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篮球风云 > 正文

姚身一变 中国篮球传给11号姚明

2017-2-26 7:00:00河源日报博客天下

姚明,1980年9月12日出生于上海市徐汇区,祖籍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前中国职业篮球运动员,司职中锋,现任中职联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1998年4月,姚明入选王非执教的国家队,开始篮球生涯。2001夺得CBA常规赛MVP ,2002年夺得CBA总冠军以及总决赛MVP ,分别3次当选CBA篮板王以及盖帽王 ,2次当选CBA扣篮王 。在2002年NBA选秀中,他以状元秀身份被NBA的休斯敦火箭队选中,2003年—2009年连续6个赛季(生涯共8次)入选NBA全明星阵容,2次入选NBA最佳阵容二阵,3次入选NBA最佳阵容三阵 。2009年,姚明收购上海男篮,成为上海大鲨鱼篮球俱乐部老板。2011年7月20日,姚明正式宣布退役。
2013年,姚明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6年4月4日,姚明正式入选2016年奈·史密斯篮球名人纪念堂,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
2017年2月4日,姚明的11号球衣在火箭主场对公牛的中场休息时退役。
2017年2月23日,在中国篮球协会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姚明当选主席。

两个月间,“姚明要当篮协主席”这句话的结尾慢慢从问号变成句号。
2017年2月23日,姚明当选中国篮协新一届主席的消息正式发布。根据最新版《中国篮协章程》规定,主席姚明对篮协拥有绝对的决策权、领导权、以及人事任命权。就像当年乌泱泱的人群在机场目送姚明去NBA打球时一样,这个2.26米的大个子再次成为人群的焦点,人们都在等待着姚主席的新表现。
在中国篮球界,你很难找到像姚明这样的人,在东西方世界同时如鱼得水,在推进人们对篮球的市场化和职业化认知上,也从来没有谁像他一样,走了这么远的路。

