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

革命武装保卫红色税收

2021-10-17 09:05:00 来源:河源日报

f4ee47b8875a069f2a056b64b33fba8b_hyrbs1017001_001_01_s.jpg

■广东人民解放军粤赣边支队税站河西支站印

b217b8e6c979b079d9674bd0ab290b87_hyrbs1017001_001_02_s.jpg

■义合白马江面。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凌丽

【核心提示】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战争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土地革命时期,早在1929年10月,由毛泽东、朱德、古大丰等署名的《东江革命委员会关于公布执行土地政纲的布告》所附《土地政纲》,规定“无代价地立即没收豪绅地主阶级的财产土地,没收的土地归农民代表会议(苏维埃)处理,分配给无地或少地农民使用。”受此影响,12月1日,中共海陆惠紫特委提出的海陆惠紫四县革命委员会政纲中,亦提到建立劳动银行,扶助工人合作社之创设,提倡及创建农村合作社,建设农民借贷银行,取消一切国民党军阀反动政府的苛捐杂税、厘粮饷,实行统一累进税,目前暂行征收烟、酒、屠及海关收入口税。

一般来说,革命根据地的收入途径主要为战争缴获、筹款、税收等几个方面,但在国民党军队的大规模“围剿”下,生产和税收都不稳定。在抗日战争后期至解放战争时期,税收和征集公粮逐渐成为各根据地财政收入的基础和根本保证。税站广泛地建立起来,成为各地财政的重要经济来源。在解放战争前期,广东革命根据地处于恢复武装斗争阶段,部队活动相当分散,根据地的财经政策和解决部队给养的主要措施是:一是开展广泛的武装斗争,配合群众反“三征”(征兵、征粮、征税)破仓分粮;二是战斗缴获,打击反动势力和土豪劣绅,没收其财产;三是进行缉私,并在交通要道设立税站合理收税。(《民国时期广东社会经济史》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2005年版)

税收是建军和巩固发展武装力量的财政经济支柱。在九连山革命根据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武装部队在各地设有税站,有的还是设在国统区,情况复杂,常遭袭击。但各税站工作人员坚守阵地,出色地完成了税收工作。

1

抗战结束后河西地区的两个税站

1945年秋,东纵三支队北上九连山区,在河西地区活动。他们在几处交通要道设立了税站,其中有龙川李田猴岭(是河西通往粤北的主要经商通道)、和平东水(是东江上游通往和平的水路运输通道)。李田猴岭税站由欧阳培、黎锦苏负责,东水税站由黄伟光、欧阳朋负责,各派有一个武装班。这两个税站收了半年的税,1946年夏,随东纵北撤而结束。1946年中秋,部队回到河西,恢复武装斗争,这两个税站也随之恢复。当时征收率按时价征收15%至20%,税款全部上交大队。

李田猴岭税站设在上下砾,离义都街仅2华里,国民党所辖的联防队经常配合军队前往袭击,但司令部有令,在任何情况下税站不能离开该地区,因此,在解放战争三年中,李田猴岭税站共牺牲了10位同志。

1945年底至1946年初,东纵东进部队在后东地区活动期间,除与国民党正规军、杂牌军和地方武装经常打仗外,碰到的最大难题就是部队的粮食和经费问题。指挥部派出小股武装队伍在交通要道设立临时税站进行收税。紫金是山区,交通不便,商品运送大多靠人力肩挑,行商惧怕货物被劫,常以货物抵税,部队很难收到现金。(《河源抗日烽火》)

2

河西区税务总站与分站兼具情报功用

1948年,九连地区武装队伍分散在河东、河西、和东、九连、川中、川南、五华、紫金等地方,各地武装队伍和财经收支处于分散独立状态,税收工作也是处于分散而不稳定的状态。1948年8月,广东人民解放军粤赣边支队在上莞成立之前,军需处已组织人力训练税收人员,建立机构,划分责任地界,拟定税则和征税的办法、交税的手续等。(刘波《东江地区税收工作的回忆》)

1948年春,东二支司令部成立了河西区税务总站,由直属粤赣湘边支队司令部军需室领导,陈桂友兼任总站长,欧阳培任副站长(后为站长)。其任务有三:一是开拓经济来源,建立分站,扩大税收;二是做好军事情报工作;三是担负军事武装警戒任务。成立时,由司令部颁发大印和税票。初时征收进出口货物税和行商税,凡进入解放区的工业民用产品,其征收税率不超过10%,出口蒋管区的农副产品不超过15%。此政策可减少农副产品出口,多引进人民生活必需工业产品。同时,宣布废除国民党的一切苛捐杂税。经税站征税后,进入解放区各市场的货物可自由交易,不再征收任何税收。河西税务总站共有干部战士110人。

随着部队的发展和根据地的扩大,为保障部队供给,司令部指示要扩大税务机构。1948年上半年,在河西根据地先后建立了11个税站,有李田、上莞、柳城、曾田、白马、骆湖、黄沙、忠信、合水、林寨、东水等,并宣布开征各集市屠宰税。税收全部上交司令部军需处统一使用,再由司令部拨回30%,作为地方乡镇建设费。

