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忆昔罗浮最上峰——读古成之《忆罗浮》兼谈粤东士子心目中的罗浮山

2018-6-1 16:11:39河源日报司雁人

古成之,字亚奭,号紫虚,宋端拱元年(988)戊子科程宿榜进士。同榜二十八人,应天星东西南北四方各七宿共二十八宿之数,誉称象宿。宋广东举进士,自成之始。《河源县志·古成之传》曰“赤溪都人”。赤溪都古岭及河源县各地古氏均称古成之后裔,但都不能落实其籍属,这里从首丘及里居两个角度考释如下。

中国人以故乡为安放亡灵之首丘。康熙版《河源县志·坟墓》记载较略:“进士古成之墓,在长宁君子嶂下。”乾隆志予以考证:“查君子嶂即今长宁县城,向日自河源析长宁,则古成之墓应在其地,至今非不可考。明季设长宁,原相度鸿雁洲之地建城,离今城五里,后因低洼遂筑城君子嶂下。则自建城以来,古迹之遗失者多矣。古成之为河源文品之最,前志不载其墓,似委其迹于长宁,而不知河源封境之旧人物之最也。故增入。”

明隆庆三年(1569)设置长宁县,原河源县长吉都(今锡场、半江、大席、隆街、田源、溪西、马头、石角、丰城、梅坑等地)割属之,民国三年(1914)长宁县复旧名新丰县。正如长宁名士赵希璜所言:“长吉十图故为河源地,析置长宁遂属宁。”乾隆四十八年(1783),希璜《营方山新居》“亚奭风流在,遗踪总可寻;窗昽真福地,缥缈出崇岑”,称自己是在诞育了古成之的福地做新屋。今新丰官方亦称古成之为本县杰出人士。
基于此,这里表述为:古成之,河源县长吉都(今属新丰县)人。

古成之为宋朝以来广南东路第一位进士,誉称“岭南首第”,乡人荣之,在河源城东门外建桂香桥,北门外义荣坊内建象宿楼,并赋联云:“桂香桥筑长虹挂,象宿楼成凌大华。”真宗咸平五年(1002),古成之在四川绵竹县任所“赋《思罗浮》诗,慨然有归隐之志,未几卒于官”(《河源县志·古成之传》)。明河源县令郑敬道,仰慕古成之“为岭南文学之倡”,于正德十二年(1517)在上城还金里临近南门筑“倡南书院”以祀。苏东坡谪居惠州,至河源访贤,有诗《咏象宿楼》:“天高环列宿,地胜耸层楼。共羡凌云客,齐看折桂俦。姓名题雁塔,气象在瀛洲。故址徘徊处,萧萧碧玉秋。”

《河源县志·古成之传》称其“尝结庐罗浮,淹贯群籍”。此所谓《思罗浮》,《河源县志·艺文》又称《忆罗浮》,共二首,杨怀玉编选《罗浮山历代诗选》(广东旅游出版社,1995)题为《罗浮寄怀》,河源名士廖鸣球有《和古秘书亚奭公〈怀罗浮〉原韵》。《罗浮志》(明陈槤著,商务印书馆,1936)卷四《古成之》:“尝有《忆罗浮》二篇,自注云‘此诗寄罗浮隐者,逸其姓名’。”言为心声,这里径将“罗浮隐者”理解为作者本人。

其一:

忆昔罗浮最上峰,当年曾得寄凡踪。凭栏月色出沧海,欹枕秋声入古松。采药静寻幽涧洗,寄书闲背白云封。红尘一下拘名利,不听山间午夜钟。(《罗浮志》版)

《罗浮记》云:“浮山乃蓬莱之一岛,尧时洪水所漂,浮海而来,与罗山合而为一。”罗浮山又名东樵山,位于河源临县博罗西北部,横跨博罗县、龙门县、增城市三地,被誉为“岭南第一山”,是葛洪修炼的第七洞天。陈槤《罗浮志》成书于明成化五年(1469),将古成之《忆罗浮》二首排在唐宋以来题咏罗浮山之首,但二首顺序与《河源县志》相反。此诗首联深情回忆自己当年曾像仙人般隐居在罗浮山;颔联说夜晚自己凭栏眺望挂在湛蓝天空的月亮,斜倚靠枕听闻风吹松树的凉爽渐入梦境;颈联说白天入山采药可以在山间清泉里洗净,悠闲地寄封书信总有白云在身后跟随;尾联急转直下说自从坠落趋名逐利的世俗凡尘,就再也听不到罗浮山间静谧半夜传来那悠长的禅院钟声了。整首诗语言平实,对仗工整,形象生动,情理交融,让人觉得作者遗世高蹈,心灵如水洗般干净。罗浮山旧有白云庵。

