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化频道 > 正文

郑也夫出新书谈奥运

我们仍渴望做个英雄,至少是拥戴和跟随英雄

2016-8-14 7:07:07河源日报李福莹

    
    郑也夫,中国著名社会学家。1950年8月生于北京,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著有《走出囚徒困境》《代价论》《信任论》《文明是副产品》等书。
   



    《奥运会与世界杯》        郑也夫 著

    
    本书运用大量的体育数据来分析描述历届奥运会的精彩赛事、片段,并对每一场精彩比赛以及运动员的表现做了客观、精彩的评论。全书共计20万字,字里行间透露着作者对体育事业的热爱,以及对国内体育制度的困惑和遗憾。既有对每一位奥运建功立业运动员的崇敬,也有对落寞光辉英雄的缅怀。全书充满了对奥林匹克体育的纯粹情感以及单纯的执著。
    
    最近,“思想者”郑也夫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很直白,叫《奥运会与世界杯》。多年来,一到奥运会和世界杯时间,郑也夫就哪里都不去,专心守在电视机前,写下的每一篇体育随笔都非常认真,透着思想的意味。但此番出书,郑也夫也遭遇了体育题材“人一走茶就凉”的尴尬,几经周折,此书才得以出版。
   
    郑也夫一向自诩“超龄愤青”,但记者在与他通电话的过程中,明显感觉到生活中的郑也夫远远没有文字那么“愤怒”。他真实,不伪装,习惯在大家习焉不察的地方提问题,在坚持自己的智力生活时,顺便刺激一下大家已经麻木的神经。这本《奥运会与世界杯》也是如此,读罢,发现郑也夫写的可不仅仅是体育。
   
    思想者也是体育迷
   
    郑也夫是“思想者”,也是个体育迷。奥运会、世界杯、NBA,还有网球比赛、围棋比赛他全都爱看。如今里约奥运会已开锣,场馆内、荧屏前,狂欢与赏玩的观众难以计数,郑也夫说,自己与这天下第一“粉丝团伙”中多数成员稍有不同,是个卖文的手艺人。他且看且写,自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开始,已有26年。其中奥运会五届,世界杯六届,每每挑灯夜看,辛勤笔耕。在里约奥运会来临之际,他拣选旧文,镌刻成书,权作小小礼物,奉献给亿万奥运迷中的一小撮同好们。
   
    郑也夫自称杂家,理想是作通人。他说,这把岁数了,不可能不是文如其人。这本新书,是想为读者呈现一部奥运小史,即从亚特兰大到伦敦这五届奥运的别致的简介。比如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式的古希腊特色,王军霞冠军之含金量;悉尼奥运会孙雯的30米任意球,索普与霍根班德之战;雅典奥运的罗雪娟后来居上,刘翔的人种突破;北京奥运中为我们撑面子的刘欢,刘翔败因;伦敦奥运的孙杨与朴泰恒之战,天才叶诗文,焦刘洋慨叹冠亚军的待遇之别等等,都收录到这本《奥运会与世界杯》一书中。郑也夫带领读者从亚特兰大,经悉尼、雅典、北京、伦敦,进入里约,享受那个疯狂和诗意的,有哭有笑、且吟且酒的15天。
   
    饱暖生体育
   
    除了奥运会,书中还收录了郑也夫即时素描六届世界杯的文章。郑也夫说,自己第一次写世界杯是1990年。那时写球类赛的人很少,只是少数几位体育记者,圈外的人几乎没有。大赛开始的前一天,他骑车到北京青年报社,推开体育部的门,向负责人毛遂自荐:“我写球类赛挺在行的,可以帮助你们写世界杯吗?”料想人家没见过这样的“路人”,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那试一篇吧,400字啊。”翌日,郑也夫就骑车送稿(那年月都是手写稿)。发过两篇稿子后,那位负责人让郑也夫接着写。当年,郑也夫家住礼士路,北京青年报社在朝阳门,他每次都是写完后骑车送稿,飞火流星。那时郑也夫也是40岁的人了,这种状态的确有点“半疯半痴”。
   
    郑也夫说,中国的大作家很少有写体育的,这个在很多人看来是正常的。但与世界进行参照就不太正常。体育是一种关乎人性的大游戏,很多国家的作家都会写体育。比如《纽约时报》的著名专栏作家赖斯顿,其政治评论极其精彩,他写的体育评论也棒极了。其实,政治与体育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复杂精妙的博弈。再如大家耳熟能详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曾为日本《读卖新闻》执笔报道围棋比赛,他甚至还以围棋为题材写过小说,人物原型就是日本“棋圣”吴清源。相比之下,中国大文人很少涉足体育,他们忘掉了这个绝好的题材。
   
    郑也夫说,人类血管里流着的仍然是祖先的血液,虽然经历了进化,但我们的基因和祖先是极其相似的。人类的祖先所从事的狩猎,是最激烈的体育竞赛,是长跑、短跑、投掷……非常刺激,胜负也都是鱼死网破的。我们一直在追求刺激中走过来,到了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现代社会,人类脱离了荒野,我们的生活变得非常安全,也变得非常空虚,我们追求刺激的欲望无处释放,体育就是对祖先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一个非常好的模拟和替代。对堕落的“饱暖生淫欲”最好化解和升华的,正是“饱暖生体育”。
   
    千余年来,我们的兴奋度,在一路下降。住进了房屋,告别了荒野和天敌,睡了安稳觉,不许打猎了,也没猎可打了,工作强度降低,风险降低,二次大战、古拉格都成遥远的回忆。这一切都是福分,同时却也导致我们日常的兴奋度下降。于是,历史上第一次,全体人类一同去寻找刺激。比如足球再次被拣选。我们空虚,我们无聊,找不到这个,就是那个。世界杯,不是足球多么伟大,而是我们如此无助,所以才拣选了它。我们的孱弱,烘托出足球的魅力。
   
    还有一种心态就是英雄情结。我们的血管里流着英雄祖先的血液。进化的历程是漫长的。没有几万年是看不到血质的改变的,但是环境变了。我们仍渴望做个英雄,至少是拥戴和跟随英雄。但现实已经变得舒适、温柔、犬儒,如此远离英雄辈出的年代。我们只好虚拟一个英雄的场景,那便是体育场。    (据《深圳晚报》)
   

编辑:戴珍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