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此中筹划心无主——读张竹人《竹人诗集》

2018-8-24 15:08:49河源日报司雁人

张竹人《竹人诗集》由其侄孙张滨源编辑,刊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现仅见私人藏本,2002年曾锦初、曾新华、陈国忠编《龙川文薮》影印收入,雅园出版社出版。据滨源《序言》介绍,自己原有手抄本,民国十七年(1928)秋,其就学龙川县立中学校,校长张镇江拟编《雷乡耆旧集》(先称《循阳耆旧集》征文,后编成《雷乡野乘》发行),滨源即以手写本呈阅,但受编辑体例所限,后来出版的《雷乡野乘》只将张竹人步和顺德何小秋女士谒韩公祠原韵一首选入。迨民国十九年冬(概已至1931年),龙川修志馆开,张镇江被聘为馆长,于是又访邑中艺文,复命滨源搜集。滨源于是编成是集,凡九类,总二百余首。每类中其年月无考者置于前,尚可考者置于后,另行注出。诗中之注,原注外又加了一些补注。

本书编成后,张镇江据书中所载作《张子筠明经传》。

张子筠(1837—1878),原名子纯,以避清穆宗嫌名(载淳)而改,字兆禧,号竹人。龙川田心屯人。少聪颖,倜傥不群,其父知为伟器,课读甚殷。老隆巡司孙锦文,连平明经江有灿(与张同门),均题其父“霜灯课子图”以赞。少在金鱼约(今黄布镇)独岗书室,师偶外出,诸友儿戏嗷嘈,子筠独杜门度曲①,声韵悠扬。其时家道中落,与二兄子瀛(号槎仙)读书共三衣,交换浣濯,怡怡如也。二十一岁入县学,次年列超等一,补廪膳生。咸丰十一年(1861)二十四岁辛酉科殷寿彭宗师遂取拔贡。明岁赴京谒选授教谕,改直隶州州判,分发四川。屡困于资,未能到任。遨游东、西、北江及广州、南京之间,与当世显者名士游,或为人师。浪迹十年无所得,而亲老家贫,乃航南洋英属新加坡,至荷属葛罗吧(今雅加达)。竟因水土不习,背部发毒而逝,年四十有二。子筠闲静有远志,少耽吟咏:十一岁《拟〈陋室铭〉》,十五岁和顺德女士何小秋过蓝关诗,皆上口成诵。“先生往矣,而其遗风逸响,犹琅琅于简端。”

张滨源知友黄鹜白亦为本书作序及题写封面。

张镇江谓张竹人“命运多舛”,黄鹜白说“作者一生很失意”,书中两条注解也能说明其落魄。《寄曾荩臣先生》作者原注:“君因避乱,弟因避债,均在羊城舌耕。”《和廖薪梧见怀原韵四章》“何时得捧四川檄,计日仍随八月槎”,滨源作句注:“公朝考,考列二等,就职教谕,改直隶州州判,分发四川,以赀乏未能成行,故有此句。”(俱《七言律诗》)但通读是集,发现张竹人游踪甚广,曲江、韩江、端州(今肇庆)、惠州、羊城(即广州)、南京及河南博望驿、江西庾岭,最后甚至漂洋过海到了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并年纪轻轻死在那里。这与因为“赀乏”无法到四川赴任的说法,似有很大矛盾。明代王阳明在《瘗旅文》中记载一个“俸不能五斗”的吏目,尚且不辞艰险辛苦赴任。张竹人二十五岁即考到了官职,说明他科举之路是较顺利的,大概对职位不满意还想再考,却再也不能成功了。古人自有古人的道理,我们不过枉自嗟呀罢了。人是环境的产物,只有人适应环境,不可能让环境来适应自己。也不能好高骛远,错估形势,错估自己。“此中筹划心无主,寄篱局促难仰俯”(《训蒙苦》),似可为其后半生写照,可能还是性格大于人生吧。

