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化频道 > 正文

开济有怀根学术——从《衍庆堂诗稿》看连平颜家研学氛围

2017-8-27 8:04:00河源日报司雁人

颜希深七兄弟,其行长,六子检、朴、楷、模、越、植,生前望孙甚切,惜未见,至嘉庆九年(1804),孙曾已十五人。从颜检《衍庆堂诗稿》来看,兄弟、父子、叔侄间来往交流,多还是读书作诗。

颜希深绘有“松阴课读图”,颜检绘有“桐阴课读图”,父子两代都重视子女家庭教育。

颜检叔兄弟十人,自家六兄弟,其行长,埙篪相合,兰桂齐芳。其字记作“甫”或“圃”,疑“甫”“圃”通,本字或为“圃”。检字惺甫,一字耘圃,号岱云,别号槎客。朴行五,字文圃,号素园。楷行七,字端圃,一字凝度,号璞岩。模行八,字方圃,一字矩亭,号印川。樾行九,字立圃,一字荫汸,别字铁如。植行十,一字树崖。检父颜希深官至巡抚,《诗稿》中多称“先中丞”,子伯焘称“焘儿”。

颜检连丁母父忧后,乾隆四十九年甲辰(1784)春间,在连平与颜朴话别,复职礼部,住燕郊。乾隆五十一年丙午(1786)除夕,其他几个弟弟都回了,只颜模留下共度。第二年秋天,颜樾正在应试,检得颜楷等弟辈来信,赋诗寄语:“贫甘藜藿知吾惯,志在诗书望尔深;努力端应从少壮,青芹丹桂待佳音。”(《诗稿》卷一《得端甫弟辈家言赋寄》)我习惯于粗茶淡饭,只希望你们用功读书,应从少年时就努力,期待着传来好消息。藜藿:lí huò,粗劣的汤羹。

检京寓有藤花书舫,为伯焘读书处,兄弟或友人至,必于此唱和。颜樾善书能诗,每晤必和。检嘉庆九年(1804)等待处罚闲居京寓期间,樾在博白令任上也是这一年遭谤,亦弃职赋闲在京,兄弟每天藤阴共话。

颜樾原作:“笑向藤阴论主宾,雪泥鸿爪一番新;不谈时务襟期阔,却话家常意味真。”

颜检和韵:“藤花做主我为宾,我意宁随花意新;悟得色香都是幻,应知境地也非真。”

颜樾原作:“枕流漱石宁非福,樵水渔山不厌贫;到得罗浮离合处,且耕且读阅秋春。”

颜检和韵:“得此清阴过永日,怜他瘦骨本长贫;连山书舫回头忆,桂馥梅芳阅几春。”

颜樾原作:“壮志可伸仍可屈,我生能贱亦能贫;埙篪迭奏含真乐,常共藤花不老春。”埙篪,xūn chí,皆古代乐器,喻兄弟亲密和睦。

颜检和韵:“薄纱世味应尝遍,陋巷家风不厌贫;爱尔扶疏能绕屋,吾庐安稳总长春。”陋巷,指颜子居陋巷,贫不改其乐。

(以上见《诗稿》卷一《和荫汸九弟藤花书舫原韵》《藤阴共话雨后延青即景书怀仍叠前韵》及《附荫汸原作》)

颜樾事论久而明,复职,后又擢河池州牧。已有赴任广西之命,大哥处困,未忍遽别,屡易行期。

应在嘉庆九年(1804)八月十三日至二十四日之间,颜检移居易州白泉寺(卷一:赵夫人生日在京作《八月十三日有感》;卷二:希深公生日在白泉作《八月二十四日先中丞生辰感赋》)。樾出都,有迂道白泉之约,三宿之约。离京时,颜樾作诗留别,颜植依韵和之,又有三首留别伯焘及两侄。兄弟居藤舫时唱和集成“藤花韵事”,樾濒行,书手卷付伯焘,笔法精熟,伯焘抄习珍藏。颜检纪诗赞其“落笔生动如游龙,瘦硬通神骨格古”(《诗稿》卷二《藤花韵事一卷余兄弟居藤花舫时唱和作也》)。樾践诺迂道白泉,三宿,不忍别又多留三日。人在困苦当中,检十分感谢,“绕道作团圆,厚意吾心铭”(卷二《喜荫汸至》)。将行,还是以诗相送,送了一首又一首。重阳节这天,颜樾束装就道,又是一首又一首。与颜樾告别又想起了善饮的颜植,“知君独坐藤花舫,瓶罄垂涎羡醉酡”(卷二《和荫汸饮酒寄树崖韵》)。猜想颜樾入河南、抵樊城、入楚境,皆诗。得颜樾至襄阳来书,复书。

