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尉佗创化辟荆榛——读赵佗《上文帝书》

2018-6-29 16:42:49河源日报司雁人

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任命任嚣为主将和赵佗攻打百越平定岭南,设立南海郡、桂林郡、象郡三郡。任嚣被委任为南海郡尉,郡治番禺(今广州)。南海郡下设博罗、龙川、番禺、揭阳四县,龙川地理位置和军事价值都极其重要,故赵佗被委任为龙川县令。始皇末年(前208),中原战乱,任嚣病重,召赵佗代理南海郡郡尉。公元前206年,秦朝灭亡,任嚣病逝。公元前204年,赵佗创立南越国。

公元前179年,汉文帝刘恒即位后,派人修复赵佗先人在真定的坟墓,增设守墓之人,按时祭祀,并厚待赵佗尚在中原的兄弟,同时派汉高祖时出使过南越的外交家大臣陆贾,携书再次出使南越,与时称“南越武帝”的赵佗谈判。文帝书称《赐赵佗书》,赵佗复书称《上文帝书》,全文载《汉书》卷九十五《西南夷两粤朝鲜传》,今据此点校评述。

蛮夷大长老夫臣佗昧死再拜,上书皇帝陛下。

接到汉文帝赐书,立即贬称自己是未开化地区蛮夷人中老头,且直接去帝号不避死罪称臣。上书一开始就表明了非常诚恳的态度,以使汉文帝原本悬着的心迅速放落下来。

老夫故粤吏也,高皇帝幸赐臣佗玺,以为南粤王,使为外臣,时内贡职。孝惠皇帝即位,义不忍绝,所以赐老夫者厚甚。

我本来就是(秦)皇朝戍守粤边的吏员,汉高祖刘邦赐印封为南越王,成为藩臣,按时向朝廷交纳贡赋贡品。孝惠皇帝刘盈即位,仍然保持封号,而且赏赐很多。“粤”“越”通。

高后自临用事,近细士,信谗臣,别异蛮夷,出令曰:“毋予蛮夷外粤金铁田器;马牛羊即予,予牡,毋予牝。”老夫处辟,马牛羊齿已长,自以祭祀不修,有死罪。使内史藩、中尉高、御史平凡三辈上书谢过,皆不反。又风闻老夫父母坟墓已坏削,兄弟宗族已诛论。

这段陈述自己遭遇的三个不公。一是高后听信小人谗言,将我列为好闹事的蛮夷,拒绝给予“金铁田器”,限制南越农业发展;马牛羊等牲畜只给公不给母,使其繁衍不下去。我地处偏僻荒蛮之地,连祭祀用的牺牲都没有了,真是死罪。二是我先后派遣叫“藩”的内史,叫“高”的中尉,叫“平”的御史,三次上书朝廷称罪谢过,都没有得到回复。三是听说我父母的坟墓已被当朝毁坏,兄弟、宗族被杀。

吏相与议曰:“今内不得振于汉,外亡以①自高异。”故更号为帝,自帝其国,非敢有害于天下也。高皇后闻之大怒,削去南粤之籍,使使不通。老夫窃疑长沙王谗臣,故敢发兵以伐其边。

部下对我说:现在南越对内得不到汉朝的承认支持和帮助,对外也不能独立交往,处境将很艰难。所以我才改“南越王”为“南越武帝”,实际只是自己说说气话,不是真想成为中国南边的祸害。高皇后听说后更加恼怒,削去我的“南越王”封号,禁止开设关市,断绝了与南越的一切来往。我怀疑这是长沙王的计谋,想要依赖朝廷灭我南越,然后兼做南越的君王,所以我才发兵攻击长沙王的边邑——汉文帝赐书中唯一指出赵佗存在的问题就是“发兵于边”,因此这里述说了原因。

且南方卑湿,蛮夷中西有西瓯,其众半羸,南面称王;东有闽粤,其众数千人,亦称王;西北有长沙,其半蛮夷,亦称王。老夫故敢妄窃帝号,聊以自娱。

这里从整个形势述说自己称帝的理由。由于汉廷发生内乱,在地势低下气候潮湿的南方,西边的瓯越一半都是羸弱之人,却南面称王;东边的闽粤只有数千人,也称王;西北的长沙一半是蛮夷人,也称王。所以我也弄个帝号自己玩玩。

老夫身定百邑之地,东西南北数千万里,带甲百万有余,然北面而臣事汉,何也?不敢背先人之故。

以前我率兵平定百越之地,拥有的地域东西南北数千万里,率领的部队号称百万大军,现在我面朝北方尊汉为主对汉称臣,这是为什么呢?是我不敢违背先人统一国家的愿望。

老夫处粤四十九年,于今抱孙焉。然夙兴夜寐,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目不视靡曼之色,耳不听钟鼓之音者,以不得事汉也。今陛下幸哀怜,复故号,通使汉如故,老夫死骨不腐,改号不敢为帝矣!

