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啼血的歌声 女共产党员李素娇传奇的一生

2021-03-07 10:55:00 来源:河源日报

■李素娇画像

■《啼血的歌声》电影剧照,陈莹饰李素娇。

■李素娇第一次被捕被关押地(翻拍于《红色紫金》P103)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时逢“三八”国际妇女节,我们以女共产党员李素娇的典型事迹,缅怀在革命年代牺牲的众多女性革命者,并向她们致敬。

人物简介:

李素娇(1911—1933年),女,紫金县龙窝黄洞村人,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幼年常跟人打猎、割草、学唱歌。1929年,她逃出地主家,到南山嶂参加了红二师叶振强连队,当炊事员。193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任龙炮区(原第三区)苏维埃政府委员。1931年6月、7月间,国民党军大肆“清剿”炮子苏区。李素娇和丈夫钟香(区委委员)转移到南岭文笔嶂活动,经常用山歌宣传发动群众。1933年7月,李素娇因临产不能随红军部队转移,被安置在龙丝殿山上一个窑洞待产。后在陆丰县罗庚坝江西潭(紧邻龙丝殿)洗衣服时,被叛徒杀害,时年22岁。

◎“等郎妹”加入红军

2012年,电影《啼血的歌声》在河源首映。影片由河源市妇联与紫金县委联合摄制,刘晓波编剧、孟卫兵导演,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出品,片长94分钟。故事的主人翁就是紫金县南岭人、被誉为“女歌侠”的李素娇。该影片反映了在大革命时期,李素娇以山歌宣传革命精神、以山歌传递情报,并用生命捍卫革命的感人事迹。

李素娇娘家在龙炮区黄洞乡,出身贫寒,7岁起就跟着妈妈劳动,打猎、割草、学唱歌,但没有条件读书。12岁时,父亲病故,因家贫如洗无法埋葬,李素娇被卖到黄布村一户地主家当童养媳。靠着这个“卖身钱”,家里才料理好了她父亲的后事。

李素娇有一把好嗓子,平时很喜欢唱山歌。有一天,她在南山嶂砍柴回家,在山坳歇息时,李素娇触景生情,随口创作了一首山歌唱了出来:“日头正顶正午时,脚踏人影肚里饥。人倦难挑重担转,受苦受难到何时?”

歌声刚落,对面就传来一个女子的歌声:“对门唱歌系哪人?日头锃(耀)眼看唔真。柴重就爱放轻转,唔好累坏千金身。”

李素娇好生欣喜,回复道:“对门唱歌好心人,口出金言句句真。你若有心过来嬲,好开心花好谈情。”

不一会,那对山歌的女子便挑着柴担走了过来。原来这女子叫钟灵娇,是附近水坑村人,因父母长年患病,交不起租债,无法养活儿女,钟灵娇才出生40多天,就被卖到黄布村做了“等郎妹”(童养媳)。

两人交流着自己的苦难身世,辛酸的泪水交融在一起。她们编了一首山歌,诉说童养媳的苦难。

“做人心舅(媳妇)系凄凉,做死冇人来思量。有病有痛冇人看,任拖任拉考命长。为何亻厓丢(我们)柬(这么)凄凉,长年累月受风霜?皆因富人心毒狠,租谷高来利又长。”

两个年纪相仿、出身相似的贫苦女孩儿,从此结为好友。她们一起砍柴干活,经常以山歌抒意,村里人称她们是“山歌姐妹”。

这个时候的紫金县,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红色革命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行。距黄布村20多里外的炮子乡,已于1923年高举犁头旗,在彭湃等共产党员的领导下闹革命。黄布村很快被农军攻下,成立了农会。

1927年12月1日,紫金县苏维埃政府在炮子乡成立。不久红军撤出炮子乡,开展游击战争。

在南山嶂,砍柴的山歌姐妹遇到了红军连长叶振强。听说红军带领穷人闹革命,专门对付土豪劣绅,致力建设一个新世界,她们眼睛亮了,苦苦哀求也要加入红军。叶振强便把她们收下,编入后勤队,担任炊事员,她们便脱离了原先那个苦难的婆家。聪明好学的山歌姐妹除了做好后勤工作,还参加军事训练,学习步枪性能与射击技术。