颜樾善书,每弃一纸,颜植辄次书之,“爱兄尺素书,包裹尽馀纸”(卷二《与树崖弟用东坡送顾子敦韵》)。

伯焘为了陪伴困境中的父亲,挈眷来白泉居,并在兴隆寺读书,父亲嘉其所见与世俗殊。伯焘读书处称听涛山房,“爱尔读书处,柴门昼不关;鸟音来树上,岚翠落窗间”(《诗稿》卷三《复题焘儿读书处》)。《偶然作示焘儿及炘炤二侄》与子侄谈学问正邪:“古人心有得,尽相穷其形。长言复咏叹,字字皆心声。淋漓下笔若有神,惨淡冥想运以精。”批评后人浮躁伪饰诋毁古人,要求子侄学习韩文公、苏东坡。“古人做事今世惊,不自敏求破万卷,徒以口舌争胜胡能胜?我作此歌勖后生,言之不足重叮咛。狂童之狂只自轻,千古作者皆豪英。”古人所达到的高度,不是轻易就能否定,首先要继承好传统,轻狂之人只是暴露了自己的浅薄无知。(《诗稿》卷三)炘,颜朴长子。炤,颜模次子。炤名日省,质鲁而用功,父殁后概育于伯。侄生日时,伯作诗勉励:“十五志于学,学乃入德门”——学习是为了培养德性。“汝今年十四,元气犹浑沦;木讷仁自近,厚重质颇敦”——底子要打好,人品贵敦厚。“命子以日省,顾名当拳拳;我志圣贤志,孝弟为本焉”——起名“日省”意思是“一日三省吾身”,以孝弟为本,立一颗学圣贤做君子的心。“文章本道德,斯语诚至论”“慎旃葆尔质,芳姿耐岁寒”——一切事都是道德事,无论多么困难艰险,都要保持最初的纯真品质。(卷三《日省生日以诗勖之》)又题其扇,“闻一以知二,是亦人之常;已百复已千,此事宜自强”——这是讲学习方法,越往后越难,需要人自立自强。(同前《书日省箑头》)箑,shà,扇子。

颜检又是怎样对待别人对自己诗作提出的意见呢?《余答船山侍御诗有“风光入眼新”句,少海易一“转”字,通体骨节皆灵,赋此谢之》:“入眼何如转眼奇,转关妙义耐寻思;从来我不因人转,今转心倾一字师。”(《诗稿》卷三)好意见虚心接受,水平高自为我师。检唯一谈到自己性格是《得云南翁凤西观察书》中句注有“余性直率,先生屡相规劝”(《诗稿》卷二)。颜检认为什么诗是好诗呢?“有声试听溪流水,无意还看云在山;但使天然去雕饰,仙家衣钵在人间”(卷三《与少海论诗》)。自然,流畅,率真,就是好诗。

颜检与颜樾俱在仕途,唱和、有怀、书示最多,比作轼辙。想念颜樾时,检常用苏东坡怀子由、与子由、和子由、寄子由韵。苏辙字子由。“自我别子由,流光如流水”(《诗稿》卷三《寄荫汸》),“吾弟桂林贤刺史,与我友生同子由”(卷九《过湖嘲铁如弟》)。

颜樾在博白任上遭谤弃职赋闲在京之时,眷属侨寓桂林,这次事白返至桂林,寄颜检书说家人“典质已罄”——能卖的都卖了,能押的都押了,可见困苦至极。检感慨万端,“妻奴执手杂悲欢,廉到无家事亦难;落拓一身应自笑,只馀父老说清官”——还是鼓励弟弟坚守清廉,乡亲们的口碑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奖赏。颜希深作“松阴课读图”时,樾方在襁褓,颜检又赞:“犹忆松阴课读辰,丹青骨格画偏真;今朝清白承家者,即是当年绣褓人。”(俱卷三《得荫汸抵桂林书》)兄弟间一谈刻苦读书,一谈清白做人。查道光十二年(1832)重镌《博白县志·县令》:“颜樾,广东惠州府连平州举人,嘉庆八年任,有传。”《颜樾传》:“颜樾,号荫汸,广东连平州举人,嘉庆八年知邑事。兴学重士,爱民如子,断审明决,案无冤狱。修环玉书院,殷勤督课。创建考棚。编保甲,严盗贼。九年,海滨会匪冯老四等作乱,窜入博境,樾调营兵选乡勇,授邑人朱宗韶、宾世飏等方略,直入巢穴,歼盗首。悉平之后,以升秩去,民攀辕远送者数千人。”县志记载回避了颜樾在博白任上遭谤的事。

颜樾旋里后易别字铁如。概在嘉庆十七年(1812),颜检于贵州巡抚任上,因事被问罪,再降职级,补缺到工部任郎中。北还,颜樾自连平老家来湖南,舣舟芷江下相待。立秋那天,兄弟相见,检喜而赋诗:“吾今成白首,子亦作髯翁;尔我关心处,晨宵听雨中。”(《诗稿》卷九《铁如九弟自粤东来,舣舟芷江下相待,喜而赋此》)舟中饮酒又作:“声名都是累,疎拙自怀惭;宦味吾尝遍,知君亦所谙。”(同前《舟中与铁如饮酒》)两兄弟共同留恋的,还是孩提时在家读书的蓬窗生活,叹息“同是书生真面目,惜非少日旧容颜”(同前《铁如和前诗复叠韵答之》)。此时对未来还是抱有信心,“幼学期成席上珍,壮行要作当时彦;即今胸臆荡云霄,不惜髭须集霜霰”——小时就是好学生,大了又是好青年,即今须发皆添白,犹有高怀荡胸间(同前《与铁如自芷江联舟至安陆府即事成咏》)。

