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河源抗战英烈钟芳峻:

孤军血战撄敌锋,虽败犹荣 少将饮弹修罗场,成仁取义

2020-07-12 10:00:00 来源:河源日报
■钟芳峻
■位于广州从化县良口区良明乡石榴山的钟芳峻将军墓碑


铁匠之子入军营 转战岭南成将星

1898年夏天,日后成为国民革命军第63军第153师第459旅少将旅长的钟芳峻,出生于广东省河源县黄村区宁山一个兼营铁匠铺的农民家庭。钟芳峻少时一边读书一边在铁匠铺给父亲打下手,学得一手打铁技艺。


后来,钟家因一场官司破产。关于这场官司,有资料显示,因为钟家打制的农具质量上乘、价格公道,颇受四里八乡农民欢迎,当地恶霸眼红,欺压钟家。钟芳峻去县府告状败诉,恶霸的欺压变本加厉,钟家农具生意无法维系。钟芳峻只得去兴宁县李洁之(后曾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部当兵。


投入粤军第1师后,因钟芳峻能吃苦耐劳,而且还识字,很快就被提拔为文书,一年后又被提拔为班长。


1925年8月,粤军第1师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4军(师长李济深)后,钟芳峻升任该军所属第11师(师长陈济棠)第33团(团长黄镇球)第3营连长。半年后,李洁之调任该团第2营营长。李洁之对钟芳峻印象非常好,他评价钟:“机智,勇敢,爱国。”此后,钟芳峻随部参加了第二次东征,为结束广东军阀割据局面作出了贡献。


北伐战争开始后,钟芳峻随部戍守钦廉地区,在此期间他屡次指挥部队剿灭地方土匪,并因功被提拔为第3营营长。1931年4月,有报道云:“(广州通信)粤第8路军积极进行剿匪工作,第1独立旅第3团钟芳峻部自开返肇庆后,当局以罗定一地有盗匪出没,勒收行旅钱财,亟宜将该股土匪肃清,因派钟团赴罗定江口一带驻防,以靖匪患。”


北伐战争胜利后,钟芳峻又先后担任过59师118旅235团第3营营长、独立第2师第6团团长等职,曾驻防潮安、饶平闲步岗2年,后该师调驻江西安远。


1936年6月,钟芳峻随部参加“两广事变”。陈济棠倒台后,广东军队重新接受国民政府改编,余汉谋接管广东兵权,称第4路军。在这次变动中,38岁的钟芳峻被提拔为第153师第459旅少将旅长。


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从9月开始,广东部队不断被派到上海和南京战场抗击日军,153师调驻宝安、东莞间。钟芳峻驻防东莞期间,屡次请缨参战,都被上级以戍守广东为由拒绝。


孤军血战撄敌锋 虽败犹荣


1938年10月12日,日军第18师团和第104师团先后在大亚湾登陆,并向内陆推进。其中第18师团(师团长久纳诚一)先后突破第151师、第153师一部和独立第20旅的防线,于15日攻占惠阳,随后又命先遣队(由骑兵第22大队、第56联队第1大队、独立轻装甲车第10、第51中队组成,指挥官由骑兵第22大队大队长小池昌次担任)于17日下午从博罗出发,继续朝着广州的方向进击。


时任中方主要指挥官余汉谋说:“其战于粤地者,则有惠广、粤北、良口三役,我一败而二胜。惠广之役,日军调集陆海空军4万余人,向惠阳、大亚湾登陆,沿惠博及博增公路入犯。我守兵仅151师、153师各一部耳,以一当十,转战惠阳、淡水、平湖、平山、博罗、正果、横山间。”


敌众我寡之势形成,正面抗击日军的将士,面临的是极其惨烈的修罗战场。


为了阻挡日军攻势,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紧急抽调钟芳峻第的459旅赶往博罗地区的九子潭至铁场一线阻击日军。接到命令后,钟芳峻极为振奋,因为终于等到了保家卫国的机会。10月17日上午,459旅抵达后,立即抢筑防御工事,以主力扼守福田镇。


1938年10月17日,日军为封锁中国海上交通线,配合武汉会战,发动了广州增城之战。余汉谋电话向尚在武汉的蒋介石请示,蒋令余放弃广州,把作战部队4个步师、1个独立旅、1个炮兵团北撤,防守河源、新丰、英德之线,以保卫韶关。


