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在春天种下绿色的希望

河源植树节与造林小史

2022-03-13 10:25:00 来源:河源日报

f42d313351d43558e37dd6b97d47986b_p1_s.jpg

■ 春天的河源文化广场 凌丽 摄

核心提示

阳春三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道旁树木,已落了一地的叶,枝上新芽,隐约可见。山间草木滋荣,清香沁人。河源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光照充足,雨量充沛,土地肥沃,适合林木生长。

自民国初期以来,河源与全国同步,在美好的春天,都会开展植树节活动,为美丽河源再添绿。

今日河源,是国家园林城市、国家级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全国生态环境保护最佳范例,全市森林覆盖率超70%,连平县、和平县林业用地面积均在80%左右。河源是粤东资源宝库,人均矿产、森林、水与土地资源拥有量均居全省前列,是广东省重要的生态屏障和饮用水源地。

■本报记者 凌丽

1

1915年首设植树节,在春天里造林

近代植树节始于美国,曾任美国农业部长的斯特林·莫顿说过:“所有的节日都是缅怀过去,唯有植树节却是憧憬未来。”民国四年(1915年)春,北洋政府听取农商总长周自齐、林业学者凌道扬等的建议,以每年清明节为植树节。1929年改每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纪念日为植树节,“各省应于每年3月12日总理逝世纪念日,举行植树式及造林运动,以资唤起民众,注意林业。”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正式将每年的3月12日定为植树节。

在河源,各地也与全国同步,举办各种植树节活动。河源县地方甚广,但荒地占全县面积一半以上。因此,有司拟利用荒地造林,还能增加一些经济收入。

据国民党河源县政府年报资料记载,民国二十年(1931年)在县城路旁造林约100株。民国廿二年(1933年)2月,县立第一林场和纪念林场在城南凉帽山、鹰岗岭种植油桐、桉树400亩,共2.7万株。同年,设县立第一苗圃场,在县城鹰岗岭,育苗面积35亩,有油桐、合欢、尤加利、苦楝等树苗共10.5万株。民国廿四年(1935年),又在城郊木排头设立第二苗圃场,育苗面积50亩,有桉树、苦楝、油桐、杉等苗木15万余株。民国廿六年,省在河源县设第二苗圃场,育苗面积35亩。省建设厅农林局在河源设立东江水源林河源苗圃场,每年育苗面积25亩(2000年《河源县志》)。

1935年的《东区农林月刊》曾较详细地公布了当年春季造林工作:他们先是择定县城西门外凉帽山为林场,以备打造纪念林;划定河博公路沿路两旁为总理逝世十周年纪念植树节植树地点;分函各地订购赤松种子,以备直接播种造林;派员勘测凉帽山面积,并绘具图说,以便查核;预算造林经费。总理纪念林,由驻河源第三军第八师选择林场打造,由八师造林;计算河博公路植树线及苗木数量暨费用之多寡;每日加僱短工20名,开辟第二苗圃;租赁牛6头,每日于第二苗圃犁耘翻土;各地已熟之苦楝种子,派出长工分往采摘;第一苗圃所有一年生苗木,概行架搭霜棚,以避霜害;继续租赁牛6头,犁耘第二苗圃;第二苗圃虽经翻土之地,次第辟划苗床。去冬(1934年)盆播桉树,悉数移植于第二苗圃之第三区苗床。第一苗圃一年生之油桐、森树、缅甸合欢、台湾相思等,概行移植于第二苗圃之第三区苗床;第二苗圃第一区之苗床,下播油桐种子,第二区之苗床,下播赤松及苦楝等种子。

这个驻河源第三军第八师,师长黄质文、副师长叶寿尧,自奉令率部移驻河源后,以东区绥靖公署极力振兴林业,因而该师也力谋推广造林工作,择定县城南门外环山一带空旷场地,划为种植界址,成立八师纪念林场,搜集了许多尤加利树的良好种苗,返县栽植,并派人驻场管理。

1937年4月,县当局决定设立县农林繁殖场,预定第一年完成60亩苗圃,计播苗圃每亩育针树苗7万株,3亩共得21万株;阔叶树每亩育苗1.5万株,合计10万株以上。一年在苗木中,择10万株移植苗圃,其余悉数发给或售以人民造林。其次,县立林场第一年造林1000亩。再次,设“村有林”,在各乡创办村有林场1个。该村有林,由学校团体、自治团体、公立团体或慈善团体照荒地呈领造林手续,向政府承得荒地,设法经营。至经费,则有乡公款募捐,或集股筹得。其他各处私有林,要领取一定经费购买苗木造林(1937年4月24日《香港工商日报》)。

有时当局推行造林,因选错地方推行不下去。在河源南门外大岭背一带地方,是附城各姓历代先人安葬之所,在1934年时统计,约有坟墓1万多座,其丛密程度,几无隙地,河源县当局拟辟为造林植苗场所。有先人葬于此处的各姓人民闻讯,大起恐慌,奔走相告,长街短巷中交谈者,都很不赞成,一则以迁墓之费甚多,一则新葬尸体一旦开掘,势必于公众卫生大有妨碍。当年10月23日上午10时,各姓民众聚于第一区公所开会,讨论避免办法,到会者数百人。经讨论一致反对在此处造林,于是分别派了代表及发出电文,向当局陈情(《香港工商日报》,1934年10月27日)。最后这里未能造林。

