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矫首相思空断肠——读《蓝乔传》兼谈河源科举文化

2018-7-27 14:21:23河源日报司雁人

《霍山志·仙释志·蓝乔传》:

蓝乔,龙川人。仁宗时举进士不第,乃隐霍山,尝吹铁笛,闲即赋诗,满床书史。一日飞升而去,后有人于洛阳见之。(又)蓝乔,字子昇,母陈无嗣,祈于霍山而孕,将诞之夕,梦仙鹤集其居。乔生祥光满室。十二能为诗文,相者曰:“子有异骨,学仕必相,学道必仙。”乔曰:“轩冕非所愿也,飞升耳。”自是求道书读之。偶举进士不第,隐于霍山,学刀圭①玄牝②,别号明阳子。尝有诗曰:“太乙峰前是我家,满床书史足生涯。春深殢雨③不归去,老却碧桃千树花④。”辞母之江淮,抵京师。云游七年,归语母曰:“儿本飘然云海,所以归者,母在念也。”留居岁余,常吹铁笛于霍山中。一日探瓢,出丹一粒馈母曰:“服之可以长年无疾。”又以黄金数斤遗母,曰:“真气嘘治所成,母宝用之,儿不归矣。”且嘱弟侄以承养而去。母寿九十七岁而终,葬之日,樵牧闻墟墓间哭声,见其来且去云。后人见之于洛阳,布衣百结,入酒肆中,一饮数斗。尝置纸百余张于足下,令人片曵之,无一破者,盖身轻故也。语人曰:“吾太乙仙也。”一日,货药郊外,复置纸足下,令人取之,尽成浮云片片。有仙鹤自南来,空中历历闻箫声。乘而去,犹长诵李白诗云:“下窥天子不可及,矫首相思空断肠。”后不复见。霍岩至今祠之。本都多蓝姓者,皆其裔也。明永乐十三年(1415)修通志(即省志),行天下采取事迹,生员古琏、李选往霍山访录,见岩壁上有诗云:“人间富贵尘如海,虚度春光二月花。”既而乡人李贵奇闻之,往迓二生,则二生已先返矣。贵奇于岩壁间又见诗云:“八表烟霞总一家,蓝乔到此作生涯。”墨尚未干。贵奇往见二生道之,与二生所见之句合成一绝。其灵异如此。(见《一统志》、郡邑志)

古琏,龙川人,宣德五年(1430)贡士,官桂林、镇安两郡海防。《霍山志·词翰》载其《蓝仙异迹》,题记“永乐十三年(1415)以诸生奉诏采访有作”,诗曰:“新诏遥从凤阙颁,遣寻异迹入名山。恍闻如缕云中笛,忽见淋漓石壁斑。使客读来惊藻落,乡人犹尔记诗还。合成一绝蔓千古,律吕赓飏⑤霄汉间。”说明确有“蓝乔到此作生涯”这首诗。

清康熙十八年(1679)以布衣台试“博学鸿词”科,官翰林检讨、江南吴江潘耒《霍山》(八首之四):“一自蓝乔上升后,飙轮只在涧东西。”(《遂初堂集·江岭游草》)康熙二十六年(1687)龙川知县济宁潘好让,题咏霍山《太乙仙岩》:“蓝乔坐断松门月,一跨茅龙何日还?”(俱见乾隆版《龙川县志·艺文》)人们又相信蓝乔确实成仙了。

霍山仙人蓝乔,实乃龙川县科举现实中人,北宋仁宗时(1023—1063)“举进士不第,乃隐霍山,尝吹铁笛,闲即赋诗,满床书史”。即便“飞升”后,他还是长诵李白“下窥天子不可及,矫首相思空断肠”句,对考进士不成功,不能做天子门生仍耿耿于怀,非常遗憾。

苏辙“惯从李叟游都市,久伴蓝翁醉画堂;不似苏门但长啸⑥,一生留恨与嵇康⑦”(《答吴和二绝》其二),后跋“予野昔与李士宁纵游京师,与蓝乔同客曾鲁公家甚久”。(载《栾城后集》)苏辙与蓝乔同客其家的曾鲁公,即曾公亮(999—1078年2月27日),字明仲,号乐正,泉州晋江人。天圣二年(1024)登进士第,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历官知县、知州、知府、知制诰、翰林学士、端明殿学士、参知政事、枢密使和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累封鲁国公,卒赠太师、中书令,配享英宗庙廷,赐谥宣靖。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曾公亮与丁度承旨编撰《武经总要》,为中国古代第一部官方编纂的军事科学百科全书。此诗一是可以证明蓝乔到北宋京城汴梁(今开封)考过进士,二是说明苏辙有退隐之意,也赞成蓝乔脱离科举苦海,回归山林过平凡生活。