加冕

正式消息公布之前,姚明对此一直闭口不谈。
美国当地时间2月4日,姚明11号球衣退役仪式的第二天,姚明邀请了多年一起走过来的记者和家人朋友吃饭,在休斯顿的姚餐厅,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摆在桌子上的“龙虾沙拉”让他们觉得亲切。这是餐厅的招牌,姚明在NBA打球时大家聚会时常吃的菜。
一个记者对老板姚明说:“你下次再来,身份就不一样了,就是领导了啊。”姚明呵呵一笑,不接话茬。
“他那天特别注意这个话题,一有人提,他就把这个话题岔开。看得出来。他一直在有意地回避这个话题。”一个参加了聚会的记者告诉《博客天下》。
谨慎的姚明跟前一天在大庭广众之下讲笑话和段子的姚明,似乎判若两人。
彼时的休斯顿丰田中心舞台上,尖叫声像潮水一般猛烈袭来。置身休斯顿丰田中心中部媒体席的张强,感到耳膜被不规则的声响敲击。
与其说这是球衣退役,不如说更像是一次加冕。主角是11号“球员”姚明。再过几分钟,在丰田中心的球馆,11号将永远属于这个曾经的篮球明星。
到处都是11号,铺满人们能想象到的空间。成百上千的11号红色纪念衫被整齐地码在座位上。背上印有“姚明球衣退役”的工作人员在一片红色海洋中穿梭。有关姚明的纪念品被摆到球场内外的球迷商店。
拿着演讲稿,他露出“姚明式”的微笑,眼角也明显泛起了条条鱼尾纹。刚刚过完人生中第三个本命年,姚明已不再年轻,偶像偕同他的支持者一起步入后青春时期。
“休斯顿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简单的单词。”姚明开始抒情和回忆。
2003年,姚明来NBA的第二年。当时上海电视台的记者朱骏伟和他一起吃饭。结账时服务员说,已经有人替你们买单了。
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他们看到邻桌的老太太,一位精神矍铄的火箭队球迷。她对姚明说:“今天看到你,很开心,希望你能够加油,为火箭队拿到总冠军。”
虽然直到最后,这个有着181年生命的城市也没等到由姚明带领球队获得总冠军。
球衣退役仪式台下坐着一对老夫妻。控制不住的泪水布满了他们的脸庞。在同样的位置,他们看了50多年火箭队的比赛。
很多人在这一天哭了。
2008年,左脚脚踝上一条细细的发丝般的裂痕,像一条线,牵动着姚明的整个赛季,乃至接下来的职业生涯。这条裂痕,在学术上叫应力性骨折。知道结果的那一刻,姚明之前所积累的一切似乎在瞬间崩塌。这包括火箭队几乎赢了那年2月份的全部比赛。
检查结果出来的第二天,火箭队总经理莫雷跟姚明一起到了训练场。莫雷低声宣布了姚明的检查结果。大家无法相信。姚明曾对媒体说:“经理宣布这个消息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没有任何的声音,仿佛当时球场上一个人都没有。那时候,我觉得很孤独。”
这是2008年西部第一轮季后赛的第六场,火箭对爵士,输了,意味着整个赛季的结束。受伤的姚明缺席了比赛。
“坐在场边,却没法为球队贡献,对于你来说有多难?”记者的问题掉在空气中,像是忽然结了冰。面对这样的问题,姚明没有答案。心里的伤口已经很疼了,还要被一遍遍扒开。这实在是让人难过的夜晚。
比赛结束后,他和队友穆托姆博漠然地走进夜色,在凌晨的盐湖城找了个快餐店,吃了点儿东西,又在冰凉如水的夜色里走回酒店。
姚明说,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他都会记得盐湖城凌晨的街头。
连续几年,伤病反反复复。姚明有些无助。
2008—2009赛季,是姚明最后一个相对完整的NBA赛季,常规赛出战77场。这是姚明真正作为球队领袖的一年。但伤病又一次让一切突然中止。
当时医生说,不用做手术,回去静养两个月就能好。两个月后,舟骨上更大的裂痕,如当头一棒,瞬间击中了大个子。他开始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开着整个屋子的灯。只有看着灯火通明,心里才能稍微好受一些。
姚明拜访名医,看了3个专家。一摞一摞的医学报告放在面前,他开始彷徨不定,害怕承担风险,更害怕影响接下来的职业生涯。
医生报告里的一句话击中了这个球队领袖——“如果你不接受这个手术,恐怕你50岁时都走不了路。”
张强告诉《博客天下》,关于未来,作为父亲的姚明不得不为女儿考虑,他不想自己变成残疾,“连女儿都抱不动”。
姚明咬牙做了足部结构重造手术。复出后的一年, 2010—2011赛季。姚明打了5场比赛后再次骨裂。受伤的第二天下午,杨毅陪着姚明去医院取了化验结果,“又裂了”。
姚明知道这结果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结束,心情沉重。开车往回走的路上,他对杨毅说:“我们去吃炸鸡喝啤酒吧。”杨毅是第一个陪伴姚明在休斯敦开始NBA征程的记者,他想不到,姚明和职业生涯的告别是在这样一个下午,以这样一种方式。
2011年7月20日,发布会“明谢”在上海举行,国内外150多家媒体300多个记者早早守在现场。在巨大的上海厅,舞台上方的“明谢”醒目硕大。“作为一个篮球运动员,我将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正式退役。”
身穿黑色衬衫系着金色领带的姚明,平静地宣布了这个消息,脸上看不出表情。
一个时代过去了。

