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冬日闲笔(散文)

2017-12-16 8:04:01河源日报路来森

 冬阳

冬日无事,我,闲坐在阳台上。

天晴晴,天清清。晴,是晴朗;天空,分明是蓝的,蓝得分明。清,是清寒,室内有地暖,并不寒;因为是冬天,我猜,室外至少是清寒。

清寒的蓝天上,挂着一轮瑟瑟的太阳,阳光很瘦,有些苍茫。苍茫的阳光,照进阳台上的窗玻璃,使阳光愈加明亮。一阳台的阳光,拥挤、推搡、荡漾,熙熙攘攘;皮肤,痒痒的,一群虫子——阳光的虫子,在脸面上舞蹈;阳台,浮漾出一种热闹的情味。不过,还是静,我一个人,闹中取静。

阳光,照在我身上,我暖,我也明亮。暖煦煦,顿有一种春日到来、春晖普照的感觉;明亮亮,我心无杂念,心不藏垢,内心一派清明、清亮。

我在想:世间永远温暖,该多好啊!人心,永远清亮,该有多美!

 风景

我在阳台上看风景,风景,在窗外。

看不远,又看得很远。很远处,是远天;再远的远天,就被林立的楼房,遮住了。我只能从缝隙里窥看,缝隙里的风景,很瘦;很瘦的风景,遮遮掩掩,难得大气。

我一直认为:远方的风景,应该是大气的。

看不远,是近处,近处的风景在眼前,在楼下。

对望的楼顶上,我看到,阳光在舞蹈,风在呢喃,风,张着嘴巴呢。一只花喜鹊,飞来了,站立楼顶,唧唧喳喳地叫几声,然后,霍然飞走。一道七彩的线,挂在了喜鹊的尾巴上,风,便在尾巴上呢喃。

楼下,一辆轿车跑过,车尾,冒出一道黑烟。草坪,依然绿着,只是绿得有些慌张,它闻到了黑烟的味道。一位老妪,领着一个小女孩,姗姗走过;女孩的手中,握着一架纸扎的风车,风车在哗啦啦地转……

我听到了时间流淌的声音。我看到:孔子站在泗水河边,正在叹息:“逝者如斯夫……”女孩,把时间扎在了风车上。

 读画

眼前,摊着一本书,书名叫《茶经》;当然,就是陆羽的《茶经》。

《茶经》里,有许多插图,彩色的;我看的是插画。

谈茶的书,插画,也是“茶”的画。不过,与茶树似乎无多大关系;因为那画,是花鸟画,画的是茶花——山茶花。明·佚名的《茶花鹁鸪图》、清·吕琮的《茶花双禽图》,等等。花,是白色的;为什么总是白色的?鸟,落在花枝上,姿态各异,神情栩栩。我觉得,那些鸟,是活的。

但,我更认为,那些鸟应该落在茶园里。春天,新芽初萌,新绿满枝,是雨前茶。一些采茶女,正在采茶。一只竹篮,一顶斗笠,一块丝巾。竹篮里,堆满了绿茶;斗笠上,浮漾着春光;丝巾上,飘逸着风。好风景,好春天。

一群鸟,从天边飞来了,哗啦啦落满茶园。

鸟,在看人;采茶女,在看鸟。“熬好……”,采茶女一声吆喝,回荡茶园,回荡山野。那鸟,便霍然飞走……

飞进了陆羽的《茶经》里。

我刚想合上书,一只鸟,就从书中飞出来了……它也要去采茶吗?我不知道,但至少,它把我带进了那片茶园,那片春天的茶园。

我在冬天里,遥望春天。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