1948年起,国民党发行的货币贬值,市场交易大部以谷物为主。司令部指示税站改为以谷物征税,同时发行河源县信用流通券,税站征收按信用流通券比价征收。1948年11月,九连地区发行信用流通券共60多万。蒋管区商人进入解放区经商,可用实物纳税;在东江白马税站,有的商人用黄金纳税。

1948年春,川南工委在岭西、蓝关的隆兴公路设立临时税站,向往来车辆收税。老(隆)兴(宁)汽车公司的40多辆货车,凡老隆至五华岐岭的货车,一次收税黄金一钱,老隆至兴宁货车一次收黄金两钱。

税站还有个附带的有利条件,可利用行商、小贩了解到蒋管区的情况,如国民党军驻地和布防人数、设备等。税站主要设在交通要道和游击区边境,容易观察敌情,所得情报较为准确,为部队打有备之仗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3

“危险税收”:被袭击的税站

国民党当局并不愿意看到税收“蛋糕”被分走或被夺走,他们派出部队不断进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税站,一些税站工作人员因此牺牲。

1945年冬,高健、黄高扬率领的惠紫五指挥部的部队到达紫金的上义、好义、蓝塘一带开辟新区,游击队员黄谭娇随军东进,回到家乡继续开展税收工作。

在东纵部队挺进到紫金的时候,国民党当局增派部队到惠紫边境,封锁东江,并派武装人员“护航”。而惠紫五指挥部(代号“热河”)1000多人部队的给养,都靠惠紫公路的税收维持,这条公路线是“热河”部队给养的生命线。

小古税站站长黄谭娇、川龙坳税站站长吴春等,每天都在惠紫公路的川龙坳、板子坝、三角塘、小古等地方紧张工作。国民党152师会同紫金县警队与上义地主张源和武装曾多次突袭小古税站,黄谭娇等经常化险为夷。1946年2月11日,素与黄谭娇有隙的黄阿梓引来敌军,一部分化装为商人和农民,一部分化装为猪贩子,用猪笼藏着轻机枪和步枪,夹杂在人群中进入小古税站收税地段。

黄谭娇发现后马上撤退,但国民党军对税站进行猛烈射击,黄谭娇中弹牺牲,其他税站人员均安全脱险。(《紫金英烈》中共紫金县委党史研究室编)

1946年初,进入九连地区的东纵第三支队,由王彪所率的小分队在李田、东水、四都等地设立了税站,税站工作人员有黄伟光、欧阳朋、欧阳苟水、梁国钦、游良、欧阳振华等7人。东水税站设立不久,就被国民党便衣探悉,他们扮成商人突袭税站,站长黄伟乐、副站长欧阳朋中弹牺牲,一名战士被捕杀害。国民党军后续部队到来,集中轻重机枪猛烈扫射,欧阳振华、梁国钦以河堤竹林为掩护,跳入江中脱险。虽遇重重艰险,李田、四都税站的税收人员仍是坚持到东纵主力北撤后。

当时还曾出现过两方同时收税并引发战斗的情况。1948年6月,紫南中队在紫金河头排收税,正遇地主武装亦往收税,双方开火,当场毙敌3人,缴获武器一批。

4

声势浩大的紫金人民抗征队

东纵北撤后,1947年春,魏南金、李辉由黎克作向导,在香港接受党组织的委派回东江重建革命武装。他们化装成商人,由香港起程,安全返回河源黄村,王彪当时亦在黄村。

1947年3月中旬,严尚民、钟俊贤从香港回到黄村,部署武装斗争各方面工作。黎克被任为紫金武工队(代号“燕南”,紫金人民抗征队前身)队长,带小队干部李良、李花白潜入紫金,创建紫金人民抗征队。

黎克等与洪门会头目张子山联络上,到了紫金宝山矿。此地所铸铁锅,自明朝起就畅销中外,往来人员复杂,山高林密,国民党方面不易掌握情况,不久即驻古竹。古竹有较强的党的力量,有古竹镇街坊党支部、古竹党总支和紫金地下党,而且党员赖德彰还是古竹警察所所长,另外,古竹自卫大队名义上受国民党当局领导,实际上控制在共产党手里。到1947年7月,武工队发展到四五十人。

为配合各个战场进行反攻,总部决定从张剑清大队抽调30人支援紫金的锄奸活动和建立东江税站。从1947年6月开始,国民党保五团、保八团以重兵进攻黄村根据地。为牵制其兵力,7月上旬,武工队30多人配备轻机枪2挺,在古竹鲤鱼头的东江边开辟了东江税站,凡在东江来往的客货船,都要纳税。保八团得报后,派出一营兵力,联合古竹自卫大队,以良好武装装备,大举进攻税站,被武工队击溃。东江税站因此安全地收了半个月的税,不仅解决了紫金武工队扩军的一切费用,还有力地支援了黄村总部。