争夺姚明

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2016年底,“姚明要当篮协主席”的传言开始扩散。两个月间,这句话的结尾慢慢从问号变成句号。“姚明适合当篮协主席吗”的讨论也变成了“姚明可以当好篮协主席吗”。
如今,相同的期待被放在已经履新的篮协主席肩上,压力和挑战纷至沓来。
15年前,“大姚”从这样的体制中走出,把一件球衣穿到它能达到的顶峰,离开篮球场光荣退役;15年后,他又穿上协会主席的马甲,以另一种身份回归到体制,回到他所熟悉的更多的篮球场。
他一直走着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路。
当年,去NBA打球是一条和传统体制有差异和冲突的道路。按照传统路径,大多数篮球运动员都会在体制内打球,那里是他们最安全的避风港,也是最后的归宿。
姚明想走一条不寻常的路。他在自传中写道,“我希望祖国人民看到:一个人能够心中装着祖国,同时又能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现个人风采。”
这个愿望也让他多年来一直小心翼翼地平衡着二者的关系。
在2002年去NBA之前,姚明是上海男篮核心主力。离开,对上海队来说,意味着重大的损失和更加不确定的未来。姚家经历了和上海男篮漫长的谈判。一个广为流传的版本是,“经过多次博弈,支付的赔偿金从3000万美元到1800万美元再到一个更加灵活的方式——根据职业生涯长短、工资多少,支付800万美元到1500万美元不等。”
当时按照NBA的选秀规定,年龄未满22岁的海外运动员,要获得上海队和中国篮协的应允。杨毅在《姚明传》里提到,2002年6月9日,选中姚明的休斯顿火箭队的商业运营CEO、主帅、总经理、新闻官来到中国,希望得到篮协方面的同意。
他们拒绝签一份“保证需要姚明时他可以随时回国的保证书”。谈判失败。
离NBA选秀大会只剩两个星期的时间。2002年6月25日,姚明带着中方经纪人陆浩,来到篮管中心,在保证书上承诺,“世锦赛、奥运会、亚锦赛、亚运会四项大赛,只要国家队征召,我肯定参加”。
最后时刻,火箭队终于拿到中国篮协的许可。
姚明践行了自己的承诺。每个夏天,当队友享受休赛期时,他都会飞回中国。卡塞尔对娱乐体育电视网ESPN记者说:“姚明每个夏天都在为国家队打比赛,从来没有休息满3个月过。一个篮球运动员是需要时间来休息、调整状态的。每年夏天,我都会有两个月的时间好好休息,几乎不去碰篮球。但姚明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假期。”
第二轮博弈的暗流涌动开始于2008年前后。
一位多年报道NBA的体育记者告诉《博客天下》,“奥运前,中国篮协官员来到火箭队,用一种开玩笑的方式和他们说,姚明很重要,是我们的国宝。你们适当注意一下,不要让他上场超过40分钟。”
火箭队并没有减少姚明的出场时间。火箭队时任教练阿德尔曼,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和逻辑——在NBA这个竞争极度残酷的丛林社会,最好的球员就必须多打,成绩对他来说,意味着饭碗和一切。
姚明的伤病加剧了这种对峙。2008年2月24日,火箭队在主场拿下公牛。比赛结束,姚明在队伍最后,慢慢向更衣室挪。脱下鞋一看,左脚踝已经肿了。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左脚脚踝骨裂。消息很快传到中国篮协。一个中国记者在写姚明的书中提到,“篮协方面十分不满,抱怨火箭队过度使用姚明。”
此时,距离奥运会还有6个月。
当时的美国舆论呈现着一种针锋相对的对峙。他们反对姚明这次伤愈后复出打奥运,并且把他的伤病归因于长期的两线作战。姚明的恩师、火箭队前任教练范甘迪也曾劝姚明,出于职业生涯考虑,最好不要打奥运会。
在大多数情况下,姚明看起来更像一个使命感自驱型的人。他想参加奥运会,催促医生用最快的医疗办法恢复。姚明开始练习骑自行车。手术之后的一个多月,开始游泳以及在游泳池里跑步。水的浮力可以托着身体,不会让脚踝感受到太大的压力。恢复日程比医生计划的提前了一个月。
2008年8月,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姚明如约而至。大家松了一口气,全场掌声雷动。故事的结局看起来不错,一个场均19分的姚明带领国家队进入奥运会8强——中国男篮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

“剩下的35秒”

