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真儒赴鼎简书留——读黄耀菱《诸艰集》兼记清康熙时龙川县一次“丈田升科”激变

2018-8-17 17:25:03河源日报司雁人

黄耀菱难中苦节《诸艰集》自序:

康熙三十九年庚辰(1700),通县遭婪县王瑛之虐,文详藩司两院,丈田升科。打夹监禁,不可胜数。倾家荡产,苦不尽言。悬告示,发册式,毫无遗漏。即不毛之地,不毛之山,概行升科。示限十二月初十日,齐到县城缴册。廪差遍乡,通县鼎沸。那时节,升天无门,入地无路,好似牢笼鸟、釜底鱼,任其烹煎。不肖目睹心伤,不忍坐视。满腹不平,清夜自思,虽有救民之心,惜无救民之权。有志未遂,徒自苦耳,将奈之何?十一月三十日,约场议事回家,日即暮矣,看人昏花。不意途中偶遇吴友名励字允文者,正谋及此事。有同志焉!留宿于白马岗布上(或为市上),相与商酌。饮至夜半,快心遂意。十二月初八日,偕巫友弘德、罗友廷选,同到丰稔,二友畏缩不前。不肖挺然出首,祸患不顾,生死不避,即以通县之事为己任。至老龙(今老隆),贞生侄音信亦到,共襄盛举,同志者甚众。想起来王瑛虽为知县,不过接死脚①监生,么麽小丑而已。遂致我龙邑,为天地同休之害,岂不痛哉。且不为当前者不愿,即未生者亦有所不甘矣。所以其来如云,人畏法网,以致激变。至于监禁三载,受刑五次,反复审问,自认自招,宁可死菱自己,不肯供扳一人。虽不能为功之首,且居然为罪之魁矣。返问自心,即质诸天地,对诸鬼神,又何愧焉。菱自愧才疏学浅,少攻诗艺,凡所作俚句,皆血性真实之语,非敢以此沽名也。不过难中苦节,始终颠末,一一备录,敬呈诸友知己者一哂。其所作维何名曰《诸艰集》?今自福建而归于龙川,别名曰“复龙”,字“再世”,号“罪魁”。如此苦情,惟身其事者知之,不亲其事者不知也。必设身处地,方知此情之惨矣。且先辈批评有云:读《出师表》《陈情表》《祭十二郎文》,不坠泪者,其人必不忠不孝不友可知。凡开我《诸艰集》,而不痛心者,其人必不仁可知矣。

黄耀菱,字文毅,号莘如,龙川县田心约霍山珊田村人,清诸生。生顺治八年辛卯(1651),卒雍正十二年甲寅(1734),寿八十有四。兄弟五人,其居长。康熙十九年庚申(1680),三十岁始补弟子员。赋仁抱义,刚毅正直。

康熙三十九年庚辰(1700),知县王瑛向府、省两级报告在龙川丈量田地提高税负,拟将原来全县粮额仅四千一百石上升到万数,并从顺治元年(1644)起至本年(康熙三十九),即着各户照数补完,限十二月初十日缴核。悬示发册,令各约堡听丈,隐匿者治罪。邑人骤听令,莫知所措,如果实行下去,许多人将倾家荡产。身为免除徭役的生员,黄耀菱看到乡亲们惨状,虽有救民之心,徒叹毫无办法。十一月三十日,在约场议事傍晚回家,不意途遇好友廪生吴励也正在为此事谋划。两人同有此志,便在白马冈住下来商量叩免之策。

还未来得及施行,县城举人徐斯适及绅士十余人到惠州府申诉被斥,哀号不去。府怒曰:“汝等欲挠法耶?”全部被关进监狱,拟丈田完毕再处理。这时靠近县城十里的村子已经丈量三天了,“吏之执丈者,视贿之多寡,为丈之广狭,故囊金既满,纳之靴中,重至不能举踵”。

十二月初八,黄耀菱与巫弘德、罗廷选约好同到县府求告,拟叩县不成则叩府,叩府不成再叩省,“期准免丈而后已”。但县府“丈田升科”的态度十分强硬,几乎无法改变。行至丰稔,二友惧不前,公恻然曰:“吁!此何时,尚可退乎?出则一己及于罪,不出则通邑被其害。且无一人诉上宪,科丈终不寝。”于是黄耀菱独自来到县城。