退休后答应伯焘赴秦居养,颜楷来书,约长兄起程前,自淮安先赴扬州小住数日,检作诗答之。楷生乾隆二十九年甲申(1764),分发长芦候补盐运司知事,回避改发两淮,历署乌沙河巡检,角斜场盐课大使管理溱潼巡缉子盐盐课事务,长住扬州。

羡慕颜朴能够久居乡园,朴七十岁时,检作《九日怀素园五弟四首》:“一径达邻坊,三椽旧草堂。与君携手坐,有我读书床。户外林成幄,楼前竹作墙。别来秋几度,何日共徜徉!”(《诗稿》卷十)本来想南还,至今仍惘然。

《衍庆堂诗稿》卷十《归去来草》述及与五兄弟宿命。颜朴自乾隆五十八年癸丑(1793)冬别于吉安郡署(原为“壬子”,即乾隆五十七年,疑错记,颜检乾隆五十八年方出守吉安),直至嘉庆二十一年(1816)春始得在家相见,朴享年八十岁。颜楷在扬州三十年,颜检在漕督任内,楷情殷依恋,常往还清江淮上;护饷入都,长途劳碌,到京后即喘咳不止,服药调理,待疾稍愈,即改由运河乘舟南下,竟不果,卒于老墙根寓馆,后代多居苏浙。颜模嘉庆五年庚申(1800)卒于保定,得年三十六岁。颜樾道光三年(1823)卒于山东武定。颜植最幼,生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入塾曾经我手携”,颜检在直隶和福建时,植俱曾来署省视,曾以盐运司知事签掣,长芦试用,始终家居不仕(俱见《自题归耕图小照二十首》《哭璞岩七弟四首》句注,亦参阅颜本敏编《连平颜氏希深公派下流水谱)。

颜检一生经历了很多亲人死亡,除父母外,二叔,三个弟弟,三子一女,一妻一妾一媳,托诗哀伤,频唤奈何。嘉庆十年(1805)秋,再罚从白泉寺转大运河南河之役,《出行感怀》句注:“赵夫人去世,儿女皆幼,余以父而兼母,然在官日,驰驱王事,一年相聚无几。时兹儿在扬未返,诸女依依泣别,殊难为怀也。”(《诗稿》卷三)人生之哀,无以言表。

晚年居养西安、兰州期间,颜模长子以燠①(一字崧舲)曾奔侍左右,多有唱和。《崧舲侄久不作诗赋此与之》:“雪满阑干风满林,问君何事废高吟。蹉跎已度三旬日,宛转应摅一寸心。妙手岂容轻脱手,元音难得是知音。老夫髦矣全无用,倾耳犹能听抚琴。”虽然自号“懒仙”,不但自己垂暮之年仍勤奋耕诗,而且要求子侄也不能懒惰,不能一个月都不作诗。《崧舲侄和予思乡之作叠韵答之》“但使身长健,何嫌语带酸”句注“予里居之日惟操土音”,无意中也是对客家话的一种评价。伯焘四十岁生日,其门下士作各体诗文制屏为祝,诗文半出崧舲参定。《与崧舲侄》:“醒即咿唔醉即眠,略无粉饰总天然。多君腕力能扛鼎,笑我头衔自署仙。开济有怀根学术,性灵能瀹是薪传。生平心胆依然在,惜此流光已暮年。”(俱《诗稿》卷十)清醒时即吟诗,喝醉了就睡觉;众人写得好,我也手老道。瀹,yuè,此作动词,浸渍。

“开济有怀根学术,性灵能瀹是薪传”,是颜检用诗写其一生认知的点睛之笔:靠学问,不靠关系;靠品德,不靠投机。既是对自己个人、家庭的总结,也是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总结。中国历史上,爷孙、父子、叔侄、兄弟薪火相传,加之拜师、收徒、讲学,建立起的整个社会世代永生的开放性承续嬗变系统,才能够孕育出三代人都情操志向开通美好,精神、性情、情感互相浸润,道术学术相传不绝的簪缨世家。

①颜以燠,生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嘉庆二十一年(1816)丙子科举人。爱新觉罗官学教习,内阁中书,帮办疆台事务,文渊阁检阅,内阁侍读,军机处行走。京察一等,即放江苏徐州知府,护理苏松太兵备道,赏戴花翎。继任淮徐扬海兵备道,二品顶戴。特授河东河道总督,兵部侍郎。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