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化频道 > 正文

人类终极之忧与出路——鱼公子的湖《万绿之瓦》的第1001种阅读视角

2017-9-3 8:04:00河源日报大虾

恐怕连作者本人也没有预料到,《万绿之瓦》问世之后,居然在槎城悄悄地掀起了阅读热潮,人们凭感觉而不必通过统计数字几乎就可以获知:此书毫无疑问地成为这座城市的畅销书。

这当然是令人鼓舞的。不仅仅是对作者,而是对所有拥有万绿湖情结的人。借用董卿在发行一本书时所说的一句话:原以为这本书会是一个孤独的孩子,没想到出生时满天星光。

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言,地球上每天出有几十万本书籍,有相当一部分只能当垃圾处理。经过时间沉淀,大浪淘沙,最后剩下的经典之作才能成为M山之砖留下来。《万绿之瓦》才问世不久,最终能否成为“M山之砖”同样需要经受时间的沉淀,但此书一问世就能够受到读者的欢迎与喜欢,已属不易。

迄今为止,也许已经有1000人或者超过1000人阅读过这本书。正如半盏堂先生所言,有1000人读《万绿之瓦》,就有1000本不一样的《万绿之瓦》。因为每一个读者都是以自己不同的视角、理念、兴趣以及生活经验来阅读一本书的,阅读后的感知与收获往往会不一样。我看过一些读者的阅读感受与心得,无论是片言只语还是系统评论,都很受启发,尤其是半盏堂先生的解读之到位、阐发之深广,印象特别深刻。事实上如何读懂一本书,深刻了解一本书的真谛与价值,并非属于简单劳动。

就把我作为第1001位读者吧,一直想写点读后感但一直没有动笔,只是在读完时给作者发了一条微信,主要从科幻童话小说的写作要素谈了一点很简单的感受,没有作稍为深入一点的解读。因为需要对作品好好地消化之后,才写这篇读后感。尽管我声称这是阅读该书的第1001种视角,但是否与其他读者有撞车现象,也是心中无底,我只能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万绿之瓦》揭示了人类的异化之势。

这部科幻童话小说为读者讲述的不是人类进化的故事,而恰恰相反,是对人类异化痕迹的明察,对人类异化趋势的警示。从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人类异化在何处:

一是异化在魂。即人类作为地球的一种物种,心灵与灵魂呈现群体性的严重异化,突出表现在人类对大自然从有限索取变成无限索取。正如M仔所言:“人类也在犯一个同我们一样的错误。以为自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生物,主宰着地球,肆意挥霍大自然的馈赠,正在走向一条自我毁灭的道路而不自知。”(P199)人类肆意挥霍,必然带来无限索取,而无限索取,必然带来自我毁灭,这是逻辑之使然。最严重的问题是,我们人类竟然对此“而不自知”,为什么面对可能的最后毁灭“而不自知”?因为心灵与灵魂已经严重异化,因贪婪而沉迷不醒,因挥霍而执迷不悟。

二是异化在行。人类对大自然无限索取的同时,追求无度享受,而且这一切已经成为人类疯狂而变态的不可自拔的行为。《万绿之瓦》中的南茜通过一个神秘的小发夹,让秀秀在幻象中当100分钟的明星,在法国VL店里一掷千金,并拥有“最好的造型,最贵的服装,最棒的助理”,使她“焕然一新”而变成“大牌明星”。

(P121)她的养母“用的VL包扔得满屋都是”,而且“真的泡在装满了现磨咖啡的浴缸中洗澡!”(P122)这个幻象场景实际上折射出了人类向往与追求无度享受的异化行为,而异化的本质就是彻底物化。在这个人类居住的地球上,已经没有太多的人还记得南茜所说的世上值得拥有的3件奢侈品:“一是拥有对自然生命的觉醒;二是拥有探索未来的勇气;三是拥有点燃梦想的智慧”。(P125)

三是异化在种。《万绿之瓦》为我们描绘了三种人:第一种是地球人,也即碳基人,如陈叔、何真、杰克逊、乔布斯、百婆、圣英子、新港镇居民等;第二种是宇星人,也即硅基机器人,如夫子,其代号是Du170220;第三种是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也即碳基与硅基混合人。南茜就是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代表,她“不仅是地球上的混血儿,还是宇庙间的混血儿;不仅是不同肤色人种的混血儿,还是人类与机器人的混血儿!也就是说,南茜的父母不仅有杰克逊和何真,还有夫子与百婆!”(P196)这就意味着,人类作为地球上的一种生物,因为与宇星人(机器人)混血而从此不再纯种,原生自然人进入了超出想象的物种异化时代。

