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奇文伟业人之寄——读《石岳诗寄·文寄》兼谈林凤冈与清皇室爱新觉罗·岳端之交往

2018-10-4 15:11:25河源日报司雁人

道光二年(1822)《永安县三志》卷五《人物·列传》:“林凤冈,字桐叔,古名上义人。居石岳之北二里,好学不倦,天性异人,长于诗、古文、词。康熙年间,宦游粤西琼南。归隐后,迁东莞茶园。刊有《石岳寄》诗集并文集二卷,蠹蚀残缺。其诗沉郁冲淡,文亦奇古,均有可采,世罕有知之者。”

林凤冈生平资料匮乏,以下均据《诗寄》《文寄》解析所得:

林凤冈,字桐叔,永安县(今紫金)古名都上义人,生于顺治九年壬辰(1652)。康熙八年己酉(1669)、十一年壬子(1672)间事举子业,后弃之。康熙十九年庚申(1680)二月,从军征广西,攻梧州至泗城(今凌云县)数月;二十年辛酉(1681)回后,因儿子迁居东莞而“归子舍”。身闲二十余年,悠游山川,着意诗作。登罗浮,游楚、蜀、吴、京师,在北京入爱新觉罗·岳端(称红兰殿下或红兰主人)组织的诗社,多有唱和。康熙三十二年癸酉(1693),将《楚蜀道途游历诗》出示溧阳友人彭桂。康熙三十八年己卯(1699),作《石岳诗寄》自叙。康熙四十六年丁亥(1705)秋,携次子渡海至琼南临高县,客县令樊庶(字潜庵)幕(概六年)。康熙五十一年壬辰(1712),在东莞送樊庶因病致政归扬州,当年秋至山西上党;五十三年甲午(1714)归自上党。康熙五十四年乙未(1715),羊城除夕《同李宗博守岁戏占》“村人不守城中岁,六十年来又五年”,即说自己已六十五岁了。康熙五十五年丙申(1716),作《朝云墓》(有序)。康熙五十六年丁酉(1717)夏,儿辈集编《石岳文寄》,林凤冈立秋前一日作自识。卒年无考。

《东莞县志》谓林凤冈“清康熙初从傅将军定广西,屡建奇策,以功授梧州府同知”;《诗寄》五言律诗三《十九秋诗》序,转述友兄陈献孟诗曰“苦忆林司马,归吟十九秋”,也说林凤冈任过类似“同知”职务。以五言古诗二《南征归》“感激谢君恩,生还固非偶;所愧臣有亲,禄养裁升斗”论,应是有待遇的赏衔,发了钱回家奉养父母。林没有诗文可证梧州任上之事。禄养,即以官俸养亲。七言律诗一《东归发桂林》句注“一摄永福”“再摄桂林”,以紧接《归至梧州》“去郡几年依八桂,休官今日返苍梧”论,或指后来在桂林(或广西)做过几年幕职。林无科举功名,很难出任朝廷命官。

《石岳诗寄》初编于康熙三十六年(1697),按赋及五七古、律、绝排列,后作即陆续编入。另设《石岳纪咏》专章。今人黄海棠校此书,据写刊本、稿抄本及诸旧籍所载,对之后诗余、联句、赐诗、赠诗等编排上略有调整。

虽然迁居东莞,但林凤冈游归唱和诗中多仍称归石岳。《石岳纪咏》首篇《永安上义记》,“余以南望”“为余乡者咸二里”“峨然南面临乎溪山之口者,为石岳”,所以《永安县三志》说林凤冈“居石岳之北二里”。乡为聚落者二十余处,民“趋稼穑之利,然奔于仁义,数百家恒若一家也”。其俗尤重丧礼。春获秋收,则春社秋社,祭而饮,老壮少长互敬,极尽欢欣,饱醉而后散。“然忧虔惕励之志,无地无之,盖勤俭质陋,有唐遗之风。而思远虑深,疑或过之,故人情畏吏而远刑,讼诤不闻于长令。自数百年间,乡无留慝,虽沸乱之世,蜂四方起,余乡子弟,罔变容易虑者。行道之人无远近,知不知其姓名,晨昏饮食,望舍而止,其主人欢然好逆之,亦犹其亲戚故旧。使天下邑里皆余乡,行万里不赍粮而可矣。”这段描述可与陶渊明《桃花源记》对读,无锡王世桢(础尘)听林凤冈介绍家乡,欣然作《上义里歌,为林桐叔赋》(附赠诗一):“有客向我称永安,里名上义亦如斯”——证明林凤冈是永安县(今紫金)上义人;“况有佳山号石岳,俨如耆旧坐高堂”——证明石岳山在永安上义。时人将石岳山看作罗浮山的兄弟山,“罗浮东走三百八十里,石岳一气连云间”(附赠诗二,东莞陈阿平《送林桐叔归石岳》)。