有说古成之隐居罗浮十年,中进士时四十二岁,终年六十岁。成之先生留下来的作品极少,但大多秉承了这种超脱凡俗的风格。如《游天通真身塔》:“洁志登高塔,西南对海城。一真虽有相,万法本无生。梅雨侵窗冷,天风入海清。临回慵更语,祖意自分明。”如《游五羊观》:“拨破红尘入紫烟,五羊坛上访神仙。人间自觉无闲地,城里谁知有洞天。竹叶影繁笼药圃,桃花香暖散芝田。吟余池畔聊欹枕,薰风萧萧吹白莲。”怪不得苏东坡说他“气象在瀛洲”。 瀛洲为我国神话传说中三大海上仙山之一。

仙人好楼居,忆罗浮,最忆还是旧居处。罗浮山有大小石楼,在山上十里,二楼相去五里,其状如楼,有石门俯视沧海。

其二:

相思天一边,知在石楼间。高卧人稀到,数峰云共闲。仙方新更试,易疏旧曾删。好探鱼头信,时应有鹤还。(有题称《怀石楼》)

大意:

往昔住在罗浮山石楼边,一边经常变换尝试新的炼丹配方,一边钻研《易经》六十四卦揭示世间万事万物变化的道理,爱好探讨道教阴阳鱼太极图表示的那种和谐中正的境界,现在应该有仙鹤飞来带我回还了吧!《河源县志》说《忆罗浮》《怀石楼》是成之先生六十岁时,于四川绵竹任上萌生的退隐想法,确乎有些道理。

鹤是成仙的标志。白鹤仙化,与仙人道士有不解之缘。白鹤善飞,遨游太空,悠然来去,正合神仙追求逍遥自在的境界;白鹤长寿,而长生不死又是道教神仙追求的终极目标。凡得道成仙者,大多骑乘白鹤遨游,道士安坐而死被称为“骑鹤仙化”。罗浮山旧有白鹤观。由于《忆罗浮》二首暗示的指向,遂有意会古成之仙化的传说。《罗浮志·古成之》:“在绵竹一年,忽索告身,题其末云……掷笔而逝。后人亲见与汉州郡守相辞。其门人他方出干,在路迎见成之手携只履,云‘归罗浮’,回家开棺,有只履存焉。后雷霹武夷山幔亭峰石,题曰‘河源古成之于此上升’,世传尸解得仙去。”古成之同科进士陈尧佐,咸平初以潮州通判权知惠州过河源,时成之既死,题云泉寺壁曰“欲见故人面,仙踪去未还”。

古成之一是给河源种下了读书的种子,一是给河源读书人树立了标杆,后世缀文之士多有追怀。

河源县举人廖鸣球《和古秘书亚奭公〈怀罗浮〉原韵》:“岭外名山四百峰,蓬莱仙客寄行踪。白云深处卧黄野,明月落时归赤松。香萝再寻梅树老,丹砂重炼药炉封。我今却未红尘净,华首谁敲五夜钟。”晚生心怀崇敬,追慕先贤风姿。和诗往往等而下之,廖鸣球这首和诗却丝丝入扣,句句紧随,甚至在原诗基础上翻出些新意。

归善(今惠州)人吴高《忆古成之》:“三策当年动冕旒,先生钟秀出罗浮。文章天下联星象,忠孝人间迈等俦。白骨一函今在否?清诗千首永芳流。功成欲效留侯①去,未必翻然物外游。”古成之乐居罗浮山,不得已入仕是为了赡养双亲,曾说:“仕以荣亲,今亲没,仕何为?”(《河源县志·古成之传》)流露了归隐之志。由此诗或可知古成之曾创诗近千首,但存世只几首。

邑人廖矩《象宿楼》:“楼名象宿邑生光,象宿名存楼已荒。空有大才齐太素②,不留半字贮牌坊。新丰江水千年曲,保障山岚万古长。为检青编③怀往迹,尚传岭海④翰林芳。”廖鸣球《登宋秘书古公象宿楼遗迹》:“危楼百尺控苍冥,宋代垂成世几经。三郭东环槎水绿,双城西接桂山青。龙墀职落容姦毒,雁塔名存应列星。此日登临望秋色,夕阳和雁下芦汀。”河源县城上郭象宿楼宋代时即毁,苏东坡到时已是凭吊故址,后人多有惋惜。2006年10月,各地古氏后人合力在东埔新塘铁炉村(万绿湖旅游大道旁)建起一个近两千平方米,集象宿亭、纪念馆、纪念碑于一体的古成之纪念广场。

