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化频道 > 正文

孤负家传节与幢——读颜伯焘《求真是斋诗钞》

2017-11-12 7:52:33河源日报司雁人

    与父亲颜检一生都在写诗编集不同,颜伯焘好像根本无意为诗。《求真是斋诗钞》无序亦无跋,不分卷,所附《诗余》亦不分卷,本人所编还是他人所辑亦不可得知。
    《求真是斋诗钞》可分三部分:一是颜检卒后伯焘按制丁忧庐墓期间作,二是起复赴京趋朝途中作,这两部分都很少,大部分都是道光二十二年(1842)厦门抗英失败罢职还里之后所作。尽管颜检称伯焘“读书好古工文章”(《衍庆堂诗稿》卷三《书日省箑头》),但《求真是斋诗钞》大部分属游戏之作。
    颜伯焘嘉庆十九年(1814)中进士,选庶吉士,学习三年,嘉庆二十二年丁丑(1817)散馆授翰林院编修。曾到四川参与乡试。道光二年(1822)出任陕西延(延安)榆(榆林)绥(绥德)道道台,历任陕西督粮道、陕西按察使、甘肃布政使。道光九年(1829)由甘肃布政使迁直隶布政使,道光十年(1830)升陕西巡抚。道光十二年(1832)父亲颜检在西安去世,颜伯焘第二年将其归葬于锡场镇河洞村墓地。
    道光十三年(1833)至十六年(1836),颜伯焘在连平丁忧守制,感叹:“官职多艰虞,仔肩肘或掣;宦海涉波涛,收帆转愕眙。”(《哭凤甫叔八十韵》)趁着为父亲守孝的机会,于仕途奔波中停下来,享受一下怡然自得的生活。由于生长在北方,颜伯焘喜欢吃面:“我虽北产实南人,嗜面酷似并代民;刀切酒淘漆斗贮,岁时治具邀亲邻。”(《兰舫叔偕介石兄、何丽亭、卓凤山、叶西园过我食炒面》)他像山西太原、代县人一样酷爱食面,经常邀请亲邻们来家一起吃。
    道光十六年(1836)丁忧期满,奉诏迅速来京,又叹:“世人但说苦行路,哪解艰辛是宦途”“为国为民计安出?寝餐俱废又从玆”(《奉诏迅速来京首途口占寄兰舫叔介石兄》)。临行前,颜伯焘写下《诏促趋朝,愿虚守墓,永怀罔极,情见乎辞》,叙述父母家庭及自己身世。此时父母及十个兄弟姐妹只存伯焘一人:“大兄、次兄、四弟幼殇,大姊、次姊、四妹殁,三姊、五妹、六妹幼殇,俱吾母出”“我生于京邸,厥岁在戊申;我父视如珠,我母视如麟”“焘五岁后,父有远役必携以行”。不舍之情,伤心惨目。以后罢职居乡,请堂妹之子林步垚为自己经营家计,后来步垚因伤寒病逝,伯焘作《哭林甥步垚》透露:“余长姊、二姊、三妹、四妹俱无所出。”哀叹自己连个亲外甥都没有。
    道光十七年(1837),颜伯焘任云南巡抚,改建滇池石闸,使周边农田得以灌溉。不久,兼署云贵总督。《清史稿·颜伯焘传》于此处写道:“伯焘累世膺疆寄,娴习吏治,所至有声。”意思是说,颜伯焘一家几代人都是受皇上托付,领命治理国家疆土的朝廷重臣,他熟练掌握行政权利的运用,所到之处都留下了好的名声。
    道光二十年(1840)农历九月,继邓廷桢之后,颜伯焘被任命为闽浙总督。道光二十一年(1841)七月,厦门抗英失败,二十二年二月革职回籍。“中朝方极盛,外侮忽相侵。臣罪如山积,君恩较海深。曾看鲸筑观,幸放鸟归林。从此桑田下,栖迟十亩阴。”(《罢职还里东篱兄以诗见寄即次其韵》)庆幸自己还能活着回来。是年五十五岁,直至咸丰三年(1853)六十六岁奉诏入京,又奉旨途改姑苏(苏州),帮办江南事务,总统潮勇,不久病逝,颜伯焘在连平老家乡居十二年。
    其间最可安慰乃长子培咸、次子培恒,州、府、院试皆居第一,俱以“小三元”先后入泮。“幅巾归故里,悬车撤坐鞯;芝兰间玉树,欲使生庭轩”——卸去戎装便服归里,撤去坐垫挂起车子,只希望子侄们顺利成长。(《五十八岁生日近族长幼来集戏作,全有百二十二韵并禁重字》)“解组归来鬓早华,青毡依旧读书家;频年庭院春如海,第一先开木笔花”(《小汸十二弟以培咸培恒皆以小三元先后入泮诗以志喜,依韵和之即示培咸培恒》)。其余就是作诗然后不停地叠韵,一叠就是十首八首。《族中长幼小集求乐堂》十叠前韵,《群从再集求乐堂》又十叠前韵,《偶作》也十叠前韵。兰花又名幽客、芳友,为伯焘所钟爱,介石兄赠折枝兰、复赠双枝兰、约来年移兰再赠、分兰见赠、园兰盛开又赠均诗以赋谢,等不及更诗以催赠,和而再叠,且有用同“兰”音者为韵,纯属玩文字游戏。古人诗集五言、七言常见,伯焘诗集中尚有六言十首及效唐人三句体,实不多见。
