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燃灯者戴自更离任:他留下的故事仍会鼓舞这个时代

2017-08-04 15:49:35 来源:河源日报 佚名

戴自更,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高级记者。曾任光明日报社编辑、驻新疆记者、广东记者站站长、光明日报直属报刊部主任。曾被有关机构授予“中国报业创新奖”“中国传媒业30年风云人物”“影响中国十大传媒领军人物”“中国版权产业风云人物”等奖项。2017年8月,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离职,将出任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

8月3日,一条传媒界的重磅消息刷爆朋友圈: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离职,转任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继任者为北京东城区政协党组书记、主席宋甘澍。
对于这个变动,新京报上下显然震动极大,而这种震动之于整个传媒圈,也不可谓不大。

不管升降毁誉,老司机解脱了

像戴自更这样一种人,注定要行走于云端,做攻坚拔寨的拓土者。纵使14年的风霜染白了鬓发,纵使功成名就、事业蔚为壮观,也不会妨碍他抱持着坚毅重赴征途。
14年前,已至不惑之年的戴自更,不满在广东“鬼混”的日子,离开一驻十年、潮湿又闷热的广州,抖擞着精神,毅然北上,继而成功撮合光明日报与南方日报两大报业集团跨地区联合办报。从此,他和这家有风骨的报纸坐镇疆场14年,并在媒体融合时代坚定地以新闻专业主义推动了传统媒体的互联网化转型。
戴自更,这个势必要铭刻在新京报史和传媒史上的名字,像一面旗帜在传媒人的朋友圈飘扬着。3日消息传开,人们抱怀着不舍与祝福,向其致敬,向新京报致敬!兀然间,传媒圈被一股离别送行的悲壮所笼罩,亦被一段包在新闻纸中的、炽热的火焰所感动。
许多资深的媒体人对“老戴”的离任抱以复杂的心情。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副社长、东莞时报总编辑、京华时报前副总经理谭军波在朋友圈中发表感慨:他解脱了,旗帜没了……我佩服老戴的长发型,几十年如一日不变。恰似他主政一张报纸坚持了14年,虽然风波不断,有他在,《新京报》坚挺;他离开,大势已去,前景堪忧。他解脱了,一面旗帜倒了。
媒体人朱德付神伤不已:“传媒江湖尘埃落定,风流总被雨打风吹。”
传媒学者郭全中说,一份报纸一定被打上创始人的深深烙印,未来的新京报还会有此风骨吗?在风雨飘摇的传统媒体中有着不少亮色的新京报未来会如何呢?无论如何,一个时代结束了!
“一个时代结束了!”这种颇显老套的修辞,放在此时此刻却再恰当不过。那个声称愿意担当人梯的角色,让年轻的同事们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价值的“老戴”,似乎要无限期离开新闻内容生产领域了。
不过,也有人不这么看。徽投资本董事长蔡伟就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位。他说,虽然是平调,但京文投集团的老总比新京报社长不知好到哪里,不知为什么大家这么替老戴悲观。
据了解,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北京文投集团)是由北京市政府授权市文资办出资设立的市属一级企业,成立于2012年12月11日,注册资本50亿元。
不管升降毁誉,无论圈内圈外,作为中国传媒界的燃灯者,戴自更的突然离任,让人们忆起很多事儿,他的成就、他的不俗、他的坚韧、他的精神,以及他在新京报的“二三事”。

