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民生新闻 > 正文

陈添居:讲“古仔”的人自己成了“古仔”

2008-10-15 8:46:33河源日报肖丽漫我要评论(0)

 

   说自己的“古”时,陈添居仿佛在说书坛上一般,语调抑扬顿挫,身体起止仰合,时而沉思,时而一声轻叹。

    手捧一本陈旧泛黄的《岳飞传》,谈起当年说书的热闹场面,72岁的陈添居,这位说了28年书的民间艺人,操着客家话讲自己的“古”,也仿佛在说书坛上一般,语调抑扬顿挫,身体起止仰合,时而沉思,时而一声轻叹。

    10月13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通过电视、网络等媒体让说书艺术在改革开放30周年后的当今大放异彩的报道,河源最后的说书人陈添居看过之后感慨万千,禁不住忆起当年自己在柳城镇各村说书的热闹场景。

从小耳濡目染爱上说书

    世上很多东西,讲的就是一种缘分。陈添居说书就是如此。

    陈添居虽然出生于东源县柳城镇一普通农家,但自小耳濡目染听过很多“古”。他的父亲读过一些书,那时在当地算个文化人。躬耕劳作之余,没有其他娱乐,便以阅读《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古书”为乐。陈添居受父亲的熏陶,逐步喜欢上看书。后来,他从广播电台的评书节目中,听到说书人声情并茂的“讲古”演绎后,便喜欢上了说书。一有空,他便模仿收音机里评书人的语调,给邻居讲《水浒传》里的片段——《杨志卖刀》。他记性很好,模仿得颇有几分神似,在村里一下子就“火”了,不但邻里乡亲在农闲之时叫他说段书来听,每逢中秋节、春节等节日,他还被柳城公社领导邀请到公社办公地点给乡亲们说书,作为乡亲们的“节日文化大餐”。

    陈添居“古王”的名声很快就传开了。

首次登台说书赢得满堂彩

    陈添居首次登台,“正儿八经”登上说书坛是1955年的中秋节,受柳城镇广成村的乡亲邀请,前去说书,为节日助兴。

    尽管此前陈添居曾在各场合给邻居们和自己村里的人说过不少书,但那只是娱人娱己而已。此番,广成村的乡亲邀请他去,可是要支付酬金的。陈添居认真对待,去广成村说书前,在家“备课”了许久,把将要说的书中人物、地点、情节都铭记于心。陈添居想起当年的事说道:“那时候,虽说是广成村邀请,但包括我所在村子及柳星村等村的乡亲也都赶到广成村听我说书。而他们当中很多人此前已经多次听过我说书。如果不‘备课’,把书中人物和地点说错了,会当场有人指出,那可就难堪了。”

    “广成村一块面积有3亩田大的晒谷场都挤满了人,或坐、或蹲、或站着,场面真是壮观。”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陈添居不无感慨地说。“讲古”讲到精彩的地方,陈添居就会停下来说:“吊颈(方言,上吊之意)都要透下气,等我喝杯茶,歇一歇,再说下去。”

3个晚上挣回“90斤猪肉”

    之所以与说书结缘,原来只是出于爱好,但令陈添居没想到的是,后来说书居然成了他养家糊口的生计。

    到1973年,陈添居陆续有了5个子女,生活的担子日益沉重,正是说书这营生帮了他一把。随着陈添居说书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柳城、蓝口等镇每逢节日或遇到办喜事,都会邀请他去说书。
    “那个时候,最差的一场也有100多名观众,多的一场上千人。有些‘古趸’无论刮风下雨,天天晚上都来‘追古’。春节时,还会出现众多‘古趸’在寒风中守候听‘古’的场景……”追忆当年说书的热闹场面,陈添居仍历历在目。他说,当时河源的人们都爱听说书、“讲古”。妇女儿童喜欢听《岳飞》、《薛仁贵征东》、《粱山伯与祝英台》以及《红楼梦》、《西游记》里的故事,男人们则喜欢听《杨家将》、《水浒传》里的故事。

    陈添居每到某一村或在镇上说书,商贩们便早早四处打听说书的具体地点,好去摆摊卖酸萝卜、油果等零食,生意还很不错。

    上世纪70年代,有一建桥施工队邀请陈添居去说书,一连说了3个晚上,每晚大礼堂都挤满了人,有些小孩还为了争抢位置争吵打架。3个晚上下来,陈添居得到90元的酬金。
    “那时候,一元钱可以买到一斤猪肉,拿了那么多钱,可以维持很长时间的家庭开支了。”陈添居神采奕奕说。

不想成为河源最后的说书人

    1983年的一天,柳城镇上坝村,陈添居在此为他的说书生涯划上了句号。

    那一次,陈添居卖力地给乡亲们说书,讲述以往乡亲们最爱听的《卖油郎》、《薛刚反唐》等“古仔”,但只有一些上年纪的人前来倾听了,村里的年轻人都听录音机或者看电视去了,听众人数只有50多人,一个晚上“只有少少的25元入袋”。

    随着市场经济大潮的不断冲击,以及社会娱乐形式的日益丰富,上世纪80年代末期之后,作为带有浓厚市井色彩的“讲古”行业日益凋零,甚至濒临灭绝。这迫使陈添居不得不依靠贩牛、卖猪肉、烧砖窑、做石匠来谋生。

    对于“河源最后一个说书艺人”之说,陈添居只报以淡然一笑。2005年,市有关领导想邀请他“重出江湖”,到我市某景区继续说书,但他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记忆力没以前那么好了,不愿意“出山”。而他此前曾经收的两个徒弟出于经济收入、个人能力等原因,陆续离去。“如今电脑、电视啥都有,年轻人不爱听说书了,没人听,没钱挣,确实不好做。”陈老这样说道。

    但是,当闻听在广州有个叫颜志图的说书艺人目前发展不错,还活跃在广州“讲古江湖”,而且收了徒弟;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也还活跃在“江湖”,并且被电视台、电台、网络传播公司邀请去做节目,当前中国传统说书艺术又重新流行起来的情况后,陈添居兴奋地说:“其实说书艺术在河源应该传承发展下去,就这样让我成为河源最后一个说书艺人太可惜了。”

编辑:hanli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