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2017-5-13 8:04:01河源日报心妍

我1岁时,妈妈21岁,她从被姥姥宠爱的小姑娘变成了我的妈妈。刚出生的我,没日没夜地哭,于是,妈妈不分昼夜地抱着我。妈妈给了我生命,我回报给她的,是从月子里就开始落下的腰酸背痛。

我3岁时,妈妈23岁,她从我一个人的妈妈变成了我和弟弟的妈妈。那时候的我,新病旧病天天病。于是,妈妈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照顾病怏怏的我和刚出生的弟弟身上。而我们回报给她的,是一辈子的操不完的心。

我5岁时,依然是医院的常客。妈妈冒着大风雪,抱着穿了棉衣裹了毛毯包在军大衣里的我,慕名去看老中医。后来,我曾试过,光是一件军大衣的重量或仅仅是顶风冒雪走山路,就难以承受。那么,妈妈究竟是怎样独自走完那20多里山路的?

我8岁时,为了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妈妈每天手工织羽毛球网换钱来补贴家用。常常是白天劳作,晚上加班织网到半夜。而我却以把自己的文具盒故意砸坏,让妈妈买新文具盒的方式来回报她。

我10岁时,妈妈提醒我不要读某些书,不要看某些电视节目。我却总是偷偷读那些书,看那些电视节目。暗地里,还嘲笑妈妈老土。

我12岁时,妈妈去学校送饭给我,我却总觉得她在朋友面前丢我的脸,拿起饭盒,扭头就跑,多一句话都不说。其实,我心里知道,妈妈自己还没吃饭,就先送饭给我。饭盒里的菜,永远是妈妈舍不得吃的。

我14岁时,和班里的大姐大成了好朋友,开始学着“混社会”,开销增大。为了面子,我学会了向妈妈骗钱。每个星期,都会想尽办法,向妈妈多要点钱。妈妈并不追问。也许,妈妈心里明白,只是不愿揭穿而已。

我16岁时,觉得朋友才是一切。所有的时间,我都愿意给朋友。所有我觉得珍贵的东西,也都会给朋友。妈妈所有的话,我都当耳旁风。妈妈充满爱意的嘱咐,被我当作无聊的唠叨,常常用充耳不闻来回应。

我18岁时,觉得爱情才是生命。我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放在暗恋的男生身上。可悲的是,那个男生永远也不知道我曾经暗恋过他。那时候,妈妈说,要好好学习,不要分心。我觉得,妈妈不懂爱,不懂爱情,是世界上最迂腐的人。

我20岁时,开始学习穿衣打扮。妈妈买了衣服给我,我却以嘲笑她的品位低并将衣服束之高阁来感谢她。妈妈想和我一起去逛街,却总是被我巧言令色地推辞,因为,我觉得看妈妈讨价还价很丢脸。

我22岁时,妈妈打电话给我,当妈妈说“我担心你”的时候,我总是会轻描淡写地说:“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现在正忙着呢!”其实,电话这头的我或是在和朋友聊天,或是正在追的美剧演到了紧要关头。

我24岁时,第一次带男同学回家。妈妈见了男同学就问东问西,甚至问他未来有什么打算。我觉得尴尬极了,便瞪大眼睛用恼怒的神情抱怨她:“别问那么多了!真无聊!”

我28岁时,妈妈为我在家乡置办了喜宴,为我亲手做了千层底的布鞋,做了上马裤,包了衣饭碗。离家时,是微雪的清晨,我看到红色千层底布鞋在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回过头,妈妈已是泪流满面。有晕车宿疾的妈妈为了参加我在重庆的婚礼,一路奔波,坐火车从兰州辗转成都直至重庆。我知道她一直希望我能生活在兰州,可是,我却自私地把家安在千里之外。

我准备出国了,欢欣雀跃。妈妈却并不开心,她总是觉得离我太远了。我笑她迂腐:“就算我在国内,也不能时时在你面前,只不过是每周一个电话罢了;几个月见一次面,又有什么区别?”妈妈无奈地说:“等你当了妈妈就知道了。”

……

可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事,妈妈都会原谅我,都会无条件地爱我。她说过,就算80岁了,我还是她那个调皮、犟嘴、任性、爱哭爱笑的傻丫头,只不过,那时候的我,脸上一定是长满了核桃皮一般的皱纹。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