太主张这样做,做法本身很无聊。”他并不认同六神磊磊为了普及唐诗而采取戏谐、调侃方式,以讨好读者,“为什么要普及呢?实际上很多人根本读不懂唐诗,读不懂就读不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文化已经过去了,不要强求什么。”
不过,个别读过六神磊磊文章的年轻学者称“令人耳目一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博士后李明坦言,六神磊磊写作文体是散文,不是学术性的文章,采用很多网络流行语讲故事,让人感到很亲切。“我没看到特别大的硬伤,他对唐诗的了解还是有功底的,也读过很多研究性的论著,不像《蒋勋讲红楼》《于丹讲论语》能挑出很多硬伤来。” (来源:《北京日报》)

相关链接

双面六神磊磊:从武侠江湖走向唐朝诗人俱乐部

如果是3年前,你问身边的朋友,你知道“六神磊磊”吗?
很可能遭白眼:“什么?六神是什么鬼,花露水?”
如今,这个名字在自媒体界几乎无人不知。没错,这名字还真和花露水有关。此人很爱喷花露水防蚊子,家里人觉得这个味儿挺重的,不能忍受,(加上本名叫王晓磊),就给他取了这么个绰号:六神磊磊。

“金庸成就了我,但他不认识我”

这个标准的“80后”,和我们一样,小时候爱读武侠(或者言情),偶尔混迹于网吧和游戏厅。
大概初中的时候,他迷上了金庸的武侠。
“看原著大概是初二,我记得在一个英语老师家补课,别的同学不好好上课在底下看小说,我就被他们给带着看了。”他说。
你可能要说,他的父母一定很开明吧?还真不是。
他的父母也特别反对他看金庸小说。 “对,特别反对。不让看,但是爸妈不一样,我爸在外面看电视,我在里面看小说没有任何问题,他不知道。但是我妈,哪怕她在上班,我在看小说时都感觉她会突然杀回来。我妈是坚决反对、彻底封杀、绝不允许、视为毒草。”
在做新华社记者期间,他就开始兼职写专栏“读金庸”,2013年12月,他创办了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 他的文风诙谐,脑洞清奇,很快收获了大量粉丝。如今,他的公众号粉丝多达数百万,文章阅读量篇篇10万+,被称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内容原创难以超越的标杆”。
他的公众号偶尔也发“读唐诗”的文章。很多人认识六神磊磊,是从《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开始的,当时这篇文章几乎刷爆朋友圈。殊不知,这篇远远不是他的爆款,甚至连他的阅读前十都没有进入。
公众号阅读量飙升,广告也日益多起来,他感到无法兼顾本职工作。2016年年初他从新华社辞职,他的记者生涯,足有8年。
“我的特点是党性强,我是一个多年的老党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一切创作的出发点。”他曾对媒体如是说。可以说,新华社的历练给了他敏锐的把控力。
如今他一篇文章的广告收入最低都有10万元以上。他写的广告也是一绝,比如文章《一个金庸故事讲清楚互联网到底好在哪儿》,张三丰的儿子小张无忌中了“玄冥神掌”,需要少林派的《九阳真经》能救,张三丰提出和少林派交易,少林派百般刁难。而在昆仑山的大山谷里,有一只猿猴也有《九阳真经》,只是一路要通关打怪,过了昆仑派那一关,再过光明左使那一关,再跳个崖什么的……写到这,他笔锋一转:如果张三丰活在今天,有互联网,用个“××闪付”,分分钟搞定的事啊。
这样的广告读者怎能不喜欢,不仅能读到好玩的故事,还能勾起读者一种好奇:“倒要看看你如何脑洞大开,勾搭到广告上”。看完让人忍俊不禁。有的篇目没广告,读者甚至会表达失望。
对此,他颇为得意:“我觉得你记住一个,如果没有了广告,之前是一篇完整的文章,把这点记住,而且这个完整的文章对读者是有价值的。这就可以了。”
然而也有一件事让他黯然神伤,写了这么多年读金庸的文章,老爷子却不知道他的存在。“特别逗,有一次在上海复旦参加一个活动,当时金庸的儿子也在。有学生就问他,说金庸老爷子知道六神磊磊这个人吗?他很尴尬地停了两秒说,‘我爸可能不知道’。真是让人独怆然而涕下啊。”