《石岳诗寄》非林凤冈自己所编,而是由他的儿子与门人纂辑,直到康熙三十八年(1699)中秋,他才作了篇自叙。由于林凤冈游历颇丰,诗作亦繁,同一件事多有同体多作或异体多作。林氏生平资料既乏,《诗寄》又按体裁编排,使同一事件、同一时段诗作散处各部分当中,读来颇感杂乱,分不清头绪(体会:个人专集最好像王阳明先生所说的那样,按时间先后顺序或内容性质来排,多人合集可按体裁来排)。

人生如寄,每个人都是暂时寄存在时间长河里的一段传奇。诗寄,文寄,另一种形式的存在罢了,只是这种存在会脱离躯体存世更久。“迅雷烈风,天之寄也”“河声岳气,地之寄也”“奇文伟业,人之寄也”“其可见、可闻、可言者,皆其寄耳,诗亦余寄也”,这是林凤冈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自广西军旅“归(东莞)子舍”后,足迹渐半天下山川,“每遇山川人物可喜、可愕、可悲、可悟之状,一寄之于诗”,这是林凤冈的创作论。(引文俱见《石岳诗寄》自叙)

康熙十九年庚申(1680)二月,从军征广西,攻梧州,至泗城(今凌云县)数月,艰苦备尝。二十年辛酉(1681)回,作《南征归》(节选后半):

艰虞四阅旬①,始棹回清浏。万壑倏阴雨,众流夺江吼。芒石肆凶顽,迎舟互遮驱。人生无羽翰②,纡郁③归途久。况乃节徂秋,子职三时负。苍黄及故衙,喜剧奔童叟。夫子义尤方,慈训维先后。霁颜慰我劳,复勉勤官守。阿母尚咿嚘④,泪落盈双手。不自顾忧羸,惟问儿强否。前跽告阿兹,疾敢儿身受。但请易壬辰,今作生辛酉。弟妹喜兄存,聒杂环牵诱。笑指帷中人,飞蓬曩如首。小儿强识礼,瓜果前为寿。抚此叹人生,骨肉真忠厚。庭花岂有知,欢颜竭倾剖。园蔬岂无趣,先时发青韭。为花延我友,因蔬飨朋酒。回忆遄征时,性命同刍狗。谁意在今晨,壶浆翻入口。感激谢君恩,生还固非偶。所愧臣有亲,禄养裁升斗。载陈《周易》编,玩损之“初九”。深思昔圣贤,何道俾无咎。

林凤冈跟随的清军经过四个月艰苦作战,终于完成任务回返。阴雨天气,水急滩险,徒叹没生翅膀,路途困久。时节已至秋天,出征已经三个季候。归心似箭地回到老屋,喜极而泣地奔向孩子和老人。父亲强作镇定,然后和颜悦色慰劳我。母亲叹息不已以手拭泪,不顾自己有病只问儿子身体好不好。趋前跪地告诉儿子在外很担心母亲病情,作战确实危险,直想把壬辰生年改做今年辛酉。弟弟妹妹见哥哥活着回来很高兴,叽叽喳喳围在身边,笑着指向床帏上新生的小毛头。最小的儿子已经懂事,端来瓜果为我祝寿。庭院里的花好像也知道有喜事,尽情绽放。园子里的蔬菜也很有趣,知道赶在这时要成熟。请了朋友来赏花喝酒,回忆作战时随时会丢性命,不敢想还能回家吃饭。感谢朝廷处置有方,大家能活着回来,还任以官职发放俸禄以养亲。《易经》里“初九,潜龙勿用”说得好,小心谨慎不轻举妄动,汲取前贤智慧,什么事都会少犯错误。