《霍山志·杂异志》谓万历甲辰(三十二年,1604)春,霍山出土断碑一片,勒一律:“千载回来景不同,柏兰凋谢白牛空。遍山古木根为草,几栋危楼迹已蓬。人物皆非前气象,世情何似老春风。故家品汇俱冷落,惟待婆姨继后踪。”疑即蓝乔所留。蓝乔居霍山多年,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世情渐老,心志凋零,只有伺候老婆传宗接代还在亲自做。可见蓝乔就是一个俗人。“本都多蓝姓者,皆其裔也”,也说明蓝乔是结了婚有后代的。正统十二年(1447)贡士蓝碧《大罗殿》:“我祖飞神寥廓处,遗踪漫许世知仙。”(《霍山志·词翰》)所以蓝乔升仙,完全是人们“打造”出来的。

廖鸣球、徐延第、徐旭曾、赵希璜都曾久困于场屋,颜伯焘也曾不中,他们留下的科举文章,记录失利心情的诗作,愈挫愈奋的精神,都是我们今天的文化财富。据《河源县谢氏族谱》所载,谢氏一门参加科举留下的诗文,更是可以让我们从一个书香之家一代代科考的经历,一睹河源之科举文化。

河源县谢氏一世谢元、二世谢天与前已介绍。三世谢礼和,元泰定元年(1324)甲子科举人,任江南扬州府兴化县教谕。六世谢廉,明永乐五年(1407)岁贡,初任交趾芙蓉县知县,再任山东青州府乐安县知县(县志如是,族谱记江西抚州乐安县)。

七世谢叔麟,字子祥,号亦山,府学廪生,屡科未第。《亦山寄怀府学彭益》:“别来长夜望星辰,花样如今又一新。造化生成原有定,乾坤俯仰信无垠。梧飘金井风初恶,荷卸红衣月已申。谁谓冠儒终老大,明年同作广寒人。”虽然前景暗淡,但还是互相鼓励树立信心,寄希望于明年。

八世谢去声,庠名谢遵,号松崖,廪生,尝拟解已定(出贡),后以他卷易,将置第六(县学两年贡一人),房师不愿(或为怨),曰:待来年作解可也。因失志归。《松崖公试归自遣》:“文战何惭功未收,云霄事业老成谋。十年经济存心上,廿载行藏信脚头。皓皓乾坤双道眼,茫茫流水一归舟。解名已拟重当定,莫把英雄志便休。”遭受不公平待遇,所有努力付诸东流,却仍然能够再拾信心重头来过。

九世谢庭竹,字鸣凤,号一冈,习诗经,正德十三年戊寅(1518)由贡入南监,嘉靖七年戊子(1528)任广西桂林府兴安县知县。《一冈早朝应制》:“丹凤翩翩下九霄,梧桐春暖雪初清。一人在位文明世,万岁呼嵩政治朝。何幸此身沾德泽,不图今日听箫韶。趋跄拜舞天阶下,敢拟词臣赞帝尧。”初登朝堂大殿列班,五体投地感恩当朝。《一冈得官自庆》:“喜入天曹选,欣承庞渥加。乌纱轻展翅,银带欲生花。十载完书债,一琴鸣县衙。郎官吾祖业,哪使向人夸。”十年寒窗苦读,三载国子监训练,一旦授官,心中得意一点可以理解。
九世谢宜申,字良翰,号丰江,弘治十四年辛酉科(1501)乡试中式第六名举人(称亚魁),“及赴春闱,登乙榜,不屑小就”。谢宜申留有三首诗,让后人可以侦知其科举之路。《中式第六名举人鹿鸣宴赋》:“衣冠何处不英豪,放手秋闱得价高。揣分奚堪千载遇,题名深赧亚魁叨。鹿鸣薇省来青眼,马过花街指绿袍。万里鹏程从此始,不辜灯火十年劳。”举人得中且名列前茅,喜不自禁,信心满满。但接下来第二年考进士却是《春闱不屑小试赋》:“东风姑战一番来,玉马金牛冻未开。上苑花明空入梦,临青春盎独衔杯。眼前迟速由天定,身外功名有分该。江水茫茫归去也,龙头远属老成才。”运气未到,宫门不开,无奈归去,难免落寞。《送弟侄秋闱》仍寄望于弟弟和侄子:“桂散晴香槐弄黄,吾家弟侄马蹄忙。河东不得夸三凤,地脉何曾断五羊。立志经售知练习,收功文战即台郎。愿言科第联登擢,莫学尔兄久蕴藏。”一人失利,两人继起,家族成员前赴后继,每年省试都有吾家考生。偏偏他的弟弟谢宜周屡科未第,也有《试归拜先太父小山墓》述其惨状:“失解归来九月逢,直寻幽冢拜吾翁。黄花酒熟凭高荐,翠竹深山有路通。灵在九泉应顾念,我惭三试未收功。纸灰飞逐西风急,泪洒斜晖一样红。”乡试三年一次,三试就是九年,又一次罢归,急扑祖父谢牧坟前祭奠,眼泪在火光映衬下像夕阳一样殷红,可见伤心至极。