紫金武工队的扩军工作顺利开展,8月正式宣布成立紫金人民抗征队,队长仍由黎克担任。有主力中队、短枪中队、魁溪潮沙中队、青溪义窝中队这4个中队。洪门会的发展相当迅速。除紫金城和几个圩镇尚在国民党手中,全县广大地区都被紫金人民抗征队、惠紫大队、紫五大队、紫金大队等控制,紫金地方党开始训练干部,着手地方政权组织准备工作。

“大搞”的序幕,从拔除东江闻名的大地主张源和开始。张源和家族所在地是紫金人民抗征队和惠紫人民自卫大队联络线上的一个反革命据点,拔除之后,可使东江一支队的惠紫海陆边区与东江二支队的紫五龙河边区联成一片,对改变整个东江的军事形势有一定影响。300多人的队伍夜袭张源和并大获全胜,没收了其家族全部财产,分给贫苦农民。

此战震惊了惠州和紫金的国民党当局,他们派出近千人分路夹击抗征队等部队。战斗5天后,部队分三路撤出战场,安全转移到松坑、古田。抗征队接到北撤回来的黄中强、温敬尧等后,回到了古竹根据地。此后,从惠紫边到紫河边,从紫博边到紫五边,游击队都主动出击,雄踞整个东江,“大搞”局面形成。

1947年12月26日发布的《关于“大搞”方针与任务的决定》,专列有“财政经济”一条,下列4个条款:各区在一、二、三个月内起码积蓄够4个月之给养;河西区及紫、五、龙、河负责东江河税收;贪污50万以上者枪毙;重新规定给养制度。(《怀念严尚民》)

5

白马税站争夺战取得大捷

自恢复武装斗争后,九连地区的人民武装队伍不断扩大,部队的给养问题也越发迫切需要解决。1948年冬,曾在灯塔、骆湖税站工作的郑绍,找到江防大队队长邹建,开始在白马筹建税站。白马地处今东源的义合、黄田之间,江面狭小,两岸山高,地势险要,能攻易守。但这里远离游击队主力,附近义合等地还有国民党的自卫队,工作难度很大。

1949年1月,大人岭战斗结束后,江防大队派孔祥安和张力带领15人武装负责税站的保卫。税站人员白天收税,夜晚在园田一带山寮住宿。山头制高点设有瞭望哨,监视上下江口。盘查过往船只、木排时,一人写单,一人收款,专人保管实物。这些征收对象,多是到连平、和平、龙川、河源城乡和惠州、石龙等地经商者,货物多是山货、竹木、柴炭,也有纸张、片糖、布匹、白盐、小百货等,税率一般在3%至12%之间。税票有两种,一种是粤赣湘边纵队司令部印发的一式三联发票,一种是东二支司令部印发的一式二联发票,一次征税后即可通行全区。

白马税站是东二支收入最大的一个税站,解决了支队大部分供给。每年冬末初春浅水期,往来船只少,税收就少。雨季水涨,船只、木排川流不息,最多的一天达300多艘机帆船和几十条木排。

东江上中游江边的白马、东水两个税站,向水上船运货物征税,有的商船请国民党军队护航,拒向税站纳税,司令部决定集中力量打击有国民党护航队和没收走私货物,并明令有国民党军队“护航”的就打,打了就没收,并向他们阐明共产党税收政策。后来绝大部分商船都不敢雇请护航队,税收工作顺利进行。

但国民党部队一直都想除掉这个“虎口夺食”的税站,数次前往袭击。1949年1月,国民党100多人直扑税站,当时税站只有5人,便主动撤离阵地。5月,国民党196师一个团从河源溯江上蓝口,瞭望哨发现后,即在白马进行阻击,以使东二支蓝口驻军充分准备。激战1个多小时后,敌军继续前进到蓝口塘心桥,被东二支一举击溃。(《东江党史资料汇编》第四辑)

1948年8月,九连地区武装部队正式打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边支队(后为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二支队)的番号。1948年下半年到1949年初,粤赣边支队在九连地区一连打了5场漂亮的歼灭战,被称作“五战五捷”,从此扭转了整个九连地区的局势。其中第一战,就在白马税站,国民党11艘物资船队由东江护航大队梁桂平部(即国民党省税警团)率一个加强连共150多人护航,逆江而上开赴老隆。粤赣边支队700多人埋伏袭击,缴获的军需物资足有10吨。白马战斗大捷,是九连地区在解放战争中取得的首次大捷,也是九连地区部队在河西打的第一场较大的胜仗。

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边支队改编为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二支队,其辖属地方有龙川、河源、和平、连平、五华、兴宁县西部,地方扩大了,公粮征收支付办法也有了改变,由各县政府征收、支付、结算。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紫金党史资料》(第一辑)、《中国共产党龙川县地方史》(第一卷)、《中国共产党紫金县地方史》(1919—1949)、《东江革命根据地财政税收史料选编》等]

    上一篇:努力做好党史学习教育“后半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