    颜伯焘无意为诗,但他读过的书走过的路,还是会在不经意中流露出来。仅《介石兄评诗书“丰干”为“丰于”诗以戏之》一首句注,涉及典籍就有《蓼花洲闲录》《丹铅录》《竹里编》《琅琊代醉编》《太平广记》《匡俗正谬》《史记》《汉书》《国史补》《秘笈广函》《一统志》《酉阳杂俎》《颜氏家训》十三种,辨析字、词、曲、典故、庙宇名称有山西丹朱岭庙、邺中西门豹祠、孔子厄陈州、匈奴单于妻妾阏氏读音、江陵奉甲庙祀春申君、曲名“想夫”与歌“相府莲”、羽林将军庙、乔姬庙之讹、九与丸、蛮头与馒头、祠代鸱、蹲鸱训为芋头还是恶鸟等十二则。且皆信手拈来,随意指点,足见其读书涉猎之深广,游历跋履之宽阔。《六十生日》《六十三岁生日》也都是同类作品。凡遇事有所吟咏,即有庞大的经典阅读为基础,联想起多部典籍中的记载。即使无聊叠韵,也不乏深意。“读书未解和戎策,削籍犹藏御寇图” “邯郸道上骑驴客,多少黄梁梦醒无?”——自嘲鲁钝,而又御敌心坚,知其不可为而勉力为之。(《族中长幼小集求乐堂·五叠前韵》)“宦游足迹缺高凉,天下名山半设觞”“襆被生还殊意外,居然春梦好收场”——十七省中唯广西未至,厦门抗英失败,庆幸还能生还。(《群从再集求乐堂·五叠前韵》)“蕉鹿无端成梦幻,莼鲈有味耐秋寒;优游田里偕乡党,共沐恩波岁月宽”——百般人生况味,都在沧桑变幻之中。(《偶作·六叠前韵》)
    道光二十二年(1842)五十五岁革职回籍,五十八岁至六十五岁生日,年年有诗。当事人是怎样记叙厦门抗英失败经过呢?《六十生日》序曰:
    焘以庚子(道光二十年,1840)九月晦拜命总督闽浙,辛丑(道光二十一年,1841)正月杪受事,二月初驰赴厦门。厦门四面环海,兵家所谓绝地。欲守厦门,必先守峿、青二屿,以二屿为入厦之户也。量其地,船过其中,炮两面可击,而前人未之及。厦门战守之具,又空空如也,乃与僚属日夕筹备甚急。而逆夷连四十余大舶,七月九日,突入厦港。我师巨舰未竣工,小舸不能载巨炮,只以海滨为御贼之地。地只丈余,余皆民居,民不肯让地,则地利已失。十日辰刻接仗,贼所恃惟炮,我所恃亦惟炮。相持至申刻,坏其七舶,贼乃以数舶攻一炮台,官兵血肉狼藉。不逾时而三十余台皆毁,火烧民居,民乱,事不可为。僚属请令,焘曰:“城存与存,城亡与亡!夫复何言!”众大呼曰:“厦门无城,同安之一岛耳,同安令尚不徇一岛,而总督徇之?漳泉乘乱,必不保福州,且难支,是更辱国矣!请退兵并力守泉州。”焘谢曰:“焘见不及此。”遂下令退守泉州。贼果数犯漳泉,以道险有备不能入。而厦岛之民恨贼,人各为守,贼亦不杀一民,其心叵测。二十日贼趋浙江,厦门收复。事闻,上免焘罪,而令立功。十二月,上以焘后效未奏,削籍,焘得以壬寅(道光二十二年,1842)二月自闽归矣。焘不殁于贼,当以失律诛,上特原之,是焘于辛丑更生也。今年六十,是更生之七年也,焘特七岁小儿耳。感恩志幸,情见乎词,用上下平三十韵成七截,首尾倒叠,为六十首。意之所到,走笔书之,不复计其筌绪也。
    “雷霆不屑施威怒,转放生机雨露中”——颜伯焘确是真心感激皇上不杀之恩的。“匿迹消声五过冬,自嗤非士亦非农”——此时在连平隐居已五年,过着不是官也不是农的生活。“回头六十年中事,孤负①家传节与幢”——回首往事,(没在厦门抗英中战死)只是觉得对不住家传的节操与显赫。《林璇台表弟以诗为寿次韵答之》又再次抒发自己于家于国有愧的感慨:“传家业堕惭遗体,负国恩宽许乞身。”
