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徐旭曾乡游学吟——读《梅花阁吟·学吟稿西湖稿》

2018-3-9 14:23:35河源日报司雁人

徐旭曾(1751—1819),字昕光,别字晓初,和平县下车镇兴隆村人。生乾隆十六年辛未(1751),乾隆五十四年己酉(1789)拔贡,乾隆五十七年(1792)壬子科顺天举人,嘉庆四年(1799)己未科姚文田榜第六十七名进士,钦点户部主政,后任户部四川司主事兼办福建司,赐奉直大夫、户部主事加一级。曾五任顺天乡试外帘官,四任会试外帘官。嘉庆十六年辛未(1811)重阳节,刊行自选诗集《梅花阁吟》。辞官归里,先后掌教顺德凤山书院、广州粤秀书院和惠州丰湖书院。嘉庆二十年乙亥(1815)论客家源流及语言习俗之《丰湖杂记》,称最早提述客家问题的开山之作。

《梅花阁吟》共六卷,卷一《学吟稿》为初习作,卷二《西湖稿》为浙江作,卷三《北游稿》为游学作,卷四《春明稿》为京寓作,卷五《同声稿》为友人唱和作,卷六《怀归稿》为归前作。自乾隆三十二年(1767)至嘉庆十六年(1811),计四十五年间诗作。

据《自序》:

乾隆三十二年丁亥(1767)五月随三叔徐延翰至海南澄迈县,三十三年戊子冬旋里。乾隆三十五年庚寅(1770)其父徐延第逝,未逾年其长兄徐崑阳(承曾)又逝,“孤露零丁,濒死者数”。曾祖徐廷芳痛戒之。服阕,偕两弟(式曾、荣曾)读书梅花阁。家居十年后,从三叔宦游浙江三年。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应朝考进京,至嘉庆十六年辛未(1811),北游二十二年。“孤帆羸马,吊古唏嘘,触物怀人,伤心寥落”“缘是率情漫兴,西抹东涂,不计工拙”“今将请急归侍慈闱”“因芟荒秽,留十之二三,依岁月编为六卷”“曩昔阅历,师友过从,宦游浪迹,数十年中夷险悲愉”“自少而壮而老,尘容俗状和盘托出”。

乾隆三十九年(1774),叙述其青年时期于家塾读书情景。“尘飞不到处,中有楼一区。湾环柳塘匝,屈曲清泉俱。兀尔忘其形,读书聊与娱。弱弟解咏诗,圆溜荷盘珠”——徐家塾馆飞霞楼静处一区,柳塘清泉环绕,旭曾于此每每读书到会意处,幼小的弟弟也能咏出类似“圆溜荷盘珠”这样的诗句。“偶然就短句,是亦天籁乎。其余琴一张,亦有画半橱。挂壁音响冷,过眼烟云铺。忆昔垂髫时,牵衣旋座隅”——有时也会得到天籁般的短句,再就是弹琴作画;忽然发现一段时间都没有抚弦了,叹息时间过得真快;又想起小时侯牵着父亲衣襟,绕着座位转的情形。“怜儿不加嗔,啖枣如哺雏。哀鸿号中泽,感泣今羁孤。绿苔槛边净,溟禽烟际呼。宁但惊秋声,手泽空追慕”——父亲疼爱从不责骂,咬碎甜枣放到儿子嘴里;呜呼哀哉,感伤家父逝去,哀泣如今孤苦;月亮冷冷的碎光照着近处栏杆,遥远的空际偶尔传来一两声鸟儿鸣叫;形单影只地立在萧索的秋景里,抚摸着亲笔书信,徒然地追念仰慕先父的德行。(《学吟稿·偕弟云溪渐溪(式曾、荣曾)读书飞霞楼》)

乾隆四十年(1775),记出和平经龙川到惠州走水路去应试。“山城如斗大,负郭绕寒流;欲向罗浮去,城门下放舟”——小小的和平县城像斗那么大,靠近城郭环绕着冷冷的护城河;想要到惠州府去应试,城门下驶出一条小船,青年学子徐旭曾立在船头。“两岸鹧鸪鸣,春江彻底清;蒲帆才半日,已过尉佗城”——两岸传来“布谷”声,春天到了江水清;行船只半天时间,就已驶过了秦时赵佗驻守过的龙川县城。(《学吟稿·和平舟行杂兴》)

乾隆四十二年(1777),反对死读书。“六经皆陈言,空寻古人迹;倘生羲皇前,何处问书册?”——儒家《诗》《书》《礼》《易》《乐》《春秋》这六部经书,都是陈述过去历史的言词,徒然地搜寻古人的踪迹;如果生在上古时代,又哪里找得到书册呢?意为:若只死记硬背课本上的东西,而不从内心及生活中体验,要想学得真知识,怕也只是徒劳。“枯桐咽幽响,清泉溜寒碧;坐听风冷冷,起绕涧边石”——苍老的桐树叶子簌簌作响,时光像山间泉水般溜走;面对未卜的前程,应像涧边的石头般坚定前行。(《学吟稿·偶兴》)