十世谢文祥,字东坞,习《易经》,嘉靖十二年癸巳(1533)岁贡(县志错为二十二年)。《东坞抒怀》:“交游两眼半登科,我尚迟迟且奈何。信是文章随俗少,也因天地负人多。秦王不念貂裘敝,季子空劳午夜摩。漏静倚栏眠未得,细将心事问嫦娥。”同学半数都已登科,我还在这蹉跎;夜深了仍然睡不着,问询月亮上的嫦娥,下次命运又如何?《又不第诗》:“难将出处问天公,七载儒冠一瞬中。自信有舟横野渡,何嫌无面见江东(是年食廪)。万言空上干时策,一战难收汗马功。归去养成双大手,来秋定摘状元红。”不怨天不怨地,充满信心,愈挫愈战。

十五世谢瞻,字邦轼,邑廪膳生,试必冠军,近贡而没。《书怀诗》:“竹林茅屋憩劳生,饴弄孙童眼目清。老妇嗤予长欲睡,痴儿诋我倦于耕。茫茫世事知何极,愦愦余年正匪轻。过客勿烦频借问,衣冠不检怕逢迎。”孙子都有了,我还折磨在科举路上,老婆怪我经常打瞌睡,儿子嫌我懒耕作;科举事业茫茫路,我也已经不年轻,不要再问我考试的事,我都不好意思说了。谢瞻没能等到出岁贡就去世了。《贺燠征弟荣荐成均》:“受恩深处是吾家,何幸庭前桂复花。映日翩翩光上国,临风皎皎拜重华。仰承先世簪缨旧,谩向人间锦绣夸。此去北闱勤对策,乌衣摇曳衬乌纱。”有个弟弟得以出贡北京国子监,自己也跟着高兴一回,我家都是读书人,勉励弟弟努力学习猎取功名。

十八世谢廷藻,字贤举,号掞轩,庠生,饱学宿儒。本学老师黄晖吉(肇庆拔贡)赠诗:“温温曾得雅诗云,今日槎城独见君。闭户不交天下士,焚香惟读古人文。一堂雍睦兄如弟,六十行藏素与荤。欲把丝桐调一曲,阳春遥结在青云。”即使到了六十岁,仍希望春闱中式,青云得路。

上城东门陈屋三世陈世仞,号卓侯,顺治八年(1651)辛卯科——清朝设科之始首登贤书⑧,中式第三十八名举人,广东学政施起元为立“开国鹏抟”,河源县令叶康茂为立“桂林首擢”匾额,言为“阖邑先声”颂其事。有《赴京会考路行口占》:“天开文运展皇图,多士扬鞭指帝都。远望春云连海岱,俯临流水向凇吴。人从冀北来駓骏,产献荆南异碔砆。张鷟⑨文章谁第一?且听金殿首传胪。”信心满满,惜得年仅三十二岁,并未考中进士。

双江镇黄冕,字冠之,成化十三年(1477)丁酉科举人,原任广西庆远府同知,调任福建汀州府同知兼署知府。《河源县志》载朱英作《贺黄冕登科》:“笑折蟾宫桂一枝,香清南省鹿鸣时。藏修灯火三冬足,际会风云千载奇。春到琼林莺送暖,韶闻金阙凤来仪。圣贤事业平生学,高远从今好自期。”乡人登科,邻里同喜。
中国历史上存在了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戛然而止于清末,随着科举制度的废除,一种社会制度也走到了尽头。科举制度固然有其弊端,但今天反思起来,时人泼洗澡水的时候,也神志不清地忘记了婴儿。幸龙川县佗城还保留有学宫考棚,使我们可以直观地了解科举士子读书考试的情形。

注:

①刀圭(dāo guī):中药量器名。指药物。指医术。
②玄牝(xuán pìn):道家指孳生万物的本源,比喻道。《老子》:“谷神不死,是谓玄牝。”河上公注:“玄,天也,于人为鼻;牝,地也,于人为口。”后因以玄牝指人的鼻和口。
③殢雨 (tì yǔ):连绵不断的雨。
④千树花:《雷乡野乘·文艺》《岭南胜概》为“无限花”。
⑤赓飏(gēng yáng):谓飞扬轻举连续而歌。
⑥苏门长啸:《三国志》卷二十一注引《魏氏春秋》云:阮籍少时游苏门山(今河南辉山西处),遇苏门山隐者(孙登),相互长啸,表现出隐士的情趣,为后人称道。
⑦嵇康:魏晋时期著名诗人,被司马氏杀害。早年,康采药山中,见隐者孙登,康欲与言,登默然不对。康曰:“先生竟无言乎?”登乃曰:“子才多识寡,难乎免于今之世。”及遭诬陷,康为诗自责曰:“昔惭柳下,今愧孙登。”慨叹未及早归隐田园,而遗恨终身。事见《魏氏春秋》。
⑧贤书:举人别称。
⑨张鷟(zhuó)(约660—740):字文成,自号浮休子,深州陆泽 (今河北深县)人,唐代小说家。他于高宗李治调露年登进士第,《新唐书·张鷟传》:“鷟文辞犹青铜钱,万选万中。”张鷟早慧绝伦,以文章瑞朝廷,属文下笔辄成,八应制举,皆甲科,誉为青铜钱(价值高的流通硬货币),万选万中,有“青钱学士”之称。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