◎以歌声引导民众走上革命之路

李素娇原婆家有个大郎伯叫黄观连,在紫金农民运动兴起时,曾与国民党县长勾结镇压,对李素娇也是百般苛责。红军决定夜出奇兵,除掉这个敌人。

李素娇依计行事。她星夜跑回家,一身泥水,向黄观连诉说,说是在南山嶂砍柴时被红军抓去坐牢,今夜趁看守哨兵打盹,才逃跑了出来。黄观连把她训了一顿,收留了她。

过了一小段日子,七月的一个晚上,民防团巡逻之后回到团部打完牌睡了,两个哨兵在门口打瞌睡,黄观连没发现有异样,也去睡了。李素娇做完家务,到了深夜,忽听窗外有声,是红军到了。李素娇手持菜刀冲入黄观连房间,喝道:“黄观连,李素娇抓你来了!”黄观连也被枪声惊醒,见李持刀入房,欲取枕下手枪,李素娇拿刀劈其手。随后进来的红军战士涌了上去,将黄观连夫妇缚住带走。等民防团发现追来时,双方交火,红军安全退回炮子乡根据地。

1930年7月,由区联防队队长钟香介绍,李素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当选为龙炮区苏维埃政府委员。

不久,经上级批准,李素娇与钟香结为夫妇。

1931年,受党的委派,李素娇夫妇肩负重建苏维埃政府的重任回到南岭文笔嶂。

南岭地处海陆惠紫五边区,规模颇大,地形险要,通往各县只有一条崎岖小道。村里大户人家多,有坚固的石楼和大量粮食。红二师入粤后,曾想在这里建立革命中心,因此,熟悉当地民情风俗与地形的当地人钟香携妻李素娇回到了这里。

文笔嶂山高林密,自然资源丰富,每天很多人上山砍柴、种田采药。李素娇夫妇和他们打得火热,白天帮忙烧水做饭,晚上以唱山歌的形式开展革命宣传。

李素娇运用了她的好嗓子,唱道:

“敢做革命唔使狂(怕),共产唔行唔春光。唔怕敌人势力大,岭岗崩了变平洋。”

“土地革命好主张,分田分地分岭岗。焚烧田契废债约,免债免税免租粮。”

“唔怕死来唔怕生,唔怕血水淋脚争(跟)。唔怕敌人贼兵到,杀敌就爱争先行。”

“爱打爱杀由在你,为了革命冇问题。等到红军到下转,你颈也冇铁包皮。”

在李素娇夫妇的宣传发动下,附近的钟赓先、温壬桂、陈合香等积极投身革命,组织群众,备下武器,准备暴动。

在李素娇的带领下,新楼土豪钟观煌、南岭瑞华楼钟载保相继被杀。尤其是钟载保,在红二师攻打南岭和东江大暴动时,他守在中心炮楼,使不少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倒在他的枪下。

经过党的多方工作和李素娇的艰苦发动,恢复了南岭乡农民协会。根据上级指示,他们将再度进行武装暴动。

◎狱中歌声策反了国民党一个排

婚后不久,李素娇怀孕了。由于风餐露宿,李素娇生病卧床。一天,与民团头目“剿共”委员钟汉平交往甚密的钟伴香假装为她买药,约堂叔钟香到黄坑坳等候。钟香拿到堂侄给的药转身意欲返家时,钟伴香向他脑后开了一枪,钟香就这样牺牲了。然后钟伴香将李素娇解到南岭关押,又转到庄田监狱。

饱经风霜的李素娇将生死置之度外,虽在狱中,她仍一心向着革命工作。她知道,看守她的国民党士兵,很多都是被迫当兵的。她用山歌当武器,对守卫的士兵开展宣传教育,鼓动他们弃暗投明。

夜深人静的时候,李素娇唱起了《白军士兵出路歌》:“讲当白军是凄凉,被迫离家走别乡。一日两餐都无饱,夜夜都睡烂祠堂,天寒地冻受风霜。受风霜,长官如虎又如狼,战时白白去送死,天天出发路途长,实实在在苦难当。苦难当,为谁辛苦为谁忙,军师团长坐马轿,九妻十妾置田庄,单单冤枉当兵郎。当兵郎,长年没钱转回乡,穿州过府无音信,爷娘妻子望断肠,怨你当初入错行。入错行,家中贫苦系难当,田无耕来地没种,本想当兵求口粮,谁知雪上又加霜。”

