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河源民国名人李悦义和他的亲人们

2017-08-18 19:31:47 来源:河源日报 凌丽







 

 

 

李悦义的家庭

最近,81岁的李满如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父亲李亚瑞留给他的,中途被没收做了公家用房的、后来又还给他住了20多年的一座民国小洋楼,因为维护状况不好而准备拆掉重建的时候,会突然备受瞩目。

原因出在李满如的大哥身上。

李满如的大哥名叫李悦义。就是这个李悦义,却是民国时期河源城一个有名的人物。

李满如最早的名字叫李悦富。他对大哥李悦义没什么印象,因为他离开大陆去台湾的时候,李满如年仅十二三岁。

李悦义的父亲李玉诚,大家都叫他李亚瑞,留了一把于右任式的长髯垂在胸前。他有一妻一妾:东埔殷屋的殷娣,江招恩,两人共生了6个孩子,李悦义、李亚浓(女)、李悦智、李悦信、李浓清、李悦富(现名李满如)。

李亚瑞的4个儿子,都是“悦”字辈。李悦义是老大,生于1906年(关于李悦义生年,一说生于光绪三十三年即1907年,一说生于1906年。其1947年“国大”代表传单上自述时为45岁,算来生年应是1903年)。李满如最小,生于1936年,兄弟俩相隔了30岁。

李满如小时候只听过大哥的故事,知道大哥在他小时候就已在广州,曾回来过两次,一次是祭祖,一次是回来竞选“国大”代表,还放鞭炮、敲锣打鼓庆贺。

他还听邻居说,李悦义当了大官后,有一次在东埔茶亭渡时,迎面走来挑粪人,他很绅士地站在一旁,让挑粪人走过后自己才走。

1949年,李悦义去了台湾之后就再没能联系过,之后就与他划清界限。20世纪80年代初曾求助于有关机构寻找,但未能联系上。

父亲带他到广州读书 李悦义当上童子军的军长

李满如记得,父亲李亚瑞经营农产品,开有店铺叫“广兴行”,兼营广货,在酒饼巷还开有一个瑞记客栈,供在这一带临时做生意的农民和往来商人居住,“土改”时“公私合营”,客栈被收为公有,李亚瑞也因为年老,便孑然回到湖背李氏祖屋。

在做猪肉、农产品生意时,李亚瑞经常去广州进货,对广州环境较为熟悉,于是就将大儿子李悦义带到广州读书。李悦义是个天生的人才,民国十二年(1923)于广东省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获国立中山大学第一届法学士。

在少年时代,李悦义就展露出从政的气质。在专门学校和大学求学时,便从事领导青年和工农群众运动,曾任广州学生会会长、各工会顾问,省港各报馆编辑,中国国民党中央青年部主任,1925年任中国国民党广州特别市党部秘书、执行委员兼青年部长,广州青年训育人员养成所所长、童子军军长、童子军领袖养成所所长、广州孤儿教养院董事等职。

1926年春,戴季陶出任中山大学校长,旋即成立中山大学孙文主义学会,李悦义与郑国材、与侠、李翼中、陈绍贤等人为主要成员,创办了《新生》半月刊杂志。

1927年,担任广州童子军第一军军长的李悦义,拍了一张照片:20出头的李悦义侧着仍带着稚气的脸,穿着童子军服,打着领带,脚穿马靴,骑着小马,刊登在1927年第20期的《良友》杂志上。这一年,少年的李悦义,担任了广东高等法院审判官(《中国国民党人物档案》)。

欧游7年:他是法国的博士、英国的研究员

中山大学毕业后,李悦义又远赴法国攻读,获法国国立巴黎大学法学硕士、法国国立帝雄大学法学博士、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研究员等学位。

在李悦义的“国民代表大会”代表传单上,还罗列了不少头衔——广州市教育会常务委员、中央治政会广州分会审判官、国立中山大学教授、国民党中央政治学校教授、广州法学院教授、国民党中央训练团讲师、训育干事、全国高等考试及普通考试典试委员、考试院考试合格人员著作审查委员会委员、审计部审计、总务处长、第一厅厅长、第二厅厅长、中国审计学会理事、中法文学院董事、《民主时代》出版社社长、第一届国民大会候补代表、审计部驻外审计员、广东审计处处长。

