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青春与农事的诗意栖息——黄贵美诗歌创作随谈

2018-7-12 19:06:27河源日报罗志勇

认识黄贵美的时候,她刚从学校的大门出来走上社会,如今将近二十年过去了,可以说,我是看着她和她的诗一同成长起来的。

黄贵美的诗,与青春和农事有关。相对而言,写青春的,烂漫;写农事的,淡然。青春与农事,时而一分为二,时而又合二为一。她的青春常常在农事之中忙碌,农事又常常点缀着她的青春岁月,因而她的农事里总伴随着青春的靓丽倩影,她的青春里也同样伴随着农事的感人记忆。

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农业国,从诗歌诞生的那一天起,以反映农事为内容的诗歌便成为诗人笔下的主题之一,如《诗经》中著名的《七月》《噫嘻》《丰年》等篇章,历代诗人中崔道融 的“雨足高田白,披蓑半夜耕。人牛力俱尽,东方殊未明”,白居易的“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九月霜降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陆游的“四月筑麦场,五月瀦稻陂。秉火去螟蝗,磨刀翦棘茨”,王守仁的“下田既宜稌,高田亦宜稷。种蔬须土疏,种蓣须土湿。寒多不实秀,暑多有螟瞂”,等等。这些诗作,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农业生产、风俗节气等情况,或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人的生存状况。

或许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缘故吧,农事成了黄贵美诗歌创作最为重要的背景之一。常言道:生活是创作的源泉。那些刻骨铭心的生活经历,一旦融入诗人的血液里,便成为诗人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于是,当她创作时,她笔下那源源不断流淌着的思想之水,不是别的,恰恰是那些沉积着的生活经历,那些因沉积太久而隐藏在血液里、同样化为了血液的生命之水。这一点,大凡古今中外的诗人艺术家,概莫能外。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生活背景,所以,作者的诗歌创作自然而然地便聚焦在这个背景之下了。

当然,随着时代的变迁,农事在现代人的眼里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今所谓的农事,是诗人的烂漫说法,农活才是农民的话语。虽然在字典里、在百度上,农活和农事并无差别,均指农业生产中的各项活动,即春耕、夏种、秋收、冬藏等农业活动,如耕地﹑播种﹑施肥﹑收割等具体劳作,但在文学语境里,特别是在诗歌语言中,这个“农活”和“农事”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农事指把农业生产活动当作一项事务来完成,而农活除以上寓意之外,还有着必须的、对生命和生活给予保障的意思在里面。用现在形象的事例来说,从事农事的人是把农业生产活动当作一种休闲来做的,无需用农事来养活自己和家庭成员;而做农活的人,则是必须做、并且一定要做好,才能填饱自己和家人的肚子。黄贵美的诗不属于农活诗,因为她还不需要干农活来养活自己和家人,但她的诗也不属于纯粹的农事诗,她还不致于无所事事,有时间去干那些体现闲情逸致的事情。黄贵美只是通过自己从小看到的、或经历过的农事进行反思,从中感悟农事给自己带来的意义和持续的影响。所以,她的诗不是纯粹的农事诗,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事诗,它不过是作者借以抒发自己当下思想感情的一个平台而已。

在城市日落的最远方/有一个地方/青山连绵  湖水绵延/贫瘠的土地孕育着淳朴/那是我记忆中的母亲形象
 ——《思乡的母亲》

我取出阳光撒到泥土里/坐在春风里/等它发芽/然后  暖起来
 ——《种阳光》

时光懂得了撒野/光斑一晃  又是七月/我把紧张交给迎考的孩子们/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像头水牛一样  默默耕耘/满身的污渍/让我想起故乡的稻田/想起与邻家哥哥坐在沙梨树下/听蝉聒噪的叫声/自四面八方响起//午时的风从山沟里吹来/儿时不曾实现的约定/如今  还被牢牢记着/其实此刻/我最想看看故乡的稻田/再用手掂一制高点稻穗的重量/再回味一下骄阳的温度/以及父母终年的守望/然而  时间是个魔方/拧着拧着  就一辈子
——《我想看看故乡的稻田》

