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不催婚不恨嫁的“练爱剧”可以这样拍

2020-06-03 11:39:22 来源:

在网生一代热衷线上生活的时候,面对面的社交、恋爱反而成了不少青年人的“苦手”科目。于是,国内外荧屏上,教人谈恋爱的“练爱剧”近年来颇受欢迎。只是在国产剧领域,这一题材“翻车”率颇高,人物塑造模式化、标签化,刻意强化单身焦虑等问题时有出现,让观众很难产生共鸣,也懒得听剧中“恋爱大师”的侃侃而谈。

令剧迷欣喜的是,最近这个势头正被两部热播国产剧扭转。在网络平台播出的《传闻中的陈芊芊》与在央视电视剧频道黄金档播出的《谁说我结不了婚》,在豆瓣网上都获得了超过七分的成绩,在同类型国产剧中名列前茅。这两部成为当下青年观众热议话题的剧集,一个讲述脑洞大开的穿越故事,一个立足真实的当下生活,看似八竿子打不到边,却都触及当代人对爱情的一些心态与看法,因而代入感很强。不一样的题材呈现得以殊途同归,也再一次证明,受欢迎的作品没有固定套路可循。

被自己笔下的角色“教做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陈芊芊”告诉你

虽然被不少观众批评为情节低幼、人设悬浮,《传闻中的陈芊芊》的故事确实让人觉得“脑洞大开”:女编剧陈小千在自己的剧本中虚构出一个女尊男卑的国度“花垣城”,这位没有谈过恋爱的青年女编剧,穿越进自己信手拈来的恋爱剧剧本中,成了女配角。为了逃脱前三集就被男主毒死的宿命,女配角陈芊芊想尽各种办法获得男主好感,以求逃出自己写的剧本。

在低幼宠甜偶像剧的外衣下,《传闻中的陈芊芊》还藏着“年轻编剧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并且在自己的故事中成长”的行业剧内核。这一设定暗讽了当下一部分罔顾人性常识、创作全靠“脑补”的编剧——剧中人爱得越甜蜜,过关打怪越爽,讽刺越浓烈,说到底用类型反类型才是最大看点。

有趣的是,剧本中,主人公无缘无故便轻易坠入爱河的套路化人物设定,遭到剧中“剧组演员”的否定,甚至反问她:你是不是从没谈过恋爱?正如穿越后的一幕十分点题:为了“逆天改命”,陈芊芊灵机一动,找来同行——花垣城中的说书先生。四位编剧围炉而坐,开始闭门造车。三位懂经的同行,听了陈编剧的原剧本后,马上给出精准总结——“行活,按部就班就可”。更为讽刺的是,对白直接提点了三大爽剧“铁律”:“剧情节奏稳,戏剧矛盾准,对于多余的剧情、角色下手要狠。”

平时套路用得爽,反噬到自己身上,才知庸俗又残忍——自己设的套自己钻,与自己创作的角色恋爱,被自己笔下的人物“教做人”。《传闻中的陈芊芊》设定了一个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却让那些时时刻刻脑补理想爱情、始终无力“实践出真知”的青年人,看到了些许自己的影子。

“谁说我结不了婚”的宣言背后,是当代女性对“自定义”权力的追求

与《传闻中的陈芊芊》的天马行空相反,《谁说我结不了婚》打动观众的是抓地力十足的现实质感。这部在上海取景、从“30+”职业女性视角展开的剧集,既没有为了迎合观众的臆想走上奢靡的消费主义道路,也没有华而不实、苦口婆心的道德说教,而是从女性遇到的实际问题出发,心平气和地探讨婚恋的意义,以及当代女性自洽成长的丰富可能。

《谁说我结不了婚》中女主角们遇到的生活困境多多少少与婚恋有关,琐碎又真实。年少成名、感情空窗多时的女编剧程璐,站到了事业的十字路口。十年前因处女作一战成名的她,在之后的创作中再也没有重返往昔辉煌。眼下,好不容易又有新作被提名业界重磅奖项,岂料制片方瞒着她请来枪手改写剧本,硬是加了条她最不擅长的感情戏。雪上加霜的是,有业内人士看片后偏偏指出,剧本中最大亮点在感情戏里;信奉“利益第一,感情倒数第一”的女律师田蕾,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律所二级合伙人。在下属面前雷厉风行的她,也有“卑微一面”。在升职第一天,田蕾便迅速认清局势,“投诚”于跟老板有亲缘关系的公司高层,放低姿态,坦言希望加入其团队共跟大案,却遭到对方搪塞。田蕾心中也明白,适龄未婚未育的女性,并非团队首选。

主人公处境的真实感带给观众共鸣,但更令大家感动的是,剧中人从未恨嫁心切、丢掉自我,而是始终将自我成长与自我完善摆在人生第一位。为了守护自己的创作初心,程璐宁可名誉、前途受损也要说出真相,放弃评奖;不服输的田蕾,巧妙利用人际关系与自己的智慧,腾挪身段,最终拿下大单。

当然,不催婚、不恨嫁并不意味着提倡单身,《谁说我结不了婚》采用了一种更为柔性,也更容易让当代都市女性接受的方式讲述爱情、婚姻的意义。正如剧中程璐母亲对女儿的一段留言:“你之前问我,结婚的意义是什么。妈妈的答案是陪伴。人有的时候会沮丧,有的时候会突然感到不安,还有的时候会烦躁,但是如果有那么个人在,就会突然觉得心安了。所以妈妈也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一个让你感到心安的人。”


编辑:梁轶伦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