感觉张竹人全部的灵气皆在三十岁之前,大概二十五岁“分发四川”未赴,到三十岁之间,又参加两次科考而名落孙山,他就茫然人生了。《竹人诗集》中除了之前提到过的《坡公笠屐图歌》《拟坡公〈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诗》(《杂言古诗》)值得欣赏外,少年之作《拟〈陋室铭〉》《白燕》《咏竹》,青年之作《训蒙苦》,亦给人灵光一闪的感觉,非常令人振奋。其余赏花、咏物、时令、怀人、离情、纪事等,大多无甚可谈。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1847)十一岁,作《拟〈陋室铭〉》(《杂言古诗》):

地以人传,山水标名。物从人贵,草木钟灵。室何妨陋,德必求馨。草生书带绿,火彻杖藜青。问奇惟弟子,给役有园丁。细玩周柱史、孔壁经。法至圣之无我,学大贤之忘形。吾自爱吾庐②,较胜昔兰亭,非然者,何铭之有?

——虽然是小孩子仿刘禹锡《陋室铭》习作,但张竹人此铭反映出来的思想深度及艺术感染力,与其十一岁的年龄相比,还是相当令人震惊。以其日后发展来看,他此时“赢在起跑线上”,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因为太伤元气。小孩子无那大力气,就不应该让他扛那么重的活。偶然的灵光一闪,必然引来众多喝彩与褒奖。心智不成熟的情况下突然上到这个高度,恐怕会造成他严重的内伤,日后元气耗竭而无法再上层楼。

咸丰二年壬子(1852)十六岁,作《白燕》(《七言律诗》):

洁白无疵自有真,出群非借羽毛新。归来月下原无影,飞入梨花未见身。十二珠帘穿乍遍,一双玉剪掠尤频。从生不恋繁华色,岂受人间半点尘。

——长久细致观察事物细节的能力,布局谋篇的逻辑能力,娴熟的语言文字驱遣能力,深刻的现实思考能力,淡然却老辣释出的天人禅意,均着实令人扼腕称叹。

咸丰三年癸丑(1853)十七岁,作《咏竹》(同上):

猗猗绿竹种成林,斜倚栏杆翠色侵。几次敲风惊午梦,千竿摇影护庭阴。叶疏重锁烟浓淡,节劲横排水浅深。赤日苦无消暑地,愿移枕簟肆长吟。

——语言朴实却炼字机敏,如“敲风惊梦”“摇影护阴”;行文沉稳却飘逸灵动,如“叶”之“烟浓淡”,“节”之“水浅深”。

咸丰十年庚申(1860)二十四岁,作《庚申子月望后负笈③旋里留别诸友》(《五言律诗》):“借得他山石,难忘砥砺思。朔风催返棹,旧雨怅临歧。剪烛怀前夕,论文订后期。梅花开正好,别后寄休迟。”子月即农历十一月,以其第二年应朝考“分发四川”来分析,这可能是考前到府城或省城集中培训,散班回家所作。寒风中分别虽然有点忧伤,互相叮嘱鱼雁常遣,但此时尚无对前程的忧虑与焦灼。

同治二年癸亥(1863)二十七岁,作《训蒙苦》(《杂言古诗》)。概“分发四川,以赀乏未能成行”,而不得不去做了蒙馆教师,心情不大好,自嘲“无能蠢物”。“漫道人间师长尊,谁知反被儿童侮”——由于性格温和,不适合当时严厉课读的教育方式,反被蒙童欺辱。“此中筹划心无主,寄篱局促难仰俯”——教书工作让张竹人身心都不舒服。又作《有犊歌》,将塾童比作牛犊,自己比做牧童,“犊不受牧负而牧,牧不肥犊误而犊”,到底学得不好,还是教得不好,他觉得师生两方面都有责任。

同治三年甲子(1864)二十八岁,作《春夜听雨》(《五言律诗》)。“寂寂春正月,沉沉夜五更;云低多雪意,风紧欲秋声。中酒闲愁遣,耽吟太瘦生;故园难入梦,飘泊尚羊城”——人失去状态后,眼前景物皆黯然失色。正月传统大节的日子,自己却寂寞在沉夜里,感觉到云低风紧的秋冬杀气。不吟诗了,喝酒吧,还是压不住杂乱的心情。“高堂犹健饭,弱弟解谈诗;荒亩催耕候,萧斋④上学时”——实际上无论家中亲人生活,还是四季农时,都正常地循序进行着。“镇日清闲甚,门前友迹疏;堆床书懒检,蓬首发慵梳”——只是自己内心不宁静了,躁乱了,无法与现实环境和谐了。