当日,日军先遣部队约千余人,在空军的掩护下,沿博罗至增城公路搜索前进,向省城广州进发。当时,钟芳峻奉命率领部队前往惠阳、博罗、从化等地区抗击日军。


10月18日拂晓,日军第18师团先遣队进抵第459旅前沿阵地,并发起猛烈进攻。钟芳峻利用有利地形,不断通过电话命令各部充分利用地形扼守制高点,封锁隘道和山谷。钟部以坦克车为前导,掩护步兵行进,大部队隐蔽在小树林内,出敌不意,对日军发起迎头痛击。机枪、步枪、迫击炮一时并发,响声震天,山谷雷鸣,日军乱作一团。


不久,天色大明,日军后续部队相继开到,战事升级。18日上午8时,日军炮兵已占据高地,向钟芳峻部猛烈轰击,再加上日军骑兵两翼包抄,敌众我寡,战斗形势显然于我军不利。惨烈的战斗持续至中午时分,战场上尸横遍野。因日军占据空中优势,钟芳峻部伤亡惨重。激战至当天下午2时,日军第56联队(联队长马渊久之助)第1大队突破第916团防线,该团团长黄志鸿在激战中负了重伤。


得知第916团的情况后,钟芳峻准备带领特务排前往第916团阵地指挥反击,但未行动即碰到916团溃兵。钟芳峻见状默默无言,不断摇头叹息。不久,第459旅弹尽粮绝,士卒疲敝,而敌寇越来越多,阵地全线崩溃,钟芳峻被迫下令撤退。


18日下午4时,福田镇被日军攻占。根据战前部署,担任此次截击日军任务的,除钟芳峻所部459旅外,还有第151师林君勋团、第186师叶植楠团。然而战事打响后,却只有459旅独撄敌锋,其余二团未至。


据福田战斗亲历者——459旅916团政治指导员萧秉均回忆说:“部队撤退后,我护送受伤团长黄志鸿至一小梅林内,见到旅长钟芳峻与旅部参谋长主任陈荣枢坐在林边电话机房,我即报告部队撤退情况及黄团长受伤情状。钟旅长默默无言,不断摇头叹息,随后从身上取出纸币一叠(2000元)叫我转交团部军需,作为部队伙食之用,并嘱咐我们好好护送黄团长赴后方疗养。”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钟芳峻。


将军饮弹修罗场 全军悲恸


据《民国广东将领志》记录,旅长钟芳峻“在增城阻击日军战斗中捐躯”。史学界认为钟芳峻是日军入侵广东后第一个捐躯的少将,也是广州会战中唯一捐躯的高级将领。


关于钟芳峻饮弹殉国之细节,有几种不同版本,俱悲壮惨烈之极。


萧秉均等到达翁源后,便听闻钟旅长的卫士从前方回来报告,说钟旅长自福田战斗结束后,以部队战败,后援不继,请缨再战,又无可能,当晚行抵石滩,思前想后,不胜悲愤,即拔枪自杀,幸被卫士及时抢救过来。然而钟旅长已立定以死报国的决心,见卫士离开身边,即奔出投河。由于无人及时施救,被发觉时,钟旅长业已殒命,经地方群众备棺埋葬石滩。消息传来,全军悲恸。153师退驻清远横石,留在宝安敌后开展游击战的陈耀枢之457旅,这时亦已间道归队;153师重整旗鼓,恢复建制。1939年春,153师师部派原459旅旅部旗官程琦前往石滩,寻觅钟芳峻尸首,重备棺殓,运回原籍安葬。


据《申报》1938年11月14日报道,张瑞贵部钟芳峻独撄敌锋,侧击增城、从化之日军,惜广州守兵不能正面阻止日军,以致钟部损失1000人以上,钟旅长亦愤而自杀,但子弹从胸入,斜出左肩,未中要害。部下将受伤的钟芳峻抬过东江,途中又遇日军,钟部折向三多祝,同时下令立即反攻。日军见他们是一支残败之兵,颇为轻视,不想在三多祝、白芒花各处,被钟部歼灭2000余人。钟部切断日军大鹏湾至惠阳的交通钱,并缴获军用品、粮食一批,尽数移入紫金山中。


