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客家先民与客家——读王阳明《告谕浰头巢贼》

2018-4-13 13:37:22河源日报司雁人

王阳明巡抚南赣,其治“贼”方略愈精,其“心学”理路愈明。《告谕浰头巢贼》便是其中名篇。

浰头有上、中、下之分,合称“三浰”,位于广东龙川、河源二县北部与江西龙南县交界山区(以今和平县浰源镇为中心),从明朝弘治末开始,成为广东、江西、福建三省动乱渊薮,闹事乱民曾活捉河源县主簿,俘虏南安府经历,绑架龙南县县官,杀死信丰千户所千户。首领池仲容(池大鬓)自称金龙霸王,手下自称元帅、总兵、都督、将军者甚多,是三省山贼中最难对付的。王阳明取得福建平漳战役胜利后,拟继续进兵江西横水前,派人到广东浰头发布告谕。告谕就告谕,告诉人知晓,“浰头巢贼”是后人编书加上去的。以下按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王阳明全集》四大段重新点校并译述。

《告谕浰头巢贼》(正德十二年五月):

本院巡抚是方,专以弭盗安民为职。莅任之始,即闻尔等积年流劫乡村,杀害良善,民之被害来告者,月无虚日。本欲即调大兵剿除尔等,随往福建督征漳寇,意待回军之日剿荡巢穴。后因漳寇即平,纪验斩获功次七千六百有余,审知当时倡恶之贼不过四五十人,党恶之徒不过四千余众,其余多系一时被胁,不觉惨然兴哀。因念尔等巢穴之内,亦岂无胁从之人。况闻尔等亦多大家子弟,其间固有识达事势,颇知义理者。自吾至此,未尝遣一人抚谕尔等,岂可遽尔兴师剪灭;是亦近于不教而杀,异日吾终有憾于心。故今特遣人告谕尔等,勿自谓兵力之强,更有兵力强者,勿自谓巢穴之险,更有巢穴险者,今皆悉已诛灭无存。尔等岂不闻见?

朝廷派我来这个地方,职责是平息强盗安定民生。刚一至此,就听说你们多年流劫乡村,杀害良善,每天都有受害者来告状。本欲立即调大兵消灭你们,不料先有督征福建漳州盗寇的任务,心想回军之日就剿荡你们的巢穴。——“弭盗安民”是朝廷赋予我的责任,受害百姓天天来告你们必须处理——上来就直接讲清楚我要杀你们的法理依据,掷地有声,声色俱厉,凛然正气,简洁而有力量。漳州盗寇很快被平定,杀死俘获7600多人,审讯后得知为首的不过四五十人,跟从做坏事的也就不足4000人,其余多是一时被迫跟从,心里不觉得悲哀起来。因此想到你们这些人当中,也一定有被胁迫的。还听说你们当中,有很多识达事势、颇知义理的读书人家子弟。那么我到此地,怎么能不先进行劝说就即刻动用武力呢?如果这样,就等于不教而杀,我一个儒者日后一定会抱憾于心的。一片恻隐之心,给每个“巢贼”以生的机会。所以现在派人告诉你们,不要自以为兵力强壮、巢穴险固,比你们更强更险的,如今已被剿灭殆尽,你们不是已经看到了吗?——先拿眼前事例震慑,再忽然柔软下来从内心分化,然后又以强悍态度威吓。点点戳中命门,句句直指人心。

夫人情之所共耻者,莫过于身被为盗贼之名;人心之所共愤者,莫甚于身遭劫掠之苦。今使有人骂尔等为盗,尔必怫然而怒。尔等岂可心恶其名而身蹈其实?又使有人焚尔室庐,劫尔财货,掠尔妻女,尔必怀恨切骨,宁死必报。尔等以是加人,人其有不怨者乎?人同此心,尔宁独不知?乃必欲为此,其间想亦有不得已者,或是为官府所迫,或是为大户所侵,一时错起念头,误入其中,后遂不敢出。此等苦情,亦甚可悯。然亦皆由尔等悔悟不切。尔等当初去从贼时,乃是生人寻死路,尚且要去便去;今欲改行从善,乃是死人求生路,乃反不敢,何也?若尔等肯如当初去从贼时,拼死出来,求要改行从善,我官府岂有必要杀汝之理?尔等久习恶毒,忍于杀人,心多猜疑。岂知我上人之心,无故杀一鸡犬,尚且不忍;况于人命关天,若轻易杀之,冥冥之中,断有还报,殃祸及于子孙,何苦而必欲为此。我每为尔等思念及此,辄至于终夜不能安寝,亦无非欲为尔等寻一生路。惟是尔等冥顽不化,然后不得已而兴兵,此则非我杀之,乃天杀之也。今谓我全无杀尔之心,亦是诳尔;若谓我必欲杀尔,又非吾之本心。尔等今虽从恶,其始同是朝廷赤子;譬如一父母同生十子,八人为善,二人悖逆,要害八人;父母之心须除去二人,然后八人得以安生;均之为子,父母之心何故必欲偏杀二子,不得已也;吾于尔等,亦正如此。若此二子者一旦悔恶迁善,号泣投诚,为父母者亦必哀悯而收之。何者?不忍杀其子者,乃父母之本心也;今得遂其本心,何喜何幸如之;吾于尔等,亦正如此。

