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焚香一炷星坛上——读谢元《开元观》兼谈文天祥与“黄冠归故乡”

2017-12-24 8:04:01河源日报司雁人

    《河源县谢氏族谱》录有谢元《开元观》一诗,《河源县志》选入时做了一些改动,疑此诗是与时在燕狱中的文天祥作精神交流,这里两相参阅重新整理如下:

    鉴湖一曲①环峰岫,灵区②福地真稀③有。瑶台月冷碧桃④香,石室春深紫芝秀。我乘闲暇杖藜来,烟霞掩映云间开。萝风拂面松百尺,野猿孤鹤相徘徊。欲求却老丹方诀,不遇仙翁谁与说。天阔难寻桑海更,昼短易看尘世阅。中有持斋小道流,黄冠野服何清修。焚香一炷星坛上,任我凭君⑤咏赋游⑥。

    同治版《河源县志》说开元观“旧志载在城南今圮”(《礼乐志·寺观》),估计这时谢元已到河源一段时间,家也搬进了县城,看到王朝易代的现实,心头不由得生出了一种道家的遁世念头。想必开元观有一泓碧水让谢元想起了“鉴湖一曲亭”——贺知章请为道士得以还乡的典故。环竖的群峰云雾缭绕,于是觉得这灵验的祈福宝地人间少有。瑶台石室,月冷春深,碧桃紫芝吐香竞秀。我乘闲暇拄着藜杖来访仙境,但见烟霞掩映像开在云间的花朵。细风拂面,松高百尺,野猿孤鹤自顾玩耍觅食。此诗最可琢磨处在下半段:想要得到长生不老的灵药丹方,不遇到神仙老翁又能跟谁说呢?天空再辽阔也难找寻沧海桑田换了的人间,白昼再短暂也容易看到尘世的美丑媸妍。看那手持斋饭的小道,黄帽长袍过着多么清净的生活。此来不是为了观赏美好的风景,而是要在星坛上烧一炷香,无人干扰地与我的文山老友,好好说说心里话。谢元对文天祥感情之深、人格之景仰,尽在此诗。只是有元一代,他只能把这种情感深深埋在心里,藏在诗里。诗面上看,主要还是表达了谢元想当道士可以回家的心理。

    《宋史·文天祥传》有如下一段,未知与此诗合否:

    时世祖皇帝多求才南官,王积翁言:“南人无如天祥者。”遂遣积翁谕旨。天祥曰:“国亡,吾分一死矣。傥缘宽假,得以黄冠归故乡,他日以方外备顾问,可也。若遽官之,非直亡国之大夫不可与图存,举其平生而尽弃之,将焉用我?”积翁欲合宋官谢昌元等十人请释天祥为道士,留梦炎⑦不可,曰“天祥出,复号召江南,置吾十人于何地?”事遂已。

    这段话实际上有两层意思:一是,如果能以道士身份归隐故乡,将来以方外之人给元朝廷出些主意,那还可以;二是,如果马上要我当官,非但与现在服务新朝那些原宋朝的士大夫们不能相容,而且把自己平生志向事业全都抛弃,实际上是毁了我一生名节,没有了名节,重用我还有什么用呢?

    这是元世祖至元十九年壬午(1282)八月的事,离文天祥去世尚有约四个月。文天祥自己说没说过“黄冠归故乡”的话存在争议,但王积翁等十位南人仕于元朝者,谋合奏请释天祥为道士,留梦炎不可,事遂已——无争议。以《开元观》流露出的明亮色彩来看,谢元是否得知此议,也认为文天祥能像贺知章那样,以道士身份还乡活在世上确是不错的选择,于是借道开元观,“焚香一炷星坛上,任我凭君咏赋游”呢?也许谢元就是希望能与文天祥一起吟诗作赋、游览山水,因为他们都是读书人出身。文天祥“患难中,间以诗记所遭”,颠沛时仍自编《指南录》;坐幽燕狱中诵杜诗,集为绝句二百首,记宋末诸事甚详,另编《指南后录》《吟啸集》;别人编族谱请其作序,皆欣然命笔,故庐陵诸姓家乘多有文山之序。不管遭逢多么崩裂的时事,经历多么困苦的生活,他们本质上总有文人的傲骨、旷达和散逸。从这个角度理解,《开元观》句句有着落,好像都是说给文天祥听的,因为全诗都写道家生活的美好,像是劝文天祥接受祝发为道的建议。“欲求却老丹方诀,不遇仙翁谁与说”——要想长久活下来,不当道士没有别的办法;“天阔难寻桑海更,昼短易看尘世阅”——天地再广阔也难改变沧海桑田换了人间的现实,只要活着哪怕时间再短也可以多看看尘世间的一切。若从谢元自身角度理解,《开元观》倒是处处有些牵强。《河源县志·艺文》以开元观为题诗仅此一首,而且一定采自谢氏族谱,我们甚至觉得真实的开元观可能并不存在,《河源县志》载《开元观》即说“灵区福地真虚有”。“开元观”就是谢元借贺知章请为道士得以还乡之典故,让文天祥离开元朝廷的一种观点。唐玄宗赐贺知章宅名“千秋观”,谢元于是借名“开元观”。

