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彪炳红色史册的紫金“四·二六”暴动

2021-02-28 09:00:00 来源:河源日报

■紫金农会组织农民传唱《劳动歌》。(翻拍于紫金县老苏区革命烈士纪念堂)

■紫金苏区“红屋”。

■广东省紫金县农民协会会员章

紫金县于1923年8月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紫金县小组。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紫金县一批著名革命先驱,于1927年4月26日发动了一场震惊全国的武装暴动,成立了中国最早的一批县级人民政府之一——紫金县人民政府。这场暴动的影响极其深远,紫金“四·二六”武装暴动,是以“三大起义”为代表的中共武装反抗国民党统治的前奏,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暴动之前,国民党紫金县党部成共产党员活动基地

民国十七年(1928年)5月4日,时任紫金县县长洪砚香,在他上报国民党省政府的一份文件中提到了紫金早期的一批革命家:“县党部前时,系刘乃宏、刘海帆(即尔翔)、钟灵、彭士华、陈右业等占据,遂至去年四月攻陷县署,逐掳县长郭民发,改立县人民政府5天,即被各乡团逐退,逃入炮子,设立苏维埃政府于中洞。”他费了不少笔墨去揭“城内刘钟彭陈”等人的底子,“颇称显者,有省委农工执行委员刘尔崧、东江市政府委员刘琴西;刘尔翔为高小校长,彭士华、陈右业为紫金高小教员。”

何以“(国民党)党部是彼诸人,学校是彼诸人?”或许要追溯到1924年。当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革命政策。国民党“一大”的召开,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正式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国民革命兴起。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参与和努力下,大革命风暴迅速席卷全国,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民主革命的进程,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

在紫金,刘乃宏等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以中共党员身份加入国民党。在“四·二六”武装暴动之前,他既是共青团紫金县特支书记,又是国民党紫金县党部书记,县党部完全掌握在共产党员手里,并用党县部作为活动基地。

紫金县在早期革命活动中造就了一批革命人士,这些人成为领导“四·二六”武装暴动的骨干。五四运动后,紫金的进步青年前往广州求学,代表人物有刘尔崧、刘琴西、刘乃宏、赖炎光等。

1923年6月,刘尔崧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刘尔崧指示紫金尽快成立党组织。8月,中国共产党紫金县小组在县城天后宫成立,赖炎光任组长,党员有刘琴西、钟灵、刘乃宏,隶属中国共产党广东支部领导,刘尔崧是直接领导人。1923年8月至1927年4月,中共紫金县地方组织经过3年多的发展,已由原来的一个党小组扩大到特别支部,下辖3个支部和5个党小组,党员人数由原来的4人增加到168人。

洪砚香在揭“城内刘钟彭陈”等人的身份时,说到投奔共产党的紫金邑人很多,“势炎威赫,故趋之者众,入其共者多”。他历数道:“所以当日有宣传员陈澄存,童子军有陈启明”,“又查丘县长遭掳之日,陈尔绳、王必成、黄鹏等,跟随叶镛去,是此可见其入共者多”。

国民党紫金县党部竟然大多是共产党员,有国民党员与共产党员还是至亲。“今日党员彭士祥与彭士华皆属兄弟,龚粤文是共魁龚衍香之侄”,国民党紫金县党部的工作并不能“正常开展”,几陷停滞。洪砚香继续描述当时状况说:“所以党员去年七月起办迄今,毫无人过问,仅有改组委员钟竹笙、龚粤文……寥寥数人而已。试问各区党有办否,党员有登记否,改组至今有何工作否,人因见其赤气未清,惧祸及己,又见其办案荒谬,邑中高人正士,无一近前。”

农会与农军的力量

1927年4月20日,收到李济深令国民党广东特别委员会准备在海陆丰“清党”的秘密电令的黄埔军校国民党区党部特派员吴振民,心头一阵凛然。吴振民时任海丰县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当时国民党尚未知晓其共产党员的身份。他马上向组织进行了汇报。海陆丰地委书记张善铭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紧急指示,在与杨石魂、郑志云、李国珍、刘琴西、吴振民等人进行紧急会商后,决定海丰、陆丰、紫金、惠阳于4月30日晚同时举行武装暴动。为统一领导这次暴动,海陆丰地委决定成立中共东江特别委员会(简称东江特委),由张善铭任书记,以统一指挥粤东各县举行农民武装暴动。