民国廿五年(1936年)3月12日,县城机关、团体、学校、居民举行植树活动,种植尤加利树2500株、枫树500株、苦楝树350株。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3月12日,河源县举行植树节造林运动大会,各乡动员民众造林面积196亩,种下各种树苗1.27万株。民国廿八年,凉帽山林场种树800亩、共2万株;木排头林场种油桐、合欢、桉树共60亩共2000余株;灯塔乡私营林场种油桐、桉树400亩;私立三江中学农林场种油桐40多亩、1000余株;柳城乡廖姓的合作农场种有油桐、杉树、油茶共1000余亩(2000年《河源县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2月,中央提出“普遍护林、重点造林、谁种谁收”的方针,同年5月政务院颁布《关于全国林业工作的指示》后,县委、县政府根据中央指示精神,从县到各区乡普遍成立林业工作委员会,发动全县人民开展植树造林。

1958年,县委、县人委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国大规模植树造林的指示,大力发动群众,开展突击人工造林运动,两年全县造林面积21.47万亩,但质量差,成活率低。同时,在大炼钢铁期间,大砍树木作燃料,森林受到严重破坏,影响了群众造林的积极性。1962年实行体制下放,林业管理与经营权下放固定到生产队,促进了林业生产的发展。1964—1965年,仅两年时间,种下杉树面积分别为8100亩和1.08万亩。1966年后,乱砍滥伐森林成风,但仍有不少林区坚持发动群众造林,其中规模较大者为“红旗山”“革命山”。1968年,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后,处理了一些严重破坏森林的违法分子,稳定了林区的秩序。1969—1970年连续两年进行飞机播种造松、造杉。1981年后,随着林业生产责任制的落实,逐步稳定了山林权属。1986年贯彻省委、省政府“关于十年绿化广东”的决定,至1987年,全县人工造林面积65.5万亩。

通过人工造林、“四旁”(路旁、沟旁、渠旁和宅旁)绿化造林、义务植树造林和飞播造林,数十年来,河源的绿化主森林面积越来越大。河源现辖各县区,大都曾进行过飞播造林,河源建市前,河源县先后在1969年、1970年、1980年、1981年、1982年、1983年、1985年共7次,飞行116架次,作业区26个,飞播面积83.6万亩。龙川县自1969年至1985年,先后共飞播造林7次,面积151. 4万亩。

另外,林业的“斧柯之灾”也连年减少。1982年全面落实林业“三定”(稳定山权和林权,划定社员自留山,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稳定了林业生产秩序,刹住了乱砍滥伐歪风,大抓封山育林,开展工程造林,严格控制砍伐量;1985年全国落实“改燃节柴”措施,使森林面积和蓄积逐年增加。

2

道旁树装饰了居民的梦

新中国成立后,每年3月,河源县人民群众、机关、团体、学校师生都在屋旁、村旁、路旁、河旁植树造林。1954年后,主要以县城和各乡镇公路两旁及村道进行绿化造林。至1965年,共植桉树、木麻黄、大叶相思、合欢、苦楝、樟树、桐树等44.6万株。1974年后,植树以公路两旁为主。在县境内的广梅公路沿线115公里及县通往各乡镇的公路和乡村道路,进行两旁绿化植树。主要种植桉树、木麻黄、大叶相思、樟树、羊蹄甲、川楝等树苗为主。

源城区上城街道一些60岁以上老年人,有不少人参与过种植木麻黄等树。木麻黄是常绿乔木,原产澳大利亚、太平洋诸岛,中国引种约有百年历史。上城环城西、环城东路多见木麻黄,每到台风季或换季之时,路旁人家总能听见大风掠枝的飒飒声响,仿若山中松涛。曾住在环城东路鳄湖边的市民阿梅,仍记得小时候一株木麻黄在大风中倒下的场景:只见它横在马路上,梢部枕在邻居的屋瓦上,断枝残叶满地,歪斜向下的电线杆,呼呼掠过的朔风,鳄湖滚滚的水波、铅堆的积雨云、随风乱走的砂石,飘扬而下的落叶,让她印象极深。她走到树的断折处,闻到一股霉味,原来这树根心早已腐朽,被虫蛀得用手一触,木梢就纷纷飘落。它外表就像健康的树一样,那松针也绿意盎然,完全不知它里面竟早已坏掉。近年来,源城区的木麻黄树已减少了许多。

1980年后,广梅公路两旁面积共101万亩,划分路段,包干到机关单位和各乡镇限期完成绿化种植任务。同时,在县境内的东江河两岸长112公里,发动沿江群众大种竹林,至1985年,种植各种竹子共75万株、面积共4139亩,“四旁”植树490.3万株、占地面积1.23万亩,广梅公路两旁造林面积57万亩。

