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边境上的壮族老房东

2018-2-4 19:16:59河源日报长乐人

自卫还击作战那会儿,部队条件非常艰苦,刚开始,很多部队都要临时借住在驻地的老乡家里,这些边境的房东们默默地支持着边防部队,边防军人和他们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的军旅生涯中,也有8个月这样的经历。

那时我们借住的地方叫百合街,听起来是街,看起来像街,但其实不是街,而是群众沿着那坡通往百南、百省的公路,一户挨一户排成两列建起来的以茅草当瓦、木板木条当墙,上下两层的几十间茅草屋。这些夹路而建的草屋,形成了大约300多米长的小“街道”。它一边靠山,另一边紧挨着由北向南流往越南的河流。
壮族传统民居一般木楼上面住人,楼下面圈养牲畜,前厅用来社交活动,两边厢房住人,后厅为生活区,屋内的生活以火塘为中心,在火塘边用餐。

百合街的房子也是传统的壮族民居,但结构稍有不同,主要是猪、牛、马、鸡、鸭等牲畜与人住的地方分开,圈养在房子后面,卫生条件稍好。这条街上的民居与山上的村落房子相比,条件已好了许多,而且出入比较方便,在这个边境的公社也算是大地方了。

我们三个连队的300多号人就借住在街边这几十户农户家里。当地农家的房子并不宽敞,但几乎每家都安排了至少一个班的人员居住,战士们或打地铺或住在房东平时放粮食、杂物的小阁楼上。

训练之余,战士们就在河边冲凉、洗衣服。

房东们各方面条件都不算好,每家要住进那么多兵,完全打乱了他们的生活规律和日常习惯,不光进进出出不方便,夜晚我们站岗放哨还会打扰到房东们休息。然而,老乡们从来没有提过任何要求。

部队训练回来,大多是房东们生火做饭时间,他们没有灶头,只用简单的三脚铁架支起铁锅,烟火缭绕,远处看着小街炊烟袅袅,生机盎然。但在房里可是熏得战士们眼泪直流、咳嗽连天,不过战士们毫无怨言,还总觉得对老乡们有所亏欠。

我所在班和兄弟班的部分同志住的这户户主叫农桂精,他老婆叫章素梅。农桂精夫妇年龄在30岁上下,平日一身壮族传统穿戴,男主人上穿布扣蓝色粗布衣裳,下穿肥大的麻布裤子;女主人则头扎毛巾,上穿蓝色粗布大襟衫,下穿黑色粗布宽脚裤。夫妇俩为人宽厚善良,老实巴交,农桂精话语不多,但热情好客,夫妇俩有一个还在襁褓中的男婴。

农桂精家只有靠近门口左边的阁楼可供我们居住,阁楼平时只用来堆放杂物和农具,空间小,缝隙大,容易踩空,几乎无法住人。为了使我们尽量住得舒坦些,农桂精把杂物和农具搬走打扫干净后,特地从里屋搬来一块一块准备维修房子的木板,把阁楼上的缝隙补上,并铺上一层厚厚的稻草,还搬来一把简易的木梯进行了加固,供我们上下阁楼用。知道我们夜晚站岗放哨,怕梯子不稳固,叮嘱我们黑灯瞎火的,上下阁楼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

那时炊事班条件差,供应开水比较困难,常常只能喝生水,有些战士喝了闹肚子,农桂精夫妇知道这一情况后,每天早早就张罗着为我们把水烧好,装在军用水壶里,让我们带着去训练。

我们外出训练时,他们大多也到田间地头劳作,总觉得他们有干不完的活。我们训练回来,他们往往也收工回家了。训练中要是有人碰伤手或扭伤脚了,农桂精夫妇就会拿出他们用山上草药泡的酒为战士涂抹;要是有人伤风感冒了,他们俩就会煮好姜汤水送到战士跟前。农桂精经常会利用农闲或工余时间到附近山上寻一些山鸡、竹鼠、黄猄、果子狸等野味,只要有收获,他都会热情地招呼我们一起分享。他家的稻田不多,粮食并不富足,每年都要在旱地里种一些玉米帮补。当玉米成熟时,他们摘回来在火中烤熟分给我们尝鲜,一个劲地叫我们“斤口对、斤口对”(壮语吃玉米);还有一些如菠萝蜜、芭蕉等时令水果常常送到我们手上。我们时不时也会送一些自己省下来的红烧肉罐头、酸辣菜罐头、水果罐头等食物给他们。

那时训练任务很重,但不管多么辛苦,军事任务多么繁重,大家只要一回去,就会帮房东上山砍柴、劈柴、扫地、烧火、挑水、喂猪等等,把屋子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基本全包了家务活。干完这些活计,才蜷缩在狭小的空间,或卧床休息,或看书、吹牛,或书写家信。房东夫妇年纪比我们大,我们都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大哥大嫂,他们也把我们当做自己的亲弟弟,关系非常密切,就象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

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奉命到百岩执行任务,全连人员轻装在街边集中登车。我们背着行装纷纷从房内鱼贯而出快步往集中点跑去,农桂精夫妇则站在家门口,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祈祷我们顺利出击,平安归来,一举一动包含着对我们深深的祝福。

那年年底,我们因担任营建任务与房东告别,连队移防至那坡县城厢公社那坡屯大队那坡屯生产队。住在房东家里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8个多月,但这种军民鱼水情的关系让我终身难忘。

2013年3月,时隔30年后,我第一次到广西探访老部队途经百合,心里总感觉有个惦记,经常不经意间想起了老房东,但此时的百合街已旧貌变新颜,真正成了一条街了,不知如何找起,由于当时时间太紧,不及细找,只好与老房东擦肩而过了。此事在心中遗憾了许久!

2015年金秋,我再次到了广西,记得那是10月27日,早饭后我们从那坡到念井,途经百合,我已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不管怎样这次都要找到老房东。车到百合时,我凭感觉叫司机将车停在房东门口附近的位置,准备找人问一问,此时正好有一位老妇人从房内走出,总觉得此人似曾相识,我立即下车上前询问。

“阿姨,您好,不知您是否记得30多年前,百合住了很多部队?”

“记得。”

“我当时也在这个部队里,住在一位姓农的老乡家里,他家旁边是一位姓蔡的开中型拖拉机的老乡,大概就是这附近,不知您是否认识?”

“啊,姓农的是我老公,这就是我家。”她马上高兴地说。

老妇人一边招呼我们进屋,一边急切地大声叫来在里屋的老农。尽管已经30多年没有见面了,大家都从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变成了小老头,但对彼此的音容笑貌还是那么熟悉。

房东当年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已经成家立业、娶妻生女,女儿已上小学一年级了。回想起过去的岁月,大家感慨万千。看到老房东一家生活比过去有了很大的变化,心里为他们高兴,尤其是见到了老农夫妇和他们的媳妇、孙女,了却了我一桩心愿,心里舒坦了很多。

因为还要赶路,我们待的时间不长,临别时,我拿出一个红包表示心意,农桂精夫妇显得局促不安,不知如何是好,他们顺手拿来一大挂还未熟的香蕉和一扎竹笋干,非要送我不可。

看着老房东夫妻俩真诚而饱经沧桑的脸,我不禁潸然泪下。

车子离百合越来越远,我的心随着车子颠簸而起伏难平,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有着千千万万老房东的功劳。“人民的战士人民爱,老房东还是那革命的老传统啊!”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