中共紫金特别支部按照东江特委和刘琴西的部署,加紧开展革命活动,派人秘密联络各区、乡农会、农会组织,开展宣传发动工作,把农会骨干会员和农民武装组织起来,随时准备举行武装暴动。

紫金县早已组织了一定规模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地方武装。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推动和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影响下,紫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全县大部分区、乡成立了农会组织,全县农会会员超过5万人。1923年1月,为防止陈炯明部“进剿”炮子,炮子乡成立了农民自卫队,钟乐善为队长,钟一朋为副队长,这是紫金县第一支农民武装。尔后不断发展,至1925年春各地农军共有1100多人,由炮子乡农会统一指挥。1925年12月,紫金县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县城召开,成立紫金县农民自卫队,陈少白为大队长。

1927年4月18日,刘琴西秘密从汕头回到紫金县城,负责组织和领导紫金武装暴动,成立了紫金县武装暴动委员会指挥部,任总指挥,戴耀田任副总指挥,下设各路农军指挥:钟乐善任南路农民自卫军指挥,黄国强任西路农民自卫军指挥,陈鹤九任北路农民自卫军指挥。

紫金县城的异动,被国民党当局侦知。国民党紫金县县长郭民发十分紧张,派出暗探搜捕刘琴西。

紫金县武装暴动委员会当即决定,将原定4月30日举行的暴动提前至4月26日晚举行,各路农军于26日傍晚前赶到紫金县城附近乡村驻营。

据暴动亲历者晚年回忆,农军队伍以犁头旗为先锋旗,各小队还有队旗,每个农军成员都有臂章,臂章上有个“农”字。

亲历者谢松柒,在农军攻入紫金县城之前,听了刘琴西的动员讲话。“他说,蒋介石很坏,郭民发很坏,我们的枪口就是要对准他。”“我们今晚就要暴动,我们暴动的目的,就是打垮国民党右派的政府,建立工农自己的政府。”谢松柒听完讲话,又见各地农军人数众多,十分有信心,当晚10时多进行了战斗,1时许就结束了战斗。紫金县城被攻下,县长郭民发被俘虏,原国民党县党部控制的20多人投诚。随后,农军打开狱门释放了170多名在押人员,武装暴动告捷。

暴动胜利

紫金“四·二六”武装暴动夺取政权的胜利,震惊了紫金当局,他们马上派出3000多人的军队进行反扑。中共紫金县特别支部提出在农村积聚革命力量,先攻取敌人力量较弱的乡村,然后夺取城镇的斗争策略。5月8日凌晨,紫金县党、政、农、军机关主动撤出县城,转移到炮子,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使海、陆、惠、紫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成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郭民发被掳后,又被土匪叶添抢出,在紫金县人民政府撤出县城后,进城重当县长。但在国民党治下,紫金县县长一职十分难为。他一方面怕叶添的部下胡作非为,一方面怕得罪了叶添,又发现紫金县有太多共产党员,他再也不想当紫金县县长了,遂聘请甘祝铭代理县长,自己溜回广州。

听了郭民发的报告,国民党广州当局深感紫金共党“猖獗”,外地人不熟悉当地情况,难以治理,只有选择本地人当县长才能治理。他们知道,紫金的共产党员人数颇多,且多有声名显赫者,要在紫金当县长,非当地声名显赫者才能压下这股势力。但他们找来找去,没有在县内找到合适的人选,就在军队中挑选紫金籍的,便选上了蒋介石的嫡系部将、国民革命军中央直辖军第九师中将师长丘国忠。

丘国忠上任后,采取了多种措施对付辖区内的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不久,丘国忠成了当年被活捉且被枪毙的县长。

1927年8月,

中共紫金县委成立

1927年8月,中共紫金特别支部扩大为中共紫金县委员会,中共东江特委委派吴建民任书记、张威任宣传部部长,傅燊霖任组织部部长,钟灵、戴耀田、钟定香、陈石进4人为委员,办公地点设在炮子湖子仓,下设龙窝、古竹、柏埔3个区委和炮子、南岭特别支部。截至1928年1月,全县有中共党员510人,紫金县6个区中第一、三、四、六区成立了区委,下辖30个支部。