满清灭亡后,中国陷入长达10多年的军阀混战中。李悦义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安定下来,建设一个现代化国家。带着这样的梦想,他在欧洲游历了7年,英、法、德、奥、瑞士、波兰、比利时、捷克、西班牙,非洲、南洋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因为游历丰富、眼界开阔,又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李悦义的见识让人佩服,人格魅力凸显。在他的“国大代表”竞选传单中,有一段话是对他个人的评论:

先生品性纯正,聪颖勇殿,学识广博、气度恢宏,对人谦恭真挚、和霭可亲;守然诺、重道义,耿介自励,富有正义感及民主风度,勇于为社会服务及为人民谋福利,做事公正廉明,负责守法,提倡法治精神,倡导转移社会风气,并身体力行。

平时,李悦义注重教育文化事业,提携青年,嘉惠学子,桃李遍天下。

公余时间里,他致力于学问的研究,手不释卷,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成绩颇著,著有《欧洲民主政治之趋势》、《经济政策》、《社会学大纲》、《审计学》、《审计制度》、《中央预算制度》等书,还用法文著有《欧洲各国宪法中民治思想之趋势》。平时也写有一些文章,发表在当时的各种杂志上,如《尊重自由,珍视平等》,发表在1947年第一卷第二期的《民主时代》杂志上。

领导广州市河源同乡会,提出要建设美好河源

1946年底,李悦义决定回河源竞选“国民大会代表”(简称“国大代表”)。

作为河源人,李悦义团结了当时在广州的诸多河源同乡,成立了广州市河源同乡会、广州河源同乡会建设促进会,那时河源较有名望的民国人物,都聚在一处:

广州市河源同乡会理监事、李悦义、曾西盛、丘兆黎、黄培才、徐蕙仪、刘寿榕、黄治廉、潘君南、曾作梧、潘炯强、廖维光;

广州河源同乡会建设促进会主任委员李悦义,副主任委员曾西盛,委员刘兆芳、丘兆黎、徐蕙仪、李克成、丘震南、黄培才、潘衍兴、张思瑞、黄汝森、黄治廉、黎淑祺、李文谦、黄震亚、刘寿榕、黄锡彤、刘元道、叶上青、马飞、潘君南。

他们身在羊城,心系乡梓,担忧着抗战后河源建设的成败。

民国三十六年(1947)正月,李悦义牵头,上述名人联名,印刷了一些《告河源同乡书》,散发给民众。
《告河源同乡书》直指当时河源县的领导机构要为民办事:“县参议会、党团部都是地方的民众领导机构,县政府为县行政的最高机关,对地方上应兴应革的事情,都要负起倡导和实干的责任,为人民解除痛苦,为地方求谋福利,互助互勉,协力同心,以求贯彻,以求实现。谁敢阻碍乡政,谁敢鱼肉乡民,违背职守,谁就是本县的公敌。”

李悦义等提出了将来要努力的3个目标:改进文化教育,增加生产、充实经济力量,绥靖治安。

在改进文化教育方面,他们建议要广聘优秀教师、裕筹基金。县立民众教育馆担负着对普通民众的教育重任,也建议要增加经费,充实健全机构。

李悦义等认为,社会上一切问题都系以经济为动力,因此必须发展经济。

他们还认为,地方上不安定,必有其深层原因,这就需要增加生产,解决人民生活,改进教育,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健全基层组织,推行民主政治,加强地方武力,使乡保足以自卫。

1947年正月,抗战才胜利一年多,到处都有难民,到处都需要建设。因此,李悦义等提出,除恢复市面和交通正常秩序,还要从速请拨救济米粮,实行以工代赈,开发农田水利及修建学校,积极推行卫生事业,充实县卫生机构设备,普设区乡医务分所等。

1947年,李悦义在河源参加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竞选,向全县民众散发传单介绍自己,以期获得民众支持。后来,他高票当选为“国大”代表。

阮啸仙之后河源又出一审计官

李悦义是继阮啸仙之后,原河源县出的又一个审计官。生于1898年的阮啸仙,比李悦义大8岁左右。

民国三十四年(1945),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审计部广东省审计处从连县迁回广州原址办公。审计部广东省审计处接收了汪精卫伪政府属下的“广东核计处”。11月,李悦义出任审计部驻外审计兼广东省审计处处长。
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一月,审计部广东省审计处重新调整派驻各机关审计人员。是年,刘懋初接替李悦义,为广东省审计处处长(《审计志》大事记)。