由于罗浮山丰富的道教文化内涵,粤东士子科举文战多写过罗浮赋,如赵希璜、廖鸣球等。对于走出去的粤东士子来说,罗浮山是故乡,是家园,是一种收敛的生活态度,是一种内修的人生理念。自古成之《忆罗浮》出,罗浮山便成了粤东士子仙梦之浮槎,落凡之桃源。

赵希璜与罗浮山

受古成之影响最深,应为其乡人赵希璜(字渭川)。乾隆三十六年(1771),希璜置四百三十二峰草堂,效仿古成之入罗浮山读书一年。而且他也是一朝入梦,终生不醒。乾隆四十二年(1777)应顺天乡试被黜,季秋南还,在京诸友诗文相送,有言“送赵渭川归读书罗浮山中”。即在大家印象中,赵希璜回家就是回罗浮山。
出山十年后的乾隆四十六年(1781),希璜也作《忆罗浮》:“老人峰倚碧云间,笑尔终应物外闲。十载离山犹固我,待完诗债便归山。”此时希璜尚未入仕,就已经想着归山了。

乾隆四十八年(1783),在长宁县老家建房居住:“亚奭风流在,遗踪总可寻。窗昽真福地,缥缈出崇岑。有酒无陶令,无弦弹素琴。三椽茅屋里,一径碧云深。”(《营方山新居》)此诗表明赵希璜以古成之为同乡,决心以先贤为榜样潜心读书。同年有广西之行,作《别罗浮》:“嗤我骨俗身不仙,一觉前缘殊未了。忽离忽合何悲欢,风雨波涛生缥缈。观光屡上黄金台,壮游几度邯郸道。人间原自有蓬莱,跂望玉堂霜鬓槁。”现实面前谁也免不了俗,谁都想红尘世界走一遭。深一脚来浅一脚,坎坎坷坷希望越来越小。几回都是黄粱梦,几番努力都陪跑。仙境就在罗浮山,回首家园人已老。赵希璜也像许多古代士人一样,总在入世出世间矛盾徘徊。

乾隆五十九年(1794)《梦罗浮》“邯郸一枕堕机井,梅花万树忘前身” “寒香饱嚼沁心髓,尘缘偶尔超笼樊”——安阳去邯郸道上有黄粱梦村,即典故黄粱梦故事发生地,村里有庙曰吕洞宾祠。奔波仕途总觉得是被一个梦幻所诱骗,一旦在梦里回到罗浮山的梅花村,所有烦恼都烟消云散。可惜“此梦黄梁炊未熟,此梦丹篆吞仍温”——当官还是有好处,犹恋官身有温度。“何时梦醒赋归去,群仙聚会开芳尊”——什么时候梦醒了就归隐罗浮山,与众位列仙聚会喝酒是何等畅快适意。

嘉庆六年(1801)《罗浮藤杖歌》序称,乾隆三十六年(1771)希璜读书罗浮山时,有孙道士号百余岁,以藤杖为赠,璜铭之“执友”,每游山则拄杖以往。三十一年后,家中人来安阳,幼子赵忻以此杖寄父,璜作歌记之。“梅花村中执我手,谓我梦境何翩翩?”“罗山浮山自离合,葛翁鲍老⑤何拘牵?”“徜徉仙去跨喑虎,嗤笑宦迹张空拳”——这一年颜检任河南巡抚,赵希璜因回避解职,终于梦醒,但也和古成之一样,他最终也没能再回罗浮山,而是魂客异乡。罗浮有伏虎石及“哑虎巡山”“骑虎负经”“引虎枕膝”传说。

正如其华丽的《梅花村赋》(《研栰斋文集》卷二)所言:“江山如梦,风月为庐。缅赵子之遗踪尚在罗浮深处,探梅花之芳信依然冰雪。”赵希璜和古成之一样,都是一生也没能走出罗浮山梦境之人。

颜检《题友人访梅图二首(之二)》(《衍庆堂诗稿》卷十)“七十老人未得归,披图今日梦依稀;何时四百峰头下,更向花间敞竹扉(罗浮山有梅花村)”。颜晚年亦频频南望,好在最终梦圆家山。

