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窑十三

2017-8-8 8:04:01河源日报陈林方

听说窑十三做了北村的村委书记,刘潮叔从坑口赶回来道贺。

一见面,窑十三就说:“叔啊,发展村里的经济不容易哦,没工厂,又缺资源,难!”刘潮叔连连道是。其实谁都知道,北村是个穷村,土地少,又偏僻,交通不便利,要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上来,任重道远。

刘潮叔这次来,正是想商量这些事情的。

不过窑十三倒是信心十足,这个从泥坑里爬滚过来的汉子一脸刚毅,很有大干一番的雄心。

说起窑十三,话可就多了。

窑十三是个孤儿,5岁时死了爹,8岁时死了娘,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那年月穷啊,他爹娘只留给他两间破屋子,生活甚为凄苦。还好,村里的人都很热心,今天王二伯送他一篮红薯,明日杜大婶给他端来两碗土豆,后天田大爷又给他几件旧衣服。窑十三也知恩,倘若哪家有困难,他便衣服一脱,裤脚一挽,就把困难给扛下来,所以大家都喜欢他。

那时,北村有个砖窑厂,烧一些土瓦和砖块,是刘潮叔家开的。窑十三10岁就在那里做学徒了。由于悟性高,他很快就掌握了烧砖和烧瓦的技术。他生产出来的砖和瓦质地结实,色泽纯净,颇受用户好评。“十三”在北村是个挺吉利的数字,不知何时,人们给他送了个名字叫“窑十三”。

说来也巧,有一天,北村来了个外地的说书人。此人留着八字胡,手拿一把画有梁山好汉的折扇,把《水浒传》里的鲁智深说得活灵活现,硬是把在砖窑厂里干活的窑十三吸引了过来。他在人堆里听得如痴如醉,暗暗下定决心要去念书,将来做个说书人。第二天,窑十三一口气把一年来的积蓄四元六角八分钱送到了北村小学刘茂校长手里,从此他白天干活,晚上去学校念书。

一晃好几年就过去了。

那年,北村旱灾闹得紧,好几个月没下雨,地里的庄稼都快干死了,人们整日烧香拜佛,求神问仙。窑十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去找刘潮叔。刘潮叔正在院子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见窑十三来了,忙道:“十三啊,你来了就好,该想想办法了,不能看着咱乡亲们往死胡同里走啊!”窑十三默默无语。他想啊想啊,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出法子来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就带上一把铁锹,跑到村西的那座观音庙,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烧香求雨的老百姓了!窑十三把上衣一脱,跳上观音台,滴着眼泪把观音台一铁锹砸碎了,高喊道:“乡亲们,我们在这里求雨,就等于等死啊,菩萨是不会保佑等死的人的!刘茂校长说了,要相信自己,相信群众,相信科学,大家跟我走,回家拿铁锹,到西河引水灌溉庄稼去!”话音刚落,人群里就一阵骚动,人们议论纷纷。

西河的水还没干,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西河的源头在江西与广东北部的交界处阳天峰,是东江的支流之一。不过由于距离远,且引水工程大,许多人担心水还没到,庄稼就干死了,所以他们总幻想天会下雨,宁肯去观音庙烧香也不愿意去引水。这下可好,观音台被窑十三一铁锹砸了,还能保佑人?大家一窝蜂似的散了,只留下张大婶和胖大妈双手合十,流着眼泪,口中念念有词,一副虔诚的样子。

后来,在村长的带领下,窑十三跟生产队里的二十个壮汉经过五天五夜的奋战,终于把西河的水引了过来。人们欢声一片,北村的庄稼又活过来了。后来,窑十三大病了一场,在床上整整躺了五天五夜。胖大妈说这是菩萨对他那五天五夜的善意惩罚,不过会长命5年的。那一年,窑十三刚刚18岁。