乾隆四十三年(1778),《田园》写农民贫困的生活,《秋夜读书飞霞楼示两弟》再写居家读书情景。

“水碓钩輈响,秧畦碌碡声;萧然三亩外,渐识老农情”——借水力舂米的水碓发出鹧鸪鸣叫般的声音,旱田里石碾在平整土地;农民们年复一年地在瘠薄的三亩田里辛苦劳作,以求很少一点点收获。“负米春衣窄,提壶箬笠轻;花村稀吠犬,知少吏人行”——卖米的在春寒料峭的天气里穿着简陋的衣衫,看病的郎中戴着破旧的斗笠穿行田野乡间;看到贫穷的村落里连声狗叫都没有,就知道朝廷的官员也很少到这里来收税。(《学吟稿·田园》)

“对榻凄凉寂似僧,惊秋憔悴冷如冰。败荷散叶摇枯渚,残菊收香覆绿塍。南国机云尚披褐,西楼风雨自挑灯。闻鸡惘惘中宵起,意马心猿锁未曾?”——冰冷的秋夜里,孤苦的兄弟们静静地对床而眠;庭前败荷叶枯黄,东篱残菊满地伤;生活贫苦但胸怀理想,挑灯夜读任你雨骤风狂;闻鸡尚在睡梦的半夜就起床读书了,锁定志向岂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尽道家声继‘二疏’①,遗儿清白数床书。庭空鲤对拈花杳,浪跃龙门烧尾②徐。捷径忍教由窦出,荒田选共带经锄。三更风露萧萧下,万壑松涛恰起予”——人们都说徐家继承了古人“二疏”的贤明,只把清白的品德和有益的书卷留给后人;空空的庭院下像孔鲤那样接受父亲教诲,想要鲤鱼跃过龙门就要靠刻苦付出;没有旁门左道的所谓终南捷径,只有像农民垦荒那样一锄一锄地耕读经书;寒夜萧风乍起时,正是努力用功处。(《学吟稿·秋夜读书飞霞楼示两弟》)

乾隆四十五年(1780)作《小罗浮》,使我们知其日后京邸为什么名曰小罗浮寓斋、小罗浮山房。《小罗浮》序曰:

吾乡乌虎山西里许,有紫云山,两峰若断若续,山岚苍翠,与罗浮无二。晨夕对之,恍置身四百奇峰,听木客吟诗,嚼梅花,梦美人翩翩起舞也。号曰小罗浮,赋以短句。

诗云:

雅背翻夕阳,却在山之半。其上覆紫云,天风吹不断。我家依山前,两岫常对岸。觌面③数翠鬟④,尹邢⑤一笑粲。颇疑离合间,中有铁桥⑥贯。昨暮风雨骤,涛声撼井干⑦。是否六鳌戴,始免浮汗漫⑧。嗟尔双崔嵬⑨,合占风水涣。幸无俗客到,苔藓污画墁⑩。依我做画屏,终古插霄汉。(《学吟稿·小罗浮》)
和平县徐氏五世徐广,习武仿虎,面黑如铁,绰号“乌虎”。 明天顺八年(1464)奉朝廷所招,擒拿劫掠南京王库贼首刘青于龙川县红桃洞白羊潭,功授龙南县下历司巡检,世袭,勉全姓夫役。乡人遂将乡山改称乌虎山,乡镇改称乌虎镇(今兴隆村)。徐氏渐渐由武转文,变为书香人家,至十四世徐廷芳——长子元绂——三子延第、延泰、延翰——旭曾(延第次子)“一门三进士”。和平县《徐氏宗谱》载徐延翰作前五人小传,现考证整理如下:

十四世徐廷芳,字兰先,别字铋庵。生康熙二十年辛酉(1681),终乾隆三十八年癸巳(1773),寿九十三岁。九赴乡试,六赴会试。雍正四年(1726)丙午科举人,乾隆七年(1742)壬戌科进士。先任新宁县(今台山)教职,再任陕西扶风知县,后任肇庆、南雄府学教职,称扶风公、扶风先生。为徐氏“一门三进士”开山祖。

十五世徐元绂,廷芳公长子,字朱来,别字原紊,增生,因子职赐修职郎、万州学训导,封文林郎、仙居县知县,赐赠奉直大夫、户部主事加一级。生康熙四十四年乙酉(1705),终乾隆五十一年丙午(1786),寿八十二岁。子三:延第、延泰、延翰。

十六世徐延第,元绂公长子,字渠及,别字可亭。生雍正四年丙午(1726),终乾隆三十五年庚寅(1770),寿四十五岁。乾隆十七年壬申(1752)举人,乾隆二十六年辛巳(1761)中正榜[11],内阁协办中书,国子监崇志堂学录、广业堂助教。徐延第任职后,日以亲老欲得外任迎养。协办中书三年,国子监崇志堂学录、广业堂助教亦三年。乾隆三十一年丙戌(1766)徐延泰登进士,延翰得就教职,三兄弟同寓京师。时祖父母、父母在老家尚可度日,京职也不错,但徐延第终以不获迎养而郁郁不乐。任国子师月给内外课,膏火秤缺剪耗,必捐己补足。却诸生年节规仪。座师李文视学浙江,聘主院务。性刚介,不徇私情。书法秀整,时露瘦硬处,正如其人,著有《飞霞诗存》。