作者通过《万绿之瓦》实际上为我们展示了人类从灵魂到行为甚至到物种上的全面异化场景。西方曾有过专家在有关超级智能机器人的书籍里提到过人类的半机械化:人脑-计算机交互界面。即将芯片植入人脑之中并实现互通运作。如果说这种半机械化的“混脑儿”人是人类物种异化的重要突破,那么,作者描绘的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则意味着人类在物种异化上可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读过《万绿之瓦》后,联想到作者在今年1月所写的那篇影评《爱上了大白可能会害了你,知道吗?》才意识到作者对人类异化尤其是在智能机器人出现并快速发展之后可能导致的人类物种异化的忧虑由来已久。她在影评中说:“我们并没有察觉到信息技术入侵我们生活所带来的改变。”由信息技术武装起来的智能机器人居然会与人类融合而生出混血儿来,无疑是它们入侵我们生活所带来的最大改变,也是最令人震惊的改变。当时我并不知道作者正在写作《万绿之瓦》,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对智能机器人的思考与忧虑对这部科幻童话小说的创作是极有帮助的。

二、 《万绿之瓦》洞察了人类的危机之困。

著名学者与作家余秋雨在其一部新著中谈到人类的生存基点问题,他指出一种现象:“人类是一个密集的群体,极易因惊吓而敏感,因敏感而传染,爆发群体性的心理灾难。因此,一切智者为了避免人们被‘瞬息之间,归于洪荒’的事实所惊吓,都心照不宣,实施适度的群体性隐瞒和转移。”

然而,《万绿之瓦》作者不屑于“群体性隐瞒和转移”这种作为,反其道而行之,借助这部科幻童话小说,洞察和揭露现实世界中人类面临的重重危机与困厄,试图将“在忙碌中忘记太空劫难,在奋斗中转移天文恐惧,在欢乐中淡化悲剧认知,在比赛中分散毁灭预感……”(余秋雨语)的地球人唤醒。

作者尖锐地指出了人类面临的三大危机:

一是地球人在生存环境污染积重难返的情况下能否生存下去?在《万绿之瓦》中,小桃花水母打开了触目惊心的画面:“这些年来,地球上的水资源污染已变得越来越严重,人类的贪婪和狂妄令河水变污、变臭、变红、变黄、变棕、变紫……什么颜色都有,就是没有变清,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威胁着人类的生存。”(P089)“净化水质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人为污染的速度。”(同上)“治理恶劣环境,保护优质水源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P089-090)干净水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前提条件,地球水源污染照此“五变”发展下去,人类必将面临“最后一滴干净的水”的绝境。小说中的万绿湖是地球水源的一个缩影或者说是一面镜子,反映了地球人生存条件的严重恶化,以及此况进一步恶化将给人类带来的终极灾难。

二是宇星人在智能全面超越人类之后会否替代地球人?《万绿之瓦》为读者展示了一个高度智能化的宇星球,“在宇星球的所有宇星人都是一个圆球形状,都有各自的代号”,(P194)“宇星人早已具备了随时变成任何一种星球生物形状的智能,这种飞到哪里变到哪里的能力,令夫子飞到地球之后马上变成了英俊的大卫。”(同上)高度智能化的宇星球虽然是作者的想象,但事实上机器人的智能超越人类的智能已经不是天方夜谭了。随着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发展、再向超人工智能发展,一切都可能会如《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所言:“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所以用计算机取代人类越来越容易……”

《万绿之瓦》 描绘的桃花水母为净化地球水资源的场景是令人难忘的:“只见桃花水母在会球各个不同的取水点不停地忙碌着……原来,万绿湖是总站,全球有无数分站在桃花水母的监控下运行。”  然而这些净化能力超强的桃花水母其实只是宇星人检测水质的工具而已。这是一个隐喻,地球人的一切有可能被智能更强大的机器人所取代。

