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乡村春天的味道

2018-4-27 9:17:15河源日报野鹤

    春天,四处洋溢着青草的味道。成堆成捆的青草,从田间或沟坡上割来,再铡成牲口可口的小段。在这个时候,那味道沁人心脾,清香、清纯得似乎比绿茶更宜人。在城里,想故乡的时候,我就会去草坪上闻青草的香味,尤其是园艺工开着嗡嗡响的割草机刚刚走过之后。我在那草地上,像一只疯狂的驴子一样打个滚儿,躺一会儿,有时还会掐段草尖儿尝尝。

  春天,是炊烟的味道。从小瓦房顶上冒出,袅袅的蒸腾、萦绕、飘散。如果你仔细闻,在那里面你能分辨出刚蒸好的馒头的味道、芝麻叶汤面条的味道、荠荠菜饺子的味道。当然,再抽象和文绉一点说,还会有母爱的味道、思念的味道、想家的味道。现在我闭上眼,就能看见炊烟,闻到那炊烟,闻着闻着我就会轻轻地飘起来,掠过湿漉漉的小路、纵横的阡陌、流淌的水渠和虚掩的柴门,狗汪汪地叫,鹅伸着脖子,鸭掌在小水坑里扑嚓扑嚓作响……

  春天,是骡马粪的味道。那味道一点儿也不让人讨厌,相反,它们像金子一样在村头、道路上闪光。老人说,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一点也不假。有它们做肥料,再加上一些阳光、一场透墒雨,庄稼就青枝绿叶,茁壮极了。小时候我曾背过粪筐,但那“金子”大多被早起的勤快人拾去了,我只能背着空粪筐到处转悠。有一次我生气极了,朝一只白胡子山羊的屁股上跺了一脚,那山羊站起来就拉了一串。

  其实,乡村的味道最突出和根本的,是苦涩的味道。那苦涩的味道不是艾蒿那种苦味,艾蒿的苦只在舌尖、鼻尖,且苦里有种甘冽。艾蒿的苦只能让昆虫望而却步。春天里,乡人把它制成香囊,或弄一束插在门缝里,说是避邪,其实只能熏熏昆虫,尤其是那些带毒的昆虫。

  其实,乡村的味道也不是黄连那种苦。黄连我没见过长啥样,但作为药,我吃过。吃的时候我哇哇大哭,死活不往肚里咽,母亲赶紧给我挖勺白糖,放到我嘴里,我就不哭了,咽了。那已经是小时候的事了。

  乡村的苦不知要比黄连苦多少倍。因为乡村的苦,是苦在村里人的心里。关于这一点,城里人,特别是那些幸福着的城里人,无论如何是想象不出来的。你看吧,旱、涝、冰雹、蝗虫;房子、儿女、媳妇;生老病死、人情世故……哪一件不是一副沉重的担子?

  乡村的苦只能熬。

  熬,得慢慢地熬。熬熬也就过去了,但有时却不能。在熬的过程中,孩子成了老头,媳妇成了婆婆,老头和老太太成了地头里的一堆新土……

  在这里,我想起一个叫日子的词。它给人的感觉依然漫长,犹如老妇人纺花时抽出的线。熬与之类似。而且,乡村的味道就附着在这日子上。日子一天天,苦也变得悠长,但依旧温暖、厚实,如同春天里四处洋溢起新鲜的味道……

 

编辑:戴珍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