徐旭曾、宋湘与罗浮山

徐旭曾亦与罗浮山相当渊源。罗浮山有“凡有约必不成游”的传说,乾隆四十三年(1778)还在乡间读书时,徐旭曾作有《约游罗浮不果》。嘉庆六年(1801)刚入京职两年,既有“罗浮归去读书好,秋水芦花放白鹇”(《积雨连旬呈五园孝廉(时同寓万明寺,孝廉将南归)》)之叹。嘉庆八年(1803)又叹“倦游归卧罗浮巅,铁桥⑥风雨骖群仙”(《题苏梧冈明经小照》)。嘉庆九年(1804)也作罗浮山恋歌《忆罗浮》:“朝来忽坠南雁羽,报竹平安余尺素”“微闻山灵长叹息,欲归不归子诚顽”“但愁松竹今荒芜,山灵许我再到无?”——早上忽然收到南方寄来报告平安的书信,似乎听到山灵抱怨我顽皮在外太久,担心罗浮山上的松竹久未打理而荒芜,不知山灵还会不会再次收留我。嘉庆十年(1805)更憧憬“春剪罗浮韭,秋回博望楂”(《送贯亭侍御南归》)的生活。

最令人动容乃徐旭曾与宋湘(号芷湾)两人约归罗浮山。

嘉庆十六年(1811),徐旭曾写诗给宋湘:“昨宵梦绕葛仙洞,与子坐论山元卿”——昨晚梦回罗浮山,咱们两人坐论唐人山元卿⑦。“可怜肝胆向谁是?同被铅椠⑧耗此生;对搔短发冉冉白,罗浮归约餐黄精”——两人久有归山志,至今踟躇未成行,都是为人捉刀浪费了大好年华;互相对看头发越来越短越来越白,不如回到罗浮山以黄精药膳为食。(《柬宋芷湾太史》)宋湘复诗答曰:“富贵犹无益,声华况已轻。生儿休识字,误我是浮名。耕牧青山失,风尘白发生。相看同一笑,垂老竟何成?”慨叹彼此年华已老,而功业未成,抒写了对庸碌的官场生涯的厌弃,以及对故园自由美好生活的系念。(《答徐晓初同年,即送其归省》,见宋湘《红杏山房诗钞》)徐旭曾《芷湾以和诗来复答之》句注:“芷湾约归罗浮,云此诗为他日山中风流二老之券。予谓芷湾,非汝隐时,十年后当徐议遂初耳。”宋湘说以这首诗为日后山中两个萧散无羁的老人作证。徐对宋说,现在还不是你隐居的时候,十年后慢慢再说吧。两人引为知己,惺惺相惜。

最后,徐旭曾以母病请假南归,得以终老故乡,宋湘却和古成之一样卒于任上。

邓缵先与罗浮山

民国间紫金县邓缵先官新疆,其诗作中涉罗浮者亦多。《忆梅》:“梅花村畔旧时游,一谪边尘又十秋。明月清溪家万里,梦中几度到罗浮。”《漫成》(十首之一):“家在罗浮铁水村,梅花时节泛清樽。征途未识枝间雪,却道梅花似故园。”其宗弟带垂《读〈毳庐续吟〉诗卷书后》“忆同游览铁桥旁,酬唱东樵意趣长”,也说明邓缵先曾游罗浮山。其《毳庐诗草三编·七律》载《梦罗浮》一首:“屋绕梅花碧数层,梦中仿佛叩崖藤。铁桥有柱禅关近,荔浦无波酒户增。路渺恨寻南海蝶,身轻欣跨北溟鹏。前生因果成追忆,我是罗浮行脚僧。”以仕代农,谋食他乡,自比“罗浮行脚僧”,不禁让人百味杂陈。

注:
①留侯:即张良。
②太素:古代谓最原始的物质,引申为天地,朴素、质朴之意。
③青编:即青丝简编。借指史籍。泛指书籍。
④岭海:指两广地区。其地北倚五岭,南临南海,故名。
⑤葛翁鲍老:葛洪与鲍靓,罗浮山道教传说中人物。鲍靓乃葛洪之岳父。
⑥铁桥:桥有石路石柱,望之如桥,在罗浮二山相接处。云雾常蔽,人迹不到,乃神仙之境。
⑦山元卿:唐人,号紫阳真人。《罗浮志》卷三介绍,宋绍圣中苏东坡谪惠阳四年,往来罗浮多有记述,其中《记山元卿蔡少霞事》曰:“唐有人梦至罗浮,见新宫作铭云,紫阳真人山元卿撰。”宋高似孙《纬略·新宫铭》:“元卿 (山元卿 )之文,丽整高妙,非神仙中人嵇叔夜、李太白之流不能作。”盛赞其所撰《新宫铭》。
⑧铅椠(qiān qiàn):古人书写文字的工具。铅,铅粉笔;椠,木板片。指写作,校勘。指文章,典籍。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