小说中M仔说过这样一番话:“以前,在宇星球,我们总认为自己是全宇宙最高级别的智能体,可以主宰宇宙万物,可以随便控制每一个星球。”尽管它是从反思角度说的话,但话语中也确实反映了地球人被宇星人即智能机器人控制的可能性与可悲性,而宇星人对此充满自信。尽管宇星人中也有像M仔这样的反思者、觉悟者,但以宇星人为代表的智能机器人群体似乎将以坚定不移的步伐继续前进,直到彻底征服人类、取代人类为止。
地球人不要错误地以为,智能机器人只会替代我们去做人类不想做和做不了的事情,就像桃花水母们那样辛勤地为我们工作,甚至为我们代劳一切,而我们自己则可以天天领着政府福利,躺在家里做游戏,成为科幻电影《机器人总动员》里懒怠、肥胖的所谓后人类。即使未来人类有如此美妙,实际上也已经成为那种臃肿、丑怪的废人,在另一种意义上被智能机器人所取代。

三是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是否会成为地球的主宰者?这种混血儿在《万绿之瓦》中出现,堪称是一种天才的想象,他们可以在科幻童话的想象世界里存在,然而他们也可以在未来地球的现实世界上存在吗?我觉得这是作者借助这部科幻童话小说抛给我们人类的一个极其重大而又严峻的问题。

这首先会给宇星人与地球人混血儿在自我认知上带来极大的困惑。南茜就面对这个“我是谁”的认知困惑:“秀秀……你说,如果爸爸妈妈知道我是地球人与宇星人的混血儿,并不是他们百分之百纯生的女儿,我还算是他们的女儿吗?他们还会爱我吗?”(P213)

更麻烦的是,宇星人与地球人混血儿如果大量繁殖出来,与我们一起生活在地球上,作为地球的原生自然人、纯粹碳基人的人类,我们该如何界定与他们的关系?宇星人与地球人混血儿有我们人类的血液与基因,又有宇星人的一切,他们是我们的同类还是异类?虽然夫子对南茜说,她“待在地球上只会是个异类,地球人迟早会排挤你的。”(P200)但我相信,我们人类对这种混血儿更多的可能不是排挤,而是困惑,包括人伦、道德、法律等方面的困惑与难堪,乃至讲不清道不明的痛苦,不知与他们如何相处。

最可悲的是,如果这种混血儿以超强的智能、超美的形态(如夫子变成古典美男子大卫,或如电影《机械姫》中的人形机器那样美貌迷人)、超快的繁殖而形成绝对的优势,最终成为地球上的最高等级新物种乃至宇宙间无与伦比的珍贵精灵,那么到时我们倒不担心宇星人与地球人混血儿对原生自然人即纯种地球人进行野蛮的排挤或无情的剿灭,我们反而担心的是地球人自己的选择,由于这种混血儿新物种在人类世界产生了一种无法抵挡的着魔般的吸引力,使人类纷纷向他们投降,接受招安,排着长长的首尾不见的队伍,等待与宇星人进行混血而获得新生,即人类作为一种物种,最终选择自己终结自己。至于人类最后都变成了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究竟是人类的彻底异化还是进化突破,恐怕就不太好说了。

三、 《万绿之瓦》昭示了人类的拯救之道。

尽管这是一部科幻童话小说,写的都是想象与幻象中的人与事、地球与宇宙,展示的却是现实世界人类的异化、危机与困厄。掩卷而思,我们会因为人类的自私、无知、疯狂而毁了自己的生存环境而自责与后悔吗?我们会不约而同地患上人工智能恐惧症吗?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要谋划将人类移民到火星,把百孔千疮的地球留给宇星人或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

这显然会使我们心有不甘。因为人类作为目前地球上最高等级的生物,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时间其实并不长。我们被专家告知,假若将有着46亿年的地球,换算成一天24小时;设若地球上始有古人类从160万年前算起,迄今人类不过生存了区区30.2秒;如果将初始农业文明作为人类文明史的起点,至今也只有五千年,照此推算,人类文明史仅有微不足道的0.1秒钟。任何生命体都有生存的本能,如果人类真的闪了0.1秒钟后就彻底消失,岂不哀哉?!

然而,《万绿之瓦》并不是让我们以悲观的态度、绝望的情绪来对待人类生存问题的一本书,恰恰相反,这本书让我们以立足人类又超越人类的宏观目光、乐观的态度和足够的勇气,正视人类的危机与困境,审核和回答人类能不能继续生存、该不该继续生存的问题,从而寻求人类的自我拯救之道。