这时局面已失控,民众没有好的办法,就堵在各城门,想先使那些丈量田地的人不能出城,然后再哀求,期望或许可以中止这次行动。黄耀菱阻止不了他们。

龙川县令害怕了,将情况报告惠州府。府少尹(副知府)星夜前来,问那些封门的民众:“若闭门何为?”对曰:“无他,惟欲官不丈尔。”府少曰:“吾入而语诸令可乎?”府少入后,趁天未亮与龙川县令乘暗轿出,至南门上船,欲出走。发现的民众大声对府少说:如果你们报告龙川人造反,那我们就会遭到灭族,请把县令留下,收回丈田的命令,否则你们走不了的。府少见两岸汹汹,恐变,不得已送令返。于是报告龙人叛,“扯旗围城”“抛石殴官”等。

广东提督率五百兵来屠城,黄耀菱率邑民数百至虎头冈迎接,提台愕然顾左右曰:这些人肯定不会叛乱,叫一个管事的进来。耀菱跪进舟次,提台曰:“县府禀汝邑叛,故率兵来剿,汝等知之乎?”泣叩曰:“龙民安敢叛!”因诉以科丈状。提台曰:“吾固知非叛,然县府禀扯旗围城、抛石殴官,有之乎?”曰:“有,生一人为之,非民众也。”提台曰:“余怜汝志,可将旗易黄书字缴进,代白各宪,以活汝一邑无知民。”于是叩首谢。旗大书“官蠹交酷,激变良民”八字,缴时城厢纷扰已七十余日。提台欲以“升科激变”拟奏,两院旋饬府罢县,抚安而止。

龙川县“丈田升科”激变的风潮,就这样以“免丈”平息了,但总要抓个顶罪的,承认自己“扯旗围城”“抛石殴官”的黄耀菱,还是要到惠州府说说清楚。归告父,父曰:“此行为一邑故,须善全之,毋吾念也。”涕泣受命,只身至府,受严禁,蓬垢系挛,窘辱备至。所幸有金鱼约同宗弟黄国丽,重义负气,纳饘粥,薄鸩毒,耀菱得不死。但国丽不日病重,既弥留,语菱曰:“兄为县罪死,弟为兄义死,无憾也。惟弟生不能毕襄兄事,死当为厉鬼以击仇。”

黄耀菱的案子转到省里,又受禁三载。司法人员仔细审讯,“围城”“殴官”之事,只认一己为之,不肯多投一人,以致受大刑五次。五次缚绳皆断,大概神鬼也感到冤枉。公词气侃侃,大宪为动容,但还是以“科丈激变者”有罪,判处黄耀菱到福建永春服役。

菱坦然就道,只以八旬老父不获趋承徒自伤耳。骆孺人及十二岁幼子士相矢志追随,居七年,备尝艰苦。永春州石公祖,贤大夫也,生辰日都人士称觞以祝,耀菱亦寿以诗联。公祖览之曰:“斯何人?犯何罪而至此?”对曰:“罪人固龙川邑庠生也。”因陈“科丈”受罪颠末。公祖曰:“据尔言固仁义人,为通县造福,非有仇怨可比。君盍归乎?余为方便。”于是乃归。著《诸艰集》,备述难中苦节,用俚语,俾后人易晓而便记忆。
《雷乡野乘·黄耀菱先生传·野史氏曰》:“丈田定赋,本一种利民之善政,于国家征费有所出,于人民负担为平均。乃吾龙人士于知县某之科丈,发生绝大之风潮者,专制官僚,一味高压朘削,借以升官发财也。父老谚云:‘食盐记着巫玗公②,食米记着耀菱翁。’呜呼!公之流泽长矣。任尔贪污豪劣之遗臭,孰有如是之深入人心哉!”张镇江《戏狱续咏·黄耀菱》:“民情五分热,龙头蛇尾多。丈田事变起,公独当风波。省狱禁三载,充军闽南过。诸艰身历试,归老霍山窝。”(以上参见《诸艰集·高祖文毅公家传》《雷乡野乘·黄耀菱先生传》)

张镇江还有《龙川戏狱杂咏·怀古·二黄抗丈田》:“吏议丈田起纠纷,二黄出首抗妖氛;如今莫有坚持者,往事兴怀独忆君”“起议多人志气雄,一朝临局各看风;龙头蛇尾岂民性,历试诸艰独二公”——赞扬二黄坚持为民请命,慨叹如今再无此等人物的同时,对事关全县民众,这么多人参与的这么大一件事,一些人事到临头畏葸退缩,最终仅由个别人独自领罪很是愤慨,甚至抨击为国民劣性。“食米口碑仰耀菱,龙民受赐到今称;诸艰尝试留遗产,寄语吾侪好继承”——要求邑人永远记住黄耀菱的好处,把勇于担当的精神好好传承下去。
《诸艰集》载黄耀菱诗58首,他人步韵2首,同难友吴励赠诗10首,兴宁友廖象升赠诗1首,后嗣黄振伦和吴励公赠诗第十首,再就是玄孙某所作家传及友人跋颂等。