引水事件后,窑十三被推选为生产队长。这是北村历史上最年轻的生产队长。那时,窑十三所在的生产队老人和小孩居多,青壮年劳力少,每年每个人只能分到150多斤的粗粮,很多人家一天只能喝两顿稀粥。那年月穷啊,一年到头难得闻到肉味,更谈不上吃了。偶尔也有乡亲办好事儿买了块肥肉,也是这一顿把肥肉在锅上炸一炸,见点油星,那一顿又炸一炸,一块肥肉在锅里炸了好多回,一家几口才津津有味而又恋恋不舍地把它分来吃了。窑十三知道,再这样下去苦日子还不知道要挨到何时呢。于是有一天,他召集了生产队里所有的人在打谷场开了一次会,决定组织队里的老人和小孩去北村南边的荒山上大面积种红薯和玉米。

那一年过年,第一次没有听到队里的人大年初二就向人家借米下锅的事情。

后来,北村的村长号召村民向窑十三学习,还在镇里的年度总结会上点名表扬了他呢。窑十三终于没有做成说书人,然而那几年的学习却让他懂得科学和知识的重要性。

后来生产队解散了,变成了分田到户制,窑十三家分到了三亩旱地。他也没做生产队长了,改任村里的治保主任。于是他每天都在村里头走几遭,若是哪家有困难他便二话不说就帮上了。

有一年腊月,天气格外寒冷,胖大妈的男人得了麻风病死了。这个男人曾在国民党的部队里待过几年,病,也许就是那时候染上的。许多人都怕传染,不敢过去帮忙办丧事,把胖大妈急得团团转。

窑十三得知情况后,第一个跑到胖大妈家,还送上一个自己编的精致花圈。他挨家挨户地去说明麻风病的传播途径,并说现在医学发达了,麻风病不再是难治的病,这才有几个乡亲过来帮忙。可不,胖大妈对窑十三感恩涕零呢!她一个劲地说:“十三,多亏你啊,想当年,你砸观音台的时候,我还咒过你哩,真是不该!”

窑十三想起当年旧事,呵呵地笑了。其实胖大妈也挺不容易的,男人治病花了好些钱,现在说走就走了,只留下她跟儿子山娃相依为命,怪可怜的,日子过得紧啊。

不过山娃倒也争气,在学校里念书年年考第一,纸笔墨都是学校奖励的,村里的人都拿他做榜样。高三那年,山娃要高考了。于是胖大妈拼命赚钱,什么重活累活全揽来干。后来山娃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外贸大学,要几百块钱学费呢,胖大妈急得不得了。窑十三二话没说,把家里的两头猪和一头大水牛卖了,默默地把钱送到了胖大妈手里。山娃毕业后在外贸公司干了几年,听说在外面开了厂呢!这不,前年,山娃还开着一辆漂亮的小车回乡哩。

窑十三的治保主任一做就是二十三年,今天终于扶了正,做了村委书记。然而,窑十三却是高兴不起来,摆在他面前的事可多呢。现在乡亲们的温饱问题是解决了,可仍旧穷,除了干农活外,他们找不到其它工作,年轻人都跑到外面去了,留在家里种田的人都很辛苦。前天,胖大妈的儿子山娃给刘潮叔打来电话,说是准备在家乡投资办一家玩具厂。刘潮叔可开心了,他正是奔此事而来找窑十三的。

这事一拍即合。

厂,终于建起来了,就在北村的东面。虽然有点简陋,然而毕竟是村里的第一家工厂,乡亲们那高兴劲儿啊,可别提了!

在剪彩仪式上,彩旗飘扬,鞭炮声“啪啪”响起,工厂里传出阵阵欢笑声,窑十三正说着一段快板哩。这老人几十年都没那么开心过了,上一次最开心的时候还要数儿时听那个外地来的说书人说的《水浒传》呢。镇里的电视台来了好几个人,他们打算录制一期“新农村建设”节目,送到市里去好好地宣扬一下窑十三。可窑十三却说什么都不同意,他说这些小事啊,算个屁大的功绩,上电视的都是些像咱山娃那样的名人呢!

太阳慢慢地西去了,映着窑十三长长的背影。远处,传来黄牛“咩咩”的叫声。明天,北村又将是一个晴天。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