1982年,河源县委、县政府规定每年3月12日植树节为本县公民义务植树日,开展全民义务植树造林活动,县城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除绿化公共场所外,还到城郊荒山植树;居民则在房前屋后种花木、果树、盆景等风景林。

3

水源林:东江守护者

河源属东江流域,常于夏季发生大小洪灾,为什么呢?这跟有没有水源林有很大关系。(东江)“由惠阳至河源一段,春夏普通深约四五尺,秋冬深约一尺,洪水涨时至十余尺,因沿岸甚少森林,水无涵蓄,一遇大雨,则江水暴涨;数日不雨,则江水陡落,涨落之间,相差甚大。惟洪水之害,岩镇以上,地势较高,森林较盛,绝无水旱之灾;老隆以下,直至东莞,则受洪水之害极烈。”“岩镇以上,平时江水甚清,雨后则浊,雨时最浊之水,为上流定南新城经天花之水源,及龙川之车田水雷江支流等处,其余各支流,则碧绿如油,虽天雨亦不甚浊。”龙川江“自龙川岩镇以下,荒山连亘,山无被覆,雨水冲洗之后同,沙泥掺入,混浊之浓度更加,此东江水浊之最大原因也。”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东江沿河一带,有的地方童山濯濯,有的地方郁郁葱葱。惠阳至河源沿河240里间,只有盘陀、槟榔塘、观音阁、古竹等处附近有幼龄散生丛林,其中又以古竹赵沙、牛牯石等处的人工松林林相较好,很多地方都是“一望荒赤”。河源至柳城沿江150里中,有鸡公嶂、笔架山、蓝口沿岸等地有较好森林,是东江林业地区之一。但柳城至老隆沿岸40里,则尽是荒山,表土殆失。老隆至贝岭沿岸200里间,能经常看到松林和各种混交林,没有林木的地方,也有许多羊齿类地被物和小灌木。到小参、细坳一带,则尽是茅竹林,杂有杉桐等树。一些村落前后的风水林,常能见到百年大木。在和平县境内的石龙寨等地,能见到大面积的高大树木,属东江地区最大规模的两处水源林之一(另一处是与和平交界的江西定南的樟木寨水源林)。

那个时候的贝岭三溪口沿岸是东江水源森林最发达的地区,其次是河源、蓝口之间,再次是老隆、贝岭之间,最荒凉的是惠州、博罗沿岸,龙川、老隆次之。荒废的原因,半是由于采伐过度,半是由于野火焚烧,樵斧野火,轮番作害,山岭荒废日深。因此,除采伐有序外,森林防火也特别重要。(《东江水源林调查报告书》,广东建设厅农林局发行,1930年9月)

历来东江附近农田和居民,蒙受洪灾损失不胜枚举,1936年4月,广东省有关部门为预防水患、以利农田,拟定东、韩两江水源林经营大纲,定下东江水源林之经营范围:一、有林区,其范围以贝岭三溪口一带之大参、细坳、石龙寨、樟木岭等处之竹木林,及河源之鸡公嶂、义合、黄田、蓝口、忠信等属之;二、造林区,其范围以惠阳之钓鱼翁,河源之鸡公嶂、桂岭,龙川之白云山、南山、阿婆髻岭及沿江荒山属之;三、防沙区,其范围以龙川之车田、江西定南县之天花等属之。(《申报》)沿江种植水源林,可“以杀水势”,1937年1月5日,时任县长杜清,为预防今后水患以安农耕起见,派出建设局人员沿东江河察勘流域,后设法筹款,着手造林(《香港工商日报》,1937年1月8日)。

新丰江水库建成蓄水后,1960年进行全县“三化”规划,河源县林业局组织林科人员对全县森林资源进行调查,推算出全县第一个森林资源数据,全县有森林资源面积184.99万亩,蓄积量为786.4万立方米。主要集中分布在河东的康禾、叶潭、黄村、黄田、久社、曾田及新丰江水库内的半江、锡场、新回龙、涧头等公社,森林面积共143.25万亩,蓄积量547万立方米,其中较为集中的森林是新丰江水库内的半江、积峒、蕉园、渔潭等6个大队,全县森林总蓄积量19%。康禾公社的大禾、雅陶、曲龙、新庄等大队森林蓄积量是较成片的用材林。但此时尚未统计水源林。1984年,河源县农业区划委员会根据本县自然经济条件,综合林业生产的特点,将全县划分为5个林业区,其中新丰江水库为山地杉、阔叶林、松林、水源涵养林区,位于县境西部,范围为新丰江林管局所辖的新回龙、锡场、半江、涧头、双江、新港、新丰江林场7个社(区、场,今基本属东源县),土地面积242.9万亩,占全县总面积的36.7%,平均每人占有林地31亩,是当时河源县典型的山多田少最大的林区。

如今,河源市属林业大市,是广东省重点林业基地和东江流域水源涵养林重点保护地区。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