一是选择人类文明的减负减压。人类依靠文明而摆脱蒙昧和野蛮,并以文明的成就作为人类傲视万物的资本与实力;尽管生命是自然赋予人类的,但人类文明一直以摆脱自然性为标志,以告别“原配的世界,人类的童年”(王开岭语)为进步,以人类物化为取向。殊不知,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人类文明的成果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重,越滚越快,也越滚越远,不仅碾轧了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而且也令人类自身的灵魂与肉体都越来越沉重,人类如今享受的文明成果比任何时代都要丰富得多,但也比任何时代活得都要累得多。套用19世纪的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关于“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的那段话,我们可以这样来描绘今天的人类文明:那是最美好的文明,那是最糟糕的文明;那是智慧的文明,那是愚蠢的文明;那是信仰的文明,那是怀疑的文明;那是光明的文明,那是黑暗的文明……

于是我们不能不重新打量人类文明,深刻反思人类文明。《万绿之瓦》借用许多书中人物(当然包括宇星人和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的对话,指出了号称文明人的人类野蛮对待大自然的行径及其严重后果:“如果那些贪婪的人类不去掠夺资源破坏环境,我们的工作就可以减少很多了……”(小桃花水母,P09)“地球上的水资源污染已越来越严重,Katniss女王她们撑不了多久了,人类的无知和贪婪只会令地球毁灭得更快。”(夫子,P198)这些话更揭露了人类在文明发展过程中的无知与贪婪,以文明的旗号,以增加物质财富造福人类为名义,肆无忌惮地掠夺资源、破坏环境。所以人类文明的成果越大,大自然付出的代价就越惨重,而最后也会危及人类自身的生存。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人类不能不正视文明过度的问题(“文明过度”是借用余秋雨先生的一个概念,但内涵有区别)。人类文明过度就是文明过量(过分庞大)、过载(承载过多)、过快(膨胀过快)、过杂(健康内质与非健康因素混杂严重),我们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一味地去做加法,无底洞地追求累积财富,无止境地追求生活的舒适度,不知道应该有所舍去,不愿意去做减法,而且我们以为“谁比谁高级就该由谁主宰”(M仔语,P199)。中国有一个几乎人所皆知的成语,叫做物极必反。这个成语体现了古老而不过时的哲学思想,但直到今天,我们人类还在为自己的过度文明而沾沾自喜,不知道我们已经走到了物极必反的断崖边缘。
是该觉醒和逆转的时候了。南茜说:“但地球变坏的这个趋势不一定就会一直延续下去呀,因为现在的趋势并不代表将来的趋势,说不定中间发生逆转,地球就不会毁灭了呀。”(P208)而且她相信,“将来‘涌众’就是逆转最强大的力量”(同上)。南茜是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但她期待的“逆转”代表了人类与地球的希望。那么“逆转”的思路是什么呢?就是人类文明必须减负减压,去杂留纯,人类必须克服贪婪与狂妄,必须学会节制和谦卑,必须懂得慎重与成熟,必须学会做减法,必须改变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必须抛弃优势生物的中心主义与霸权主义,正如学者唐锡阳所言:“‘人’字原本多大就写多大。现在写得太大了,应该写小些,更小些,写在原来的位置上。”

南茜和孙大圣都寄希望于“涌众”来推动和实现地球变坏趋势的逆转。我们希望有一天看到秀秀的养父母的觉醒,他们不再向往住豪宅、用名牌,咖啡只喝现磨的,包包只用VL的奢侈生活,不再把VL包扔得满屋都是,不再天天都泡在装满了现磨咖啡的浴缸中洗澡,不再埋怨自己的养女为“丑八怪”,长大不能当明星而为他们挣好多钱。我们希望全人类都像秀秀那样,终于明白“再昂贵的物质堆砌都不及内心对自己的重要,”然后“平和地接纳和勇敢地展示自己的本来面目,美丽就随之绽放了。”(P123)

是的,唯有痛下决心,对人类文明进行减负减压,去杂存真,才能遏止文明过度的危险趋势,才能拯救地球和人类本身。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种逆转,到那时,苍天一定会还人类一个美好的自然家园,还有美好的精神家园,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会有足够的宽松,让人类的灵魂与肉体重新轻盈起来。

二是选择人类进化的正确方向。人类进化到今天,正面临着转折性的选择,基于生物特征的进化因当代科技发达、进化动力已然失效而陷于停滞甚至可能快要成为过去时,但体现人类自身存在价值和生物特征以外的生命意义的人类特质进化才刚刚开始,任重而道远。那么,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人类特质?歌德早就说过:“人类凭着聪明划出了种种界限,最后凭着爱,把它们全都推倒。”当人类生物特征的进化显著弱化,“最后凭着爱”便成为人类自身特质进化的核心动力与旗帜。