1948年4月,李悦义兼任湖北省审计处处长。

到台湾后,李悦义仍为“国民大会”代表,并兼“行政院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李悦义常到香港了解河源近况

离开大陆后,李悦义仍很关注家乡河源。成立于1963年4日26日的侨港河源同乡会,荟聚了在港的河源人,很多都是李悦义的老相识,如首届监事长徐蕙仪等。他每次因为公务到香港,都会到位于九龙钦州街28号德昌大厦三楼的侨港河源同乡会永久会所去畅叙乡情,了解家乡情况,为贫困乡亲捐款。

1976年,李悦义在台湾仍被选为“国大”代表。同年冬病逝,享年70岁(《河源县志》,2000年版)。
妻子是妇女运动之健将

李悦义的妻子黄润兰,曾是“女权运动大同盟”的骨干成员。

“女权运动大同盟”成立于1924年上半年,呼吁“男女平权”,由广州高师女生钟婉如,法科女生陈逸云、沈芷芳(何觉甫之妻)发起,逐渐加入者有法科女生曹婉珍、钟慧霞、高咏雪;省女师学生黄润兰、李秀梅;广州市“女职”学生陈慕贞等,总人数约有三四十人。

李悦义后来与黄润兰相识相爱,结为夫妇,后一同前往台湾。

李悦义的亲人们

1947年初,李悦义回河源竞选“国大”代表。他最小的同父异母弟弟李悦富(后改名李满如),便在这时见到了大哥。李满如一生只见过大哥两次,这是其中一次。

“大哥住在广州东山区龙眼岗,有个果园。”李满如回忆道。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李悦义迁居台湾。他的老父亲,和留在河源的兄弟姐妹,都被迫与李悦义划清了界线,再也没人敢公开说起他。即使这样,在那个年代,蓄着一把长垂胸前白髯的李悦义父亲李李亚瑞,还是多次被批斗,胡子被拔。

李悦义远赴台湾后,父子、兄弟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二哥、三哥为谋生,也去了广州。1958年,83岁的李亚瑞去世。去世时,李亚瑞的4个儿子中,只有小儿子——当时20出头的李悦富(满如)守在身边,其余俱无音信。老父离世后,李满如经历了上山下乡运动,下放到灯塔下围黎洞村。回城后,李家生活困难,李满如经常在小河、东门塘、水库打鱼捕虾,养家糊口。两个老母亲相继去世,也是李满如操持安葬。


“四人帮”倒台后,实行“改革开放”之初,李满如曾到县里有关部门寻求帮助,希望能找到大哥,但没有结果。

李满如现跟着小儿子李少辉生活。大儿子李定辉现居于深圳,对于这位有名的伯父,他也很上心,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些伯父的资料,但找到的资料很少。他查到,李悦义的儿子们和自己一样,都是定字辈,一个叫李定一,一个叫李定东,他很想找到堂兄弟们。

李满如不时会听到邻家长辈或同辈说起大哥的故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提起自己大哥的人越来越少,也找不到大哥的后代,大哥的后代也没有回来祭过祖。他曾以为,自己和大哥再不会有什么联系了。

李悦义的故居

最近因为这座60多平方米的“洋楼”将重建,大哥李悦义的名字,又不断在李满如面前被提起。

李满如说,他记得几岁时,就有建筑师傅“结砖”,这房子应是父亲李玉诚在1944年左右建造的。上世纪“土改”时,李家的这座2层砖木结构的小洋房,被“湖背生产队”使用,后来做过放鱼网的仓库。1991年,因其瓦屋破烂窄小,李满如搬回小洋楼居住。

多年过去了,湖背的房子越来越多,生产队改为鳄湖管理所并有了办公地点后,2008年,在当年的经手人和生产队长张平贱的证实下,小洋楼还给了屋主李亚瑞的小儿子李满如。

日前,源城区文广新局与公园社区居委会相关工作人员前往小洋楼查看时,发现这座楼保存状况一般。二楼地板松动,外墙有裂缝,石灰有脱落,瓦面受损。本报记者 凌丽 文 图

编辑:陈国新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