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欢欢喜喜过大年

2018-7-30 19:18:27河源日报叶雨霏

腊月廿六,我开车载着两位重量级人物——叔叔和婶婶(他俩体重相加直逼350斤),从深圳直奔和平岑江。我这人开车一上高速公路就犯困,叔叔一路陪我说话,不断地将溜溜梅塞进我嘴里,快到和平时,叔叔第N次问我还要不要溜溜梅,我决绝地回答:“不要,牙要酸倒啦!”

晚上10点,我们平安到达岑江。哥哥家的院门大大地敞开着,我一边驶进去一边夸张地猛按喇叭,哥哥和嫂子笑嘻嘻地迎了出来。

自从入了徐家微信群,叔叔每天早上6点至6点15分在群里问“早上好”,晚10点至10点15分道“晚安”。一段日子后,女儿、妹妹和嫂子纷纷问我叔叔有没有每天跟我说早安、晚安?我说有啊!可见,叔叔是个多么自律的人。

回到岑江的当晚,叔叔跟哥哥越谈越深入,一遍遍地站起来跟哥哥拥抱,最后喝醉了!喝醉了的叔叔就更是频密地站起来跟哥哥拥抱,终于,牛高马大的叔叔抱着哥哥说了一句“小华,我爱你”,就泣不成声了。

叔叔跟我说,他一直以为,这辈子他就只有婶婶和儿子两个亲人了,没想到我一出现,给他带来了这么多亲人,让他一下子拥有了一个大家庭。每当他感受到这点,就不由动情地对我说:“小非,谢谢你!”

开始,我不很理解,以为他太客气了。慢慢地,我相信他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我。试想想,叔叔13岁爷爷就去世了,在台湾,一个新移民家庭,孤儿寡母只靠抚恤金过日子,几十年相依为命,该是多么的艰难、孤苦无依!尤其听了叔叔说小时候因为家庭困难,带到学校去的便当总是只有酱油拌白饭或者只有几根青菜而受人欺负,我更加理解了叔叔对亲人和亲情的渴望。

跟我相见不到10天,叔叔就决定春节回家乡过年,跟祖国的亲人们团聚。大家被他这一决定激动着,几乎每天都在谈论叔叔和婶婶要回来过年的事,哥哥把藏了两年的一瓮酒从墙的夹缝里挖出来,准备招待叔叔。哥哥这一行动没错,叔叔确实是海量。

看着身高180厘米,体重近200斤的叔叔,一杯杯地喝干50多度的白酒,哥哥感到不可思议,一直笑眯眯地点头又摇头,笑着说:“叔,你为我们徐家长脸了,你这身高体重,还有你这酒量!过两天,跟他们比比……”

叔叔摸摸自己的大肚腩,呵呵地笑了。

我眼前立马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矮墩墩的哥哥走在前头,表情耀武扬威,身后跟着“金刚”似的叔叔,“哐、哐、哐”地迈着沉重而笨拙的步子,手里端着一只硕大无比装满白酒的杯子,向村里走去……

“叔,你不知道,平时在村里,那些人跟我说:‘我承认读书没你多,也没你聪明,说不过你,更写不过你,但有一样就比你强,喝酒。’这次一定把他们比下去,岑江还没有比你更能喝的。”哥哥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腊月廿七一大早,哥哥就吆喝着大家起床,领着我们去赴街,喝土猪汤,吃汤米粉,吃完了,哥哥把嘴一抹,说:“来,我们在这家五星级大排档留个影。”叔叔和婶婶对什么都感兴趣,人家用竹子圈起的鸡鸭他们也看半天不肯挪步,我就充当摄影师,为他们拍下一个个瞬间。

腊月廿八,哥哥张罗着岑江徐姓宗族聚餐。席间,叔叔端着酒杯到各桌跟大家频频碰杯,寒暄。在身高普遍矮小的宗亲面前,我越发觉得叔叔就像电影里的“金刚”。我将这一发现悄悄告诉叔叔,他哈哈乐了:“小非,你真调皮啊!总是拿叔叔开涮。”

腊月廿九,哥哥带叔叔和婶婶去给曾祖父上坟,婶婶眼尖,一眼就看见墓碑上叔叔的名字,惊讶地说:“立人,有你的名字呢!”近视1000度的叔叔走近前看了,眼圈霎时红了,两口子立马跪下来频频磕头。前几年哥哥回乡张罗着重修了祖坟,把后代的名字都添上去了,包括远在台湾的叔叔。这给了叔叔巨大的震撼、感动,大陆的亲人从来就没忘记他,自从知道有徐立人这位叔叔的那天,就把他列进了家庭成员里,几十年来,他并不孤单,只是他不晓得而已。

友人曾锦才先生的曾祖父宪邦先生跟我曾祖父毓峰先生都在岑江四大乡绅之列,两人是好友,过从甚密,还一起创办了岑江小学。毓峰先生曾为曾家老屋(在曾家新屋宏构落成时)书写了3副对联,至今还在。看着曾祖父100多年前的手笔,我们真是心潮澎湃,感慨万分!

除夕,哥哥的儿子徐罡携妻子带回来一只德国古代牧羊犬,高大威猛,浑身污脏,看样子少说也在外面流浪了个把月了。这小两口真是爱狗一族啊,立马忙活着给狗洗澡,我和叔叔也帮着从卫生间里一桶桶提热水出来。这狗看着吓人,其实和善得很,乖乖地任人帮它洗澡、喷药、梳理、吹风,足足忙了两个钟,总算大功告成,牧羊犬的形象大变,毛发干净、蓬松,更壮硕了。

徐罡说:“叫三十吧。”

叔叔听了,说:“不如叫除夕。”

“对呀,除夕好,文艺。”我也附和着说。

一会儿,就听见院子里一声声地叫唤着“除夕,除夕”。除夕就乖巧地摇着尾巴冲叫唤它的人走过去,叫它坐下,它就坐下。也许是身形太高大了,也许是太老了,除夕的步态非常笨拙,这跟叔叔多像啊!嫂子也发现了这一点,还悄悄告诉了我。我乐得不行,叔叔问我啥事这么好笑,我一边擦笑出的眼泪一边给他讲。叔叔听了,再看看除夕,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举着手作势要打我:“小非,你又欺负我!”

其实叔叔特别喜欢我“欺负”他。他说,每当我“欺负”他,他都很开心,感受到我的可爱,感受到无拘无束的亲情和温馨。

年三十的晚宴,那个丰盛就像母亲还在世一样,盆满钵满。叔叔和婶婶哪见过这种排场,一边吃一边感叹!喝着茅台,吃着油果、酿豆腐、冬笋炖扣肉,叔叔只一个劲地说:“好吃,好吃。”

也许婶婶是女人吧,没有那么含蓄,几天来一直跟我说:“大陆真好啊!你们的生活真好啊!”是的,他俩回到大陆,看见我们兄弟姐妹的境况,一定是十分吃惊的。我和妹妹都住在花园式高档生活区,尤其升级为“空巢老人”的我,独自拥有四房两厅,更显奢侈。哥哥不到60岁就回乡建起占地近700平方米的三层小洋楼,享受着悠闲的乡村生活。哥哥对叔叔说:“叔,以后退休了,你就回来这里养老吧。”

“好的,好的!”叔叔高兴地说,“8月份,我先把你们的弟弟带回来,和你们见见!”

零点,除旧迎新。我把徐罡帮我买回来的八万头的大鞭炮点响了,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我们心里充满了期待,祈望来年的平安祥和。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