一般而言,语言艺术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要么是思想内容上的显著,要么是艺术上有所见长。黄贵美的诗有对农事的描写,但这个描写的意义不在于农事,而在农事之外。黄贵美毕竟不是农业生产者,她对农事没有更深层次的体验,但她把自己对农事的态度、对农事的情感,深深体现在了她的作品中。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黄贵美的诗主要体现在艺术或语言的唯美之上,而不是在思想上。黄贵美的创作实践告诉我们:与其在思想、艺术上勉强地创作一些两头不靠岸的、四平八稳的诗作,不如舍己之短,将艺术之舟靠上思想之岸或艺术之岸,创作属于自己的、具有独特个性的诗歌作品。

稻田缺水了/父亲扛上锄头/给它们一畦畦浇灌/稻苗拔节了/父亲就把沤了一年的农家肥/撒到根部
 ——《父亲的幸福》

平凡的人生、平凡的生活细节成为诗人笔下的主题,作者用简短的诗句,为我们勾勒了一幅山光水色的江南春耕图,让我们从中体悟出劳动之美与艺术的创造之美。

清晨  庭院的小轩窗外那片油桐/在第一缕阳光的轻抚下/开着故乡温暖的味道/流淌过氤氲的晨溪/我的眼角开出紫色的花儿/顺着我的肉体灵魂蔓延成海……童年的笑声/在油桐树梢上荡漾/油桐花开的声响/唤醒了儿时的记忆/一行行盈满心事/缱绻着一地斑驳的碎片
——《念在一场油桐的花香里》

读着这样的诗句,与其说它让我们感受到了家乡的阳光、油桐、溪流,还不如说让我们感受到了孩提时代的欢声、笑语与希望。庭院、阳光、油桐、溪流等等,它们不过是作者怀旧时空之下那意象星河里被点亮的几颗星辰而已,这些意象拙朴、简单,然而它们所构筑起来的美好意境,却令我们过目难忘。而我们恰恰是透过这美好的意境,才感悟到了那美丽的画卷之下浅浅流淌着的思想之水。

暖暖的记忆中  故乡的梧桐花下/还有父亲一样可亲的农人/卷着裤脚  将佝偻的背影埋进稻田的深处/如今我在每个清晨  推开窗子/目光却被高楼挡了回来/耳畔仍听见雨巷里木屣低低回转的曲调/还有老得层层结疤的故事/行走在深远的黄土地里
 ——《故乡的记忆》

风的纤手撕碎了艳丽的夏装/在秋季前端裸跑  脱下一地的惆怅/父亲转过身时/惊落了一地的秋叶/无边的暮色中  饱胀的水稻/蓬蓬勃勃闪着激动的光泽
 ——《一种目光》

同样,以上诗句,让我们感受到的,大多不是故乡的景色,也不是父亲的形象,更多的是我们逝去的美好年华,而故乡的所有风物与父亲的身影,不过是构成作者青春年华的靓丽背影,它诉说的是在青春年华背后,那无可奈何地流逝的美丽与悲伤,可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作为诗人的黄贵美,在故乡平凡的土地上,在父老乡亲挥汗如雨的辛勤劳作中,发现了不平凡的诗意之美,并将这种美提升到了能够契合自己抒情方式的高度,可谓独特慧眼。从某些方面说,这些诗作较为客观地反映了当下那些已经脱离了乡村生活的众多青年的某种怀旧思想和情绪。在信息化、现代化以及经济高度发达的城市生活中,这种思想和情绪,往往与现代历史进程格格不入,但却是客观存在的。它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黄贵美用自己手中的笔来记下这一历史进程中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既是诗人的一种发观,也是一种责任。英国作家戴·赫·劳伦斯说:“艺术有两大功能。首先,它提供一种情感上的体验。其次,如果我们有勇气正视我们自己的感受,艺术就成了一座现实真谛的矿藏。”(《乡土精神》)从黄贵美的诗中,我们同样感受到了这两种功能的存在。

这就是黄贵美的诗带给我们的特有的善意和温暖的享受,它带着故乡透明的风、芬芳的泥土和甜甜的庄稼味,同时也夹带着浓烈的时代气息和青春的美丽梦想,并深深地烙上了她独特的经历、思想、感情和印记,这就是她的诗歌作品的价值所在。希望黄贵美沿着属于自己的诗歌艺术道路,继续探索,不断进取,写出情节更加细腻、感情更加饱满、视野更加开阔的优秀作品。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