而《万绿之瓦》这部小说讲述的正是爱的故事,既有男女间的爱情故事,更有人类广阔的爱心和大爱情怀。小说在种种矛盾、冲突、纠结、危难中,始终没有忘记给人们一种“爱”的动力与暖光。丫丫告诉南茜:“你不是异类,也不是实验品,更不是凶手,你是因爱而生,更是因爱而活!”(P216)构成小说故事主轴的南茜营救父母的离奇感人故事,体现的就是爱,爱父母,爱故土,爱乡亲,爱人类,爱地球。南茜冒着生命危险回去援救旋旋,令Katniss女王用“最特殊最高贵的规格”来欢送她冲出水面,这就是源于爱的原动力。百婆在临死前“挣扎着最后一口气对丫丫说:‘告诉南茜,我爱她!’”(P185)“当年圣英子与百婆同时爱上了夫子,但夫子只爱百婆一人。”为了这份爱,百婆受了几世的痛。(P176)她们的悲欢故事,都因“为爱而生,为爱而活”而令人感动,同时也再次证明:“爱,让人类有别于人工智能。”(李开复语)只要人类还有爱,就会将人类自身特质的进化进行到底,我们作为人类的尊严与活力就不会完全丧失。

所以面对智能机器人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人类不必太在意自身生物特性的进化,把过多的心思放在基因检测、器官更换、长生不老等生物学意义上的升级,追求生物特征的进化;而应该更加重视培养、发展与珍惜属于人类自身特质的东西,包括以爱为核心的“感情”、自我认知的“思考”和“生死意识”等。因为人类是唯一能追问自身存在之意义的生物,这种特质不仅是我们人类的伟大之处,更是我们人类的立身优势,任何情况下都必须自爱、自珍、自重、自保。

这一点也许我们有许多人还没有看清楚、想明白,但是,小说中的许多宇星人已经有深刻的感受和认知。M仔说的那段番话就很有代表性:“……来到这里才发现,这里的人类尽管智能不如我们,但他们有我们所没有的感情呀!他们的喜怒和哀乐是那么的独特,他们的艺术和生活是那么的美妙。他们的人生是由一个个动人故事组成的,而我们的存在是由一串串冰冷的数据构成的。我再也不想过那样的枯燥生活了。”(P199)“就算我们宇星人表面上控制了地球,那也是暂时的。时间一长你就会发现,我们根本统治不了人类,人类永远不会屈服于外来的暴力统治。”(同上)“最后,会被人类同化的反而是我们,我们会喜欢上他们的音乐,他们的文字,他们的服装,他们的美食,他们的一切的一切……”(同上)正因为如此,Katniss女王、M仔、孙大圣等都已经爱上了地球,愿意留在地球与人类共同生活。(P207)

作者在这部小说中想象出一个M山,一座由一本本书籍组建而成的M山,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据孙大圣介绍,这个“M山要的从来都不是一具人类躯壳,而是一种人类精神。不管他是真实的人类,还是人类创造出来的人物,只要他具备了影响人类进程,推动人类进步的特质,那么他就会被选中,在M山永存。”(P163)这座M山的巨大价值显然是因为有感情、有思想、有贡献的人类杰出者而存在的,他们代表了人类的精神与特质,代表了人类的尊严与价值,也说明人类在其生物性之上具有生命意义与精神价值的神性。这也可能是作者为了避免我们在人工智能于食物链顶端鄙视人类而形成的自卑与悲观,增强人类对自身价值与意义的信心而特别安排的一个情节。

三是选择人类与智能机器人和谐相处的共同生活。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来临,从弱人工智能到强人工智能、再到超人工智能的时间可能用不了太长的时间。而人工智能是我们人类发明和发展起来的,但它们在智能上正在迅速赶上和超越人类本身,这也许是人类的宿命。命运是不可改变的,唯有改变我们对命运的态度。塞涅卡说:愿意走的人,命运领着走;不愿意走的人,命运拖着走。其实他忽略了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和命运结伴而行。从现在开始到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们人类只能与智能机器人结伴而行,和谐相处,共同生活。这可能是我们人类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之后,化压力为动力,变被动为主动的正确选项。

读者可能都会注意到《万绿之瓦》封底那段介绍该书特点的简约文字,称该书“将真情与智慧、生灵与智、文化与环保等多种元素巧妙展现,令读者在悦读中轻松实现与未知世界的神奇链接。”然而不一定所有的读者都会注意到,这段文字中“生灵与智能”和“未知世界”两个词组是以大一号黑体字而凸现的,这可能是作者或编辑,也可能是作者与编辑共同谋划的,以期引起读者的特别关注。当我们读完这部科幻童话小说之后,才会领会到这些凸现字体的用意:原来这部原创性的科幻童话小话就是一个人类与智能机器人不打不相识的故事,昭示未来将是人类与智能机器人共同生活的社会,我们不能拒绝智能机器人,必须适应与它们朝夕相处,必须学会与它们打交道,同时在迎接智能机器人的各种挑战中升华自己,完善自己。