    如此,此诗写作时间应在至元十九年壬午(1282)八月之后,至十二月初九(1283年1月9日)文天祥去世之前。文天祥死后,谢元再写这首诗就没意义了。这不大可能。

    《开元观》无写作时间,也无序跋交代写作背景。这首诗是不是就是写给狱中文天祥的也未可知。文天祥早年两首诗作意境可与此相映照,一为《赠秘书王监丞》“君不见,秘书外监贺放翁,镜湖一曲高清风”(《文天祥全集》卷一),一为《借道冠有赋》“秘监贺君曾道士,翰林苏子亦祠官”(《文天祥全集》卷二),说明文天祥欣赏贺知章晚年的归宿。

    不知两人是否切磋,文天祥文集中还有多处提及“贺监”“黄冠”“鉴湖”等,入狱后所作《吟啸集》(《文天祥全集》卷十五),与武夷道士唱和《送赵王宾三首》之一更有:

    风流不比贺家狂,潇洒黄冠意更长。自有武夷溪九曲,鉴湖何必问君王。

    谢元《开元观》较隐讳,而文天祥的三首诗更直接。如果文天祥在狱中先收到谢元的《开元观》诗,由此说了“黄冠归故乡”那段话,也能顺理成章。《宋史·文天祥传》无贺知章之援例,而《开元观》有“鉴湖一曲”之暗示,让我们相信确实存在这种可能。那么《开元观》写作时间就要在壬午(1282)八月之前。这又是怎样令人唏嘘的历史细节呢?生活本身存在无限可能,只是我们不敢无限制地想下去。

    《四库全书总目》云,天祥“生平有‘文山随笔’数十大册,常以自随,遭难后尽失之”。文天祥现存文字均未涉及谢元,文谢两人个性不同,谢元志在山林,文天祥志在云天,同年(同科)同庚同生,也许是他们君子友情的重要理由。

    《宋史》上的记载是真是假,从古至今,有反驳者也有认可者。反驳者就文天祥所作所为而言,认为他不可能有这种想法;认可者从人性本身角度出发,认为他有这样想法也属正常。认可者有人说,这是文天祥放的烟幕弹,他可能另有图谋,倘能逃出樊笼,登高一呼,应者自当云集,他日之事,则未可料也。还有人说,文天祥久有出世之心,以道士身份隐居是他的一种选择,至于备不备顾问,说法而已。反对者认为,《宋史》上的记述纯属编造,其目的在于诋毁这位以抗元为己任,不成,则决心以身殉国的英雄。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文天祥一贯的立场、一贯的言行,而不是他人转述的立场或言行。因为他人自有他人的目的。宋恭帝投降前,他起兵勤王,他是忠君的;宋恭帝投降后,他则以“社稷为重君为轻”,继续抗元;兵败被囚,元朝又利用宋恭帝劝他投降时,他仍决不因皇帝的软弱来改变自己的信念。《过零丁洋》《正气歌》《绝命词》(即《衣带铭》)等传诵千古,尽人皆知,这才是真实的文天祥。

    注:
    ①鉴湖一曲:《山阴县志》载:“鉴湖一曲亭在常禧门外,贺知章建。”贺知章三十七岁中进士,仕宦京城五十年。唐玄宗时任太子宾客、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时人称其“贺宾客”“贺秘监”。一生为官清正,深得百姓称颂,直至八十五岁高龄,唐玄宗还不肯放他还乡。因玄宗好道,贺知章于是假托“恍惚不醒,若神游洞天三清上,数日方觉,遂有志入道,乃上疏请度为道士还乡”(见《册府元龟》)。玄宗准奏,赐其宅名“千秋观”。贺又“乞周宫湖数顷为放生池”,玄宗以为不够气派,“有诏赐鉴湖剡川一曲”为其放生池,并为之建造“鉴湖一曲亭”。
    ②区:《谢氏族谱》为“枢”,《河源县志》为“区”。灵区(línɡ qū):美善之区;奇美之地。灵枢(línɡ shū):犹神机,灵巧机变的谋略。
    ③稀:《谢氏族谱》为“稀”,《河源县志》为“虚”。
    ④桃:《谢氏族谱》为“桃”,《河源县志》为“排”。
    ⑤君:《谢氏族谱》为“高”,《河源县志》为“君”。
    ⑥咏赋游:《谢氏族谱》为“咏赋游”,《河源县志》为“赋咏游”。赋咏:创作和吟诵诗文。
    ⑦留梦炎:淳祐四年(1244)进士第一,官至左丞相。与文天祥同为宋朝状元宰相。后降元,授礼部尚书,至翰林学士承旨。

编辑:戴珍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