    《六十四岁生日》:“少为贵公子,壮为八州督。锐意扫鲸鲵,附名帛与竹。谋敢徇魏绛,咎难归马谡。无功何足论,有罪不可赎。废放感先皇,斧钺免刑戮。老作太平氓,知足复何辱?”——简单概括自己一生:也曾锐意进取,希望名垂青史,当时未顺从“魏绛和戎”②的策略,厦门抗英失败,皇上也是不得不“挥泪斩马谡”③。“儿时每侍饮,不胜三蕉叶;齿长兴复豪,一斗亦安贴”——小时不胜酒力,大了却很能喝。这首诗还谈及莫逆之交黄香铁:“我有肝胆交,四十余年矣”“侃侃论古今,相与求真是”。也在这时提及自己诗集的名字。
    黄香铁(1787—1853),原名黄钊,广东蕉岭县陂角霞黄村人。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生于江苏苏州黄丽坊,嘉庆二十四年(1819)甲申科举人。清代著名诗人、方志学家和教育家。著有《读白华草堂诗集》等诗文集。在京师充国史馆缮书多年,与番禺张维屏,香山黄香石,吴川吴辛山,阳春谭敬昭,顺德吴秋航、黄小舟称“粤东七才子”,盛大士辑《粤东七子诗》行世。嘉应州则与宋湘、李黼平齐名,誉为“梅诗三家”。居京时,三十岁写出《落叶》律诗四首,诗文一出,京师轰动,名公巨卿直呼“黄落叶”而不称其名。回乡后鉴于《镇平县志》内容简陋,实地考证、旁征博引、纠偏改谬,于咸丰三年(1853)纂成地方志《石窟一征》。是年卒,六十七岁。
    虽参加科举,但黄香铁倾心诗歌多于宦途,在京因沉溺吟咏,荒废学业,得颜伯焘相劝,不得不“得诗百篇后,今岁不复作”。中举次年,“大挑”一等,以知县用。但其决定回广东从教,遂“改授教职”,由吏部分派候补。道光元年(1821),自京都返潮州,坐馆龙湖书院。此后几次往返于鲁、苏、京、杭和潮州、镇平(即蕉岭)之间。道光七年(1827)再入潮,受聘城南书院教习,至十年附公车上京会试,坐馆城南计三年。道光十七年(1837)四月莅潮阳教谕事,主儒学,或兼东山书院教席,二十三年癸卯(1843)授翰林待诏,明年甲辰(1844)卸司铎事,至冬始去,前后八年。是为“讲学潮州三书院”。
    早在道光二十一年(1841),香铁于潮阳娶土人(本地人)姐妹为妾,名曰紫荃、紫翘。伯焘《黄香铁待诏诗来以两姬夸示依韵答之》,之后即叠前韵十四首,复叠前韵十四首,“清风明月真知己,一片神交意绪宽”(《前诗成又次四首》)。黄香铁长颜伯焘一岁,焘六十铁六十一互诗寿之,又两叠前韵。这么两件小事,颜伯焘前后共计作同韵诗三十五首,可见两人交情之深,也可见其寂寞。“别久道阻哪得见,手翰却寄可代面”“与子莫逆四十载,爱子笔墨具骨采;而今皤然俱成翁,眠餐佳音宜时通”——好友久别,道远且阻,喜欢你的文章,见字如面;如今俱老矣,关心你的饮食睡眠,盼望常通音信。(《望黄香铁待诏来书作七仄七平短歌》)
    《求真是斋诗钞》中也有几首清新隽永的小诗,《早起》即是其中一首:“早起步庭中,轻寒澈碧空。花枝擎夜露,木叶下秋风。不觉虫吟歇,旋闻鸟语通。西山高绝顶,晓旭逐层红。”情景交融,神理妙通,格调纯雅,意境空灵。也许和他晚年“有暇读书真是福,无情作宦却非迂”(《山斋》)的心境有关吧。
    注:①孤负:违背;对不住。“孤”此处宜作“独”解。
    ②“魏绛和戎”:春秋时晋国卿魏绛,用议和的策略,争取到晋国周边各少数民族的拥护,使晋国稳定,同时也为民族融合创造了条件。
    ③“挥泪斩马谡”:马谡,字幼常,襄阳宜城(今湖北宜城南)人,侍中马良之弟 ,三国时期蜀汉战略家、将领。初以荆州从事身份跟随刘备入蜀,历任绵竹县令、成都县令、越嶲太守。蜀汉丞相诸葛亮用为参军。马谡才器过人,好论军计,向为诸葛亮所器重,每次接见谈论,从白天到黑夜。建兴六年(228)诸葛亮北伐时,马谡因违背作战指令导致街亭失守,撤军后被诸葛亮斩首。此后在小说《三国演义》中,有了“挥泪斩马谡”的典故,广为人知。

编辑:戴珍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