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有补县志之重要文献——读张镇江《雷乡野乘》

2018-9-20 22:04:16河源日报司雁人

《〈雷乡野乘〉征文启》即杨绮青《〈循阳耆旧集〉征文启》:“夕阳秋草之句,再传而蠹粉飘零,明堂清庙之篇,转瞬而蜗涎剥蚀;不有征文考献之功,奚生读书尚友之心”。所以龙川中学同人发起征文,凡雷江遗珠、霍岭杰栋、嶅湖秋月、梅渡斜阳,及越王台畔翰墨筌蹄、太乙岩前雪泥鸿爪,但期只甲片鳞奚付贮囊。“望当代通儒、故乡博士网罗散帙、采访遗闻,发思古之幽情,抒怀旧之蓄念,博我以轶事,锡我以陈篇”。此次征文原名《循阳耆旧集》,即后来张镇江所编《雷乡野乘》,乃有补龙川县志缺憾之重要地方文献。晋太和元年(366)析龙川置雷乡县,后时撤时复;南汉乾亨元年(917)循州治所(由今惠州)迁雷乡(今佗城);宋代又有废改,绍兴三年(1133)废雷乡复龙川县,延至今,故称。

《雷乡野乘》初版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上下册,资料来源除多种官修方志外,许多篇章是张镇江亲自或派学生向耆旧故老调研所得,或其切身经历之记录。收录的清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运动波及龙川地区的资料,嘉庆县志不可能提及;记述的辛亥革命前后以及民国初期龙川社会的诸多状态,旧县志新县志也不可能有,这两方面补充了地方文献之不足。全书八卷,《纪事》二,《列传》二,《轶闻》《古迹》各一,《文艺》二。《纪事》以政府分设和平县,王守仁《添设和平县治疏》为始;《列传》人物以巫三祝为第一,概其道学文章在在足为后世法。

《纪事上》多匪情、兵事、邪教等,尤以太平天国运动乱事为多,其时清政府注全力于金陵,以致地方扰乱,群盗如毛。攻城戕吏,斗案层出,拦途截劫,无时无处无之。辛亥革命、民国初乱事亦多。惟王守仁《添设和平县治疏》《巫三祝抗节霍山》可谈。

《纪事下》记辛亥革命之初邑况乱象。《书辛亥官僚之末路》:辛亥年(1911)九月二十四日夜,清王朝最后一任龙川县令汤缵出逃,民军进城后接回,留三日乃返长沙,“初汤官上任,携带台椅家私甚多,比其去也,器物荡然,身无长物,而粮站司事及随从俱无川资,即有亦遭人劫掠。人地生疏,穷途莫告,诗云‘可怜王孙泣路隅’,可为此辈咏矣”。《张陈二军川华战役记》写张发奎、陈铭枢两派战于龙川、五华,双方死伤近万人,张部陈芝卿团长临终遗言足令好内争者猛醒:“与国外战争,虽死无憾,若自相残杀,真死得不值。”文章疾呼“使军人及早觉悟,中国犹可为也”。

《雷乡野乘》内容非常丰富,这里先运用其中材料,补充弄清巫三祝其人其事全部原委。

综合《纪事上·巫三祝抗节霍山》与《列传上·巫三祝部郎补》,张镇江民国二十年(1931)得读巫三祝《蘧园集》,认为“我邑人物以文章气节重一时者,自韦昌明、王汝砺外,惟巫献一先生”。兄弟八人,先生居长。十岁能文,十四岁入学补廪,天启七年丁卯(1627)恩贡,崇祯元年戊辰(1628)进士,初释褐吏部观政,即抗疏本邑陋规。崇祯二年(1629)八月长(或为掌)西蜀富顺,三年分校川闱所得皆名士,四年入觐,疏奏富邑三大弊。寻任福建福安知县六载,士民爱戴。崇祯十年(1637)升户部山西清吏司题掌郎中事员外郎,领差专理边饷,兼管册库,纪录二次,加升一级。崇祯十四年(1641)归里侍养。永历二年(顺治四年,1647)行在兵部给事中李贞奏荐,其略云:三祝服官岩邑,力持冰蘖之操,既转户曹,力任储胥之重。官方宦迹,口碑在人,守素养恬,操持出己。自虏变以来,其处乱世独醒独清之贞操,万非今日之人所可比。当虏来时,“三祝首倡其乡,立寨山间,相率死守,百里之内,从者且十余寨。三祝一身调度其间,踞险守隘,出奇四应。父子弟兄皆为义旅,家众臧获,练为精兵。虏骑抵其寨下,望而不敢入,相率引去者数数矣。而三祝鼔众固守,力与虏抗,虏卒不得志以去,终能保持顶发,以俟反正。霍山之民至今顶发俱存,皆三祝力也。”惠潮人至今言之莫不垂涕,谓三祝“以匡扶之大力,显济变之奇谋。义烈之气,可质鬼神,刚大之养,可塞天地”。奏上旨下:“巫三祝遇变不屈,克全名节,着即起用。”之后就有巫三祝《辞荐起用疏》。