随后,海陆惠紫农军编为工农革命军海陆惠紫集团军,并配合八一南昌起义军入粤改编的红二师举行第二、三次东江武装暴动,为苏维埃政府的建立创造了有利条件。

成立全国最早的

苏维埃政府之一

1927年8月9日,共产国际给中共发出指示:同意在中国建立苏维埃政府。继1927年11月惠阳县(今惠东县)高潭区、陆丰县、海丰县等地的苏维埃政府成立之后,中共东江特委派张威、陈振韬到紫金指导组建苏维埃政权工作。紫金县于同年11月25日至12月1日在苏区镇召开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建立了县苏维埃政府,办公地点设在湖子仓,它是县人民政府的延续,成为全国第一批苏维埃政权之一。苏维埃政权成立后,开展没收、分配土地运动,开创了紫金土地革命运动的新局面。

这是与海陆丰同期成立的全国最早一批苏维埃政府。此后,全国各地才陆续建立苏维埃政权。(本文主要依据资料:《紫金党史资料》第二辑等)

□相关链接

紫金“四·二六”暴动的深远影响与意义

郑群:

紫金是可靠的革命根据地

解放战争时任中共紫金县委特派员,后任广东省第五、六届政协副主席的郑群(2021年1月5日在广州逝世)曾撰文论述紫金“四·二六”的意义。他认为,1923年至1949年20多年来,紫金许多乡村成为可靠的革命根据地。紫金“四·二六”暴动时成立县政府,后来革命力量转移到炮子农村,进行农村根据地建设,以后成为海、陆、惠、紫和东江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区域。它对保护党的机关、党的骨干力量,对支援革命战争取得最后胜利,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张宏卿:

“紫金道路”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张宏卿先命名以“紫金道路”来分析早期紫金革命生态。他认为,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是中共较早的一次农民政权“演习”。1927年紫金“四·二六”暴动后,立即召开了各界群众代表会议,经过几天代表会议酝酿选出人员组成的人民政府具有广泛的群众性。有代表共产党的刘琴西,代表国民党的刘乃宏,代表农会的钟乐善,北路农军代表陈鹤九,农讲所学员钟一强,西路农军代表黄国强,教育界代表刘海帆,医药界代表傅晋淮,工商界代表邝镜波,工业界代表刘冠中。这时候称“紫金县人民政府”,是苏维埃政府的前身。

张宏卿总结道:紫金是在中国共产党由国民革命时期向土地革命时期转变的过程中,以推翻国民党统治为目标而建立的革命根据地,其相关的举措与探索极具代表性,因此可称为“紫金道路”。“毫无疑问,紫金(或者说河源)是中国革命策源地之一,也理应在中共党史上和中国苏维埃运动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张弛:

“四·二六”武装暴动

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张弛表示,紫金“四·二六”武装暴动,是以“三大起义”为代表的中共武装反抗国民党统治的前奏,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暴动后所建立的紫金县人民政府,以及农村革命根据地,对紫金以及后来的海陆惠紫革命根据地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1927年5月1日成立的紫金县人民政府,是“四·二六”武装暴动的重要革命果实之一,不仅鼓舞了士气、振奋了精神,更为紫金广大党员、群众指明斗争方向。二、暴动胜利后,紫金党支部正确判断革命形势,转移到农村积蓄力量,建立起农村革命根据地。炮子位于紫金县东南部,是海丰、陆丰、惠阳、紫金、五华5县交界的山区,地势险峻、林木茂密,山路崎岖,易守难攻,周围各乡富庶,便于队伍筹集粮款,是坚持武装斗争的绝佳场所。在这里,还开办了兵工厂自制武器武装工农革命军。三、紫金革命形势的发展有力地推动了海陆惠紫革命运动开展。紫金革命形势的发展,鼓舞与支援了相邻的海丰、陆丰、惠阳等县革命形势的发展,为海陆惠紫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本报记者 凌丽 文/图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贫中之贫”乌蒙山片区翻身记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