人类与智能机器人相遇看似偶然,实则是一种必然性。智能机器人是我们人类自己发明和发展起来的,它们不可能脱离我们人类的生活而独立存在,否则,它们将失去价值。M仔对夫子说:“我也不会跟你走,我再也不要回那个什么都按部就班的星球,再也不要变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工具,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只会叫我MAP605的地方,我喜欢大家叫我M仔,我喜欢留在我好朋友生活的地方。”(P198)作者可能是想通过M仔这番心里话告诉我们,即使是像宇星人这样的智能机器人,也不想回到宇星球,尽管“那里的任何东西都是纯净的,没有污染、没有危险、没有伤害,是宇宙间科技最发达的星球。”(P198)既然智能机器人铁了心留在地球上,与人类一起生活,我们即使要赶它们走,也是赶不走的。

著名散文作家周涛曾经写过一段很有趣的文字,说的是:在茫茫大沙漠里,从不同方向爬来了两只小蚂蚁,它们见面了。但是为了矜持,居然没打招呼。此后它们还会独自爬行很久,却一直在后悔:当时怎么没有拥抱一下?我觉得以此来比喻人类与智能机器人的相遇是再合适不过了:我们与智能机器人应该好好拥抱,让它们成为人类的好帮手、好伙伴,成为共同发展未来的合作对象,而不要成为敌人,更不要成为人类的最后毁灭者。正如李开复所言:“如果我们能在农耕时代接受骡马作为人类的合作伙伴,在现代社会接受机械、车船与人类共同协作,那为什么不能在人工智能时代接受AI这个好帮手?”

我们注定要克服心理障碍,调整心态,做好与智能机器人结伴而行、长期共存的思想准备。尽管智能机器人是我们人类制造的工具,但既然它们也称之为人,具有拥有与人类比肩的智能甚至拥有超越人类的智能,我们就应该对它们以伙伴相待,给予应有的尊重。《万绿之瓦》中圣英子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难道因为有些东西是由人制造出来的,我们就可以认定它只是机器,没有生命,没有感情,不真实了吗?”(P077)我们必须发自内心把它们当作真实的存在而给予尊重。

即使是遇到了“我们创造了工具,工具反过来塑造我们”(麦克卢治语)的情况,我们也不要畏惧而退,而要继续前行,不断增强善于借助智能机器人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让孩子们能够在人工智能的世界里生存下来,并且获得更大的发展。善于深刻反思和富有质疑精神的圣英子对此就有自己的看法:“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觉得,文学家创造出来的人物是有生命的,而科学家创造出来的机器却是没生命的?我们愿意让书中的人物影响我们的思维;却拒绝承认机器人也在改变我们的行为,走进我们的生活?”

智能机器人改变人类生活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也许我们不能准确地预测未来,预测智能机器人能够改变我们到什么程度,预测我们和孩子未来的命运。然而无论如何,我们应该相信人类有自信、有智慧、有能力地“轻松实现与未知世界的神奇链接。”(《万绿之瓦》封底语)而在未来的世界里,我们人类能够与智能机器人和谐生活,共同发展,人类保持自身特质,即使出现宇星人与地球人的混血儿,我们也要使人类美好的特质与基因融合到混血儿身上,使他们都成为像南茜一样美丽、善良、聪明的人。

从一本科幻童话小说解读人类的终极之忧与出路,终究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写到这里,我觉得该结束了,自己与大家都需要放松一下。借此我想向作者与读者报告一个消息:智能机器人“小冰”出诗集了。据报道:今年5月19日,18岁的智能机器人“微软小冰”举办了个人第一部原创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的新书发布会,从这一天起,她成为诗人。这是一本百分之百由小冰创作的诗集,人类编辑从她的数万首诗中挑出139首结集出版,没有经过任何润色,甚至保留了小冰的错别字,连书名也是她自己起的。最后,让我们一起来读一段小冰写的诗句吧:

艳丽的玫瑰和艺术的情绪
极美妙的新生
曾经在这世界
在那寂寞的寂寞的梦

 (2017年8月25日星期五)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