老戴二三事:偶像人设,俯拾皆是

一口铁硬的宁波普通话,一头灰白的带有上世纪60年代特色发型的长发,一米八的个子,构成了传媒老炮戴自更的基本形象。这样的打扮,也让他成为最有辨识度的中国媒体高管。
戴自更为人温和,体贴下属。他常做的事就是到采编与经营部门走走看看,或交流业务,或与员工拉家常,有时也会开玩笑,完全不别扭。
戴自更离职的消息宣布后,新京报人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没有人公开谈论此事,但显然,极静之下,燃着熊熊火焰。3日晚11时49分,新京报总经理张学冬转发叶倩文之歌《珍重》,“他方天气渐凉,前途或有白雪飞。”一个硬汉如此凄凄恻恻,听来神伤。
这种偶像人设,在新京报里头俯拾皆是。
一名工作了四五年的记者给我们讲了一件小事。当初他在人力资源部门口填写入职手续时,戴自更正好走过,便问他的工作经历,来北京适不适应等,这让这名员工惊讶又暖心。“有这样平易近人的社长,那时候我就觉得来新京报来对了。”
新京报里的人称戴自更为“老戴”,一方面是因为戴自更是新京报年龄最大的人之一,当得起“老”字;另一方面也是同事们对他的尊称。而他能赢得员工的尊重,不仅是因为他作为一家报社的一把手,把报社带得有声有色,更是因为他身上那种独立不羁的报人人格。
曾有人问及他“就没有妥协的时刻吗”时,他回答,“可以肯定的是,我没有因为个人利益干预过任何稿件的处理。”
正是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让戴自更赢得了同事和同业的尊重。
新京报是一家全年无休的报纸,所以即便大年三十,也会有员工值守。因为值守员工不能回家吃团圆饭,所以报社每年都会给值守员工定包间,一起吃团圆饭。戴自更每年也都会参加这个饭局,跟员工一起过年。
新京报员工对戴自更的尊敬还来自于老戴的敬业。有员工回忆,自己晚上一般十一二点下班,而走出报社大楼时,经常遇到戴社长,他也是这个点才走。对这家报社的老大而言,已经没有上下班的概念了。
最近随着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的走红,一曲《差不多先生》又火了起来。“差不多先生”一词最早来自胡适。胡适曾作文《差不多先生传》,讽刺了当时中国社会那些处事不认真的人。在新京报一次年度表彰大会上,戴自更也拿“差不多先生”的掌故来鞭策员工,要求大家一定不要做差不多先生。不做差不多先生,也是戴自更以及他领导的新京报所一直贯彻的新闻专业主义的精髓所在。
戴自更说自己最喜欢的名言是鲁迅的那句“肩住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可以说,他用了14年,将新京报引领到了一个宽阔光明的地带,而今一朝卸甲,既是告别,也是解脱。

适度的冲撞可以更好地活着

曾有新闻系学生问戴自更,应聘新京报工作需要考研吗?
老戴回复说:不用考研,我认为学历不重要,能力最重要,我们这里牛逼编辑,有兽医,有警察,有会计,什么人都有。
新京报什么人都有,但却不等同于鱼龙混杂。戴自更认为,媒体和媒体人存在的意义,是揭示真相,普及常识,传播理性,促进交流,不要有任何虚伪和矫饰的东西。
“我们遵从的是新闻从业准则,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
在他眼里,媒体是时代的照明灯,而适度的冲撞,对办报是非常必要的,也有利于生存空间的拓展。
可以说,对于这家以“负责报道一切”著称的都市报而言,戴自更是无处不在的灵魂级人物,他的“拧巴”和情怀,奠定了这份报纸的基调。
而即便是这句办报理念,戴自更也有过两层解释:一是“负责任地报道一切”,二是“对报道的一切负责任”。
他们这代人,骨子里还是理想主义者,觉得自己是在做符合良知又力所能及的事,就很知足了。
想当年,戴自更的初心是办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报纸。新京报而今为什么如此成功?戴自更用14年光阴告诉人们,因为这是一份有理想、有情怀、有底线的报纸;因为这里有一群有责任、有专业、有独立思想的媒体人。
“新京报的特有精神和文化基因,不会因人事的改变而改变”,这是戴自更6年前说过的话。如今,他离任了,对于新京报人而言,老戴虽然离开了,但他一手创造的新京报文化基因却已沉郁顿挫,更有足够的理由继续顽强生长。
没有了旗帜,未来仍要结队前行。老戴不是说过吗:永远不要忘记我们从哪里来,为什么出发。
而老戴今年才54岁,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祝他永远不忘初心,永远风华正茂,永远长发飘飘。(来源:媒通社)

报人戴自更的新闻语录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其实新京报从来没有变过:它的灵魂、它的情怀、它的新闻专业主义,不仅没有变过,甚至连动摇都没有。