动听的歌声,直抵人心的歌词,引来不少士兵眼泪汪汪地听她唱。听到凄切处,甚至有人大哭起来。

有的士兵给她松了绑,有的知道她是孕妇后,给她端来好饭菜。李素娇知道,自己的歌声已瓦解了国民党士兵的军心。她用山歌给他们指明出路:“相劝兄弟莫悲伤,今日觉悟也无妨,工农士兵联合起,联合起来力量强,军阀豪绅一扫光。一扫光,大家拥护共产党,组织工农兵政府,穷人做主乐洋洋,共产主义万年长。”

投奔共产党去!士兵们下决心起义。一天夜里,一排国民党士兵将排长引到牢房,强迫他起义投诚。他们打开牢门,斩开栅门,让李素娇带着他们去当共产党的兵。李素娇在前面带路,跑上庄田坳,跑向龙丝殿。

驻龙丝殿的是红军四十八团,团长古宜权得知李素娇越狱,还策反了一众国民党士兵,早乐得带着钟灵娇前来接应了。这些士兵被整编后,转战东江各地,为保卫苏维埃立下了战功。李素娇因屡立功劳,被提拔为党代表。

李素娇的这段传奇故事流传甚广,1988年出版的《说唱艺术简史》中,专门有一段关于李素娇歌声的传说,兹录于下:

“在这段历史时期内(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至抗日战争前),红军和革命根据地里的说唱艺术活动,除了活跃和产生了较高水平的作品之外,其演唱艺术的水平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关于这一点,从当时广东东江独立师里那位名叫李素娇的女战士的演唱水平上,就能够得到较好的验证。据说,她的演唱水平,在当时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她,甚至可以通过自己极富艺术魅力的演唱,能将敌人感染,能将敌军瓦解。例如,在一次战斗中,当我军进攻敌堡受挫时,她便运用自己的演唱迷惑住了敌人,而且以演唱作掩护,她便打进敌堡,巧夺机枪,配合部队胜利完成了夺堡的战斗任务。再如在另一次战斗后,当她不幸被俘后,未费一枪一弹,通过自己的演唱绝技,她不但摆脱了敌人的控制,而且通过演唱,她竟然将敌军一个排的兵力完全瓦解,并且使其全部归顺了我军。”

◎有勇有谋,女歌侠计除凶顽

后来,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李素娇又立下了战功。

李素娇下山侦察得知,井下圩的土豪范百坚,借开枋行为名,结党营私,打探红军军情,破坏革命,红军几次要解放新田都未成功。红军四十八团团长古宜权派李素娇带领先锋队拔掉这颗“钉子”。

李素娇有勇有谋,智慧过人。她让先锋队员扮作卖木材的农家汉,前往范百坚的枋行卖货。当范百坚终于压低价格谈妥打开钱箱准备付钱时,被李素娇拔枪击毙,缴获了银柜。其他十几人随之抢入内室,击毙了几个民团队员,缴其枪械,胜利归来。

接着,李素娇又扮作赶圩妇人,随十几个“赶圩群众”直奔新田圩岗哨。哨兵上前盘查,李素娇当即从竹篮里掏出驳壳枪抵在哨兵腰上。其余“群众”飞快走上炮楼,夺过机关枪,向乡府猛烈扫射。此时,古宜权也率大队人马从山头直扑下来。乡长丘华与国民党驻军营长,一被俘,一被杀。

1933年,国民党当局以空前规模再度“进剿”苏区,红军寡不敌众,伤亡甚大,只得暂时转移。被当局悬赏缉拿的李素娇因待产被留在龙丝殿。不久,因叛徒出卖,李素娇再次被捕并被杀害,年仅22岁,留下一个仅一个月龄的孩子。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女歌侠李素娇的故事》,作者:张王杰、卢润波、陈添来,载《紫金县党史资料》第二辑。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彪炳红色史册的紫金“四·二六”暴动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