2002年,在火箭对步行者的比赛中,首次代表球队出战的姚明一分未得,只抢到两个篮板。
2002年11月,姚明在新秀赛季里的第七场球,一切都开始变得艰难,人们的耐心被慢慢耗没。
超音速队的中锋杰罗姆·詹姆斯在更衣室里说,“我要给姚狠狠地上一课”。话被传到火箭队的更衣室。姚明的队友莫布里急了,说:“有事儿冲我来啊,怎么不给我上课?”人群包围了他。
姚明一个人坐在那儿,叫住刚从人群中挤出来的杨毅:“莫布里说了什么?”
以前火箭队查尔斯·巴克利的衣橱在姚明对面,映衬着他落寞的身影。
这个转行的前队友在电视上毫不客气地表达对这个“前六场比赛平均只得到3.3分傻大个儿”的不看好,打赌新秀赛季姚明单场得不到19分,否则就亲另一个评论员肯尼·史密斯的屁股。
最终,巴克利不得不对着镜头亲吻了驴屁股。爆发之夜是火箭对湖人的那场比赛。上场24分钟的姚明得到20分、6个篮板。在直播间里,史密斯牵来一头驴。
球员姚明的典型一天大概是这样开始的。每天早晨8点多,他开车从温瑟湖公寓出发,按照时间表,火箭的训练从中午11点开始。不到9点,姚明就把车子开进停车场。他说:“早到总比晚到强,早来了,能干很多事。”
他跟着助理教练看比赛录像,队友们来到球馆之前,他已经把之前一场的比赛录像看完。
内线是他注意的重点,包括近几场打得最火的球员。然后跟教练商量怎么帮队友协防。
每天赛前一个半小时的投篮训练成了朱骏伟对球员姚明抹不去的记忆。这个习惯一直被坚持,包括姚明慢慢成为全明星球员之后。
“从我NBA采访的生涯来看,几乎所有全明星球员在这一个半小时都不会去赛场投篮。姚明是那个例外。”朱骏伟对《博客天下》说。
训练完,姚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汗水把木板浸透,泡出一个巨大的人形。这个画面在杨毅脑海里反反复复出现。每当看到这个时候的姚明,他都会觉得很心疼。
赛场之外,姚明会研究美国媒体的思维方式,也会记得在每年节日的时候给队友和记者邮寄卡片。即使退役之后两年,他还会给火箭俱乐部的老板和工作人员发贺卡,让常年驻扎在休斯顿的张强给他们带过去。
场外的姚明一直幽默而亲和。一个记者问问题时,爆破音发得狠,口水喷到了姚明脸上。姚明扯过这个记者的袖子在脸上抹来抹去,整个训练场都能听到笑声,他说:“问问题归问问题,不带啐人的。”
这些都帮助姚明捱过刚进NBA时漫长的适应期。如今37岁的姚明,需要在另一个“战场”——“中国篮协主席”的位置上,重新开始,慢慢适应。
适应和准备,事实上或许在更早的时间就已经发生。
看起来极有原则的姚明,会把“做事”和“做人”分得很清楚。接手上海男篮后,昔日恩师李秋平和好哥们刘炜的“下课”曾让姚明备受质疑。他和刘炜从1994年开始一起进青年队,一起玩游戏,一起去美国,刘炜甚至帮姚明写过情书。
在王猛看来,当时姚明“想要挥刀斩断感情的连接”,现在看来,即使为了达到同样的目的,“或许也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法”。
这种“泾渭分明”的原则感,杨毅深有体会。有一年他们小学的校长想让他帮着找几个有名的运动员录一个1分钟的视频,内容是鼓励大家好好锻炼身体。那次杨毅一共找了包括体操冠军、乒乓球冠军等七八个人。篮球领域,他找到了姚明。
“1分钟就能做完的事儿,他和我讲了40分钟为什么自己不录。”姚明和他的团队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对于原因,杨毅早记不清。他用“龟毛至极”来形容姚明,作为十多年的好朋友,他们总会有相互“挤对”的方式。
他也承认,姚明身上有他没有的情怀。“他就像挥舞着长剑,冲向风车的堂吉诃德。”
姚明手里的剑是——“牵手18家CBA俱乐部,成立中职联公司”。
姚明曾问过杨毅对这个事的想法。杨毅摇头。他觉得,把不同体制、有着不同利益诉求的俱乐部聚在一个桌子上谈话,太难了。
姚明还是觉得需要有人做这个事。更何况,“作为私营的上海俱乐部老板,他对于整个联赛市场化有着更迫切的需求。”
沟通的过程并不容易。
《篮球先锋报》总编辑苏群透露,2016年12月6日,“听说有一家国企俱乐部的董事长愿意倾听姚明的意见,他二话不说,第二天就飞过去了”。
有文章写道,“民营老板一听是姚明牵头,只要在支票上签个字就可以决定,但4家国企球队的董事长却不能这么做。虽然成立时只需要出资250万元,但国有资金的管理方在国资委,从俱乐部上报集团、集团开会批准、打报告给国资委、获得国资委同意,这是个少一环都不行的流程。所以,姚明的动议从一开始在国企球队就遭遇了障碍。”
故事最后的结局如你所看到的那样。
“姚明当了篮协主席”之后,故事或许有了新的转折和可能。
“无论球场上有再多的不确定性,只要记住一条定律,那就是如果时间仅剩35秒,就一定要把球给麦蒂。”丰田中心,姚明对着正在拿手机直播球衣退役仪式的麦蒂说。
如今,大幕拉开,在CBA管办分离“剩下的35秒”,中国的篮球被传给11号姚明。他望着篮筐,踮起脚尖,把球举过头顶。
改革会成功吗?会失败吗?
现在看来,结果似乎不那么重要。多年之后,或许回头来看,有一幕对很多人来说更有意义——一个22岁的少年,穿着土黄色的西装,头发不规则地翘起,青涩地出现在休斯敦国际机场,飞机下面是黑压压的人群。他很紧张,上飞机之前他还在想能不能扭头回去。
回头看着乌泱泱等待送别的人,姚明知道,“现在自己只能一条路往前走了”。
 (来源:《博客天下》;有删减)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