林凤冈游历湖南、湖北、四川、山西、江苏、北京,应该是想找事做,主要是想谋一个幕职。都不成功,但留下一堆诗札。康熙三十二年癸酉(1693),录《楚蜀道途游历诗》示溧阳友人彭桂。彭即为评述:“立意于象先而不受筌障之缚,造诣于险绝而不矜僻涩之奇,构思精深,遣词含蕴”“穷根极柢,删落枝蔓”“力雄足以举,气沛足以辅”。《石岳诗寄》将彭论置于序首。

宛平陈于王(健夫)《送林桐叔归石岳·又口占送别》(附赠诗一),“半载论诗白板扉,惊人奇句似君稀”。林凤冈游居北京大概半年,入爱新觉罗·岳端组织的诗社,与数位风雅士大夫交往密切。岳端(一作蕴端、袁端),字正子,一字兼山,号玉池生,别号红兰室主人。生于康熙九年庚戌(1670),卒于康熙四十三年甲申(1704),年三十五岁。岳端与康熙皇帝玄烨一样,是努尔哈赤的曾孙,初封勤郡王,坐事降贝子,复坐事夺爵,变为闲散宗室。政治失意使他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在诗歌、绘画、音乐、戏曲诸方面的造诣,都达到相当高水平,在清初文坛上颇有名望。著有《玉池生稿》《扬州梦传奇》。

岳端设红兰室,经常召集同好吟咏其间,林凤冈为作《红兰室仙鹿》《红兰室窗前草》《奉和红兰殿下〈小游仙诗〉》。康熙三十四年乙亥(1695)夏中,红兰主人召友入室联句,南粤林凤冈与之(联句一《夏日红兰室联句》小引)。能够与岳端结交加入京城文化圈,林凤冈颇感荣幸:“此心随月向幽燕,独到君王紫殿前。满树楸衣红入梦,一声荷扇绿惊眠(红兰室有荷叶窗及楸花)。波臣自毁空归海,越客(孔雀名)何由复上天。莫说春昏铜漏短,只瞻银汉夜如年。”(七言律诗一《奉寄红兰殿下》)岭外游子浪迹山川,来到京城结交了宗室,在红兰殿下的书房里与同好友人吟诗联句,这春天的夜晚,星斗挂满了天空,像过年一样灿烂。《奉寄红兰殿下》共两首,概作于岳端夺爵罢职之后,其二:“去官真值兔园⑤时,一拜梁王自得师。已信长卿⑥能作赋,不劳杨意⑦更多词。风尘易丧天民志,贫贱难酬国士知。春雁几声归岭上,为传芳讯到龙墀。”相信皇上会得到真实讯息,重新起用岳端。能够谈得这么深这么细,可见两人交情。

林凤冈在《勤郡王〈无题诗〉序》(载《石岳文寄》)里具体描绘了红兰室雅聚的场景:“每梁苑雪飞,西园花放,俊民满座,雅韵群分。主人操管,如电发虹流,风雨骤至。倏忽盈牍,云起烟生。宾客皆失志丧容,逡巡避席。就而披读其词,则高文异响,瑰玮英韶。此由天授,故众才莫希也。”这段描述说明众雅士肯定岳端作品所达到的高度,林凤冈《恭题红兰殿下〈诗卷〉后》(七言律诗一),则赞岳端诗“五岳气中含郡国,九河声里判洪荒”。《石岳文寄》所载《勤郡王〈无题诗〉序》,对比岳端《无题诗》载文,可以看出岳端录入时作了些许添加和字词改动。林凤冈对岳端《无题诗》评价甚高:“清芬隽永,雅有新声,又超诣警绝,拔出前人,开辟后世”“缘情寄指,莫非天然;扬葩奋藻,本于天性。如摐金考石,嚼徵含商;咏叹应雅,流转应律。使味者无极,闻者心动”。

岳端(号玉池生)寓言诗《蚁子战》,写蚂蚁之间的争斗,寓意颇深。最后一笔点明:“吁嗟乎!物类虫最微,虫中蚁更贱,彼性尚贪而好杀,宜乎人情之不善!”用蚂蚁的“贪而好杀”来比喻朝廷衮衮诸公之间争斗的残酷性。林凤冈和以《蚁战行》(七言古诗一):“倾穴空巢愤怒来,百万骁腾一呼集;候骑侦窥络绎过,机深耳语应难测”——为了一点点利益大动干戈,用尽所有气力和谋略。结果呢?“首碎肢分半杀伤,将殒君亡始崩释。尸僵十万原野腥,血流千里山川赤。起视穷兵黩武场,白石青砖未盈尺。蜗争螳怒久贻讥,虱夺蚊侵复何益。今人角力不角谋,一朝愤愤寻攻击。徒令万骨蔽荒郊,但此蚍蜉真可惜!”——争斗双方都损兵折将伤亡惨重,而且什么都没有得到,这种“蜗争螳怒”“虱夺蚊侵”有什么意义呢?徒令人耻笑罢了。