又有一说称,孤军战败后,第459旅退入罗浮山的后路已被阻断,钟芳峻便联系第12集团军总司令部,希望能继续率领自己的部队在罗浮打游击,以迟滞日军的进攻速度。但是这个建议被总司令余汉谋拒绝,并命令钟芳峻立即指挥部队突围。钟芳峻得到电报回复后情绪十分低落,更觉得自己的部队不到一天就被日军打垮,对不起国家,更愧对家乡父老,以为奇耻大辱,思前想后,不胜悲愤,随即拔枪自杀。卫士见状急忙上前抢救,但钟芳峻终因命中要害,血流不止而亡。


钟芳峻之死,震撼全军。消息传回河源,举县悲恸。河源县在县忠烈祠专门召开追悼会,会上有人撰挽联如下:“气吞河岳,日寇长蛇遭痛创;长留忠骨,槎城各界奠英灵。”


1943年11月16日,钟芳峻获准入祀首都忠烈祠。重庆军事委员会追认钟芳峻为烈士,发放抚恤费。余汉谋、张瑞贵也分别以各自指挥部名义,为钟芳峻遗属发放抚恤费。


1948年5月,广州市东郊瘦狗岭先烈坟场,立起一座第七战区阵亡将士纪念碑,对日抗战期间任第七战区司令官的余汉谋亲撰碑文,其中重点提到钟芳峻:“63军军长张瑞贵,兼领153师,战辄身先;其旅长钟芳峻,既负伤以殁;各团营官兵,随多死伤。”


据不完全统计,钟芳峻是抗战时期牺牲殉职的271位国民党将领(上将19人,中将81人,少将171人)之一。


位于广州从化的国民党陆军第63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里,也有一块小小的石碑,碑上刻有“钟旅长芳峻”字样,两旁刻有“精忠报国,百世流芳”对联。1985 年,从化政府重修公墓,特邀钟芳峻子女、亲属等出席竣工典礼;同时还将该墓园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定期祭扫;2002年,此处烈士公墓又被列为广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5年8月24日,钟芳峻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战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河源抗战英烈钟芳峻:

孤军血战撄敌锋 虽败犹荣

少将饮弹修罗场 成仁取义


■钟芳峻


■位于广州从化县良口区良明乡石榴山的钟芳峻将军墓碑

铁匠之子入军营 转战岭南成将星

1898年夏天,日后成为国民革命军第63军第153师第459旅少将旅长的钟芳峻,出生于广东省河源县黄村区宁山一个兼营铁匠铺的农民家庭。钟芳峻少时一边读书一边在铁匠铺给父亲打下手,学得一手打铁技艺。


后来,钟家因一场官司破产。关于这场官司,有资料显示,因为钟家打制的农具质量上乘、价格公道,颇受四里八乡农民欢迎,当地恶霸眼红,欺压钟家。钟芳峻去县府告状败诉,恶霸的欺压变本加厉,钟家农具生意无法维系。钟芳峻只得去兴宁县李洁之(后曾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部当兵。


投入粤军第1师后,因钟芳峻能吃苦耐劳,而且还识字,很快就被提拔为文书,一年后又被提拔为班长。


1925年8月,粤军第1师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4军(师长李济深)后,钟芳峻升任该军所属第11师(师长陈济棠)第33团(团长黄镇球)第3营连长。半年后,李洁之调任该团第2营营长。李洁之对钟芳峻印象非常好,他评价钟:“机智,勇敢,爱国。”此后,钟芳峻随部参加了第二次东征,为结束广东军阀割据局面作出了贡献。


北伐战争开始后,钟芳峻随部戍守钦廉地区,在此期间他屡次指挥部队剿灭地方土匪,并因功被提拔为第3营营长。1931年4月,有报道云:“(广州通信)粤第8路军积极进行剿匪工作,第1独立旅第3团钟芳峻部自开返肇庆后,当局以罗定一地有盗匪出没,勒收行旅钱财,亟宜将该股土匪肃清,因派钟团赴罗定江口一带驻防,以靖匪患。”