徐延泰,字瑞生,别字敬轩。生雍正七年己酉(1729),终乾隆四十年乙未(1775),寿四十七岁。少患病,用攻毒药致右足失步,十一岁始可杖行。家人得其生愿足矣,未暇启蒙,然文字到目即能画写,理语入耳都能领悟。十二三岁随任新宁学署,廷芳公教长兄可亭(延第)书时攀坐观听。公不理会,间使远去,去而复就者屡屡。公曰:“汝可不必,我将援例成汝名。”延泰退即惭而且泣且愤,默念:“吾步不及人,吾听觉有昧?”一日前请曰:“吾亦欲读书。”公不觉笑曰:“汝亦欲读书也?听汝!”乃稍稍指示之,果晓。公乃大喜,语人曰:“此子能读,可惜……”延泰后来寄信家中人,谓“乃祖怜之,率不甚省也”。乾隆十四年己巳(1749)进庠,乙酉(乾隆三十年,1765)中礼经第五,丙戌(乾隆三十一年,1766)进士殿试二甲六十名,掌家塾及县龙溪书院教,造就者众。翁方纲旌额“达政能文”。

徐延翰,字词甫,别字硕三,又字藜轩。生乾隆五年庚申(1740),乾隆十年乙丑(1745)拔贡,澄迈、万州、三州、三水、长乐训导,浙江仙居县、桐乡县知县。

乾隆五十二年(1787),徐旭曾随三叔徐延翰游学浙江,有感纪家中风物。“乌虎山前带远畴,柴门相对小罗浮;诗人老去青毡在,惆怅吾乡第一楼”——祖叔徐之岐藏书楼,旭曾父题名并序。“板桥流水自成村,叶县双凫[12]认故园;春燕归飞巢不定,通衢无复旧朱门”——祖叔徐嘉泰于潜江致仕,后居室旧为通衢司。“熠熠青燐散北邙[13],梅花落处黯斜阳;十年离恨浑无著,金碗人间[14]两渺茫”——从叔徐延咸葬处,传有落梅花茔穴。(《西湖稿·杂感》)


注:

①“二疏”:疏广,字仲翁,汉东海兰陵人。自幼好学,明《春秋》,通经史,被朝廷征为博士。汉宣帝时,选为太子太傅。疏广侄疏受,亦以贤明选为太子家令,后升太子少傅。二人并称朝中“二疏”。五年后,疏广对疏受说:“知足不辱,知止不疲,功成身退乃天下至理。现在我们当到这么大官,再不走,恐怕就会后悔,我们一起回家养老好吗?”于是叔侄一起称病辞官回归乡里,皇上考虑到他们年迈,就答应了,并赐黄金20斤,皇太子又赠金50斤。“二疏”辞官回家之后,将金遍赠乡里。二人去世,乡人感惠,在二疏宅旧址筑起一座方圆三里的土城,取名“二疏城”;在其散金处立一碑,名“散金台”;在二疏城内又建二疏祠,雕二疏像,世代祭祀。见《汉书·疏广传》。

②烧尾:鲤鱼跃过龙门之时,天雷击去鱼尾,鱼乃化身成龙。

③觌面(dí miàn):当面;迎面;见面。

④翠鬟(cuì huán):以美女喻秀丽山峦。

⑤尹邢:指尹夫人和邢夫人。二人同时被汉武帝宠幸,汉武帝怕她们互相嫉妒,不让二人见面,后即以“尹邢”之事作彼此不相谋面的典故。

⑥铁桥:铁桥峰。在罗浮二山相接处,昔人遇铁桥于此。

⑦井干:一种不用立柱和大梁的房屋结构。这种结构以圆木或矩形、六角形木料平行向上层层叠置,在转角处木料端部交叉咬合,形成房屋四壁,形如古代井上的木围栏,再在左右两侧壁上立矮柱承脊檩构成房屋。
⑧汗漫:广泛,无边际。形容水势浩荡。

⑨崔嵬(cuī wéi):本指有石的土山。后泛指高山。

⑩画墁(huà màn):谓在新粉刷的墙壁上乱画。

[11]中正榜:即从会试落卷中挑选若干合格者,用为内阁中书或国子监学正等中央学校教职,其性质与明通榜近似而任职稍优。

[12]叶县双凫(fú):汉叶县县令王乔,有神仙之术,常乘双凫到朝廷禁省朝见皇上。后因以“叶县凫”指代得到皇上眷念的县令。

[13]北邙:山名,亦作北芒,即邙山,在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北。汉魏以来,王侯公卿贵族多葬于此,后因此泛称墓地。

[14]金碗人间:发掘墓葬、盗取宝物的典故。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