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长记花开

2018-7-30 19:20:07河源日报张彩霞

多事之春,没写过一页文字,甘竹滩的烟雨过了一场又一场,我居然没能依约而去。

连天台都许久没上了,那些花,已开了好一段时间。

花盆是从萍姐那里搬过来的,不够用,又叫师傅砌了几个水泥花坛。泥从塘底挖起,晒干,一袋袋地提回来,一袋袋地提上楼。

泥沉得很,双臂很快就重如灌铅,咬紧牙,磕磕碰碰,走走停停,上到天台,扔下袋子,仿佛卸下千斤的担,汗滴如雨,歇了好一会,气息才稍稍平复。几次都想放弃了,偏又深受张潮的蛊惑:什么种花可以邀蝶,垒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什么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想着那美好,所以歇过后,便又继续。有段时间的双休日都用来运泥了。

三角梅从周铁株前辈那里剪枝插种。他家三楼、四楼都搭了花架,攀爬着三角梅,开时满眼繁花。偶尔去坐聊,看见前辈的夫人左手提垃圾铲,右手拿扫帚扫着落花。阳光透过花叶缝隙,斑斑点点地洒在地面上、落花上、老太太身上。这图景,很是静美。

前辈说,三角梅贱生,适合你这种懒人。

果然,10多厘米的光秃枝条,插在泥土里,真的就活了。随着每年的春风春雨,母枝日渐粗壮,新枝日渐蔓长,然后,就开了花。凄风苦雨中,开得喧喧闹闹,阴郁低沉的灰色中,就有了那么一片亮色。

桃树李树则从老家移植而来。

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李花开在连片的衰草中,开在村前屋后,一树树,一丛丛,哪怕是冬收后荒凉的田野,静穆中萧瑟的林子,都有了活色生香。花期过后就会结出果子,四五月多果子成熟了。李子多酸涩,人多不喜,但我喜欢它盘曲遒劲的枝桠和淡雅洁白的花儿。桃子却爽甜可口,让人追念不忘,街上买的桃子徒有外表,味道却差远了。于是,想到了种家乡的桃李。

多年前已尝试过,几株幼苗本已存活,偏想它们长得快点,施肥在根部,烧死了。才知很多事情不能强按自己的意愿去做,顺应天道,无为而天成。

桃树苗单独成株,掉到泥土里的桃核,裂开个口,里面的桃仁就长出了新苗。李树苗却是从裸露在地表的根系里直接衍生出来的,长长的一条根系极可能长出一连串的李子苗。

那一年父亲扛着锄头走在最前边,孩子们紧随其后,我殿后。穿过渐已返青的田野,穿过一片竹林,穿过薄雾弥漫的泥泞小路,去寻找桃树苗李子苗。那时桃李正盛开,想到我移植的桃树李树也将这样绽放,心底的欣悦便忍不住溢散。

3株桂花树种的时间最长,偏偏长得最慢,当其它花木在春天猛蹿个头的时候,它最多只是长几寸的身高。花却不少开。总觉得这个慢性子很懂得享受生活,慢慢地吸吮每一缕阳光每一滴水珠的养分,细细品呷,直至将这些养分转化成星星点点的金花,酝酿成缕缕怡人的清香。

相对于桂花,九里香的花更大,浓郁得有点浑浊,不够淡雅轻灵,更贴近凡俗。记得多年前去古端州的梅庵,那是盛夏的雨后,庵里人影寥落,却有株九里香繁花照眼,馥郁香气弥漫屋内,一群彩蝶正在花间翩跹起舞。那是我至今见过的最高大的一株九里香,那蝶舞花间的景象常常浮现在眼前。梅庵回来后就找了两棵九里香来种,多年了,九里香没长高多少,也没引来起舞的蝴蝶,倒是引来过成群的蜜蜂。

也曾种过昙花的,那还是寓居校舍时。一天发现它结了两个花苞,看着花苞日日长大,某天傍晚发现花苞绽了个口子,知道它将要盛开了。晚饭后将昙花搬进小厅,小麦在旁做功课,我看书,娘俩边做事边看着昙花一点一滴地绽放,直至完全露出里面的花蕊,然后又看着它一点一点地合拢,曾如满月的花朵渐渐疲软,再然后,熄灯睡觉,盛开过的昙花陷入永恒的寂灭。第二天早起,看见它耷拉着身子,不复绚丽,不复清香,昨晚的烂漫,恍如一梦。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