黄耀菱的58首诗,又分作两部分,前17首与“丈田升科”案有关,后41首因景而作附之。

《婪县丈田升科》:“生灵涂炭事如何?污吏贪官生事多。性命功名浑不顾,只求龙邑莫升科。”黄耀菱一人领罪,重了杀头之危都有可能,不但科举再上全成泡影,就连享受免徭役等好处的县学生员也将被除名,但他全然不顾,只求为龙邑造福。《禁中》:“久羁囹圉不凡天,暴虐生灵数万千。本为龙民救水火,何妨缧绁二三年。舍身舍命只为后,受渴受饥在目前。罪及一身犹小事,福归通县也无边。”身陷牢狱,遭受暴刑,但能救龙川人民于水火之中,这点摧残又算什么。尤其想到造福全县后人,就觉得自己眼前受苦受难都是小事。被判有罪,发配永春,父子儿女始终萦怀:“诸艰历试既多年,别祖离宗甚可怜;父老高堂无奉养,女儿婚配未周全。”(《起程》)《文毅公家传》谓耀菱“禀承父命,遂为通县受罪”,乃云父子两代大义。来到永春,言语不通,更是思念家乡亲人。平居寂寞,连年米贵,生活也是“三顿挪来五顿用”(《连年米贵》)。就这样“曲肱疏水”(《久困永春》)在永春熬过了六七年,才回到“人情风俗都依然”(《到家思友》)的龙川,“瞬息之间十二秋”(《仿佛十二年》)。据此推算,黄耀菱回到龙川,或在康熙五十一年(1712)。
归隐林泉,因景而作41首。度尽劫波,大难不死,亲人团圆,牧歌田园,闲攻书史,心闲身休。《题人影》:“无姓无名又不言,相随相伴在身边。向阳晓坐居吾后,背月宵行在我前。几度看花同入院,数回骑马共扬鞭。夜深酌酒灯光下,举觞擎杯不让先”——观影随形,心已是天人合一。《辞世》:“八十四年在世尘,也曾舍命救生灵。任难胜重事非易,遣大投艰真不轻。仁义存心时惕励,纲常维世也分明。而今辞别宗亲去,直到天堂去问津”——据《文毅公家传》,此为黄耀菱画像自题诗,作于雍正三年乙巳(1725),时七十五岁,“诗中竟有‘八十四年在世尘’句”——预知寿终,人遂达上界仙境。

黄耀菱诗,《禁中》可谓知生,《辞世》可谓知死——生死之义俱知,可谓达人。

吴励赞“唾血三升贯皦日,精肝一片挽狂澜”(《同难友吴励赠诗十首》其一),廖象升赞“芳名邑乘宜详载,辉映千秋起后贤”(《兴宁友廖象升诗赠》),黄振伦赞“烈士捐躯青史显,真儒赴鼎简书留”(《敬和吴励公赠诗第十首》)。大埔饶献臣叹“讵知龙邑尚留卓卓之伟儒”,七世孙某叹“卓然龙邑之奇杰也”“公之芳迹真古调独弹令人搁笔”。诚哉真儒!

《诸艰集》现有龙川籍私人藏清末金兰书院刻本,今人曾锦初、曾新华、陈国忠编《龙川文薮》影印收入,雅园出版社出版于2002年。

注:
①接死脚:人死不报丧,冒其名行己事。嘉庆版《龙川县志》记康熙三十年(1691)山阴监生王瑛到任龙川知县,至康熙四十年(1701)。即此称冒其兄监生名捐知县王瑛也。
②巫玗公:嘉庆版《龙川县志·人物》:“巫玗,字雷柱,下塔人,领康熙辛酉乡荐。孝友笃学,乐善好义。当为秀才时,有埠商王渭允冒籍,连韶各府缺引,变易龙川额食潮盐旧规,鑚埠私抽,播害龙民,无不怨嗟。玗念切民瘼,倡首具呈院司,历控道府县衙门,均蒙准禁永革私抽大敝。案□现碑勒县前及学宫左亭,知县冯载旌匾曰‘霍岫名贤’。至今通邑称便。”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