如今我在粤地已四十九年,孙子都有了。但我早起晚睡,心事重重不能安于枕席,心中忧虑吃东西不辨美味,眼睛不看华美之色,耳朵不听热闹之音,都是因为不能效忠国家呀。现在得到陛下垂怜,恢复我原来的“南越王”称号,像原来那样开设汉粤关市互通贸易,我就是死也不敢称帝号了。

谨北面因使者献白璧一双,翠鸟千,犀角十,紫贝五百,桂蠹一器,生翠四十双,孔雀二双。昧死再拜,以闻皇帝陛下。

还是要拿出点真东西献给皇上,以表诚心。朝贡是过去藩王忠于皇朝的主要表现形式,皇朝反过来赐予的东西可能更多。

论曰:南粤文章首篇,岭外文苑先声。温和,内省;务实,通融。

屈大均《尉佗书》极其称赏“两书”:“南越文章,以尉佗为始。所上汉文帝书,辞甚醇雅,其中国人代为之耶?抑出于南越人之手也?文帝曰:‘朕高皇帝侧室之子也,以王侯吏不释之故,不得不立也。’佗亦曰:‘老夫故粤吏也,妄窃帝号,聊以自娱也。’盖文帝有‘舜禹有天下不与之心’,佗亦有‘文王事殷之德’。君臣之间,以至诚感应,如响与声,信一时之盛事也。论者以文帝赐佗书,纯作家人父子语,不用欺,亦不示恩,所谓以德服人。然亦佗明哲炳于几先,故能变逆为顺,以相安于无事耳。噫!文之不可以已也如是哉!予撰《广东文选》以佗始,佗孙胡次之。重其文,亦重其智也。”(《广东新语注》卷十一·文语,广东人民出版社,1991)

民国初期,龙川中学位于南越王废苑遗址,校园内兴建揽胜亭,校长张镇江通过长沙籍朋友苏轶,邀请湘阴左钦敏②作记。《雷乡野乘·文艺下》载左钦敏所作《龙川中学校越王古苑揽胜亭记》,论秦汉之际天下苦兵,南越之民独晏然不受外兵,皆归功于南越王之德。想当时多少英雄,身名俱泯,宗族尽丧,而“独南越王开国承家,寿逾百岁,汉皇修治其亲冢,官宠其从昆弟。至今千有馀岁,真定古碑记、南越王亲冢尚存”——赵佗为什么能够“安富尊荣”呢?《史记·南越列传》虽然只是大略,但读之也可以推知一二。其一,秦末乱时绝道聚兵自守,达到南越“内治既修”。其二,汉高祖定天下时无阴谋他志,“可谓贤矣”。其三,秦未破灭未曾称王,吕不乱汉未曾称帝,臣事高、惠、文、景诸朝,不失臣礼,“可谓忠且有节矣”。再说这封上书,一层自陈归顺汉朝的理由是“不敢背先人”,吕后乱政时攻打长沙边地是因为“祭祀不修”——“可谓孝且有义矣”。二层陈述即使自封帝号也是自己玩玩,不是真想成为中国南边的祸害。三层叙述率兵平定百越,拥有地域东西南北数千万里,率领部队号称百万大军,软中有硬,绵里藏针,“可谓雄且有勇矣”。四层诉说自己中怀悱恻,约束谨严,何其“正顺勤恳,恺悌缠绵”。左钦敏还十分欣赏其对待汉朝来使的态度,称赵佗对陆贾说自己在蛮夷之地住久了殊失礼义,“可谓廉且有仁矣”。反之若其倔犟自大口出狂言,结果就难以想象了。“若斯之挚也,材武而不犯,时危而不乱,地广民众而不泰,兵精士附而不骄,明德馨香,风起百世,夫岂徒一时人杰也哉!”左氏认为正是赵佗“忠且有节”“孝且有义”“雄且有勇”“廉且有仁”,表现出来的智慧、能力、贤德,不逞一时之勇,不图一时之快,才使南越人民“独享晏然”,而他自己也能够“安富尊荣”。