北伐战争胜利后,钟芳峻又先后担任过59师118旅235团第3营营长、独立第2师第6团团长等职,曾驻防潮安、饶平闲步岗2年,后该师调驻江西安远。


1936年6月,钟芳峻随部参加“两广事变”。陈济棠倒台后,广东军队重新接受国民政府改编,余汉谋接管广东兵权,称第4路军。在这次变动中,38岁的钟芳峻被提拔为第153师第459旅少将旅长。


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从9月开始,广东部队不断被派到上海和南京战场抗击日军,153师调驻宝安、东莞间。钟芳峻驻防东莞期间,屡次请缨参战,都被上级以戍守广东为由拒绝。


孤军血战撄敌锋 虽败犹荣


1938年10月12日,日军第18师团和第104师团先后在大亚湾登陆,并向内陆推进。其中第18师团(师团长久纳诚一)先后突破第151师、第153师一部和独立第20旅的防线,于15日攻占惠阳,随后又命先遣队(由骑兵第22大队、第56联队第1大队、独立轻装甲车第10、第51中队组成,指挥官由骑兵第22大队大队长小池昌次担任)于17日下午从博罗出发,继续朝着广州的方向进击。


时任中方主要指挥官余汉谋说:“其战于粤地者,则有惠广、粤北、良口三役,我一败而二胜。惠广之役,日军调集陆海空军4万余人,向惠阳、大亚湾登陆,沿惠博及博增公路入犯。我守兵仅151师、153师各一部耳,以一当十,转战惠阳、淡水、平湖、平山、博罗、正果、横山间。”


敌众我寡之势形成,正面抗击日军的将士,面临的是极其惨烈的修罗战场。


为了阻挡日军攻势,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紧急抽调钟芳峻第的459旅赶往博罗地区的九子潭至铁场一线阻击日军。接到命令后,钟芳峻极为振奋,因为终于等到了保家卫国的机会。10月17日上午,459旅抵达后,立即抢筑防御工事,以主力扼守福田镇。


1938年10月17日,日军为封锁中国海上交通线,配合武汉会战,发动了广州增城之战。余汉谋电话向尚在武汉的蒋介石请示,蒋令余放弃广州,把作战部队4个步师、1个独立旅、1个炮兵团北撤,防守河源、新丰、英德之线,以保卫韶关。


当日,日军先遣部队约千余人,在空军的掩护下,沿博罗至增城公路搜索前进,向省城广州进发。当时,钟芳峻奉命率领部队前往惠阳、博罗、从化等地区抗击日军。


10月18日拂晓,日军第18师团先遣队进抵第459旅前沿阵地,并发起猛烈进攻。钟芳峻利用有利地形,不断通过电话命令各部充分利用地形扼守制高点,封锁隘道和山谷。钟部以坦克车为前导,掩护步兵行进,大部队隐蔽在小树林内,出敌不意,对日军发起迎头痛击。机枪、步枪、迫击炮一时并发,响声震天,山谷雷鸣,日军乱作一团。


不久,天色大明,日军后续部队相继开到,战事升级。18日上午8时,日军炮兵已占据高地,向钟芳峻部猛烈轰击,再加上日军骑兵两翼包抄,敌众我寡,战斗形势显然于我军不利。惨烈的战斗持续至中午时分,战场上尸横遍野。因日军占据空中优势,钟芳峻部伤亡惨重。激战至当天下午2时,日军第56联队(联队长马渊久之助)第1大队突破第916团防线,该团团长黄志鸿在激战中负了重伤。


得知第916团的情况后,钟芳峻准备带领特务排前往第916团阵地指挥反击,但未行动即碰到916团溃兵。钟芳峻见状默默无言,不断摇头叹息。不久,第459旅弹尽粮绝,士卒疲敝,而敌寇越来越多,阵地全线崩溃,钟芳峻被迫下令撤退。


18日下午4时,福田镇被日军攻占。根据战前部署,担任此次截击日军任务的,除钟芳峻所部459旅外,还有第151师林君勋团、第186师叶植楠团。然而战事打响后,却只有459旅独撄敌锋,其余二团未至。