“不要低估网友,唐诗也有很多人看”

写了这几年金庸,但是写过的人物还是冰山一角。“没写过的人物有很多很多,比如,《鹿鼎记》还没写,实在不行的话,《鹿鼎记》还可以吃两年。”他说。
有一天,他尝试在公众号发了篇读唐诗的文章:《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他心想:这么高雅的玩意儿,应该没什么人会看。结果第二天,他发现朋友圈转的到处都是。
“之前我有些低估网友了,以为大家爱看的都是仓央嘉措、纳兰容若这些人的诗,没想到一篇5000字写唐诗的文章也能有这么多人看,说明唐诗是有人关注的,长文章也还是有人看的。”
最近,他还出了本书《六神磊磊读唐诗》,其中的文章大部分是公众号里没发过的。作者紧贴大唐历史,加以丰富细节,把诗人们当成一个个鲜活的人来讲述。他们也“刷着朋友圈”,喝酒撸串,在人世间策马奔腾。
他在序言中说写道: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翻墙的人,帮你翻过唐诗那道墙,去折出几枝带露的花来,拿给你看。喜欢的话,你就可以自己去找正门参观。
他说自己是用戏说的口吻在认真地写。“饱含着深切,眼里满含泪花”。何谓认真地戏说,试举一例。
在介绍王维如何在宫廷成名、火暴帝都时,他是这么写的。
玉真公主当场给(白衣少年)出了一道题:“十秒之内写一首诗,必须要有爱情、有暖男、有季节、有地理、有植物、有王菲。”
我们的白衣少年脱口而出: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玉真公主顿时泪流满面。她说出了改变少年一生命运的话:“I want you!”
一边是解读充满暴力的武侠,一边是品读文到极致的唐诗,会不会分裂啊?他说非也,这两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和唐诗的结缘过程是这样的:金庸作品对我帮助很大,因为金庸小说里面到处都是唐诗乱入。比如张无忌到赵敏家去,赵敏家房子中堂上挂着一首诗:白虹座上飞,青蛇匣中吼……就是到处都是唐诗,这个对我帮助也很大。然后我有了一批自己喜欢的诗人。一些简单的诗选我读了几首感觉不够读,然后去读他的选集,觉得还不过瘾就会读全集。然后你就会想知道别人对他的看法是什么样的,就会读一些评论。这时候慢慢就有了自己的观点。
读唐诗对六神磊磊而言,算是另辟战场。他说,万一“读金庸”的大号发生不测,他还注册了一个小号“六神磊磊读唐诗”。最近他主要精力用在做读唐诗的音频课,计划在两个公号上推。
这个小号的目标群体主要是家长和孩子。对于如何引导孩子读唐诗,他也颇有心得:“第一,告诉他们唐诗是美的。我当时有一次到我们老家逛新华书店,在摆着诗歌书籍的那块,边上有两个小孩,一个稍微大点,一个稍微小点,都是七八岁的样子,大孩子突然对小孩子说,你都这么大了,还看唐诗?我忽然明白了,唐诗在很多小朋友心目中是像绕口令一样的东西。没有想到“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是美的。他们也就是背出来以后大人会鼓掌,仅此而已。他们不会知道唐诗是美的。
你还可以告诉他们,这个人在什么时候什么心情写了这首诗,前后是什么故事。孩子可能觉得,原来是这样的,觉得有趣,孩子一旦觉得有趣你就挡都挡不住了。
虽然他对唐诗信手拈来,背后的典故说得头头是道,但是他说自己不会写古体诗。“我毕竟不是个诗人。” (来源:腾讯网;作者:徐娉婷)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