林凤冈来到北京,没有谋到出路,穷困潦倒,生活很难维持。又值父亲亡故,正为无路费奔丧而苦恼。岳端闻知迅即赠款,又以诗送行,却在诗中绝口不提资助之事。林凤冈《留别红兰殿下》(五言古诗三):“一朝思故穴,风木动馀悲。哀鸣徒万里,翅短不能归。神鸾生恻隐,长啸向云霓。清音含律吕,炎夏起凉飔。泠然吹弱羽,天际得还期。”

岳端与林凤冈的友谊,已超越了现世人的感情,达到了灵魂相契。《长歌送林桐叔归石岳》(附赐诗):

我爱林凤冈,诗中多奇气。跋扈飞扬莫可当,云龙风虎应不啻。使我懣然心服,肃然敬畏。既见其人,奔仁赴义。风仪峻整,机警灵异。因与之交,不我遐弃。人生重友,鸟鸣求类。吁嗟乎!世上由来多别离,一朝辞我将南归。尽日徘徊难作别,河桥折柳相依依。我闻君家故山山水奇,罗浮石岳高崔巍。君有故园乐,我与故人违。但恨此身袭朝衣,浑如良马笼金鞿。徒抱栖山志,怅望而嘘唏。君去入深山,深山有仙叟。君当再拜求,妙诀或者有。若道山可移,为我先驱罗浮石岳使北走。我得栖名山,君能见故友。月夕数峰峦,花晨酌文酒。从此休更别,相期老田亩。

岳端作为皇室成员,不经皇帝特别差遣不可以走出京城。与林凤冈这样游历颇广的草莱平民依依惜别,忽然产生浪漫的奇想,希望林凤冈能求得仙方,把家乡的名山罗浮、石岳搬到北方来,好让自己也能栖息其中,实现与朋友“月夕数峰峦,花晨酌文酒”的愿望,再也不用分离。

未尽意,宴送又《口占送别》(四首):“明日长途相望处,风尘云树尽离情”“知君刻意怜同社,梅岭应携别恨过”“且向尊前同一醉,来朝尔作别离人”——离情别绪像酒一样,浓得化都化不开。

分别之后,再《寄林凤冈》(载《就树堂集》):“共君别离久,魂梦不分明。每把瑶篇读,难禁珠泪倾。定知石岳客,亦念玉池生。何日来京阙?挑灯话此情。”思念之苦令人泪下!

注:
①阅旬:经过一旬;足一旬。这里借一旬为一个月。
②羽翰:翅膀。飞翔;飞升。
③纡郁(yū yù):抑郁,郁积。
④咿嚘(yī yōu):形容人的叹息、呻吟声。
⑤兔园:此指梁园。典出《史记》卷五十八《梁孝王世家》。梁园是汉梁孝王修建的一座名园,位置西起睢阳城东北(今商丘古城东南),东至今商丘古城东北7.5公里的平台集(今平台镇治所)。今平台镇西北角有梁苑遗址。成语“梁园虽好”出自汉朝司马相如。司马相如词赋写得很出色,可是汉景帝(刘启)不喜欢词赋,爱打猎。司马相如当过陪景帝打猎的武骑常侍,不感兴趣,就到梁孝王(即景帝之弟刘武)那里住了几年。当食客不愁吃喝,但对于有抱负的司马相如则不是那么美好,于是就有了这句发自内心的“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地”。
⑥长卿:司马相如字长卿。
⑦杨意:即杨得意。有“杨意不逢,扶凌云以自惜”典故。《史记·司马相如列传》:“相如既奏《大人》之颂,天子大悦,飘飘有凌云之气。”司马相如经蜀人杨得意引荐,方能入朝见汉武帝。句意是,未遇到推荐自己的人,只能抚弄着凌云之赋而叹惜。

编辑:黄剑锋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