李贞这封荐举信所说若真,在清军铁蹄到来,“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情况下,霍山之民竟能够至顺治四年(1647)尚“顶发俱存”,那巫三祝可能耐大了。龙川虽亦奉宏光(福王)隆武(唐王)年号,但至顺治三年(1646)已用满清正朔(见县志),巫三祝在霍山聚义也是明隆武二年(清顺治三年,1646)。所以此说存疑〔此说亦与清顺治六年(1649)五月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仲明方封王奉命征广东矛盾〕。巫三祝乃龙邑“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人物,文章气节争光日月,确是实至名归。

关于“初释褐吏部观政,即抗疏本邑陋规”,即巫三祝以新进士身份在吏部办事时,即上疏痛斥惠州府尤其是龙川县征收“大日”徭役银:

近数十年,未知作俑其谁,将通邑差银已完在官者挪入私囊,不复分毫支给,公然法外横征,更将民户照数多寡额外派差。衙门密报殷实,拘充里排①,答应值日轮番,诡名“大日”。役既无名,课因无准,朝轻暮重,除征收丁粮、加饷、杂派外,计有粮米一斗者,别派“大日银”一两七八钱至二两余者。重征苛敛,弁髦②法度。

盖此弊惠州一府皆然,而龙川异甚。龙川仅编户六里,道当闽广冲繁③,答应殆无虚日。官府毫不知恤,取盈正派丁役之银,又更督令充役,按月轮当。一值其月,无论上官往来、伕马舟楫、仪馔帐具,及一切凶吉祠祀事务,悉出其中。即邑令之日用宴会、交际礼仪,或往参府道雇伕船只、供具所用、下程④纸扎⑤、柴碳琐屑,皆票着从新折纳,期于充美。且昨不及料今,早不及知晚,卒然有用,尽责立办。小吏隶卒,乘机取索,借一科十,追逐鸡犬。其在城市之民,情面稍熟,或可挪借。乡曲⑥愚民,初履城市,举目无亲,如一几、褥、杯、箸,临时无措,倍值赁置。惯衙积蠹⑦,因而催促窘迫,恐吓包揽。愚民利于稍缓鞭扑⑧,支吾狼狈,惟恐称贷无门,破屋倾家,有不暇恤⑨。惟是徭役一至,千金立空,豪富者或暂可支持,贫困者间得以幸免。中产之家,差之所及,不得言贫,而力之所出,实难供役,竭数年之蓄,不足供一日之费,而产垂尽矣。产虽已尽,役犹未已,望富豪而称贷,剥枯槁以补偿,罄赀废业,质子鬻妻,攀牯盈犴,逃亡载道。譬之焚田而狩,竭泽而渔。臣前见中人之家,拘充徭役,未及两月,父母妻子离散,身躯转填沟壑,恫心骇目,大可悯怜。夫正粮差饷奉公完纳,好义终事国计攸赖,何忍复令剜肉剥肤,以供额外之徭,使至于此极耶?(此据嘉庆版《龙川县志·奏稿》整理)

另外分享《雷乡野乘》一谐一庄两则故事。

《轶事·钟振声诙谐》谓清季岁贡钟振声,撰有八字讥评社会,乃“其具共只”四个八字。“其”字脚下八字,大踏步而来,露头露脚,胸有墨水,是头等绅士。“具”字脚下八字,踏步虽稳,胸中虽有墨水,但头角不露,是二等绅士。“共”字八字脚,踏步虽稳,亦好出头出角,但胸无点墨,是三等绅士。“只”字脚下八字,虽稳但胸中既无点墨,又不出头出角,是四等绅士。当时社会确有此四等人,可谓形容酷肖。

