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你好,李焕英》凭什么在春节档突围

2021-02-18 10:49:53 来源:

■电影海报

《你好,李焕英》讲述了贾晓玲在母亲遭遇车祸弥留之际穿越回1981年,陪伴年轻时代母亲的故事。“穿越回来只为了让你开心”的心思,美好又纯粹,在电影里闪闪发光。

春节档神仙打架,不少影片的评价呈现两极,唯独贾玲、张小斐、沈腾等人主演的《你好,李焕英》几乎得到了所有观众的偏爱,票房和口碑持续走高。

截至2月16日15时许,影片5天总票房已过20亿元,豆瓣网上超过32万用户打出8.3的高分。目前,这部贾玲导演的处女作凭好口碑逆袭为春节档单日票房榜首,业界普遍看好,认为它将在春节档后继续收获长尾效应。没有强IP,没有强特效,在一众大片里,《你好,李焕英》凭什么突围?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说:“无论技术上的穿越还是故事上的表现,影片最根本的成功还在于人性、情感的支撑。说到底,春节档期乃至中国电影已到了一个新的时期。若没有真情实感,没有对人生刻骨的体味,没有对于电影是为了表达自己内心割舍不去的情感需要,那么那些创作都必然只是喧嚣一时,仅仅满足肤浅的感官刺激。”

从丰沛的个人情感出发,质朴且纯粹

2019年9月25日,贾玲发了条微博:“筹备三年,电影《你好,李焕英》今日开机……”李焕英是贾玲的母亲,在她刚考上中央戏剧学院那年不幸因车祸离世。此后无数个日夜,贾玲的遗憾都与妈妈有关:妈妈一直想要台冰箱,但舍不得买;自己小时候不争气,似乎就没做过一件让妈妈自豪的事儿;妈妈性格里的积极乐观是给女儿最大的财富,但她从没见过孩子在舞台上表演的样子……

于是,电影就成了贾玲弥补遗憾的情感载体。早在2016年,贾玲就在喜剧综艺的舞台上演绎过她与母亲的故事。小品过后,她又筹备了三年多,填补进许多细节,以更适合电影的方式重新打出这张“亲情牌”。对于自编、自导、自演的《你好,李焕英》,她说:“这是我掏出真心来拍的电影。”

在周星看来,好的作品,尤其是处女作,往往都是创作者个人情感的深度融合。对于贾玲,因为刻骨铭心,所以情感细腻。

影片讲述了贾晓玲在母亲遭遇车祸弥留之际穿越回1981年,陪伴年轻时代母亲的故事。因为自责没有真正让妈妈高兴一回,穿越后的贾晓玲来到母亲李焕英年轻时工作的化工厂,她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带着“我就想让她高兴”的初衷。希望妈妈能遇上“大好事儿”,贾晓玲帮着年轻的李焕英组织队员参加女排赛;希望妈妈的未来命运可以改变,她又为李焕英牵线搭桥,撮合她与厂长的儿子沈光林。她还借着贾晓玲在台上演出,圆一回让妈妈看见舞台上女儿的心愿。

影片里的许多情节都在真实的世界有迹可循,只是剖开了某些细节,也偷偷藏着贾玲的爱的心思。这是她以年代穿越设定加温情喜剧的形式,为自己离开的母亲打造一场缅爱的仪式。笑梗和包袱,不仅是裹住内在情感的调和剂,也是一种回望心中伤口时的疗愈方式。

自始至终以情感与真心为驱动,抵达了共情

在影视作品里,穿越的手法并不新鲜,《你好,李焕英》里穿越的情节设计,却触发了观众最大的共情。秘诀无他,唯情感与真心。

现实中,贾玲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电影里,妈妈弥留之际,贾晓玲守在病床前。她把自己最痛的一点化为故事的关键时刻——她“穿越”的起点。贾玲生于1982年,片中的贾晓玲穿越到了1981年,这是第一层情感驱动。

穿越过程的画面色调如时代胶卷,从当下艳丽的彩色变成20世纪80年代电视机里的黑白色,再缓缓调至属于40年前的怀旧色调。那是母亲李焕英身处的世界,青春夺目、阳光灿烂、激情燃烧。在贾玲的印象中,母亲积极乐观,笑起来神采飞扬。张小斐饰演的李焕英诠释出了这般独特魅力,复刻出属于上世纪80年代年轻女性的活力与朝气。回到妈妈最美的青春年华,这是第二层情感驱动,同时打动了许多与儿女一同走进影院的“50后”“60后”。就像片尾字幕里打出的话,“打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是个中年妇女的样子。所以我总忘记,妈妈曾经也是个花季少女”。

落入俗套的穿越戏码常常会让穿越者带着全知全会的视角,但贾玲没有把剧本写成让贾晓玲帮助李焕英一路“闯关”无所不能。她不改变女排比赛的既定结果,更没重塑妈妈的人生命运,仅仅用质朴的情感与观众共鸣。“穿越回来只为了让你开心”的心思,美好又纯粹,在电影里闪闪发光。这是又一层情感与真心驱动的穿越。

而当影片最大的谜底揭晓,原来母亲一直能体察到女儿的全知视角,影片里许多本只靠情感来支撑的细节被赋予了更牢靠的逻辑。穿越的情感巧思,让观众恍然——孩子只是一味觉得自己是父母的麻烦,殊不知,爱的伟大正是因为明知你可能不够好,但我依然选择爱你。

知乎上有关《你好,李焕英》的相关问题下,有条高赞的评论,用一首诗形容了观看影片后的感触:“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子弹退回枪膛,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你还在我身旁。”

贾玲曾说:“我不是想当导演才拍了这部电影,是想拍这部电影才当了导演。”由始至终,她纯粹为了李焕英,做了这一切。所以,哪怕有些视听技巧上的稚嫩,观众们都只会更珍惜她的一片真心与纯粹。

任何高级的技法其实都比不过一个导演面对自我、面对生活、面对生命时流露出的真心。

(据新华网)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地方春晚为百姓过年端出“特色菜”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