苏轶本人也为川中作《越王古院》:“中原逐鹿事方多,霸业当时创尉佗。百粤山河终古在,廿年德泽至今歌。却寻幽径娴花木,翻感荒墟野黍禾。遗井依然存故苑,一亭风月半池波(时方建亭,浚一月池)。”(参阅《雷乡野乘·文艺上》及1994年版《龙川县志·诗文选》校正)

1994年版《龙川县志·诗文选》还有潘耒③《朝汉台》述赵佗事:“秦火烧阿房,刘项方龙战。五岭隔中州,英雄乃乘便。一命起龙川,虎啸卧海甸。北绝湟水关,西握壶头巘。居然王一方,地利珠犀擅。九宇沸如汤,兹邦独清宴。保障功亦高,霸业未可贱。奈何椎髻愁,习与文身变。窃帝自身娱,微哉井蛙见。幸有陆大夫,英风并逸辩。翻然玄骄寒,臣汉甘北面。能雄变能雌,丈夫不恒健。不见述与嚣,破亡速与电。国王传孙曾,作计岂不善?代远庙貌颓,谁为苹蘩荐。独此荒莹俘,绿芜寒一片。北玄羡秦云,南巢差越燕。传语后来人,安危争一间。”

龙川县保存了哪些赵佗为龙川县令时的风俗呢?

民国间长沙苏轶《龙川八绝》(之一):“去汉二千数百年,越王遗俗尚依然;于今妇有英雄结,髻作蟠龙赤紧缠(邑中妇人头发前梳英雄结,后作蟠龙髻,为效南越王赵佗妃装饰之风)。”张冷生《龙川竹枝词六首》(之五):“龙川旧髻结盘龙,一向传言南越风;改革以还犹可见(民国元年禁革,化为广惠装,但旧髻仍保存,山僻处尚有可见),巍巍头上显英雄(头上突起寸余,名曰英雄髻)。”(俱见《雷乡野乘·文艺上》)
张镇江《龙川戏狱杂咏·怀古·赵佗创化》:“尉佗创化辟荆榛,汉族南来教泽新;江上木棉红似火,雄风高格诏吾民”(龙川江岸,木棉最多,抢高群卉,世谓英雄树即越王树云)。“越王发迹大江东,渔唱海珠落照红;赢得霸王鞭尚在,使人怀古吊英风”(东坝对岸为海珠山,其下有海珠石,峙立江中,今城内外作园篱之“和尚头”,世谓霸王鞭)。

赵佗事迹不但得到朝廷认可,而且深受当地百姓及后人爱戴。

河源县邝师益《赵佗城故坵》:“千载英雄一老夫,空城何事久荒芜。徒闻宝剑藏王气,无复楼船起霸图。汉帝自令归大统,秦人漫使负偏隅。龙川旧令茫茫迹,更有高台造粤都。”(《河源县志·艺文》)

和平徐延第《吊南汉才人史素云八首和邝海华茂才韵》(之五):“陆贾南来锦石春,尉佗初献版图新。且看割据人何在?只吊兴亡事已陈。赵氏车书同日月,刘家士女有君臣。宁王国破娄妃在,应是捐躯效古人。”(《飞霞诗存》卷二)

河源江绍仪《赵佗》:“龙川象群路如何?大长蛮夷问赵佗。一自诏书驰陆贾,越王台下汉山河。”(《瑶草分题诗集》上卷)

紫金邓缵先《尉佗》:“天下亡秦日,称孤粤海滨。英雄存本色,坟墓念先人。帝号娱三世,兵威接七闽。老夫心北向,终念汉文仁。”(《毳庐续吟》)

为纪念赵佗,民国三十年(1941)九月,龙川县城改称佗城。

21世纪初,河源有人提出赵佗率兵南下即为客家先民,遂将罗香林“五次迁徙说”提至六次,时间上推至秦朝,业界哗然。

 注:

①亡以(wu yǐ):不能。
②左钦敏(1870—1932),字菽寅,湘阴县安静乡人。清光绪二十年(1894)乡试中举,次年会试成进士。后立志著书讲学,先后任桃源障江书院、衡山文炳书院山长,并赴鄂南讲学,晚年授馆于家乡西林学院。汤芗铭主湘时,以重金请为其母作寿序,他婉言拒绝。吴佩孚、谭延闿、赵恒惕先后请他从政,均遭推辞。
③潘耒,字次耕,江南吴江人,康熙十八年(己未,1679)以布衣台试“博学鸿辞”,官翰林检讨,曾从顾炎武等游,诗文精博。康熙四十七年(1708)卒于家,著有《遂初堂集》等。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