据福田战斗亲历者——459旅916团政治指导员萧秉均回忆说:“部队撤退后,我护送受伤团长黄志鸿至一小梅林内,见到旅长钟芳峻与旅部参谋长主任陈荣枢坐在林边电话机房,我即报告部队撤退情况及黄团长受伤情状。钟旅长默默无言,不断摇头叹息,随后从身上取出纸币一叠(2000元)叫我转交团部军需,作为部队伙食之用,并嘱咐我们好好护送黄团长赴后方疗养。”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钟芳峻。


将军饮弹修罗场 全军悲恸


据《民国广东将领志》记录,旅长钟芳峻“在增城阻击日军战斗中捐躯”。史学界认为钟芳峻是日军入侵广东后第一个捐躯的少将,也是广州会战中唯一捐躯的高级将领。


关于钟芳峻饮弹殉国之细节,有几种不同版本,俱悲壮惨烈之极。


萧秉均等到达翁源后,便听闻钟旅长的卫士从前方回来报告,说钟旅长自福田战斗结束后,以部队战败,后援不继,请缨再战,又无可能,当晚行抵石滩,思前想后,不胜悲愤,即拔枪自杀,幸被卫士及时抢救过来。然而钟旅长已立定以死报国的决心,见卫士离开身边,即奔出投河。由于无人及时施救,被发觉时,钟旅长业已殒命,经地方群众备棺埋葬石滩。消息传来,全军悲恸。153师退驻清远横石,留在宝安敌后开展游击战的陈耀枢之457旅,这时亦已间道归队;153师重整旗鼓,恢复建制。1939年春,153师师部派原459旅旅部旗官程琦前往石滩,寻觅钟芳峻尸首,重备棺殓,运回原籍安葬。


据《申报》1938年11月14日报道,张瑞贵部钟芳峻独撄敌锋,侧击增城、从化之日军,惜广州守兵不能正面阻止日军,以致钟部损失1000人以上,钟旅长亦愤而自杀,但子弹从胸入,斜出左肩,未中要害。部下将受伤的钟芳峻抬过东江,途中又遇日军,钟部折向三多祝,同时下令立即反攻。日军见他们是一支残败之兵,颇为轻视,不想在三多祝、白芒花各处,被钟部歼灭2000余人。钟部切断日军大鹏湾至惠阳的交通钱,并缴获军用品、粮食一批,尽数移入紫金山中。


又有一说称,孤军战败后,第459旅退入罗浮山的后路已被阻断,钟芳峻便联系第12集团军总司令部,希望能继续率领自己的部队在罗浮打游击,以迟滞日军的进攻速度。但是这个建议被总司令余汉谋拒绝,并命令钟芳峻立即指挥部队突围。钟芳峻得到电报回复后情绪十分低落,更觉得自己的部队不到一天就被日军打垮,对不起国家,更愧对家乡父老,以为奇耻大辱,思前想后,不胜悲愤,随即拔枪自杀。卫士见状急忙上前抢救,但钟芳峻终因命中要害,血流不止而亡。


钟芳峻之死,震撼全军。消息传回河源,举县悲恸。河源县在县忠烈祠专门召开追悼会,会上有人撰挽联如下:“气吞河岳,日寇长蛇遭痛创;长留忠骨,槎城各界奠英灵。”


1943年11月16日,钟芳峻获准入祀首都忠烈祠。重庆军事委员会追认钟芳峻为烈士,发放抚恤费。余汉谋、张瑞贵也分别以各自指挥部名义,为钟芳峻遗属发放抚恤费。


1948年5月,广州市东郊瘦狗岭先烈坟场,立起一座第七战区阵亡将士纪念碑,对日抗战期间任第七战区司令官的余汉谋亲撰碑文,其中重点提到钟芳峻:“63军军长张瑞贵,兼领153师,战辄身先;其旅长钟芳峻,既负伤以殁;各团营官兵,随多死伤。”


据不完全统计,钟芳峻是抗战时期牺牲殉职的271位国民党将领(上将19人,中将81人,少将171人)之一。


位于广州从化的国民党陆军第63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里,也有一块小小的石碑,碑上刻有“钟旅长芳峻”字样,两旁刻有“精忠报国,百世流芳”对联。1985 年,从化政府重修公墓,特邀钟芳峻子女、亲属等出席竣工典礼;同时还将该墓园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定期祭扫;2002年,此处烈士公墓又被列为广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5年8月24日,钟芳峻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战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编辑:梁轶伦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