最可耻者,莫过于被人称作盗贼;最可愤者,莫甚于家室遭人劫掠。假使有人骂你们是强盗,你们必怫然而怒。那怎么可以讨厌骂名而又去做贼呢?如果有人烧毁你们的房屋、抢劫你们的财物、掠走你们的妻女,相信你们必然怀恨切骨,宁死必报。可是你们却以此加人,老百姓能不怨恨吗?人同此心,唯独你们不知吗?你们一定要做强盗,可能也有不得已的情况,或是为官府所迫,或是为大户所侵,一时错起念头,误入其中,以后就不敢出来,怕一时为盗被人终身喊贼。——于情于理,于己于人,你们的所作所为都罪孽深重。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的叙述,设身处地、逻辑严密的推理,一顿密不透风的数落斥责之后,态度突然缓和下来,转而替对方考虑了一些可能被逼无奈的客观原因,肃杀之下表现出一份体谅和体贴。你们并非从根本上就是坏人,只是一念之差误入歧途。不一棒子把人打死,而是充分理解对方苦衷,不把人逼上绝路,而是侧重指出光明。关键是同时大胆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官府所迫,大户所侵”的社会弊端,不掩盖矛盾,不文过饰非,不逃避责任,而是击中要害说到了对方心里。你们的行为有可理解之处,政府、社会也一定会向前进步。朝廷里还是有人理解我们的,我们不必破罐子破摔对抗到底。大敌当前却传达了一份善意,本来无可调和的矛盾瞬间柔软下来。接着趁热打铁:当初你们去从贼是生人寻死路,如今改行从善乃死人求生路,有什么不敢出来的。不必多心了,只要你们改过自新,官府没有必然要杀你们的道理。继续瓦解强盗意志:我上人之心,无故杀一鸡犬尚且不忍,况于人命关天,何苦必欲为此。以自己子孙做赌咒,即表达态度诚恳,又昭示人格力量。我终夜不能安寝,无非都是为你们寻条生路。如果你们冥顽不化一定要我兴兵讨伐,那就刀剑无眼,非我杀之,乃天杀之了。你们确实犯了罪,按照法律条文,我不是全无杀你们之心,我也绝对有力量杀你们。但说我一定要杀你们,又不是我的本心,关键看你们走哪条路。使出讲例子打比方的看家本领:比如一父母同生十子,八人为善,二人悖逆,要害八人;父母之心须除去二人,然后八人得以安生,两害相较择其轻。都是儿子,父母肯定是不得已。我与你们,亦正如此。一旦这两个儿子悔恶迁善,号泣投诚,父母必然饶恕他们。光明道路指出来了,就在眼前!如此则天下安乐,皆大欢喜。多么美好的前景!

闻尔等辛苦为贼,所得苦亦不多,其间尚有衣食不充者。何不以尔为贼之勤苦精力,而用之于耕农,运之于商贾,可以坐致饶富而安享逸乐,放心纵意,游观城市之中,优游田野之内。岂如今日,担惊受怕,出则畏官避仇,入则防诛惧剿,潜形遁迹,忧苦终身;卒之身灭家破,妻子戮辱,亦有何好?尔等好自思量,若能听吾言改行从善,吾即视尔为良民,抚尔如赤子,更不追究尔等既往之罪。如叶芳、梅南春、王受、谢钺辈,吾今只与良民一概看待,尔等岂不闻知?尔等若习性已成,难更改动,亦由尔等任意为之;吾南调两广之狼达,西调湖湘之土兵,亲率大军围尔巢穴,一年不尽至于两年,两年不尽至于三年。尔之财力有限,吾之兵粮无穷,纵尔等皆为有翼之虎,谅亦不能逃于天地之外。

