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龙川学宫的情怀

2018-3-25 18:58:16河源日报雁峰

佗城仿佛是一个客家村姑,并不急于蜕去以往的质朴,兑入了时尚和妩媚,即使作别多年在这个春天再一次驻足,都很难找到一些新的变化。这里处处弥散着汉唐遗韵、明清风情,覆盖于上的岁月时光,也已在不断的庇护里,鲜活生动起来。

追问佗城的渊源,毕竟历史的烟波太过渺远,已经无法回答过于琐碎的问题。但两千多年前赵佗选择在此筑城设治所,是有一定的依据的,毕竟这里江水如龙,群山似虎,“乘此地而跨据南越矣”。栖息的空间本来无所谓精神寓意,许多人的聚集,固定的起居,由小及大,时日久了,就织串起了绵延不断的人文脉络。因此歆羡一个地方文脉兴蔚,除了实在可感的传承活动之外,还有蕴藏其中的地域记忆和文化元素,甚至某个标志就成了符号,一触及这个符号,解说便成了多余。

一街之外,车水马龙,满身苍老的龙川学宫正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标志符号。

龙川学宫始建于唐朝,宋元明清历代多有修葺,是岭南地区创建时间最早、保存原有建筑最多的学宫之一。现在的大成殿、明伦堂和尊经阁,都是清康熙七年(1668年)重建时留下来的原建筑。学宫本来用作祭祀孔子的,后来同时成了培养人才的场所,为地方官学的泛称,担负传承文化、施行礼乐教育等职能。

遥想当年,孩童们入得门来,先向孔子像鞠躬,然后再向先生行礼。动作虽简单,却像一粒种子放入幼小的心田,待将来发芽成长,“学成文武艺,售予帝王家”,最终实现立功、立言、立德的“三不朽”目标。但命运是不可预设的,有许多文弱书生在经受接二连三的坎坷之后,也没有多少信心向庙堂高处登攀。只有由充盈胸际的文人来引导,逃离工于心计的名利场,逃离严峻残酷的倾轧,安静地回归朴素的书斋。当许多的希望破灭之后,有一天终于会发现,保持一种平淡的书生本色,也是人生很个性的抉择,如吴敬梓笔下的荆元,“吃饱了饭,要弹琴,要写字,诸事都由得我,又不贪图人的富贵,又不伺候人的颜色,天不收,地不管,倒不快活?”

远远地看见学宫的飞檐了,我默然无语。不同的年龄阶段,对视中有着各种不同的联想和愿望。少年时代怀有的许多憧憬,如今有的落到了实处,成为可抚可慰的精神果实;而另一些呢,则如落花流水,以其它形态出现。一个人在年轻气盛的时候,选定笔耕墨耘或许是兴趣爱好的冲动,而后来一直不改初衷,这种坚守的原因,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

修葺后的龙川学宫基本是修旧如旧,整体色调沉稳。大成殿重檐四出,周围是花岗岩石柱础垫托的大柱,梁架和斗拱间雕刻有莲花、龙头、卷云等纹饰;廊下粗重的钟鼓,气息已经变得十分温和,它们的敦厚和古拙,显示了风雨的侵蚀力量,不动声色又无处不在;翘起的檐角落满了暗色,瓦楞间轻盈的狗尾巴草在晚风中摇曳。肃穆,宁静,这是我对于这样一个所在的基本看法。来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出于内心的虔诚,敛息轻步,心无旁骛。

我是小心翼翼地进入这座旧时学宫的,伸手触摸的时候,总有类似的感觉——庆幸。当时的统治者慷慨地给予了学宫阔大的格局,这是一件幸事。一代代很自觉地将其保存下来,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它所具有的空间再大,也是足以包容和宽待的。曾几何时,学宫如长河中的乌篷船,或在风平浪静中欸乃, 接受读书人的膜拜;或在惊涛骇浪里,淹没于口诛笔伐的漩涡。对执掌权柄者而言,空间最好是能够产生经济效益,说白了,让这么一座有着灵动欲飞的檐角的殿堂空着,本身就是一种浪费。因而有些地方富贵气有了,世俗气有了,可士气没了,雅气没了,文气更没了。我想这与缺乏一座庄严静穆的学宫有关。

同行的人催促着去别处参观,说学宫是没有什么可看的,甚至比寺庙更为单调。我认为这是一句大实话。在格局大抵相似的这类建筑里,除了一些石碑残破、石兽岿然,除了大殿共同供奉的孔子塑像,其余的对视觉来说十分俭索。空旷开阔,静谧爽朗,没有什么人,更无须导游的喋喋不休,自个儿走着看着,这就够了。我喜欢空荡的安宁,它散发着一种辽远的气息,一种幽居深处的气息,一种文人的情结抑郁未解的气息。一个人在里边走着,被一种虚无牵引,没有想得到什么,或者放弃什么的想法。读一读刻在墙上的文字,怀抱一下深红色的柱子,或者干脆在石阶上坐下来,看天空中的白鹭张了羽翼,扇动着,飞翔着……

有风吹过来,是那个时代吹来的浩荡文明之风吧。

离开学宫时,暮色渐渐浓重起来,孔子依然端坐在康熙皇帝御书的“万世师表”金字牌匾下,双手交互放虚拱于胸前,面容肃穆。几十年的生命如香炉上缭绕的青烟转瞬飘散,曾经有过的经世致用的丰沛情怀,有多少至今还感动着我们?儒家是学问,是信仰,但史实毕竟是人的活动堆砌而成的,其中积存了太多的纷争与翻复,像自然界的生物一样,被环境决定了生存方式,或者思考方向。历史的每一个阶段,总是要偏袒一个方面,抑制另一方面。即便如此,“天下大同”的思想光芒却从未暗淡和消弥,始终充满对美好的文化风气、社会格局、生活态度的期待和渴望。我们幸运地与这个时代的复兴相遇,在共建共享的汤汤潮流中,庚续着忠孝继世、诗礼传家的传统。

春天的雨说来就来,有清亮的雨点落在瓦面上,发出美玉浏亮之音,这是能让人的灵魂苏醒的声响。此时,学宫的屋顶漫洇着水汽,我走远了,心已被沁润。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