《文艺下·呈黄县长崇俭文》写民国初期身处社会潮流激荡下的国人嘴脸入木三分。民国十一年(1922)三月九日,呈龙川县长黄:(节录)

共和成立,文明之效果未收,社会之现象日恶。以时髦为予智,率挥霍而自豪;袭外族之皮毛,壤先民之矩矱⑩。于是资无厚薄,人无智愚,非酒店不居,非西装不着,非佛兰地11不饮,非钱树子12不欢。周身花露之香,大喝荷兰之水。请客一席之费,耗中产百金而有余;捉雀13一圈之资,倾豪富巨万而不足。卒之床头已尽,阿堵14不来,落拓名鸡,茂敦似鼠。

我龙川据东江上游,循南越遗俗,人安质朴;习异浮华,苟表率之有方,自奢淫之不染。无如民国以后,世局翻新,军队强梁;官僚大铲,地皮体获,媚荡子以销魂。肉眼本明,架金丝而撞瞎,金其牙而表其手,如是乃为时兴。出有车而食有鱼,居然充作阔派。以故影响所及,播奢侈于闾阎;潮流所趋,遂浸淫于商学。堂堂宴会,借消遣于雀牌;小小应酬,亦争夸乎喜鹊。手鞭竿而足革履,行路可以避人;头毡笠而身呢绒,挥金乃真如土。一居省会,便讨小婆,稍欲贪囊,即闹脾气。安龙设醮,枉耗无用之金钱;度节守年,虚掷可珍之岁月。此又近年流传之敝习。谓宜更张陋俗,吉凶去僭滥之文;挽救颓风,里尚免浮嚣之习。法平仲之朴素,去奢是谋;效沪上之规模,崇俭设会。

2006年,原辽宁大学中文系教授、邑人钟林斌先生作《〈雷乡野乘〉的文献价值和认识意义》,认为该书今天读来“不仅有文献价值,而且有不容忽视的认识意义,仍值得地方领导人士和地方史学者阅读和借鉴”。首先,它所收录的不少资料客观地反映了明中叶,特别是清中叶以后,粤东北地区社会矛盾日趋尖锐,社会更加动荡的趋势,从一个小侧面体现了中国封建专制体制走向灭亡的必然性,从中可以引发出一些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其次,该书在“纪事”和“列传”的若干篇章记述了龙川籍仁人志士为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抗击日寇、提倡教育等方面所进行的正义斗争,体现出龙川人民追求进步的优良传统。其三,该书还搜集了不少奇闻轶事,这不仅增加了读者的阅读兴趣,而且能让人更深入地了解龙川的民情风尚。(转自《张镇江文存》)

注:
①里排:明代赋役法,以一百一十户为一里,推丁粮多者十户为长;馀百户为十甲,甲凡十人。每年轮流由里长一人、甲首一人,催征租税;凡十年一周,曰排年。某一年轮值充当的里长,称“里排”。清初仍之。
②弁髦(biàn máo):鄙视。弁,黑色布帽;髦,童子眉际垂发。
③冲繁:地当冲要,事务繁重。
④下程:送别时赠的盘缠或礼物(多见于早期白话),亦指官场馈赠。设宴送别。
⑤纸扎:狭义指丧俗纸扎。
⑥乡曲:乡里,亦指穷乡僻壤。形容识见寡陋。
⑦积蠹(jī dù):指多年的弊病。
⑧鞭扑:用作刑具的鞭子和棍棒。亦指用鞭子或棍棒抽打。
⑨有不暇恤:根本来不及考虑。欧阳修《班班林间鸠寄内》:“孤思一许国,家事岂暇恤。”许国:奉献祖国。恤:顾虑。我的所有心思都用在为国效劳上,自家的事情哪有闲暇去思虑!
⑩矩矱(jǔ yuē):规矩法度。
11佛兰地:西洋酒,即白兰地。
12钱树子:指妓女。
13捉雀:即打麻将。
14阿堵物(ē dǔ wù):即钱。“阿堵”为六朝时口语“这个”。时人王夷甫因雅癖而从不言“钱”,其妻故将铜钱堆绕床前,夷甫晨起,呼婢“举却阿堵物”(搬走这个东西),仍不言。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