听闻你们辛辛苦苦做“盗贼”,所得并不多,其中还有衣食不充者。为什么不以做“盗贼”的勤苦精力,用之于农耕或商贾,可以坐致富饶而安享逸乐,放心纵意,游观城市之中,优游田野之内。何苦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出则要畏惧官府躲避仇家,入则需提防诛杀害怕追剿,终日潜形遁迹,忧苦终身,最后还是个身灭家破、妻子戮辱的命运。好好想想吧!若听我劝改行从善,我即视你们为良民,抚之如赤子,而且既往不咎。完全一颗慈母心,不是小恩惠,而是一份巨大的心智启迪。如若恶习难改,我即调兵率军围剿你们的巢穴,一年不尽至于两年,两年不尽至于三年。你们财力有限,我之兵粮无穷,纵使你们都是有翼之虎,谅亦不能逃于天地之外。——两重对比,做“盗贼”不好,做良民好;投降好,对抗不好,并有实例为证。最后指出:若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条。严肃宣示完成朝廷使命的决心。

呜呼!吾岂好杀尔等哉?尔等苦必欲害吾良民,使吾民寒无衣,饥无食,居无庐,耕无牛,父母死亡,妻子离散;吾欲使吾民避尔,则田业被尔等所侵夺,已无可避之地;欲使吾民贿尔,则家资为尔等所掳掠,已无可贿之财;就使尔等今为我谋,亦必须尽杀尔等而后可。吾今特遣人抚谕尔等,赐尔等牛、酒、银两、布匹与尔妻子,其余人多不能通及,各与晓谕一道。尔等好自为谋,吾言已无不尽,吾心已无不尽。如此而尔等不听,非我负尔,乃尔负我,我则可以无憾矣。呜呼!民吾同胞,尔等皆吾赤子,吾终不能抚恤尔等而至于杀尔,痛哉痛哉!兴言至此,不觉泪下。

对天发誓,不是我好杀你们。作为一方守牧,你们已经使我的子民寒无衣、饥无食、居无庐、耕无牛,父母死亡,妻子离散。即使我让他们躲避你们,但已无可避之地,让他们送东西给你们,但已无财物可送。即使你们替我想想,也是必须尽杀你们才行。——引入第三方证人(被害民众),退到底线,放低身段劝说。今特派人送给你们妻子儿女一些耕牛、酒水、银两、布匹,这是最后通牒,你们好自为之,我已言无不尽,心无不尽。如果还是不听,那就不是我负你们,而是你们负我,杀你们我也无愧于心了。呜呼!我为自己最终不能抚恤你们,而是要杀你们感到万分痛心。说到此处,不觉泪落。

王阳明采取的是一种心理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理解、同情、劝导与恐吓、威逼、利诱并重,句句直刺人心。这份告谕“有推心置腹的劝说,有设身处地的同情,有声色俱厉的斥责,有声泪俱下的警告,但都是言出于衷,以情动人,不由得浰头‘山贼’首领池仲容们不认真掂量”(方志远《旷世大儒——王阳明》,河北人民出版社,2000,第205页)。正是由于这份掏心掏肺的告谕,加之以兵威,使浰头乱民首领内部产生了分歧,黄金巢、卢珂等因此而投降了官府。阳明攻横水时,就有黄金巢部下五百人随征。不能把王阳明的“攻心为上”简单理解为谋略,王阳明“心学”其实就是唤醒人们心中那份本有的良善。

《告谕浰头巢贼》一文,全面反映了阳明的平定民乱思想。这是一种既替皇上国家解忧,又替天下苍生排难,还为贼寇从良留出路径的平乱思想。

浰头之乱平定后,王阳明将从乱民众安插在和平拨田耕种,并像福建战役、江西战役那样,在广东奏设了和平县。更为具有深远意义的是,王阳明在整个治下“举乡约”“兴社学”,基本改变了这一广袤山区的社会风气。

概言之,客家地区社会,王阳明之前为“盗薮”,王阳明之后逐渐转变为“文物衣冠”之邦。王阳明根治了匪盗祸患的客家地区社会秩序,建立起有序的社会治安和良好的社会风俗。所以我们认为,王阳明之后的客家,才逐渐成长为现代意义的客家,而之前的客家,则属客家先民。明确这个划分,客家叙事豁然顺畅。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