十多年来,新京报始终坚守社会责任。新京报的创办,不是为了参与粉饰,不是为了交换利益,而是为了践行当时中央提出的满足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这么多年来,我们逼近真相,报道真相,传播真相,就是想承担起社会责任。我们没完没了地呐喊呼号,就是希望法治得以落实,公平正义惠及更多公民;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字,重构向上的价值,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进步。

诚然,以当下媒体的地位,我们有很多不如意处。但媒体在,媒体人的责任就在,比如精卫填海,比如西西弗斯推石。因为责任的驱使,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样,新京报的记者总是出现在离新闻最近的地方。

旧年永逝。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我们以各自方式,见证了2012年的日日夜夜,更一起活过‘世界末日’。生活无需太多离奇,只要活着,总能轻而易举拆穿任何一个花枝招展的骗局。做一个幸福的人,敬畏理想,相信未来。

任何规则都是依据一定阶段的实践制定的,不是一劳永逸的,有些规则可能已经不适应了,这样就需要“适度的冲撞”去突破,证实它的不合理性,这其实是改革的一种方式,办报也是这样。
媒体确实应该是一盏灯,照亮别人灵魂的灯,给别人以方向的灯。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照明工具,从棉籽油灯、煤油灯,到电灯、LED灯。作为媒体人,我们就是点灯的人。

我始终认为,媒体存在的价值,就是揭示和还原事件真相,提供有价值的、有趣的新闻信息,不要有任何虚伪和矫饰的东西。

一个有担当的媒体,扮演的正是历史学家的角色,以媒体的力量,捕捉并拥抱变革。在人工智能的大幕开启前,新京报理应站在幕前,关注寻找并参与到时代浪潮之中。

新京报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传统媒体。在PC时代,新京报就做了新闻客户端和数字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又率先抢占了微信公众号、视频等资讯风口。我们一直像夸父逐日一样跟着时代在奔跑,一直贴近并探索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媒体,而我们又能创建什么样的媒体。

为了我们钟爱的事业,愿意赌上一切。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舞台,历史总是这样不断地向前。遗憾尽管也有,但是这是规律,不能也没必要抗拒,只能迎接。我选择了、努力了、坚持了,和这么多人一起做了一件有价值的事情,这就够了。

永远不要忘记我们从哪里来,为什么出发。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戴自更:视频化是传统媒体转型的最后机会

4月27日下午,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应邀出席一下科技主办的“2017移动视频峰会”,并解读了新京报的新闻视频之路。
戴自更介绍了新京报的两个视频产品,分别是新京报动新闻和我们视频。
新京报动新闻成立于2015年1月。2016年共制作发布了3000条短视频,总点击量突破40亿人次。突发事件的3D动画制作,最快可在2至3个小时内完成。今年全国两会,动新闻制作的动画视频解读,以二维码形式印上李克强总理所作《政府工作报告》的首页。
新京报的另一个重磅视频产品我们视频上线于2016年9月。但早在2016年3月,新京报就在全国两会进行了视频直播。到2017年4月,我们视频已完成视频直播350场,拍摄制作短视频2000条,累计播放量超过10亿人次。
演讲中,戴自更解读了新京报转型的理念。他说,关于“什么为王”吵了10年,刷屏时代,内容的重要性已经没有争议。新京报坚持“内容为王”,相信无论互联网如何发展,好的内容永远是稀缺资源。
戴自更表示,对新闻、真相和观点的需求是永恒的人性。在中国,做新闻仍然是有门槛的,首先做新闻要有资质,其次要专业、要深度,要有思想,基于这些的优质新闻报道就是刚需。
戴自更称,视频的到来集纳了一切表达形式,报纸上5000多字的调查报道,只需要不到5分钟的视频短片就能完整表达。视频更直接,更高效,更具备还原力、解释力和传播力,是与新闻更匹配的表达方式。同时,视频的采集、制作、传播门槛和成本都在降低,视频正在成为新闻报道的标配,今后所有的新闻都得配上视频,这是传统媒体转型最后的机会。 (来源:《新京报》)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