同治五年丙寅(1866)春,作《三十自述(三十韵)》(《五言古诗》):“忆昨少小时,随兄学负笈;上口诵《毛诗》,心爱《鹿鸣》什;柔弱不好弄⑤,庭闱慎出入;捧卷羞见人,对客忘拱揖。阿父勖我殷,抄书督我习;阿母抚我慈,衣破与我缉;爱我颇不顽,谓我当成立”——犹恋恋于自己少小时聪明乖巧,父母疼爱。“谁知当日驹,今作驽骀⑥挚;一襟才换青,贡树香旋挹。鸟飞翼不张,乍张翼还歙;叶落两度秋,爨下⑦焦桐泣”——悲叹时运不济,命运不公,两度科考不举。“连年车马尘,劳劳遍京邑;惯登幕府楼,难上官阶级。故交多乘车,而我犹戴笠;马已负千钧,蚁仍驮一笠。负米行路难,短绠而深汲;惭对七尺躯,汗透重衣褶。同此上水船,竟见人行急;同此弄素弦,何独我调涩”——经年北漂在京城,一边做幕一边学习应考,抱怨苦心劳力却屈居人下,与好过自己的比,见已相差千里。“得毋时未来,犹作龙蛇蛰;不见花将开,其始香犹里;不见鸟将飞,其初羽必戢。纡紫而拖青,几人芥而拾。壮怀穷益坚,何事长悒悒”——觉得自己不比谁差,悲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家水竹居,茅屋当完葺;高堂犹健饭,兄弟亦既翕。荆妻解提壶,我书代我集;狂歌赋一篇,醉倒墨壶汁”——家里房子应该建好了,父母健康兄弟规矩,妻子贤惠,我只读书,作完这一篇歌赋,就将墨汁倒掉不干了。

黄鹜白《序》认为,《三十自述》和几首“感怀”诗,无疑直接透露作者思想。《七言律诗·感怀》(之三):“韶光容易指轻弹,历劫消磨佛亦难。渴骥长途思奋迅,冻蝇故纸费空钻。残编恋恋成鸡肋,出世区区笑鼠肝⑧。羡煞荷戈百夫长⑨,不应当日误儒冠。”——早知日后再考这么难于成功,或许反思当时“分发四川”应该赴任,因为此后所有苦难均缘于此。“人生处世本大梦,遑计梦假和梦真”(《杂言古诗·痴烈歌》)——事到如今已毫无办法,世上没有后悔的药。《七言绝句·闲居》(之一):“云山深处老农家,男课耕耘女绩麻;我独偷闲多不管,园林种树又栽花”——农家子弟弃务农事,一入学门,再回头就难了,本身也不是勤力人。
虽然诗集看不出张竹人有什么过人的思想或业绩,但廖薪梧《张竹人夫子来感赋四章奉赠》(《七言律诗》),却有“自是无双真国士”之誉。《七言绝句·题鹅湖草》张滨源注曰:“集起癸卯,迄壬戌,二十年中,删存一千五十四首”。即道光二十三年(1843)至同治元年(1862)这二十年间,张竹人七岁至二十六岁已有1054首诗。此集只存二百余首,可见一斑,难窥全豹。

注:
①度曲(dù qǔ):作词曲;唱曲。
②爱吾庐:张竹人祖父所建之别墅,用以接待往来官绅。
③负笈(fù jí):指背着书箱,形容所读书之多;指游学外地。 出自《晋书·王裒传》:“负笈游学。”
④萧斋:此指书斋、学舍。
⑤弱不好弄:年幼时不爱玩耍。
⑥驽骀(nú tái):指劣马。
⑦爨下(cuàn xià):灶下。
⑧鼠肝:比喻轻微卑贱之物。
⑨百夫长:中国古代下级军官,带领近100人。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